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9.13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前進劍橋信託地!尋當地一日台灣夥伴!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書寫:難以親近的美麗
斜帶黃舟蛾的終齡幼蟲。圖片提供: 楊家旺

 

作者:楊家旺

這隻毛毛蟲不應該稱為毛毛蟲,因為牠身上並不滿佈著毛,而是長滿棘刺,或許該稱牠為刺刺蟲。這隻刺刺蟲在我數年來的觀察經驗堙A未曾見過,牠的長相極為特殊,也極為美麗,引發了我想知道牠真實身分的好奇。

但印象堙A似乎沒有這樣造型的蝶類幼蟲,一些蛺蝶類幼蟲是長了些棘刺,但並非這樣類型的棘刺。所以,我便研判牠應該不是蝶類幼蟲,而是蛾類幼蟲。但,牠是什麼蛾類的幼蟲呢?一時我還理不出頭緒…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道地的海之味
黃隻魚。圖片來源:金門水產試驗所
 

 

作者:藍茵

絲翅鰶,俗名黃隻魚,以前母親總是說黃隻魚刺多,叫我們吃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母親對於料理很在行,有時將黃隻魚煎成金黃色,魚香四溢,有時略煎之後再拿來煮黃隻魚麵線,那湯頭味道極鮮美,每叫我們姐妹念念不忘。

黃隻魚是金門在地最具特色的糜配魚仔,有很多像我一樣的金門囝仔,成長的生命裡,是黃隻魚陪著長大,這是最道地的海之味,我們也是大海的孩子,海島的風味浸入我們的生活,鹹鹹的歲月,卻總藏著人生的真滋味…精采內文

 
  地球狂想曲:把世界刷白


作者:大衛.亞當

全球變暖也許看起來極其複雜,難以處理。然而,有一位科學家認為,辦法異常簡單:使用大量的白色塗料。

哈舍姆.阿克巴里幻想著一個明亮、快樂的世界。他看見反光的路面和城市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光亮的屋頂,淺色的路面。他想要把我們的城市變成一面巨大的鏡子,並且需要大家都來幫忙。而且還需要塗料——很多很多的塗料…

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秦風.黃鳥〉
譯者:賈福相

交交黃鳥,止于棘。誰從穆公?子車奄息。
維此奄息,百夫之特。臨其穴,惴惴其慄。
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黃鳥

黃鳥唧唧叫,密集棗樹上,
誰陪穆公殉葬,子車奄息啊。
這位奄息,百夫莫敵,
走近墓穴,渾身戰慄。
蒼天啊蒼天,為甚麼活埋好人,
如果可以贖身,寧可百人換一人。

Yellow Finches

The yellow finches cry
As they flock to the jujube tree.
Who is to be buried alive with Lord Mu?
Mr. Zi-ju, Yan-xi.
This Yan-xi – brave and intelligent,
Trembles helplessly when approaching the tomb.
Oh heaven! Oh heaven!
Why does a good man have to die!
If only he could be replaced –
Hundreds of us are willing to take his place.

精采內文

 
 
  自然書寫:難以親近的美麗
作者:楊家旺

斜帶黃舟蛾的終齡幼蟲。圖片提供: 楊家旺

2009年的端午節落在星期四,調整放假後,有了四天連假。邀了一群伙伴,南下屏東觀察昆蟲。假期的第一天,天氣陰有雨,但還不至傾盆,所以仍可觀察昆蟲。選擇的觀察地點在雙流森林遊樂區。我去過的森林遊樂區,多不免帶有人工,卻又不失自然風味,因此,往往還滿合適昆蟲觀察的。

一位伙伴發現力不差,在台灣欒樹的葉背找到了一隻毛毛蟲。這隻毛毛蟲不應該稱為毛毛蟲,因為牠身上並不滿佈著毛,而是長滿棘刺,或許該稱牠為刺刺蟲。這隻刺刺蟲在我數年來的觀察經驗堙A未曾見過,牠的長相極為特殊,也極為美麗,引發了我想知道牠真實身份的好奇。

斜帶黃舟蛾的終齡幼蟲。圖片提供: 楊家旺

我首先思考的是蝶類的毛毛蟲,因為台灣的蝴蝶圖鑑非常多,所以蝶卵、蝶幼蟲、蝶蛹和蝶成蟲的照片,都可藉由圖鑑將牠的真實身份找出來。但印象堙A似乎沒有這樣造型的蝶類幼蟲,一些蛺蝶類幼蟲是長了些棘刺,但並非這樣類型的棘刺。所以,我便研判牠應該不是蝶類幼蟲,而是蛾類幼蟲。但,牠是什麼蛾類的幼蟲呢?一時我還理不出頭緒。

台灣是有些蛾類圖鑑,但就攝影和印刷的角度來看,似乎還不夠迷人,所以我並沒有認真蒐羅蛾類圖鑑的書籍。我只翻找自己擁有的昆蟲圖鑑,企圖在蛾類的圖片塈鋮麭o隻刺刺蟲的真實身份。一翻閱才發現,所謂蛾類的圖片多是成蟲的,少有幼蟲的。這讓我不禁思考,或許台灣也需要幾本毛毛蟲圖鑑。

毛毛蟲圖鑑未必不吸引人,例如:徐仁修在《動物記事》就寫過一篇【千面怪客毛毛蟲】的文章。這篇文章附了許多蝶、蛾的幼蟲照片,色紋和造型實在美麗且有趣,更有一些毛毛蟲的擬態功夫非常了得,這讓徐仁修從此愛上拍攝毛毛蟲,他寫道:「與毛蟲的接觸,讓我對牠們的求生辦法生起莫大的好奇與興趣。也從此開始,觀察各種形形色色的毛蟲,成為我在大自然觀察中重要的項目之一。」

有些蛾類成蟲,外觀和色紋極為美麗;另些蛾類成蟲則在造型上取勝;不過多數蛾類的成蟲既色紋不豔且造型單調。但這些色不豔、型單調的蛾類成蟲卻可能擁有美麗的幼蟲。很顯然,我拍到的這隻蛾類幼蟲就屬此類。

一開始,我不知該以什麼樣的關鍵字,在網路奡M找牠的身份,若要一個網頁又一個網頁地比對一張又一張蛾類幼蟲的圖片,那將猶如大海撈針般困難。我於是冒昧寄了刺刺蟲的照片給從事台灣蛾類分科整理的吳士緯先生,我不認識他,只從網頁知道他專研蛾類,沒想到很快就收到他的回信,並告訴我刺刺蟲是斜帶黃舟蛾(Dudusa synopla)的終齡幼蟲。

斜帶黃舟蛾。圖片來源:楊家旺

有了這一名稱後,我在網路和圖鑑書籍堙A便可輕鬆查閱關於這隻刺刺蟲的相關生活史資料了。斜帶黃舟蛾的另一中文名稱為黃蕊尾舟蛾。我對這一名稱是有印象的,2007年9月2日在大坑山區,我曾拍過牠的成蟲。就外型來說,我不該對牠有印象的,因為牠的色紋並不鮮豔美麗。但牠有一個非常有趣的行為卻令我印象深刻,當我輕輕朝牠吹一口氣時,牠會將腹部尾端彈翹起來再迅速放下。若再吹一口氣,牠又會重覆一樣的動作,讓我覺得牠真是隻有趣的昆蟲,令人難以對牠忘懷。

對昆蟲觀察者來說,在野外實地觀察昆蟲,並將這些昆蟲拍照的過程是一種樂趣。當這些昆蟲照片傳輸進電腦後,為了尋找牠們真實身份的過程,往往也會因意外的收穫,而擁有另一層面的樂趣。我想,昆蟲觀察不只是一種體驗自然的方式,透過對一隻昆蟲身份的確認與生活史的了解,其過程往往也考驗著昆蟲觀察者的耐心,同時也會一步步建立起昆蟲觀察者的求知態度。

Top

 
 
  自然人文:道地的海之味
作者:藍茵

絲翅鰶,俗名黃隻魚,以前母親總是說黃隻魚刺多,叫我們吃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母親對於料理很在行,有時將黃隻魚煎成金黃色,魚香四溢,有時略煎之後再拿來煮黃隻魚麵線,那湯頭味道極鮮美,每叫我們姐妹念念不忘,所以,現在上市場一見黃隻魚,總是要採購一些,好像這魚可以讓我們母女共處的甜蜜時光再回來一般;三妹怕動手,沾滿手的魚腥味,也怕被多刺的黃隻魚扎到,總是央我幫忙,我比三妹略長,又愛臭腥味,所以總是侍候著一旁的三妹,讓她不必動手也得享魚鮮美味。

黃隻魚的美味,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有以前在金門高中服務時,校醫劉乃仁的黃隻魚油酥,他那時因家眷都在大陸,隻身跟著國軍來到金門,總以校為家,我在讀高中時,他就是學生心目中,最關心大家健康的校醫,後來我回母校服務,他更是照顧有加,我最念念不忘的,就是他的油酥黃隻魚,黃隻魚被炸得又酥又香,連魚骨頭都入口即化,常常是下午放學後,巡視學生的整潔打掃之後,路過劉醫師的宿舍,魚香就把我的腳步引了過去。

大姐搬到台北時,母親總是設法買了黃隻魚寄去,讓在異鄉的姐姐可以略解思鄉之情,後來我結婚了,有了孩子之後,沒想到孩子也遺傳了我的嗜好魚鮮美味,我總是買來當糜配魚仔,耐著性子陪孩子品嚐黃隻魚的鮮甜滋味。有時用油微煎,再灑些鹽巴調味,酥酥香香的味道,讓人垂涎三尺!有時也學母親煎過之後再加點醬油、薑絲、鮮蔥段,真是一道山珍海味的人間美食。

聽說拿黃隻魚來做魚丸,其味最鮮甜,其口感脆而且會彈牙,是魚丸中的上選極品,據說是先把魚肉拿來打製成肉泥之後,將肉中的刺挑出,再用手拿捏成丸狀,丟入冷水中,水煮之後,味道極鮮美,讓人忍不住想要流口水!不過製作魚丸也是要真功夫,想來也是需要拜師學藝的。

前些日子住成功的學弟,來電說是他大哥捕魚回來,看我有沒有興趣去買黃隻魚,現撈的!我聽了立即拉著兒子開車,一路奔到新湖漁港,結果看到他們的家族數人圍著漁網,人人在幫忙將黃隻魚從漁網取出,那網目繁多的漁網內藏有許多被網到的黃隻魚,喜歡體驗生活的我,見機不可失,拉著兒子也跟著大家來解黃隻魚,但是我坐下來拉著網,再抓著魚,魚在網內不知如何將魚取出?一旁的大哥教我要先抓著魚的頭,再找出一個網目,讓魚從網目慢慢取出,這樣一次只能讓一隻魚出來,我只抓了二三隻魚出來,就花了很久,顯然熟能生巧,而且需要人手,大家集中力量才能很快將魚取出,我親眼見證這樣的漁家生活,心中暗暗告訴自己,捕魚郎賣的魚,我一定不會講價,因為不僅捕魚辛苦,風險又高,要取出魚更要費許多的功夫,真是行行都有甘苦味。

黃隻魚是金門在地最具特色的糜配魚仔,有很多像我一樣的金門囝仔,成長的生命裡,是黃隻魚陪著長大,這是最道地的海之味,我們也是大海的孩子,海島的風味浸入我們的生活,鹹鹹的歲月,卻總藏著人生的真滋味。

※ 作者部落格:「藍茵小站

Top

 
 
  地球狂想曲:把世界刷白
作者:大衛.亞當

全球變暖也許看起來極其複雜,難以處理。然而,有一位科學家認為,辦法異常簡單:使用大量的白色塗料。

哈舍姆.阿克巴里幻想著一個明亮、快樂的世界。他看見反光的路面和城市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光亮的屋頂,淺色的路面。他想要把我們的城市變成一面巨大的鏡子,並且需要大家都來幫忙。而且還需要塗料——很多很多的塗料。

阿克巴里絕不是建築師,其宏偉的計畫亦絕非概念藝術之作。作為聲名卓著的加州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的一名科學家,阿克巴里提出了一個抗擊全球變暖的新路子,是一個你聞所未聞的最簡單的解決辦法。

該計畫的原理和散佈在南歐和北非山丘上經石灰粉刷的村莊一樣古老。他聲稱,把全世界足夠多的黑色城市地貌變白,將把足夠多的陽光反射出去,從而延緩全球變暖,在控制碳排放的全球奮戰中,給我們留下一點兒寶貴的喘息時間。

阿克巴里準備發起一場把世界刷白的運動。他希望全球數十個大城市聯合起來,用反光性更強的材料取代覆蓋道路和屋頂的深色材料。

這聽起來簡單,但效果可能極為顯著。研究一再表明,白色屋頂的建築物夏季更加涼爽。這一改變減少了建築密集區的熱積聚方式(即城市熱島效應),在堶悼肮〝M工作的人們可以關掉耗電的空調系統。

由於知道其中的好處,加州自2005年以來強制要求倉庫和其他帶有平屋頂的商業樓宇改成白色,如果這一努力可以推廣,結果會大不一樣。

路面和屋頂估計占城市總表面的一半以上,而城市地區約占地球陸地面積的2.4%。阿克巴里估計,一場改變路面和屋頂顏色的群眾運動,將使地球反射的陽光增加0.03%。他同時指出,那會使地球降溫,足以抵消440億噸二氧化碳(CO2)污染所導致的升溫。

聽起來好像不少吧?你這麼認為話那就對了,它將抵消未來十年中全球排放的預期增量。阿克巴里稱,它不會解決氣候變化問題,但將是延緩其影響的簡單而有效的武器——只要人們開始認真這樣做。他表示:「屋頂得一個個地改,而且得一個地方一個地方來做,我們需要設立一個組織來付諸實際。」包括休斯頓、芝加哥和鹽湖城在內,美國已有多個城市加入他的計畫,而且他正在與其他城市商談。

該計畫屬於地球工程的範疇。地球工程是一個涵蓋所有應對氣候變化症狀(即災難性升溫)方案的寬泛用語,而不是解決其根本原因,即不斷激增的溫室氣體排放。如果改造全世界所有的屋頂和道路讓人聽起來很極端,那麼請看看來自地球工程學其他方面的一些點子吧:懸在空中的巨大鏡子、漂浮在雲端的反光氣球以及從空氣中吸碳的數百萬棵塑膠樹。

越來越多的氣候科學家指出,世界別無選擇,只能研究這種極端的辦法。自2000年以來,碳排放的增速超乎任何人的想像,主要是中國燃煤的急速發展所致,而且全球氣溫上升2°C∼3°C似乎不可避免。去年9月,英國皇家學會雜誌的一本地球工程特輯稱,地球工程計畫 「也許存在風險,但有理由相信,人們認為比什麼也不做風險更小的時刻一定會到來」。

阿克巴里聲稱,他的計畫比其他的地球工程計畫可行性更高。道理很簡單,從表面反射出去的陽光不會造成導致全球變暖的溫室效應。當深色表面吸收陽光並以熱能的形式散發出來的時候,其波長恰好能被天空中的二氧化碳反射回來,於是問題就出現了。

曼徹斯特大學廷德爾氣候變化研究中心的凱文.安德森認為,反光的城市存在問題,科學道理更簡單。安德森表示:「它無法解決全球變暖問題,因為碳排放還在不斷增加。」他指出,如同所有的地球工程計畫一樣,它需要無限期地堅持下去,而且不能解決海洋因吸收過多的二氧化碳而不斷酸化的問題。他補充說道,不過所產生的城市冷卻效應和節能效果值得肯定。

阿克巴里表示,他的計畫不是要取代降低碳排放的努力,而是要雙管齊下。他說:「我們能夠給大氣提供喘息的時間,我看不到這個計畫有何不利之處,它對每個人都有好處,而且不需要通過艱難的談判來實現。」

深色屋頂大約反射10%至20%的陽光,而白色表面往往能反射至少一半。用專業術語來說,物體表面反射光所占的百分比稱為反照率—— 因此一個理想的反光表面的反照率是1。有色塗料的反照率是0.1-0.3,白色塗料的反照率是0.5-0.9。瀝青路面的反照率低至0.05,因此它們吸收高達95%的太陽能。混凝土的反照率為0.3,柏油和礫石的混合物僅為0.1。阿克巴里的目標是,在修繕、養護和新建建築的時候,個人、地方政府、建造者和社區把反照率和成本、顏色及設計一併加以考慮。

他表示:「這不僅僅是一個刷白的問題。屋頂和路面定期維修和更換,當業主更換屋頂的時候,我們想要他們接受反光的選擇,那才是確定對象的時候。」他宣稱,一個「激進」的計畫能在10-20年內改造所有的城市。

勸說或要求建築物業主為平屋頂選擇白色材料是非常容易的,因為顏色只會被過往的航空旅客注意到。但是,大多數房屋都是斜屋頂,這是一個不同的問題,因為它們可以從地面上看到。被雪覆蓋的阿爾卑斯山村莊儘管看起來很美麗,滑雪者卻因之需要佩戴深色的太陽鏡。佈滿白色屋頂的街道在陽光下使人目眩,路面也是一樣——太淺的顏色和太多的反射光刺激駕駛員的眼睛。

阿克巴里表示,這沒問題:反光材料不必為白色。淺色也很好,如灰色。而且還有其他辦法增加材料的反照率。反射紅外光的顏料能夠將深色表面的反射率提高40%,而在顏色上不會出現任何明顯的改變。其效果沒有白色好,白色還能反射可見光,但是它們比傳統的材料要好得多。

日本土木工程研究所曾經將含有這種顏料的塗料應用于傳統的瀝青表面做實驗。他們修建了一條道路,能反射86%的紅外光,有助於降低表面的溫度,但是只反射23%的可見光,以防炫目。研究者擔心從光亮路面反射更多的紅外光可能使行人發熱,但是在夏季招募的“站在覆蓋塗料的路面和傳統路面”的志願者表示,他們實際上喜歡有塗料的路面。研究者表示,這可能是因為覆蓋塗料的路面使他們的腳感到涼快。

此外,還有其他的好處。洛杉磯計 算機類比顯示,用反光表面重新覆蓋約2/3的路面和屋頂,以及種植更多的樹,可使該市溫度降低2°C∼3°C。那將減少該市的煙霧,效果相當於完全禁止行駛汽車和卡車,更清涼的屋頂還可節省電費。在北美大熱天的時候,空調會耗電高達用電總量的40%。像洛杉磯這樣的城市,估計氣溫每升高一度,空調就會開大,足以需要額外500兆瓦的電力——相當於一個中型核電站的發電量。阿克巴里估計,涼屋頂的普及僅僅在美國就能使電費減少10億美元。

像加州這樣的地方,每年日照天數有300天,效果也許非常好,但是北歐和英國日照少,日照天數只有可憐的100天,效果又會如何呢?阿克巴里在勞倫斯伯克利的同事蘇拉比.梅農承認,效果不會有那麼大,但是她表示,任何需要空調或者城區比周邊地區溫度高的地方,都會管用。阿克巴里表示,他所估計的反光城市的全球降溫潛力,是基於全球平均數,因此雲量多的地方將從日照多的地方獲得彌補。他說:「在英國絕對值得這樣做。」而且,他接著說道,他也許發現了一個獲得補償的辦法。

他表示,每10平方米的城市地表從黑色變為白色,與防止釋放一噸二氧化碳具有同樣的冷卻效果。

因此,為什麼不把這種表面改造納入到碳補償計畫中去呢?通過碳信用交換,來自對其碳足跡感到擔憂的綠色消費者和公司的資金,被用於資助植樹、使用綠色燈泡和開發可再生能源的專案;同樣地,可以在全世界範圍內向粉刷、覆蓋和重鋪表面的人付費。

以當前的碳價水準,更換一般屋頂的顏色可使房屋業主淨得200美元以上的補償款,而阿克巴里的全球計畫可總共產生超過7億美元的收益。他表示:「我們最初打算針對30∼40個城市,但是在幾年之內,我們希望在全世界遍地開花。」接著幹吧,把你的城市刷上白色。

※ 相關文章:

地球工程 現實或是幻想?
地球工程:硫是救星
地球工程:改造海洋
地球工程:鏡子 鏡子

※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9年8月10日。
※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秦風.黃鳥〉
譯者:賈福相

交交黃鳥,止于棘。誰從穆公?子車奄息。
維此奄息,百夫之特。臨其穴,惴惴其慄。
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交交黃鳥,止于桑。誰從穆公?子車仲行。
維此仲行,百夫之防。臨其穴,惴惴其慄。
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交交黃鳥,止于楚。誰從穆公?子車鍼虎。
維此鍼虎,百夫之禦。臨其穴,惴惴其慄。
彼蒼者天!殲我良人。如可贖兮,人百其身。

黃鳥

黃鳥唧唧叫,密集棗樹上,
誰陪穆公殉葬,子車奄息啊。
這位奄息,百夫莫敵,
走近墓穴,渾身戰慄。
蒼天啊蒼天,為甚麼活埋好人,
如果可以贖身,寧可百人換一人。

黃鳥唧唧叫,密集桑樹上,
誰陪穆公殉葬,子車仲行啊。
這位仲行,德高望重,
走近墓穴,渾身哆嗦。
蒼天啊蒼天,為甚麼活埋好人,
如果可以贖身,寧可百人換一人。

黃鳥唧唧叫,密集楛籐上,
誰陪穆公殉葬,子車鍼虎啊。
這位鍼虎,強壯英武,
走近墓穴,渾身哆嗦。
蒼天啊蒼天,為甚麼活埋好人,
如果可以贖身,寧可百人換一人。

Yellow Finches

The yellow finches cry
As they flock to the jujube tree.
Who is to be buried alive with Lord Mu?
Mr. Zi-ju, Yan-xi.
This Yan-xi – brave and intelligent,
Trembles helplessly when approaching the tomb.
Oh heaven! Oh heaven!
Why does a good man have to die!
If only he could be replaced –
Hundreds of us are willing to take his place.

The yellow finches cry
As they flock to the mulberry tree.
Who is to be buried alive with Lord Mu?
Mr. Zi-ju, Zhong-hang.
This Zhong-hang – an extraordinary soldier,
Trembles helplessly when approaching the tomb.
Oh heaven! Oh heaven!
Why does such a man have to die!
If only he could be replaced –
Hundreds of us are willing to take his place.

The yellow finches cry
As they flock to the Virginia creeper.
Who is to be buried alive with Lord Mu?
Mr. Zi-ju, Zhen-hu.
This Zhen-hu, who has defeated hundreds of enemies,
Trembles helplessly when approaching the tomb.
Oh heaven! Oh heaven!
Why does such a man have to die!
If only he could be replaced –
Hundreds of us are willing to take his place.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
副刊特約編輯:黃德宗•網編:黃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