全文版
  2009.5.24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地球日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南方電子報
推薦瀏覽
環境信託網站
觀樹教育基金會
社區營造學會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生態綠:公平貿易 綠色消費
淡江大學水資源管理與政策研究中心 
六足王國:台灣昆蟲
好燒的京都議定書
 
  自然人文:留田角的生態哲學

 

 

作者:阿寶

「飼老鼠咬布袋」是一句古老諺語,人人耳熟能詳,而我卻到近日才從83歲的老母親口中得知「留田角以養鼠」的農俗。

那天母親站在窗前看著在收割過的田間曬太陽的野貓,直說那貓長得漂亮,我說那貓不近人,可能靠捉田鼠為生吧?母親卻忽有所感,說現在人割稻,田裡收到光光光,怕連老鼠都沒得吃了,「恰早你老祖尹割稻仔,攏嗎會留田角乎老鼠吃!阮細漢ㄟ時都還留過咧!」

「啥米是『留田角』?」…精采內文

 
 
  自然書寫:光影下的足跡

 

 

作者:林麗琪

天氣變涼了,坐在窗邊畫圖,清爽帶有涼意的風輕撫肌膚穿越髮絲,舒適的溫度和炎夏有著迥然不同的感受。我的皮膚如濕度計般準確,乾燥的天氣讓我的手指開始龜裂,從食指出現第一道像小嘴般的裂痕,做起家事真不方便,尤其碰到冷水感覺特別刺痛。

這是每年進入秋冬之後,季節的更迭行程必定不忘造訪我的手指,留下殘酷的見面禮。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模仿螞蟻的蜘蛛

模仿螞蟻的蜘蛛。照片提供:楊家旺



作者:楊家旺

有一類蠅虎(跳蛛)科的成員,其外觀酷似螞蟻,歸入蟻蛛屬(Myrmarachne sp.)。我們可以稱這一類的蜘蛛為蟻蛛。

不過,我在野外觀察到蟻蛛時,確實,常會發現牠的附近有外觀相像的螞蟻存在。這是擬態的必要,適者生存之必要…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唐風.山有樞〉
譯者:賈福相

山有樞,隰有榆。
子有衣裳,弗曳弗婁。
子有車馬,弗馳弗驅。
宛其死矣,他人是愉。

山地上有刺榆

山地有刺榆,濕地有白榆。
你有美麗衣裳,卻不穿裝。
你有豪華車馬,卻不駕馳。
節省著等死嗎?等別人來享受嗎?

Mountain Elms

Thorn elms in the highlands, white elms in the lowlands.
You have such beautiful clothes, but do not wear them.
You have carriages and horses, but do not ride them.
You leave life's pleasures to others.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留田角的生態哲學
作者:阿寶

「飼老鼠咬布袋」是一句古老諺語,人人耳熟能詳,而我卻到近日才從83歲的老母親口中得知「留田角以養鼠」的農俗。

那天母親站在窗前看著在收割過的田間曬太陽的野貓,直說那貓長得漂亮,我說那貓不近人,可能靠捉田鼠為生吧?母親卻忽有所感,說現在人割稻,田裡收到光光光,怕連老鼠都沒得吃了,「恰早你老祖尹割稻仔,攏嗎會留田角乎老鼠吃!阮細漢ㄟ時都還留過咧!」

「啥米是『留田角』?」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聽到的陌生辭彙。

「就是割稻仔勿使割尬光光,田角要留幾撮仔乎老鼠吃。」

「留著的稻穗也有鳥仔會來吃吧,敢一定能給老鼠呢?」

「鳥仔來還要趕哩,那時連落在田裡一粒穀子都撿得乾乾淨淨,就是田角一定勿使收,囝仔去抽一穗大人都要罵。」

從小只聽人們視鼠如患,這是頭一遭聽說人為鼠留食。老人有此一說:遠古時候人苦於饑饉,是老鼠從天庭咬來穀種給人種作,人和鼠從此有了協議,每逢收割一定為鼠留下一些以示酬謝。「現在人都反背(背叛老鼠)了,稻仔收尬光光,連草也除到光光,勿識擱看人留田角囉。」

母親沒說人反背了之後會有什麼後果,但這耐人尋味的故事卻繼續在我心裡琢磨著。古人沒有科學的生態觀,卻對「天」(或自然)有極高的尊敬,天既生萬物,敬天者當然也該敬萬物,生存的競爭雖不可免,凡事網開一面不要趕盡殺絕卻是應該做到的仁厚,但是像老鼠這種人人討厭的東西,要說服大家網開一面怕有些困難,這故事也許是哪位有影響力的仁智長者希望人們不要一味趕盡殺絕,卻又沒有為鼠辯駁的根據而編出來的吧?

現今的科學昌明,要人再相信這種神話已經不可能了,然而這故事的精神卻與最先進的生態觀念若合符節。農業科學也一度以「害蟲」「益蟲」的簡易二分法為昆蟲定功過,對害蟲的撲殺幾乎是不擇手段務求殲滅,連帶的益蟲也遭殃,對待生態系中的其他生命亦復如是。但一切以人為本位的思考,已漸漸被越來越廣泛深入的科學研究證實為狹隘短視。「生物多樣性」的價值受到重視是相當晚近的事,直到1992年里約熱內盧召開的「世界高峰會」通過生物多樣性公約,世界各國終於正視生物複雜度的重要,人們普遍承認自然界的萬物都有其生態地位與存在的價值。


稻子與蝌蚪共存的田裡面,蘊藏著無數值得探索的生命課題。

生物之間存在著不可思議的複雜關係,其中奧密還有太多是科學界尚未發現的,但並不表示尚未發現的價值就不存在。土壤裡的蚯蚓曾在很長的歷史中被視為會破壞植物根系的害蟲,卻在足夠的科學研究發表後成為土壤最大的功臣就是一例。而更廣泛的生態觀所觀照的是整個地球生命圈的健全,這個健全之鑰就是維繫生物多樣性。美國有些州規定農業栽培者必須在收成時留下一定百分比的農作物供野生動物取食,瑞士則補助每一棵不加修剪的農家果樹,以利野鳥留棲,都是因應生物多樣性保育的前衛做法,那個失傳的「留田角」舊俗一點也不落伍,倒是我們現今絕大多數的農夫可能落伍了。

※ 作者部落格:「寶蓮園
※ 本文轉載自「小地方新聞網

Top

 
 
  自然書寫:光影下的足跡
作者:林麗琪

編按:自然之美,在人的眼底、在相片裡、在圖畫中,各有何等姿態?一位沒有傲人繪畫經歷、也非藝術科班出身的女子,只因熱愛自然與對繪畫的熱情,用細膩的心情與彩筆,畫出一幅幅精美的植物畫,寫下一篇篇淡雅的生活隨筆,分享自己獨特的自然觀點和生活美學。副刊將轉介林麗琪在《我的自然調色盤》一書中的精彩畫作和文章,邀您在悠閒的假日,細細品味一篇篇調和了心靈和大自然,處處流露出生活真滋味的恬文佳畫!

光影下的足跡

天氣變涼了,坐在窗邊畫圖,清爽帶有涼意的風輕撫肌膚穿越髮絲,舒適的溫度和炎夏有著迥然不同的感受。我的皮膚如濕度計般準確,乾燥的天氣讓我的手指開始龜裂,從食指出現第一道像小嘴般的裂痕,做起家事真不方便,尤其碰到冷水感覺特別刺痛。這是每年進入秋冬之後,季節的更迭行程必定不忘造訪我的手指,留下殘酷的見面禮。

午後走進野草叢生的小路,遼闊的天空如童話故事裡的蔚藍,飄移著可愛造型的雲朵。帶著我的筆記本拜訪森林,描繪風中樹林的婆娑起舞。本子上映出從樹葉間瀉下的點點圈圈,風一撩撥,銀色的光圈在紙上變幻夢般的情境。兩隻竹雞一前一後的從隱密的叢林悄然現身,就像一對老夫妻在山徑閒逛,恍然間,風強力放聲呼喊,山林沙沙回應,還幫山頭披了件白棉袍。

樹林的蟪蛄,穿著與樹幹相仿的緹花薄紗披風,腹部上下抖動發出「兮哩哩」的叫聲,彷彿傾訴孤寂。鄰近的一棵樹上,一隻剛蛻殼的蟬,翅膀皺縮著還無法飛行,只能爬行和顫動腹部,等翅膀展平後即可飛上枝椏鳴唱。

山徑上一隻約10公分體色泛白的綠色天蛾幼蟲遭到蟻群攻擊,蟻兵們死命啃咬肥碩的幼蟲腹部,蟻軍的大顎狠狠的鉗進蟲子的肉體,幼蟲痛苦掙扎,不斷扭曲身體,以極限的能量躍起身體,再使出蠻力甩掉糾纏身上的敵軍,但是蟲子依然逃不出螞蟻的魔掌,這場攸關生死的生命搏鬥繼續慘烈上演。

一隻攀木蜥蜴突然鬼鬼祟祟的靠近災難現場,狡黠的目光似乎盤算著掠奪幼蟲的成功率,思索了20秒後還是決定離開。求生意志堅強的幼蟲,強忍身體的痛苦,慢慢往前爬行鑽進落葉堆,雖然存活率甚低,也只能希望幼蟲堅持到底,順利隱身土中結繭羽化。

棉花的聯想

夏天,朋友送我一盆棉花幼苗,逐漸長大的植株,換盆後成長得更加迅速。棉花懂得調整葉片的角度,往四面八方伸展以爭取陽光,螞蟻常在花朵、萼片和分泌汁液的葉子上散步;初秋的早晨,開了第一朵花,當天午後即害羞得闔起,彷彿飛旋中裙擺的花瓣,微微淡黃的花瓣如腮紅般泛了粉桃紅。

鄰居飼養的兩隻貓,喜歡在我的陽台玩耍,一同擠進種植茉莉花的盆景,和諧的享受日光浴,牠們經常為了地盤而產生爭執,發出兇狠的嘶叫聲,掃落花台上的盆栽,一陣狼藉伴隨嘩啦的土石滑落聲響,我立刻到陽台收拾殘局,兩隻貓早已逃之夭夭。我扶起翻倒的花盆,竟是已被貓咪打翻五次的棉花,本來直挺挺的莖幹呈四十五度傾斜,同時也發現棉花的果實成熟了,開裂的堅硬果皮四裂,蹦出四球如雪白冰淇淋球般的棉團。緊實的棉球漸次膨鬆,往外舒展成潔白的棉花,每團棉絮中收藏著1至5粒深咖啡色的種子。

每個家庭醫藥箱必備的脫脂棉,身上穿的棉織物、臥室的寢具等,都是以棉花種子的纖維製成,棉花纖維紡成紗線,依棉線的多寡和織法的不同,創造各式各樣的布料質地,設計打版製作成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產品。

 

《我的自然調色盤》小檔案

作者:林麗琪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09年4月24日

 

※ 本文轉載自《我的自然調色盤》

Top

 
 
  自然人文:模仿螞蟻的蜘蛛
作者:楊家旺

模仿螞蟻的蜘蛛。照片提供:楊家旺

有一類蠅虎(跳蛛)科的成員,其外觀酷似螞蟻,歸入蟻蛛屬(Myrmarachne sp.)。我們可以稱這一類的蜘蛛為蟻蛛。詹肇泰的《香港跳蛛圖鑑》堙A有一部份文字在探討蟻蛛。他提到「模擬螞蟻總會帶給跳蛛一些好處,是甚麼呢?有些觀察認為擬蟻的跳蛛會欺騙蟻群,讓跳蛛潛入蟻群之中捕獵蟻子。」由於螞蟻是視力不佳的昆蟲,因此,我認為要潛入蟻群並不需要外觀像螞蟻,而是要懂得螞蟻的化學訊息才合適潛入蟻巢。若我們蒐尋相關資料,會發現寄生蟻巢內的生物或與螞蟻共生的昆蟲,幾乎不必在外觀上像螞蟻,只需要懂得螞蟻的化學訊息就可以「擬蟻」地待在蟻巢了。而這種擬蟻是味道上的,而非外觀上的。換言之,我不同意外觀上擬蟻的目的是為了潛入蟻巢,因為要潛入蟻巢若是味道不像,外觀像,仍是會被螞蟻視為異類而被攻擊的。

不過,我在野外觀察到蟻蛛時,確實,常會發現牠的附近有外觀相像的螞蟻存在。這是擬態的必要,適者生存之必要。

曾肇泰提到的另一擬蟻原因,我就極為認同了,他寫道:「螞蟻的天敵較少,所以跳蛛模仿蟻子這類不受捕獵者歡迎的昆蟲,將會減少被捕食的機會。」許多靠視覺獵食的生物,並不喜歡攻擊螞蟻,或者視螞蟻為不好吃的食物,如此一來,蟻蛛模仿螞蟻就帶來了這樣的好處,可騙過好吃蜘蛛卻不好吃螞蟻的獵食者。

在還沒認識蟻蛛的存在之前,我不知錯過了多少次蟻蛛。換言之,我很可能誤將蟻蛛視為螞蟻了。經過多次的觀察經驗後,蟻蛛變得非常容易發現。2009年03月22日,在三義的一條步道,一個上午加一個下午,竟觀察到七次蟻蛛在枝葉上活動的畫面。

蟻蛛在行動時,會將第一對腳舉高,並上下移動,像極了螞蟻的觸鬚。所以蟻蛛不只在外觀上模仿螞蟻,連動作也模仿得非常像。我的觀察經驗是,螞蟻因為不靠眼睛來感知周遭,所以對於人在一定距離外的靠近動作是不會有反應的,牠們總是忙碌地工作。但蟻蛛八顆單眼的那一對前中眼,像戴著一副墨鏡,圓滾滾的特別大,人若靠近牠,牠會看得見。所以可能會躲起來或逃跑;也可能會轉過身來,以墨鏡盯著人看。牠的行動多數是用走的,但是若要從一片葉到另一片葉,牠有常會忍不住用跳的,這就怪了,螞蟻怎麼可能會跳呢?於是,我們就會發現這是蟻蛛而非螞蟻。

我相信,若是資深的昆蟲觀察家,必然可在看見螞蟻或蟻蛛的第一眼(第一秒時間內)時,便從走路的姿態分辨出牠是螞蟻或蟻蛛了(就像我們能夠從好朋友的走路姿態分辨出他們一樣)。蟻蛛的雌蛛和雄蛛在外觀上不難分辨。照片中的是一隻雄蟻蛛,因為牠有長長的大顎從眼下突出,雌蟻蛛就沒有這特徵了。我猜想,這長長的大顎應該是關乎雄蛛的魅力指數,愈長愈大者,代表著愈有男人味,必可在求偶時,令短小大顎的雄蟻蛛自卑,知難而退。當然,也可令雌蟻蛛忍不住愛上這樣大顎既長且大的雄蟻蛛。

照片堛熙o隻蟻蛛,稱為大蟻蛛(Myrmarachne magna),牠正在享用捕捉到的蜚蠊。可見,蟻蛛模仿螞蟻並非因為牠們專食螞蟻。牠們可能吃螞蟻,但也吃其他昆蟲(或蜘蛛)。不過,我寧可相信,蟻蛛是不會吃螞蟻的,因為螞蟻提供給牠擬態的保護作用,也就是說,如果有愈多與牠相像的螞蟻存在,便能提供給蟻蛛更多更安全的保障,天敵愈不容易發現牠。如此一來,牠吃掉螞蟻顯然不符合演化的進程發展。過渡階段有可能,但更長時間來看,肯定會被不吃螞蟻的蟻蛛所淘汰。故而蟻蛛不吃螞蟻才是最適合蟻蛛的生存策略,或者說,若蟻蛛會吃螞蟻,應該是選擇非牠所擬態的螞蟻為對象才是。

蟻蛛,確實是生物世界堙A值得被深入研究的種類。牠們更是人類讚歎造化神妙與演化神奇的奇特物種。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唐風.山有樞〉

譯者:賈福相

山有樞,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婁。
子有車馬,弗馳弗驅。宛其死矣,他人是愉。

山有栲,隰有杻。子有廷內,弗洒弗埽。
子有鐘鼓,弗鼓弗考。宛其死矣,他人是保。

山有漆,隰有栗。子有酒食,何不日鼓瑟?
且以喜樂,且以永日。宛其死矣,他人入室。

※「樞」音同「書」;「隰」因同「席」;「杻」因同「扭」。

山地上有刺榆

山地有刺榆,濕地有白榆。
你有美麗衣裳,卻不穿裝。
你有豪華車馬,卻不駕馳。
節省著等死嗎?等別人來享受嗎?

山地有臭椿,濕地有椴樹。
你有亭園樓閣,卻不清理安居。
你有鐘鼓,卻不奏樂歌舞。
節省著等死嗎?等別人來享受嗎?

山地有漆樹,濕地有栗樹。
你有酒有肉,卻不設宴慶祝。
活著要享受呵,秉燭夜遊。
節省著等死嗎?等別人來享受嗎?

Mountain Elms

Thorn elms in the highlands, white elms in the lowlands.
You have such beautiful clothes, but do not wear them.
You have carriages and horses, but do not ride them.
You leave life's pleasures to others.

Heaven Tree in the highlands, lime tree in the lowlands.
You have a large garden and house, but do not clean and live in them.
You have bells and drums, but do not play them.
You leave life's pleasures to others.

Varnish trees in the highlands, chestnut trees in the lowlands.
You have good food and wine, but do not entertain with them.
Life should be lived, days continuing into nights.
When you die, other people will enjoy, those things that you ignored.

「樞」今名「刺榆」,為落葉喬木,小枝通常具棘刺,刺長2-6公分,小枝被毛。葉長橢圓形,長2-6公分,先端銳尖,基部寬楔形,幼葉有毛;葉緣有粗鋸齒;羽狀脈,8-15對。花葉同時開放,花單生或2-4簇生;無花瓣;萼4-5裂;雄蕊4。堅果扁平,偏斜,上部一側有雞冠狀翅,長0.5-0.7公分。分布於河北、山西、山東、河南及東北、華東及西北各省1200公尺以下的山區。

樞在《爾雅》中解為「荎」,即今之刺榆。刺榆屬植物全世界只有一種,即本種。其枝條上有針刺,葉形如榆,所以稱為刺榆。嫩葉用水煮過可當作蔬菜,「美滑於白榆」,意即比白榆的嫩葉好吃。幼樹枝葉茂密,加上有棘刺、耐修剪,可栽植為綠籬,作為庭園與耕地屏障。老株砍伐後,萌蘗容易。木材淡褐色,質堅緻密,可製作鋤柄、犁具、刀柄等農具;莖皮纖維可製繩及織袋。

《齊民要術》提到,刺榆「木甚牢肕,可以為犢車材。凡種榆者,宜種刺榆、梜榆兩種,利為多。」榆類有多種,自古以來就是重要的造林樹種,此處刺榆和梜榆(即白榆)並提,相同情形也出現在「唐風•山有樞〉。可見古代刺榆不但常見,而且和白榆一樣,都是重要的經濟樹種,只是後世並未大量栽植。

「栲」今名「毛臭椿」,為落葉喬木,幼枝密被灰白色或灰褐色毛。奇數羽狀複葉,葉對生,小葉9-16對,卵狀披針形至鐮刀狀披針形,長7-12公分,寬2-5公分,先端長漸尖,基部歪斜;兩側各有1-2粗齒,齒背有1腺體;葉表深綠色,背面蒼綠色,密被白柔毛。圓錐花序。翅果,長5-6公分,寬 1.5-2公分。產於陜西、甘肅、四川、雲南等地之山地疏林或灌木林中。

栲本應為「苦櫧」類(Castanopsis spp.),如長尾栲[C. carlesii (Hemsl.) Hay.]、印度栲(C. indica a. DC.)等,屬殼斗科植物。歷代的解經者如《郭注》和《說文》都說「栲為山樗」,「栲,似樗,葉較樗狹,色小白,生山中,亦類漆樹」,可見「栲」應為一種羽狀複葉的植物,其形態和性質應類似樗樹(臭椿)和漆樹。
 依各家描述,本篇「山有栲」及〈小雅•南山〉的「南山有栲」,應為分布於山區且平地較少栽植的毛臭椿。本樹種和臭椿形態相似,隸屬同科同屬,唯本種小葉外形較狹長,且葉背蒼白色;枝條亦灰白色,可和臭椿區別。

或有學者釋「栲」為野鴉椿[Euscaphis japonica (Thunb.)Dippel],也有人認為「栲」就是樗樹。(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 、呂苡榕
•副刊特約編輯:黃德宗•網編:黃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