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12.28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牛年特刊、請您來稿!

賀!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獲得國家永續發展獎永續社團類


如何託播活動訊息?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人文:我是癩痢羊  
台灣長鬃山羊。圖片來源:陳貞志
 

 

作者:陳貞志(國立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我是一隻癩痢羊,原本生長在林木蔭鬱的中海拔霧林帶山區中,但是在這個寒冬裡,我只能獨自颤抖著倚躺在這平緩開闊的林道邊,虛弱的閉起眼睛,等著可怕的蟲子與冷冽的寒風慢慢侵蝕著我的身體。

而我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是絕望的死去…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凹翅紫小灰蝶
凹翅紫小灰蝶。圖片提供:楊家旺

作者:楊家旺

在台灣,要認識昆蟲,蝴蝶是最易入門的。因為,沒有哪一類的昆蟲會像蝴蝶一般擁有如此多,且如此完整的圖鑑。到野外去觀察昆蟲,只要能拍到的蝴蝶,一定可以在某一本蝴蝶圖鑑上找到牠的身份。

如果翻遍圖鑑卻找不到所拍到的蝴蝶,那麼,這不是不幸,而是極其幸運,因為可能找到的是稀世珍蝶…精采內文

 
 
  自然書訊:自耕自食 奇蹟的一年
《自耕自食.奇蹟的一年》一書封面
 

作者:黃宗潔(東華大學中文系助理)

如同樣以吃在地與當令食物為主題,但作者芭芭拉.金索夫並非舉著「全球暖化」的大旗,試圖以道德訴求「感化人心」;相反地,她只是做她自己相信的選擇,然後將自己和家人的故事娓娓道來。

優美的文字有時宛如詩句,例如:「一個人的風景明信片,是另一人的家常」,「別的地方大家還在辯論對全球暖化的問題究竟該多認真對待,我們卻眼睜睜盯著暖化的大臉」,「讓我們讚頌收成,它是永恆的呼吸上一個短暫的歇止與嘆息。」

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野有蔓草〉
譯者:賈福相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
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青草蔓蔓

郊野青草蔓蔓,露珠濕亮漣漣。
有位姣好姑娘,眉目清秀甜甜。
我們偶然相遇,得償終生心願。

Green Grass

Green grass thrives in the wild, where dew drops shine like pearls.
There is a lovely maiden, so sweet, with diaphanous eyes.
We met accidentally; by surprise, this my dream fulfilled.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我是癩痢羊
作者:陳貞志(國立屏東科技大學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

我是一隻癩痢羊,原本生長在林木蔭鬱的中海拔霧林帶山區中,但是在這個寒冬裡,我只能獨自顫抖著倚躺在這平緩開闊的林道邊,虛弱的閉起眼睛,等著可怕的蟲子與冷冽的寒風慢慢侵蝕著我的身體,而我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是絕望的死去。

我是一隻台灣長鬃山羊,原本生長在林木蔭鬱的中海拔霧林帶山區中,但是在現在這個冷冽的寒冬裡,我只能獨自顫抖著倚躺在這平緩開闊的林道邊,最起碼在這裡還有能夠稍微減緩痛苦的冬日暖陽,雖然我懷念過去在陡峭岩壁上的敏捷身手,但現在的我已經虛弱到沒有力氣可以移動,就算是在前幾天我還可以走動時,那也是極大痛楚,因為我已經體無完膚,全身的皮膚就像被千刀萬剮一樣的體無完膚。

台灣長鬃山羊。圖片來源:陳貞志

偶而,有一些獵人經過我的身邊,當我看到他們時,心中燃起了一點希望,希望他們用銳利的獵刀以最不痛苦的方式結束我的生命,可是他們只是以 惋惜的眼神看著我而後離去。現在,我像是一個被社會遺棄且又重病的流浪漢,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是閉起眼睛回想這個過程的發展。

在今年的春天,我還是一隻身上擁有著亮麗被毛的長鬃山羊,雖然有一些肉眼看不見的小蟲子躲在我的皮膚裡讓我奇癢無比,但是我並不為意,因為這並不影響我的生活,可是,當紅榨槭葉子慢慢的轉紅以提醒大家的冬天到來時,所有的一切都變了。原本安分的躲在我皮膚裡的蟲子,開始發了狂似的在我全身皮膚上鑽出許許多多的小隧道,牠們不停的交配產卵、而卵所孵出的小蟲子在短短的十幾天發育後又加入了交配產卵的行列裡,就這樣數以萬計的小蟲子開始逐漸的侵蝕我的身體,我聽說科學家們叫這種蟲子為疥癬蟎。

疥癬蟎。圖片提供:陳貞志

不過我已經不在乎了,因為就算我知道它們的名字也不能再挽回過去,我身上原本用來抵禦寒冬的濃密毛髮正一寸一寸的掉落,而脆弱的皮膚讓我每走動一步便被撕裂。

情況一天天的惡劣,但是我束手無策。從小到大,每到冬季,許多我的親戚朋友就會因為這種蟲子在寒冬中絕望的死去,我很清楚這個過程,這更讓我覺得不安與害怕。

感染疥癬蟎台灣長鬃山羊之後肢。圖片來源:陳貞志

早在我還沒有發病前我就想逃離這個受到蟲子佔據的家園,可是我又能逃到那裡去呢?遠方傳來的消息告訴我們,從屏東霧台到南投的丹大都有這個蟲子的存在,也有許多同類在不同的地區受到這個蟲子的摧殘而死,聽說在很早很早以前只有在高雄的多納茂林一帶才有這種蟲子,可是在近十幾年蟲子開始侵入我們的家園後,我只能懷念過去那個沒有疥癬蟎的清淨地。

我是一隻癩痢羊,原本生長在林木蔭鬱的中海拔霧林帶山區中,但是在這個寒冬裡,我只能獨自颤抖著倚躺在這平緩開闊的林道邊,虛弱的閉起眼睛,等著可怕的蟲子與冷冽的寒風慢慢侵蝕著我的身體,而我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是絕望的死去。

後記:

看起來是篇杜撰的故事,但是所有的內容都是我們這兩年的研究發現,有興趣的讀者可再翻閱我們去年底的發表:《野生台灣長鬃山羊(Capricornis swinhoei)感染疥癬蟎之首次報告》。2007。台灣獸醫誌 33:181-185。

另外在今年我們仍持續進行這個疾病的分布狀況調查,只是相關內容尚未發表。疥癬蟎在全世界各地造成各種野生動物族群的嚴重死亡,也受到野生動物疾病研究者及保育單位的高度關注,也希望台灣的民眾在野外發現相同的案例時可進行如山羊 性別、年齡、發現地區(最好有GPS位置)、季節及現場狀況之記錄並與我們聯繫

Top

 
 
  自然人文:凹翅紫小灰蝶
作者:楊家旺

凹翅紫小灰蝶。圖片提供:楊家旺

在台灣,要認識昆蟲,蝴蝶是最易入門的。因為,沒有哪一類的昆蟲會像蝴蝶一般擁有如此多、且如此完整的圖鑑。到野外去觀察昆蟲,只要能拍到的蝴蝶,一定可以在某一本蝴蝶圖鑑上找到牠的身 分。如果翻遍圖鑑卻找不到所拍到的蝴蝶,那麼,這不是不幸,而是極其幸運,因為找到的可能是稀世珍蝶。

我認識一位伙伴,在過去數年堙A他總是持相機在大自然堨|處遊玩,植物、昆蟲、飛鳥、兩爬、蕈菇、湖光山色……無一不拍。相片之多,多到當他想要找某一物種的照片時,根本不敢開啟資料夾。因為,光是瀏覽一個資料夾就要耗時約十分鐘,更何況他所擁有的照片資料夾,為數百來個之多。

有一天,他決心要認識蝴蝶,於是開始購買一本又一本蝴蝶圖鑑。然後,痛苦地開啟一個又一個照片資料夾。接著,將找到的蝴蝶照片檔,一張又一張地複製到命名為「蝴蝶」的資料夾堙C光是這個工程,就耗費他一個又一個熬夜,以及許多氣力心神。但,這還沒完,接下來的工程更浩大,他必須將過去拍到的蝴蝶,一隻又一隻比對疊在桌上的一本又一本蝴蝶圖鑑。遇到常見蝶種的照片,很容易在翻找第一本圖鑑時就得到答案。但不會總是那麼幸運,若碰上不常見的蝴蝶,總要翻找一本又一本圖鑑後才能得到答案,那過程簡直煎熬,但結果出爐往往又令他興奮莫名。

不過,有一種情況很令他絞盡腦汁,就是外觀相似的蝶種該如何確定身份?碰上這類蝴蝶,他總是在地板上攤開所有蝴蝶圖鑑,翻到可能是這種蝴蝶的那一頁。接著再一本本交相比對,不時瞄一眼電腦螢幕尋找相似或相異處,再回到書上細讀圖鑑描述的辨識特徵。他說,有時耗盡體力和心神,仍然得不到明確解答。那一刻,他說他幾乎要崩潰了。

就在決心投入蝴蝶認識的這段期間,他時常到野外去尋找蝴蝶,追蝴蝶,對蝴蝶拍照。今年十月我問他,你現在共拍到幾種蝴蝶呢?他告訴我有一百七十多種了。我知道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數字,同時也明白這意謂他將時常到野外去,充滿期待能拍到沒拍過的蝴蝶,卻愈來愈常感到失望,因為他沒拍過的蝴蝶 勢必愈來愈少,同時也愈來愈不容易遇見。

就在問他共拍到幾種蝴蝶的那一天,也就是2008年10月5日,我們到關刀山去賞蟲追蝶。車一停妥,人一打開車門,眼前就是一片大花咸豐草,十幾隻蝶就在花草間款款舞飛。我看到一隻凹翅紫小灰蝶,便對他說:「今年很怪,我以前沒見過凹翅紫小灰蝶,今夏開始卻幾乎在每一個中部山區都看見了,先是七月初在太平酒桶山看見第一次,七月中旬則是在后里的山區和隘勇古道發現,八月初又在大坑中正露營區看到,接著是潭子的新田山,再來就是今天,一下車就看見……」突然一聲刺耳的狂叫 :「你說什麼?在哪堙H你說凹翅紫小灰蝶在哪堙H」我幾乎無預警地被他的狂叫嚇破了膽。

凹翅紫小灰蝶我是先從圖鑑上認識牠的,因為牠的翅翼缺了一小半圓區域,像是被天敵攻擊後的結果,而不像是天生就如此。但牠的中文名稱清楚說明了這一缺塊是牠天生就如此的辨識特徵。牠翅翼紋路太過黯淡雜亂,不易辨識,幸而有那一凹翅,倒讓我過目不忘。我曾仔細地觀察牠,想從演化的角度去看出端倪,看出牠為何演化成如此型態。後來,算是看出了自己的一個解釋。我猜想牠應該像許多有尾突的小灰蝶一樣,尾突是為了錯誤引導天敵,讓天敵誤以為尾突是觸鬚,因此有些小灰蝶除了尾突外,翅翼尾端還會有眼點。如果凹翅紫小灰蝶的尾突也期許擁有觸鬚的效果,那牠似乎缺乏眼點,這樣的誘敵效果自然差很多。但是,我發現凹翅的位置看起來像是生物張開的嘴。如此一來,也就可以錯誤引導天敵將凹翅和尾突看成頭部了。甚至,說不定還對某一些天敵有威嚇的效果也說不定呢!

說起我那位看到凹翅紫小灰蝶就突然狂叫的朋友,那一次的關刀山之行算是又給他自己的蝴蝶名錄增添了一個新蝶種。其實,我在敘述凹翅紫小灰蝶時心中是認定他應該已拍過這一種蝶了。豈料,他竟是第一次看見凹翅紫小灰蝶。有時,昆蟲觀察就是這麼一回事,對某些觀察者來說常見的,對另一些觀察者來說卻可能罕見。每一位昆蟲觀察者都有屬於自己常見與罕見的昆蟲。換言之,每一位昆蟲觀察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獨特且唯一的觀察經驗與昆蟲名錄。

Top

 
 
  自然書訊:自耕自食 奇蹟的一年
作者:黃宗潔(東華大學中文系助理)

前陣子最受到矚目的新聞,應該就是大陸毒奶粉流入市面的消息吧!更證明了「到底要吃什麼?」(或者應該說「到底有什麼能吃?」)是每個人最切身的問題。沒人不想安心的吃,問題是,怎麼樣才能知道你放入口中的食物,到底是從那裡來的?《自耕自食,奇蹟的一年》(Animal, Vegetable, Miracle: A Year of Food Life)這本書,或許能給每個致力於改變生活方式的人,一點為時未晚的希望。

如同樣以吃在地與當令食物為主題,但作者芭芭拉.金索夫並非舉著「全球暖化」的大旗,試圖以道德訴求「感化人心」;相反地,她只是做她自己相信的選擇,然後將自己和家人的故事娓娓道來。優美的文字有時宛如詩句,例如:「一個人的風景明信片,是另一人的家常」,「別的地方大家還在辯論對全球暖化的問題究竟該多認真對待,我們卻眼睜睜盯著暖化的大臉」,「讓我們讚頌收成,它是永恆的呼吸上一個短暫的歇止與嘆息。」有時則令人會心一笑:當她以「那只不過是一隻雞」試圖安慰為一隻死去的雞傷心欲絕的女兒時,卻換回一句:「你不懂,媽媽,我愛我的雞就跟我愛你一樣多。」他們的家常日子,是一場真正的「新生活實驗」,自己種瓜、養雞、收成,他們清楚地知道餐桌上的每樣東西,活著的時候是打哪兒來的。雞是同伴,也是食物,一點也不矯情,因為他們能確保這些生命在活著的日子裡,過著真正「自然」的一生。金索夫在書中引了一位堪薩斯婦女的日記,她在荒蕪、多風的院子養著最後一隻雞,她不斷延後雞的收成日,她寫道:「我們非常需要食物,可是我會想念牠的陪伴。」那是令人動容的場景,在成為食物之前,我相信那隻雞過了值得的一生。

其實,金索夫強調的,除了大家所熟悉的「最短食物里程」的觀念之外,還包括只吃「當令」的食物。拜全球化與高科技之「賜」,我們已經太習慣要在「任何時刻都擁有所有的東西」,但是如果你不會堅持在冬天穿著比基尼泳裝出門(當然,或許有少數人例外),為何不會覺得吃到冬日的西瓜是件奇怪的事呢?金索夫和她的家人,身體力行地提供了我們另一種思考食物的方式,我們大部分的人或許不能像她一樣,自己擁有一塊農地或牧場,但是她所提供的態度,卻可以是一個重新思考人與食物、人與自然、人與地球關係的起點。

活在今時今日,氣候變遷已經是無可迴避的事實,「成為戒絕燃料的純粹主義者毫無可能」,但這不代表我們就應該雙手一攤什麼也不做,只是如何尋求平衡點卻需要智慧。「要怎麼鼓勵大家維持希望,但又不任現狀延續下去?」金索夫一位打算製作全球氣候變遷影片的朋友問道。因為,「實情可怕極了:我們正領著自己走向人類滅絕的深淵。沒完全看懂的觀眾會緩步走出電影院,無動於衷,……而看懂了的也許會被嚇倒,覺得末日已至。他們走出戲院時可能臉色發白,可是還是啥也不做。要怎麼做才能啟發適宜的悔改態度,對已經真的非常痛苦的地球道歉?」金索拉的女兒卡蜜兒,提供了一個誠懇而實際的答案:

「我們還買不起油電車或太陽能屋,可是,我們的確關心很多東西……食物是真實的,給我一種安全感,我十分幸運。感覺安全對我這個年齡的人而言,並不容易……一餐一餐來,我們就能改變我們的星球。不論我聽到的未來預測多麼陰沉,對我和我的同儕來說,那麼做就是希望所在。」

這非常重要,因為,我們怎麼吃「就決定了這個世界怎麼被使用。」就像近幾年每到中秋是否烤肉吵吵嚷嚷,但烤肉與否其實根本並非重點所在,重要的是,我們是否真的願意把減碳當成一種生活的實踐。我們不一定要「完全禁絕」紙張的使用才有資格呼籲減碳(如同某烤肉商憤怒的指責),不烤肉更不代表就是「道德崇高」,我們還太習慣二元對立的思考模式。

有些問題需要我們重新思考。

 

 《自耕自食.奇蹟的一年》一書封面  
《自耕自食 奇蹟的一年

  • 作者:芭芭拉金索
  • 譯者:唐勤
  • 出版:天下文化,2008年8月9日
 

Top

 
 
 

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野有蔓草〉

譯者:賈福相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
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
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青草蔓蔓

郊野青草蔓蔓,露珠濕亮漣漣。
有位姣好姑娘,眉目清秀甜甜。
我們偶然相遇,得償終生心願。

郊野青草蔓蔓,露珠洗亮顫顫。
有位姣好姑娘,眉目清秀甜甜。
我們偶然相遇,結下美滿姻緣。

Green Grass

Translated by Fu-Shiang Chia

Green grass thrives in the wild, where dew drops shine like pearls.
There is a lovely maiden, so sweet, with diaphanous eyes.
We met accidentally; by surprise, this my dream fulfilled.

Green grass flourishes in the wild, where dew drops shimmer like pearls.
There is a beautiful maiden, so sweet, with deep pooled eyes.
By chance we met; such a lovely jolt, this my dream fulfilled.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陳誼芩、易俊宏•網編:高美鈴
•副刊特約編輯:顧美芬、黃德宗•網編:黃德宗
感謝智邦生活館協助發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