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景觀的水梯田 米粑流保留傳統農耕智慧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文化景觀的水梯田 米粑流保留傳統農耕智慧

發表日期 2014/07/31
本報2014年7月31日花蓮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在阿美族傳統中,每到作物收割,聚集全部落的人「米粑流」,重要而神聖。位於花蓮豐南村的吉拉米代部落,就設置公田,透過傳統農耕體現與傳承米粑流。7月,趕在颱風來臨前,部落動員割稻,年紀輩分最小的孩子,也跟著大人一起學習阿美傳統農耕知識。

從6月開始,全台從南到北,水稻田一路收割慶豐收,7月中則是花蓮縣富里鄉最忙碌的季節;隱沒在群山之間的吉哈拉艾,維持原始規模的水梯田,也有一群人忙著收割、打穀,希望在中午前,這些稻穀可以來得及鋪在稻埕,接受陽光親炙。

吉拉米代部落在吉哈拉艾上的水稻田,收割季節到了,族人出動米粑流。

吉拉米代部落在吉哈拉艾上的水稻田,收割季節到了,族人出動米粑流。

他們以台灣古早年代的手割稻、機器打穀、人工曬稻的方式實踐,年紀小的孩子說,已經有兩年割稻經驗;年紀長一點的孩子則跟隨大人推著打穀機到每塊水梯田,收集散落在地上的稻穗,熟練地左右擺動打掉穀粒。

從傳統農耕拾回生態知識

米粑流在阿美族語是「互助」的意思,在傳統農耕中,無論是插秧、搓草、收割,族人會聚集一起互相幫忙。隨著現在農具發展,機器替代了人工,米粑流的精神也隨著隱入尋常生活中。

部落青年藍姆路‧卡造說,傳統農耕保留著原住民生態知識,如何割稻、管控水、觀察天候,其實和環境息息相關,也保存了米粑流的文化。這些早已在現代化農耕過程失落。每當豐年祭時,一些耆老、中生代不斷提起這話題,這也讓操作農事體驗過程時,不斷深印腦海。

因此即使部落已普遍使用現代耕技術,仍會保留一塊公田,維持部落傳統農耕以及生態智慧的傳承。在人力大量流失的情況下,已無法讓所有的田地都以傳統農耕方式進行,折衷方式就是保留這兩分地,讓小朋友,甚至是30歲以下的人都有學習的機會。

吉拉米代部落米粑流,大人小孩全部出動。

吉拉米代部落米粑流,大人小孩全部出動。

公田是由面積約2分地的7片小梯田所組成,還維持著過去梯田的型態;其他梯田則因地勢平緩,為了因應現代化農具耕種,都已往外擴大面積。

藍姆路表示,在地景的意義上,只有公田的這幾片的還維持著傳統小片面積的梯田型態,可維持傳統的作法;在景觀上,從這片公田可以一覽文化景觀,因此才選擇這兩分地。

公田的擁有者是吉哈拉艾文化景觀管理委員會幹部吳清泉之兄吳宋生,雖然沒有打契約,但是管理委員會都同意這麼做,這種道德性的約束在部落是重要的。藍姆路說,既然選這塊田為公田,地主也樂意配合。

地主非常愛惜這塊土地,對土地只有兩個要求,就是年初時要修田埂,稻子種了就一定要收割。公田的米就以「吉拉米代」為名,強調是梯田日曬米。

自然農法讓生物、土壤都好

土地管理使用者宋雅各(Fasong),耕種過程只使用綠生菌改善土壤,藉由土地改良,達到自然農法,不用藥、不施肥的目的,他稱為自然(綠生)農法,當地雖然有機耕種的面積很多,但有機資材中使用苦茶粕,讓蛙類都消失了。

「以前田裡到處都是青蛙,族人豎起五節芒,抓青蛙來吃」宋雅各指著附近的田地,有機農法的田沒有蝌蚪,但以綠生自然農法的田蝌蚪優游;而青蛙代表著健康的土地及農田。他希望至少在文化景觀範圍內的水梯田,都改為自然農法,讓萬物生生不息。

推動綠生農法是期待生態、環境、土壤都能恢復健全。藍姆路說,一般人都能認知到農業生產對消費者、人友善,部落則更進一步,也對土壤好。族人認為,有機質漸漸讓土地酸化,對土壤並不見得友善,改使用菌類讓土地活化,土壤也能滋養土地,才能永續。

米粑流凝結組織力量

老人家雖然很期待能保種、自己育苗,但人力不足,目前還做不到。

提到阿美族傳統農耕獨特之處,藍姆路說,水稻耕作技術有些是學來的,已經和阿美族傳統農耕混合在一起,「或者可說以前漢人使用的農法,但我們保留下來了。」

在耕種過程中,將田曬乾,乾裂,讓稻穀的根部往下找水,因此根抓土抓得很深;「Mikolas」──除草(台語搓草),也會把稻子和稻子之間連接在一起的根切斷,讓根部實實在在的往地下長;他說,因為肥料使用的很少的條件下,這些技術就必須進來,讓它長得更好。


吉拉米代日照米。圖片來源:吉拉哈愛文化景觀臉書社團

梯田日曬米不使用藥劑,友善環境,野生動物,因而質精量少,今年預購已額滿,不過預購不到的人,明年部落會優先聯繫。

這些米和一般市場擺賣的米不同,有因熱損傷而來黑點,無論大小還可以吃的米,以及因日照條件不一的「形形色色」,藍姆路說,有些消費者團購後,送給朋友,朋友不了解,以為品質不佳,其實粒粒都是友善土地的印記。

吉拉米代都是約100~120年間移入的新部落,水梯田、水圳的歷史也約100多年,部落盡力保持著先人翻山越嶺,安居定根後,時時傳詠的阿美族文化傳統,盡力維護部落組織發展。因此,無論是公田收成,或部落發展生態旅遊所得,全數充當公共事務的支出,例如5月母親節活動,還有老人家的小津貼,讓她們可以跳舞、吟唱古調。米粑流不只是體驗農業,更是營造部落的方式。

※ 本文與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林務局   合作刊登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畢竟是人的社會,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與貓先生、龜小姐,微曦中閱讀,斗室中寫作。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