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10.4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如何託播活動訊息?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書寫:太平生活
照片提供:suemii

 

作者:suemii

太平生活之一
家裡有貓   翻肚子   放心睡覺

太平生活之二
家裡有盆栽   和我   一起呼吸

太平生活之三
手捧熱茶   欣賞   暴風雨前的天空

精采內文

 
 
  綠色影展:海鷗食堂

圖片來源:小地方生活網


 

 

作者:劉正輝(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博士班研究生)

日本新銳導演荻上直子於2006年推出劇情片「海鷗食堂」,全片描述一位日本女子-幸江,獨自於芬蘭(與日本最接近之北歐國家)首府赫爾辛基開設以販售日本傳統食物「飯糰」為主食之小餐館-「海鷗食堂」,並以不同日本人及芬蘭人接續於食堂上演之人生故事,作為電影之主要敘事主題與內容。

此部電影值得研究之處,除卻著重於探討個人性之自我追尋歷程,亦引發觀賞者,持續思索以「飲食」為核心之異文化交流課題…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再見。藍腹鷴

照片提供:孟琬瑜



作者:孟琬瑜

昨日下午的雲封霧鎖,將我們困在一陣潮濕、凝重,令人不知身在何處的朦朧霧雨中,彷彿已是一場極為荒遠的夢境了。

陽光斜斜灑入的林冠,猶是暖亮活潑的金綠色;林下陰暗處是鬱鬱的墨綠;積滿沒逕落葉的地面,交織著深深淺淺的棕與褐…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秦風.無衣〉
譯者:賈福相

我送舅氏,曰至渭陽。
何以贈之?路車乘黃。

渭水之北

我送舅父到渭水之北。
贈他些甚麼呢?
大車一輛,黃馬四匹。

North Side of River Wei

On the North side of River Wei, "Goodbye my uncle!" I say.
What should I present him with as a gift?
A wagon and four bay horses.

精采內文

 
 
  自然書寫:太平生活
作者:suemii

照片提供:suemii

太平生活之一

家裡有貓   翻肚子   放心睡覺

照片提供:suemii

太平生活之二

家裡有盆栽   和我   一起呼吸

照片提供:suemii

太平生活之三

手捧熱茶   欣賞   暴風雨前的天空

照片提供:suemii

太平生活之終

風雨過後    窗外   仍有花可看

※ 本文轉載自「看守台灣電子報」,看守台灣電子報訂閱請點選此處

Top

 
 
  綠色影展:海鷗食堂──從電影看見跨文化交流之轉機與危機
作者:劉正輝(國立臺灣大學地理環境資源學系博士班研究生)

日本新銳導演荻上直子於2006年推出劇情片「海鷗食堂」,全片描述一位日本女子幸江,獨自於芬蘭(與日本最接近之北歐國家)首府赫爾辛基開設以販售日本傳統食物「飯糰」為主食之小餐館「海鷗食堂」,並以不同日本人及芬蘭人接續於食堂上演之人生故事,作為電影之主要敘事主題與內容。

此部電影值得研究之處,除卻著重於探討個人性之自我追尋歷程,亦引發觀賞者,持續思索以「飲食」為核心之異文化交流課題。

紙上看電影

首先,海鷗食堂的主人-幸江,係帶著家學淵源之合氣道,以及對於日本傳統食物的熱愛,獨自來到距離相當遙遠的不同國度;選擇芬蘭的原因,主要是認為「樸實而美味的食物,芬蘭人會懂得品味」,諸此主觀認定,則來自於日本人與芬蘭人都喜愛「鮭魚」,因為有著相同喜好,應該也會有類似的飲食品味。

不過,事與願違,芬蘭人並不這麼看待這家小「食堂」。一開始,完全沒有客人光顧,幸江只能不斷把店裡整理的一塵不染;有3位芬蘭中年女士經常會結伴走過店門口,然而,關注焦點主要在於討論幸江的身材與年紀,並對於店裡頭的食物感到不解與好奇。

第一個步入食堂的,是一位熱愛日本文化的芬蘭青年Tommy,因入內點了一杯「咖啡」,並詢問「科學小飛俠」的歌詞,而與食堂結下不解之緣,並成為可以永久免費喝咖啡的貴賓;

第2位與食堂發生關係的,則是為思考自身人生課題而來到芬蘭的日本女子小綠,因背頌及抄錄「科學小飛俠」的歌詞給幸江,因緣際會成為幸江的室友,並參與食堂的工作;接下來,則是原本於此開設咖啡店之芬蘭中年男子(簡稱「咖啡男」),步入食堂內,教導幸江煮咖啡之「神奇魔法」。

小綠因食堂門可羅雀而苦惱(Tommy常來但是只喝免費咖啡),是故自作主張採買了芬蘭的本地食物:麋鹿、鯡魚、螯蝦,建議作為飯糰的新食材,以提升芬蘭人對於飯糰的接受程度;不過,經過實驗證明(Tommy也參與試吃),幸江仍然覺得飯糰還是以梅子、鮭魚及鰹魚口味,最為道地與可口。

雖然實驗失敗了,小綠也深深感到歉意與挫折,卻激起幸江製作「肉桂捲」的想法。沒想到,本來只是試做,卻因飄散出來的香氣,吸引了前述3位在門前徘徊之芬蘭中年女士,終於步入店內,並點了「咖啡」及「肉桂捲」;自此,海鷗食堂的生意,開始逐漸興隆起來,除卻咖啡及肉桂捲,也開始有人點「燒肉飯」、「鮭魚飯」、「豬排飯」等餐點,但還是沒有芬蘭人對於飯糰感到興趣。

接下來,第3位日本人正子出現了。與小綠一樣,同樣來到此地思索人生課題;因行李遺失,只能在附近閒逛,來到海鷗食堂點了一杯咖啡後,成為食堂的常客,最後也在食堂幫忙。

中間有一段小插曲,是一位丈夫無故離開之芬蘭中年婦女(簡稱「傷心女」),幾次徘徊於店門口,終於步入店內,並要求要喝烈酒,卻因酒醉而被大家送回家中,也因此,與眾人成為朋友。

截至目前為止,幸江希望推廣的主食──飯糰,除上述之試做活動外,始終沒有獲得重視及關注。

後來有一次,正子談起對於芬蘭的印象,是因為在電視上,看到芬蘭舉辦「空氣吉他比賽」、「背老婆比賽」、「擲手機比賽」、「三溫暖耐熱比賽」等,認為芬蘭是個無憂無慮、什麼也不必想的國家,正當與幸江及小綠討論為何如此,Tommy插話表示:是森林的緣故。

聽了Tommy的說法,正子決定去努克西奧國家公園逛逛,參天巨木讓正子非常感動,回到食堂後,點了一份「飯糰」──這是食堂第1次有人點飯糰,滿屋子的客人看著正子吃飯糰,正子雖有點尷尬,但還是露出淺淺淡淡的微笑。

之後,傷心女又來店裡,道歉並點了「咖啡」及「肉桂捲」,同時,詢問日本有沒有可以詛咒人的「法術」,眾人教導其用稻草製作人偶,並以鐵釘釘入偶身。

傷心女如法炮製後,感到非常開心,並與3位日本友人相約出遊;當日眾人回到店內,卻發現咖啡男因想取回店原本屬於他的咖啡機而闖入,經過一番爭鬥而收場;之後,幸江表示肚子餓了,3位日本人自動且熟練的做起飯糰,並與2位芬蘭人一起享用,這是第2次有芬蘭人嚐到飯糰──而且是美好的感受。

經歷此番事件,咖啡男為表達歉意而致贈麝香貓咖啡豆給幸江,分享過程中,小綠問幸江,為何要以飯糰作為主食,幸江原本僅回答,因飯糰是日本的傳統食物,後來才又接續表示,其實是因為無法忘懷小時候由父親親手製作的飯糰。

劇情進入尾聲,傷心女的丈夫,又重回懷抱,因此來到食堂對眾人表示感謝,並點了「飯糰」(也有其他人點)─這一天,海鷗食堂終於客滿。

影片最後來到幸江、小綠、正子3人在討論彼此表達「歡迎光臨」的方法,並在幸江的「歡迎光臨」聲中話下句點。

文化交流之動態演進

這是一部很生活化的電影,導演嘗試運用一種含蓄、曖昧,又帶點魔幻寫實的手法,來探討每個人如何面對及思索自身人生課題的方法與過程。當然,因為場景設定於芬蘭,且係由日本人開設之小食堂,也免不了碰觸到跨國食物之文化交流議題。

食堂的主食是飯糰-相較於壽司、清酒,乃至於影片中出現之燒肉飯、鮭魚飯、豬排飯等,知名度及國際化程度較高之日本食物,是很貼近常民生活之日本傳統食物,因此,也更難獲得理解與接受;

小綠嘗試將芬蘭之傳統食材,與文化背景截然不同之飯糰融合在一起,自然也行不通;除卻咖啡以外,還是要仰賴肉桂捲將一般芬蘭人吸引入內-這原本是幸江最不願意採行的做法,但是,卻也因此突破芬蘭人的心防,並打開日本與芬蘭之接觸及交流的管道。

在咖啡、肉桂捲、燒肉飯、鮭魚飯、豬排飯之日益獲得好評,主角飯糰卻總是無人聞問;突破點卻意外的發生在正子由努克西奧國家公園回來以後。箇中值得玩味之處很多,可姑且簡化為接觸異文化之後的反動效應;亦即,當日本人正子親身體驗芬蘭人所引以為傲的森林資源,則自然而然的想起,自己最熟悉與最親切,而且是遠在異鄉的芬蘭也可獲得的文化事務-飯糰是再適合也不過的載體與媒介。

經由諸此歷程,正子建立起自身與母文化的連結與認同意識,並經由實際「吃」飯糰的過程(或儀式),開始讓芬蘭人接觸獨特性之日本飲食與生活文化。

然而,最強烈的震撼,還是在眾人因應咖啡男事件,而引發之身體與情感之強大衝擊後,幸江決定製作最為熟悉與親切的飯糰,來調節與釋放諸此壓力,兩位芬蘭人,亦於滿懷疑問與不解的狀態下,全程目睹飯糰之製作過程,並實際進行品嘗,也因此導致傷心女在丈夫回到身邊後,選擇以吃飯糰來展現對於日本文化的感謝與接納,並帶動其他芬蘭人的理解與嘗試。

圖片來源:小地方生活網

電影之後

總而言之,文化交流是處於雙向或多向之動態演進過程,當幸江一廂情願想將飯糰文化推薦給芬蘭人,最後卻仍得仰賴咖啡與肉桂捲這樣的國際食物,來突破彼此心防─有接觸才有機會創造相互理解與交互學習之可能性;然而,如果幸江沒有對於自身母文化之深厚情感與堅定意識,卻也可能在芬蘭人接受燒肉飯、鮭魚飯、豬排飯之後,逐步向芬蘭人的口味與品味靠攏,並放棄原本想推介與推廣飯糰文化之原始初衷。

目前許多弱勢文化想經由跨文化之互動及交流過程,展現自身之文化特色及重要內涵,卻往往在面對強勢文化的過程中,喪失對於自身文化之自信與認同;特別是在未經充分評估、衡量與準備的狀況下,即由外部機構或團體導入旅遊服務產業,亦將快速改變及摧毀原本已經相當脆弱之民族文化,這是鼓吹及推廣跨文化之交流過程中,必須深切省思及審慎預防之重要課題。

※ 荻上直子(導演)(2009)《海鷗食堂DVD》。臺北:昇龍數位科技公司。
※ 本文轉載自小地方新聞網

Top

 
 
  自然人文:再見。藍腹鷴
作者:孟琬瑜

遊人散盡的午后,就連霧,也逃逸得無影無蹤。

昨日下午的雲封霧鎖,將我們困在一陣潮濕、凝重,令人不知身在何處的朦朧霧雨中,彷彿已是一場極為荒遠的夢境了。

循著久無人跡的賞鳥步道,拾取秋天的記憶。

陽光斜斜灑入的林冠,猶是暖亮活潑的金綠色;林下陰暗處是鬱鬱的墨綠;積滿沒逕落葉的地面,交織著深深淺淺的棕與褐。

阿德和我告訴小咕嚕和小瑀魚:我們要進去一座森林,找一棵「大龍貓」喜愛的大樹。我記得那棵樹高大又挺立,並且樹下時常可以找到許多戴著鋼盔的果實,是松鼠愛吃的櫟。

果然,那株大樹還在。小咕嚕和小瑀魚在樹下喀滋作響的落葉間踢著滾動的殼斗和櫟子,高興地歡呼著找到大龍貓樹洞中的家。

照片提供:孟琬瑜

走過枕木朽危的棧橋,足下踢著厚厚的、藏滿果實的枯葉。荒草沒逕,訴說著一段曾經背負著沉重遊憩壓力的步道,如何隨著歲月流逝,逐漸返還自然的消長過程。

阿德在落葉間發現一隻小小的糞金龜,正推著一團大約是樹幹上掉落的腐植質,試圖將之揉滾成球。我們並無意驚擾,只是縱然腳步放得再輕,造成的地動仍顯突兀。牠靜止在原地偽裝死去,落葉摩挲、窸窣微響的風吹草動,都令牠感到風聲鶴唳。

照片提供:孟琬瑜

步道在看似到了盡頭時右轉直上,繞過粗榧、墨點櫻桃、與時序錯亂早開的山胡椒,抵達一片落滿松針的平台。

這時,一陣強而有力的鼓翅聲從不遠處的草叢中響起,我們都安靜不作聲。

平靜了一陣子,一會兒,同樣的猛烈拍翅聲又出現了。阿德相信,那是急促而使盡全力的掙扎。

芒草又深又高,阿德囑咐小咕嚕停在原地,他獨自鑽過多刺的荊棘,避開低垂橫陳的枝條,發現芒草叢中竟是一隻被陷阱箝制的藍腹鷴!見阿德靠近,牠又更奮力地振翅掙扎著。

照片提供:孟琬瑜

我抱起小瑀魚,和小咕嚕鑽向前去。

阿德發現牠一隻腳掌竟然已遭金屬獸夾硬生生斲斷,一地盡是掙扎時散落的羽毛。阿德將牠脫開陷阱,抱在懷中檢視傷勢。

照片提供:孟琬瑜

牠的羽毛仍舊十分鮮麗炫目,眼睛周圍是醒目的鮮紅色肉瓣。背上頂著雪白色羽毛與肩部的暗紅,襯著藍黑的底色,還時時閃耀著藍綠的金屬光澤。雙眼仍炯炯有神,只是因為受傷與驚嚇,顯得很緊張,推測應該是剛中陷阱不久。

先電話詢問國家公園管理站之後,小咕嚕幫忙提著那個獸夾與紅色斷腳,我們一家循著步道拾級而上,返回山莊前大鹿林道西線。

照片提供:孟琬瑜

上行途中,藍腹鷴又掙扎了兩次,落了一地的絨羽,阿德的衣服上也沾滿了藍腹鷴斷腳的血跡。

因為急於想將傷鳥送去管理站,我無法耐心等待小瑀魚繼續她步道上的自由探索與遊戲,也為自己的頻繁催促孩子感到許多虧欠。

阿德必須開車時,先將藍腹鷴交到我手中。但我接過來時有點不知所措,竟讓牠掙脫了。看著牠張惶地拖著傷腳,邊拍翅邊瘸著腿奔逃,我感到非常心痛。阿德將牠捉回,再次交到我手中,我穩穩地雙手環抱著牠。在短短的幾分鐘車程,感受著牠溫溫的體熱透過掌心和指尖傳來。這是一個活生生的、飽受驚嚇的生命。

牠偶爾掙扎的身體,以及受傷後的驚惶,讓我好遺憾自己不懂怎麼照顧一隻受傷的鳥。

有時候,牠仍緊張地試圖掙脫展翅,落下好幾根絨羽,我也不時會與牠清澈的眼睛對看。我像一個言詞笨拙、不知怎麼說出安慰話語的人,只是喃喃自語地吐出幾個字:「別怕, 別害怕,等一下就安全了…」

事實上,我為牠的斷腳感到憂心,我想了很多。當我們的眼神交會時,牠能夠了解我們對牠沒有惡意嗎?

阿德和我都曾在野外見過藍腹鷴,爬山的途中,或者在類似觀霧這樣的中海拔森林步道,目擊的次數十隻手指可以數得出。多半是在在林道上踱著步,或者在闊葉林底層,氣定神閑地撥弄落葉、低頭啄食。牠們華麗的羽色、氣宇軒昂的姿態,令人印象深刻,難怪會被稱為世界上最美麗的雉科鳥類。

只有這一次,我們是如此不可思議地接近牠,卻也沒想到竟然是這樣血淋淋的目擊經驗…。

牠經過一番折騰,羽毛開始凌亂,也顯得有些狼狽;悽慘的是,牠的那隻斷掌應該沒有機會接回了。

照片提供:孟琬瑜

送到國家公園管理站,辦公室準備了一個大籠子作為牠暫時的棲身之所。警察小隊的兩位先生也來了解發現藍腹鷴與獸夾的位置。

當藍腹鷴從阿德的雙手中遞出去,被送進那個籠子,依舊試圖展翅要脫離牢籠,小咕嚕和小瑀魚都擔心地問著:「牠會怎麼樣?」籠子的空間與野外相比雖然侷促,至少足夠牠稍微伸展四肢了。

牠身上的羽毛仍大致完整,體力也還不錯,拖著斷肢猶可勉強跳躍前進。管理站的先生說:觀察兩天狀況不錯應該就會野放。

照片提供:孟琬瑜

為了避免牠繼續驚慌地不斷衝撞牢籠,他們在籠子外面罩上黑色的塑膠袋,籠子堶捧W張的藍腹鷴真的漸漸安靜平息下來。小瑀魚看著那一方黑色,不解地問說:「我們家的那隻鳥呢?」我向小瑀魚解釋:牠的籠子覆蓋黑色塑膠袋,會讓牠感覺比較安全。牠並不屬於我們,這裡的森林才是牠的家,牠屬於大自然。國家公園的伯伯會照顧牠,過兩天就會放牠回家了。

離開觀霧前,阿德已經換下沾滿鮮血的上衣。安置了藍腹鷴,阿德和我高懸的心總算放下一大半,畢竟在這個偏遠的山區,對受傷的保育類動物最好的處理就是送到國家公園管理站。雖然知道盡快野放,是對牠最好的下一步安排,只是我們都不免會為牠失去了一隻腳掌,在行走、覓食、躲避天敵的能力、以及求偶……該如何學習適應,感到一些憂慮。小咕嚕問說:「牠找東西吃的時候,是用爪子挖土嗎?少了一隻腳,要怎麼挖土呢?」這就是阿德和我的擔憂,讓我一時語塞。

回到大自然,就是繼續在那物競天擇的法則當中求生存。剛斷了一隻腳的牠,有辦法迅速地調適、瘸著一隻腳活動嗎?斷肢的傷口會很快地癒合嗎?會不會感染?會不會遭受肉食性動物的攻擊?會不會因為覓食更加困難而體力衰微,在野外餓死?我們都掛念著牠未來的生存適應。

雖然慶幸解救了一隻陷阱中的藍腹鷴,卻也明白,自此牠的際遇已然不同。拖著一邊斷肢的牠,已無法全然回復受創前自由自在的野外狀態。

對於放置獸夾的人,我們感到萬分地憤慨及痛惡。只能祈願藍腹鷴的生命夠強韌,也能有足夠的好運氣,度過餘生。

往後走在這條短短的賞鳥步道,我一定會不時興起一股五味雜陳的牽掛:

我會擔心再聽見似曾相識的奮力鼓翅聲;是不是另一隻藍腹鷴、帝雉、或竹雞… 誤中了陷阱?我會想起這隻斷了腳的藍腹鷴;回到自然的懷抱是否能適應良好?或者因此橫遭不測?

照片提供:孟琬瑜

屬於觀霧的記憶,像一幅隨著四時更迭,反覆上色的油彩。轉眼夏日濃鬱的綠即將褪盡,秋日的黃、橙、紅、褐…正逐日加重著筆觸。

我知道,賞鳥步道的那個部份,因為那隻斷掌藍腹鷴的相遇,又將新添幾筆,揉合著心痛的色澤。

※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薄雪草記事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秦風.無衣〉
譯者:賈福相

我送舅氏,曰至渭陽。何以贈之?路車乘黃。
我送舅氏,悠悠我思。何以贈之?瓊瑰玉佩。

渭水之北

我送舅父到渭水之北。
贈他些甚麼呢?
大車一輛,黃馬四匹。

我送舅父到渭水之北。
臨別依依,贈他些甚麼呢?
一件佩玉,幾塊寶石。

North Side of River Wei

On the North side of River Wei, "Goodbye my uncle!" I say.
What should I present him with as a gift?
A wagon and four bay horses.

Already missing him deeply, "Goodbye my uncle!" I say.
What should I present him with as a gift?
Some precious stones and a jade piece from my pocket.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
副刊特約編輯:黃德宗•網編:黃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