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9.20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如何託播活動訊息?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人文:樹的長大
圖片提供:游雯珍

 

作者:呂明磬

小智種了一棵樹!

小樹逐漸長大了,
很多昆蟲與生物期待著。

有什麼呢?

精采內文

 
 
  綠色生活指南:素顏的微笑
圖片來源:木京杉網站
 

 

作者:Sharon

在生活中我們大概或多或少都經驗過短暫的閑適時光,回到家換上舒適的居家服,洗掉臉上的菕A卸下心裡的裝備,不想說任何話,有點慵懶,靜靜的坐著發呆或休息,享有片刻屬於自己的寧靜。在這放空的片刻裡,我們沒有去想什麼,似乎平日總是揮之不去的散亂與糾結的思緒,此刻竟然悄悄的離我們有段距離,讓我們不自覺的放鬆一下。

這小小的放空與放鬆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當我們刻意安排,心裡想著它,意念被支配了,它就很難會如期待般的出現…精采內文

 
  自然書寫:三位新朋友
照片提供:suemii

作者:suemii

前幾天散步
遇見佇立在池塘邊的三位新朋友
他們陪我看了一會兒風景

可是因為我在的緣故
原本正在吃飯的白鷺們都匆匆飛到樹上去了
不好意思讓他們餓太久
只好趕快走開…

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秦風.晨風〉
譯者:賈福相

鴥彼晨風,鬱彼北林。
未見君子,憂心欽欽。
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鷂子

一隻鷂子飛去如風,消逝在蒼鬱的北林。
很久不見你,心中悲傷難忍。
為甚麼?為甚麼?你難道真的忘了我?

Falcon

Falcon flies as wind, lost from view in the north woods.
I have not seen you for so long, grief pains my heart.
Why? Why so? Have you already forgotten me?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樹的長大
作者:呂明磬

創作緣由:

.我的媽媽愛在家裡種植物!
.特別是由小種子開始種起。
.但是,她一直希望可以將植物種在真的土地上,讓這些小種子長成大樹!
.所以我們討論出以「樹」的成長為主題,進行繪本的創作。

繪本形式:

.我與媽媽運用特殊的繪本形式,將一張對開的紙對折3次,變成16開大小。
.希望翻閱的人在閱讀時,由小書變成大書,體會樹的長大與四周生物的變化。

圖片提供:游雯珍

圖片提供:游雯珍

圖片提供:游雯珍

圖片提供:游雯珍

圖片來源:游雯珍

Top

 
 
  綠色生活指南:素顏的微笑
作者:Sharon

在生活中我們大概或多或少都經驗過短暫的閑適時光,回到家換上舒適的居家服,洗掉臉上的菕A卸下心裡的裝備,不想說任何話,有點慵懶,靜靜的坐著發呆或休息,享有片刻屬於自己的寧靜。在這放空的片刻裡,我們沒有去想什麼,似乎平日總是揮之不去的散亂與糾結的思緒,此刻竟然悄悄的離我們有段距離,讓我們不自覺的放鬆一下。

這小小的放空與放鬆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當我們刻意安排,心裡想著它,意念被支配了,它就很難會如期待般的出現。

當看到木京杉的作品,會連想到安藤忠雄的建築風格,只是把視野縮小成可以擺設的家飾品。它們不同層次的素灰色,自然的散發著一種寧靜的力量,而簡樸的線條與造型彷彿更加呈現了寧靜的面貌,當下竟然讓我有幾分放空的感覺。幾年前曾在國外經歷過這種類似的感覺,那是一系列的黑,白,與灰色的砂岩材質作品,而木京杉的清水模家飾品似乎更多了份樸實感。

圖片來源:Fresh Air電子報似乎找不到適當的詞彙來形容這些質樸素灰的作品,就好像它們的呈現本就跳脫於世俗之外一樣。 看似極簡,但又少了點極簡所帶有的那份精緻與現代意味。它就是那麼淡淡的直接的與我們內心那絲絲對寧靜的渴望產生共鳴,彷彿它們根本不想刻意表達些什麼,而是任由與之相應的人們去完成各自的解讀,造型設計也沒有汲汲營營的味道,只是自然的回歸簡單與純真,給人一種放鬆與自在的感受。

木京杉的作品好似道出了現代人內心嚮往的寧靜與閑適。 無法自主的忙碌生活好像施於現代人的一道魔咒,我們用盡身心的力量,不斷追逐無止境的名利遊戲,之後再用賺得的金錢報酬去換取一場短暫奢華的寧靜。

其實,寧靜是在我們心靈深處,不是在我們身外的一切,無關身份地位與財富,也無需俊美的容顏或是華麗的裝扮,它就存在於平凡裡。 唯有開始懂得為身心平衡的生活做選擇,懂得傾聽內在的聲音,向內探索,多花些時間與自己相處,我們都能遇見素顏微笑的自己。

※ 關於「木京杉」的相關資料請點選此處
※ 本文轉載自Fresh Air網站

Top

 
 
  自然書寫:三位新朋友
作者:suemii

照片提供:suemii

你好啊  年輕小伙子 

照片提供:suemii

旁邊這位已有少婦風韻的
是你的姊姊嗎?

照片提供:suemii

唉呀!抱歉失敬了∼
沒注意到原來還有位阿嬤級的長輩在後面 

照片提供:suemii

前幾天散步
遇見佇立在池塘邊的三位新朋友
他們陪我看了一會兒風景

可是因為我在的緣故
原本正在吃飯的白鷺們都匆匆飛到樹上去了
不好意思讓他們餓太久
只好趕快走開

※ 本文轉載自「看守台灣電子報」,看守台灣電子報訂閱請點選此處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秦風.晨風〉
譯者:賈福相

鴥彼晨風,鬱彼北林。
未見君子,憂心欽欽。
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山有苞櫟,隰有六駮。
未見君子,憂心靡樂。
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山有苞棣,隰有樹檖。
未見君子,憂心如醉。
如何如何?忘我實多。

鷂子

一隻鷂子飛去如風,消逝在蒼鬱的北林。
很久不見你,心中悲傷難忍。
為甚麼?為甚麼?你難道真的忘了我?

山坡上有橡樹,低地裡有梓榆。
很久不見你,心中憂傷悽悽。
為甚麼?為甚麼?你難道真的忘了我?

山坡上有康棣,低地上有豆梨。
很久不見你,內心憂鬱。
為甚麼?為甚麼?你竟忍心忘了我?

Falcon

Falcon flies as wind, lost from view in the north woods.
I have not seen you for so long, grief pains my heart.
Why? Why so? Have you already forgotten me?

Oak trees in the highlands, elm trees in the lowlands.
I have not seen you for so long, grief gnaws my heart.
Why? Why so? Have you truly forgotten me?

Plum trees in the highlands, pear trees in the lowlands.
I’ve not seen you for so long, grief consumes my heart.
Why? Why so? Have you forgotten me completely?

「駮」今名「鹿皮斑木薑子」或「朝鮮木薑子」,為常綠喬木;樹皮灰色,外皮呈鱗片狀剝落,新脫落和先前脫落的舊痕交雜成鹿皮斑痕跡。葉互生,革質,倒卵狀橢圓形至倒卵狀披針形,長5-10公分,寬1.5-4公分;表面深綠,有光澤,背面粉白色;羽狀脈,側脈7-10對,全緣。花序繖形狀,腋生,苞片4,每花序花 3-4朵;花梗具柔毛。果近球形,徑0.7-0.8公分,有宿存花被片。分布於河南、華中、華南及西南各省。朝鮮半島及日本,台灣亦可見,生長於中低海拔闊葉林中。

根據《爾雅》「駮,形狀如馬,有長倨牙,專吃虎和豹」,可知駮解為獸類。但本篇第三章「山有苞棣,隰有樹檖」,所說的「棣」和「檖」均為植物,因此以對仗來說,本章「山有苞棣,隰有六駮」的「棣」和「駮」應均為植物才合理,而且食虎豹的野獸並無棲止於濕地之理,可知「駮」毫無凝問應是植物名。

孔穎達《正義》說「駮」:「其樹皮青白駮犖,逕視似駮馬」,也認為「駮」是植物,指的是樹皮青白斑駁、遠望像馬的樹種。歷代注《詩經》者所描述的樹種樹皮性狀,以「駮」為鹿皮斑木薑子較為可信。

至於為何言「六」?范逸齊的最有道理:「必以六言,意獸三為群……六則言木之叢生,望而視之亦若獸之群聚。」本樹種目前的分布從日本、朝鮮半島,經河南至華南,以至台灣,雖不見於舊秦地,但估計《詩經》時代陝北地區亦應有之。由於分布範圍廣,各地族群有相互隔離的現象,除本種之外,尚有二變種,即貌板樟(var. sinensis)和毛豹皮梓(var.lanuginosa),雖形態上有差異,但樹皮均剝落呈現鹿皮斑痕。

「檖」今名「豆梨」,為落葉喬木,高可達10公尺,嫩枝被絨毛。葉互生,闊卵圓形至橢圓形,長4-8公分,寬3-6公分,先端漸尖,基部圓形至寬楔形;葉緣鈍細鋸齒。葉柄長2-4公分。花6-12朵排成繖房狀之總狀花序,花梗長2-3.5公分;花徑2公分,花瓣卵圓形,白色。果為梨果,徑1公分,表面布有灰白色斑點。分布於長江流域各省,以及山東、河南等海拔600-1700公尺山地。

豆梨《爾雅》稱之為「赤梨」、「楊檖」,古籍中名為「赤蘿」、「山梨」、「鹿梨」、「鼠梨」者都是豆梨,多生長在中低海拔山區。果實似梨而小,直徑只有一公分左右,豆梨一名即表示果實小,像豆一樣。果味酸,可生食或製乾果,但通常僅採自野生植株,不作經濟栽培。植株經常用作沙梨和其他栽培梨木之砧木。果實味美之單株可栽培成果樹生產。木材緻密,紋理細緻,可用來製作器具。

本篇原意是有山的地方就有唐棣,較低下的地方就有豆梨,由此可見豆梨是《經》時代西北地區之秦地低濕地區的常見樹種。本種與杜梨非常相似,前者小枝無毛,葉緣鈍鋸齒,果形也較小;後者小枝有灰白色絨毛,葉緣銳鋸齒,果形則較大。(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
副刊特約編輯:黃德宗•網編:黃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