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態一綠,地球就芬芳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生態一綠,地球就芬芳了!

建立於 2014/06/20
作者:李玉玲

「生態綠」網站首頁寫著:「以一杯公平的咖啡換回一座森林,同時芬芳兩個家庭。」一杯咖啡,對於生態綠創辦人徐文彥、余宛如夫妻而言,不只是味蕾的享受,活力的來源,更是社會責任的實踐。

用公平改變社會

創立於2007年的生態綠,是台灣第一個通過國際公平貿易組織(簡稱FLO)認證的社會企業。從引進公平貿易咖啡豆切入,7年來,生態綠開咖啡廳,在企業推動「公平貿易茶水間」,鼓吹企業辦公室消費公平貿易產品;去年底開設第一家公平超市,擴大營業項目;今年3月,更登錄櫃買中心創櫃版,公開募資首日,股票即已賣完。

生態綠行銷總監余宛如(右二)與先生徐文彥,為推動公平貿易理念不遺餘力。

「很多人以為,公平貿易,是在提供生產者好一點的價格;其實,更正確的是,在做『社會改變』。」生態綠行銷總監余宛如說,歐美已推動幾十年的公平貿易,在台灣還是很新的社會運動,大家不了解:喝一杯咖啡和社會改變有什麼關係?「生態綠,賣公平貿易產品,也在推展『食物正義』。」

新消費習慣救生態

一次,余宛如去秘魯拜訪生產者,看到安地斯山脈羊駝毛製成的毛衣,「那些毛衣只有咖啡色等大地色系,她想如果能有紫色、紅色……應該更漂亮吧。」當地人看出余宛如對單一顏色興趣不大,開口問:「妳知道為什麼棉花是白色的?其實,棉花不只有一種顏色,只是,白色方便染整,成本低,農民因為市場需求而大量種植,羊駝毛色也是同樣的道理。」余宛如受到極大的震撼:「原來,消費習慣嚴重影響了生態的多樣性。」

余宛如經常造訪各地公平貿易組織與小農,更加深入了解其運作模式。

余宛如指出,咖啡是僅次於石油的第二大貿易商品,一杯咖啡,背後撐起了2500萬咖啡農的生計,但全世界60%的咖啡市場壟斷在四大咖啡集團手中,咖啡的價格由期貨市場決定,有時收購價格比種植成本還低,當咖啡農連肚子都填不飽,如何要求他們不使用農藥、休耕,友善對待土地。

「衣索匹亞是全球最好的咖啡豆產區之一,但這個民族好像被『詛咒』似地,生活在貧窮中,常是『饑餓30』等人道援助對象。」余宛如說,全球有一半的人吃太多,一半的人吃不飽,最大原因,就是產銷出了問題。不公益的糧食體制,影響的不只是土地的永續,還牽動環境、物種、經濟、社會、文化不永續的危機。

創造土地、農民、消費者三贏的局面

余宛如認為,真正能幫助弱勢生產者的,不是捐錢,而是改變不公平的產銷食物鏈,減少中間剝削。公平貿易推動的是一個永續的貿易體制,讓所有在此貿易鏈上的人事物,都能得到合理的對待。

余宛如指出,因為FLO嚴格的稽核,貿易商除了給付生產者合理的採購價格,還要撥付一定比例的「社區發展基金」給合作社,做為改善當地教育、基礎建設的經費;生產者則要遵守:婦女享有同等工作權、不能雇用童工、採用永續農法的規則,「全球8成以上的有機咖啡來自公平貿易體系,可見,受益的不只有農民,而是創造了友善土地、農民與消費者的三贏局面。」公平貿易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在練一種改變的可能性:讓弱勢者獲得應有的權力、讓大眾用消費方式來改變市場結構。

7年來,生態綠努力賺錢,也積極實踐社會正義的創立初衷,夫妻兩人受邀演講已達500場,余宛如也主動參與國際間的公平貿易會議。「外界可能很難想像,生態綠要賣橄欖油,最先收到的是,厚厚四份關於當地合作社的社會影響性研究論文。」

今年3月,生態綠登錄上櫃版,資金進來了,更多好的人才加入,生態綠將更全面打造「公平貿易.有機.健康」的生活風格,除了拓展公平貿易產品品項,也開發台灣農產品製成的食品。

徐文彥與余宛如(左下圖左起第三與第四)從一杯咖啡開始傳遞公平貿易理念,到如今能登上創櫃版公開募資,這一步步路走來實屬不易。

大學時,余宛如讀到一篇歐美年輕人到貧窮國家創業,協助當地民眾的新聞,深受感動,許下「有為者亦若是」的心願。現在的她正走在當初承諾的道路上,過程雖然辛苦,卻很踏實。「生態綠,正往『共好』的方向有機成長。」余宛如說。就像她正在啜飲的公平咖啡,後韻是芬芳而回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