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新聞回顧
台灣國際

崔媽媽電子報

【設為首頁】

 

 

[民族植物]

綠色葛蕾扇──南澳泰雅的民族植物

作者:董景生、王光玉

南澳出海口(董景生攝)  火車在蘭陽平原的山海交錯間顛躑前行,越來越多的隧道造成旅人耳鳴,佔時間斷手機訊號,在明滅的車廂微光中,悠悠忽忽地突然不知身在何處,在夢與醒間搖蕩,恍如隔世的波光灩瀲映照山景,倏忽南澳就到了,我們經常重複這樣的通車體驗;但是,更多時候汽車甚至機車在蘇澳港之後爬入蘇花公路的蜿蜒,穿梭鑽行在砂石車與遊覽車間,一路的漫天的粉塵污煙,直到南澳才能鬆一口氣,穿過烏石鼻峽角後,南澳,是夾在台灣東北部山與山之間的一個逗號。

  如果我們從來沒有進入南澳,沒有以南澳當作某座山的起點,沒有認識南澳的某些人事,沒有讀過南澳民族誌之類的歷史紀錄,沒有在不同的季節去南澳,沒有逗弄部落裡的犬隻,沒有在南澳陽光的洗禮下曬脫皮,如果我們不是突然的想為部落做些事,幫部落留下紀錄;對我們來說,不會在閱讀東部新聞時特別留意南澳的報導,綠色葛雷扇也不會在我們的心堹d下印記。

  最開始的想法來自一段書中紀錄,我們想知道日據時代南澳泰雅族為何在刀耕火種之後,聰明的種下可以回復地力的台灣赤楊?隨時光流逝,儘管這個問題到現在仍未被解答,但經由長期參與,我們深刻感受到,部落是一個持續成長的生命,無人有權要求部落停格在茹毛飲血的蠻荒時期。度過受訪者凋零的苦痛期,儘管耆老們不斷老去,更多的新生命降臨,我們終能體會,文化永遠都是進行式,於是當下決定誠懇地書寫紀錄南澳的吉光片羽,南澳,對我們來說已不是逗號,而是驚嘆號。所有的一切只能感謝太平洋岸美麗的葛蕾扇,伴隨太平洋起伏的拍岸浪花,以及深山祖靈庇祐,讓我們能紀錄下泰雅朋友的生活智慧。

被遺忘的葛蕾扇

南澳沖積平原(董景生攝)  南澳鄉是泰雅族南勢群的世居之地,最先來到太平洋岸的南澳地區的泰雅先民,有感於南澳的富庶與美麗,稱呼南澳為「葛蕾扇」──意思就是「美麗富庶」。這個安靜而美麗的港灣,南向太平洋,因此漢人將它稱為南澳──意思是南邊的港灣。

  由於交通的偏遠以及地標不夠顯眼,對大部分的朋友來說,在蘭陽平原和立霧溪沖刷平原間,在蘇花公路的砂石車與隧道間,南澳就隱身於此並經常被過路的遊客所遺忘。

  本區內山坡地由低海拔到高海拔的平面距離很短,因此植群部分涵蓋了不同海拔的多樣植物社會,而泰雅的原住民族生活的領域,主要在一千五百公尺以下的山坡地,盛行植群主要是山地櫟林的常綠闊葉樹,比如說錐果櫟、山黃麻、長尾柯等,因為迎風面的位置,植群的結構並不相同。

  貼近海洋,使得南澳的光影經常是天空與海水的蔚藍,以及高山的蓊鬱。

原住民的生態智慧

  千百年來,泰雅人與大自然和平共處,日常生活中巧妙地運用自然資源。隨著大自然歲時節奏,泰雅人熟知採實播種的季節,以及上山狩獵的合宜時期;採摘山胡椒的果實作為烹調的調味料、取水鴨腳的莖葉用來洗滌、將通脫木的髓心串成婦女的項鍊、剝黃藤的莖藤編織器具、以苧麻捻線紡織衣物、就地取材以九芎等木材做陷阱……等,都是泰雅族人生命智慧的累積。

  關於台灣的泰雅族的民族植物利用,南澳提供了獨特的案例,日治時期,日本人曾經記載,南澳的原住民採取刀耕火種的方式與山爭地,然而在火燒獲取農地的同時,南澳的泰雅族發揮了他們的生態智慧,將台灣赤楊種植在新生耕地上,從現在的觀點來看,台灣赤楊是一種富含根瘤菌,可以幫助固氮的速生樹種,種植赤楊可以增加耕地的氮含量,然而泰雅的先人們居然早就知道種植赤楊對改善地力的好處!讓我們不禁要佩服老祖先的智慧。

  由於交通的不便,南澳地區與附近的城市隔離,反而讓部落與漢族文化的接觸較晚,間接的將傳統民族植物的使用技能保存下來,在南澳的幾個部落中,金洋村是由更深山的舊金洋遷村出來,保留了較多傳統部落的習俗,村中50歲以上的耆老,童年時期大多居住過舊金洋,熟知父母輩取材自森林野地的植物,並且依舊傳承了民族植物的使用方法。因此,儘管我們曾經做過南澳地區全面的民族植物田野訪查,在本專題中的資料,絕大多數仍取材自於金洋村與澳花村。(2005-10-18)

‥網站地圖‥
‥資料檢索‥

結盟授權網站

訂/退閱電子報

 

草山工作假期


回首頁
   

最佳瀏覽環境:IE5.5以上版本,解析度800*600

 
版權皆歸原作者所有,非營利轉載請來信告知!
請支持環境資訊電子報,詳見 捐款方式捐款徵信 
 
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Association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Environmental Trust Foundation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
108台北市萬華區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