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2.8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TEIA社大開課
編輯室小啟
如何託播活動訊息?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大地之音:唱地方的歌  
恆春民謠大賽。圖片來源:小地方新聞網

 

作者:王敏州

唱歌,這件事往往在不同的時代,以不同的方式呈現。有人說恆春民謠太過悲傷,教小孩子的時候,國小學童往往因為沒有足夠的體驗以致於不太能詮釋歌曲的韻味。

也有人說等這群孩子升上國中高中以後,面對升學壓力,崇拜流行音樂歌手,就從此斷了學習。

也有人說,早期沒有KTV,與卡拉OK,許多恆春人晚上吃飽飯,就在自家門口唱了起來,鄰居們不甘示弱,便也對唱了起來,於是到處都可聽到這清唱自娛的街頭音樂。…精采內文

 
 
  自然書寫:棕長頸捲葉象鼻蟲
長頸捲葉象鼻蟲。圖片提供:楊家旺
 

 

作者:楊家旺

對昆蟲觀察者來說,往往盼晴天,不盼雨天。晴天的陽光,讓昆蟲願意展翅飛翔,願意到葉面上享受日光浴。雨天,昆蟲總是尋求避雨的地方,不易發現。即使被昆蟲觀察者發現了,想拍張畫面,又不得不擔心相機會因雨潮而故障。不過,偶爾的雨天觀察經驗,確實也替昆蟲觀察者增添了一些觀察昆蟲的奇趣。

晴天的觀察易求,雨天的觀察不難碰上。只要萬里無雲,到郊山去,往往便是晴天。若陰雨綿綿,前往郊山,大概也仍下著雨。最難求的是霧天,因為霧堛漫讕帠怓,幾丁質外殼的昆蟲往往散發出寶石般的光澤,凝霧似露,珍珠般點綴在昆蟲身上,就像寶石上綴滿珍珠,高貴不俗,是天然的藝術珍品…

精采內文

 
  綠色影展:穿梭林間的紅竹蛇

紅竹蛇。照片提供:賴智鵬



作者:賴智鵬

偶然間在台灣台北烏來山區的遊樂區發現紅竹蛇,途中的遊客雖然嚇一跳,但高水準備的他們沒有驚慌,反而品頭論足一番,沒有抓牠或打牠,讓牠自由鑽入石頭縫中不見了。

蛇在大自然中扮演重要角色,牠是蛙類、鼠類的剋星,但也是鳥類的食物,是食物鏈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少了牠將天下大亂。可惜長期來因為人類對牠印象不好(原罪大概來自宗教)及錯誤教育,因此常面臨被打死的命運…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齊風.著〉
譯者:賈福相

俟我于著乎而,
充耳以素乎而,
尚之以瓊華乎而。

大門

新郎等我在大門內喲咳,
耳飾用的是白絲線喲咳,
絲線上掛著紅玉花喲咳。

Front Gate

My bridegroom waited for me at the gate, hu-ar.
White silk held his ear ornaments, hu-ar,
With small red jade flowers, hu-ar.

精采內文

 
 
  大地之音:唱地方的歌
作者:王敏州

恆春民謠大賽,今年邁向第2年。恆春人念茲在茲的民謠傳承或者說是發展,今年也比往年豐富許多。然而,恆春民謠是否只是聽耆老唱歌與耆老教小孩唱歌。其實是可以有許多的討論。

恆春民謠大賽。圖片來源:小地方新聞網

唱歌,這件事往往在不同的時代,以不同的方式呈現。有人說恆春民謠太過悲傷,教小孩子的時候,國小學童往往因為沒有足夠的體驗以致於不太能詮釋歌曲的韻味。也有人說等這群孩子升上國中高中以後,面對升學壓力,崇拜流行音樂歌手,就從此斷了學習。也有人說,早期沒有KTV,與卡拉OK,許多恆春人晚上吃飽飯,就在自家門口唱了起來,鄰居們不甘示弱,便也對唱了起來,於是到處都可聽到這清唱自娛的街頭音樂。

楓港人唱楓港小調以標示其地方感。恆春人唱的歌,也可以比照稱之為恆春小調;滿州人唱的歌,就叫做滿州小調吧。認真想起來,要唱地方的歌,還真是不簡單,尤其是流行音樂生產地總是在台北,倒也不是台北有較多的故事,而是台北擁有較大行銷能力,在鋪天蓋地的全面放送之下,藉著偶像劇,電影,電視節目,電視廣告等,催眠了每個人的腦。難聽的歌,也習慣而變好聽了起來。

習慣如此難改,所以真正美好的經驗便如此不多得。攪動庶民社會,讓地方重新思考,認識地方的唱歌的人,學唱地方的歌,也記錄地方的歌,也使用地方的歌曲來比賽歌藝,似乎也隱含對於地方感流失的憂心。

藉由文化生活圈計畫,普查與訪談民謠耆老;藉著民謠大賽,讓地方人練習步上台秀地方的歌,不論老人還是小孩;藉由民謠論壇,討論民謠背後的理論發展與挖掘歷史軌跡;開設民謠班,傳唱地方之歌;國小音樂課(或是社團)教唱民謠。這些努力,是否會讓唱地方的歌,成為習慣。還是,這不過是一種使用民謠剩餘價值的方式?或者僅是對地方歌曲即將消失的一連串追思悼念會。

恆春民謠大賽。圖片來源:小地方新聞網

將地方作為整體的保存吧,恆春,作為海之角,天之涯,需要更多的行政資源投注,需要源源不絕的知識能量的投入。遊客們,當你們來此揮霍這地方美景,可曾思考對這國土保存應該投入的金錢、心力。這不該只是恆春政府的義務,不該只是恆春民間團體的責任,不該只是恆春居民的義務。500萬的遊客,你們為恆春付出多少,你們大多人繳的稅,建設在中國台北,想要身心放鬆一下,才來台灣恆春療傷止痛。使用地球者付費,希望有朝一日,使用恆春者也付費,使用地方者也付費,讓地方人,不只唱著悲情的歌,也可以自豪的唱著地方的歌。

※ 本文轉載自「小地方新聞網

關於小地方

因為每個人生活的地方,都是一個很小的地方,為了更瞭解彼此,所以希望有一個新聞平台,交換大家在各自的小地方發生的重要事情,因此我們在2004年底成立了「小地方新聞網」。

幾年之後,我們發現這個島嶼真的很豐富,有好多好多的小地方,產生了各種不一樣的觀察與經驗,然後也多了好多的新聞平台,交換著不同領域,不同區域的感受與記錄。

2008年,我們做了一個大的變化,希望把「小地方新聞網」變成是一個比較針對「非工業型態的,非都市型態的區域」來觀察記錄的新聞平台。特別是「山村、漁村、農村…」仍有耕作勞動的區域,另外也包含原來是鄉村地區,卻因都市化過程而被迫轉型,或急遽變遷的都市外圍鄉鎮。因為在大環境的急遽變化下,這些小地方受到的衝擊最大,包含地景、環境、工作方式、人的關係…,都會面臨很大的改變。這些變化,也標示了台灣島嶼將來可能會演變的方向。

不論是不是生活在上述的小地方,「小地方」邀請大家一起來關注,紀錄,認識這些正在面對變化的人與動植物,地景與環境;分享他們勞動與耕作的方式,美食與趣味的故事。

Top

 
 
  自然書寫:棕長頸捲葉象鼻蟲
作者:楊家旺

長頸捲葉象鼻蟲。圖片提供:楊家旺

對昆蟲觀察者來說,往往盼晴天,不盼雨天。晴天的陽光,讓昆蟲願意展翅飛翔,願意到葉面上享受日光浴。雨天,昆蟲總是尋求避雨的地方,不易發現。即使被昆蟲觀察者發現了,想拍張畫面,又不得不擔心相機會因雨潮而故障。不過,偶爾的雨天觀察經驗,確實也替昆蟲觀察者增添了一些觀察昆蟲的奇趣。

晴天的觀察易求,雨天的觀察不難碰上。只要萬里無雲,到郊山去,往往便是晴天。若陰雨綿綿,前往郊山,大概也仍下著雨。最難求的是霧天,欲晴欲雨,不晴不雨的霧天,昆蟲欲躲不躲,欲飛不飛,昆蟲觀察者往往也欲傘不傘,欲相機不欲相機。(但別懷疑,最後一定會頻頻拿出相機。)因為霧堛漫讕帠怓,幾丁質外殼的昆蟲往往散發出寶石般的光澤,凝霧似露,珍珠般點綴在昆蟲身上,就像寶石上綴滿珍珠,高貴不俗,是天然的藝術珍品。

2008年01月29日,前往利嘉林道欲觀察昆蟲。原本盼晴不盼雨,偏偏微雨落不停。終於雨停了,但晴陽未現,只霧濛濛的,以詩意籠罩著利嘉林道。這天候,其實最適宜觀察昆蟲,因為每一隻昆蟲都很美。

一隻棕長頸捲葉象鼻蟲待在葉背,全身凝滿霧露,閃著鑽石光亮,格外美麗。可惜,我那台曾摔傷的傻瓜相機,遇潮,就會在鏡頭內面結一層薄薄的霧氣,讓拍照無法順利進行。幸而,還是能呈現出牠長頸和觸鬚上的細霧凝珠,亮閃著霧天之美。

我還記得第一次認識棕長頸捲葉象鼻蟲是在徐仁修《動物記事》一書,有篇名為「長頸搖籃蟲」的文章。徐仁修這麼形容:「牠的模樣很可愛又有點好笑,頸子長長的,好像長頸鹿似的。再細看牠的結構,更像是卡通或漫畫中的機器怪獸。牠的造型,只有老天爺這樣的天才,方能設計出來。」除了好些精彩照片外,徐仁修更記錄到雄蟲如何比武,雌雄蟲如何交配,交配後雌雄蟲如何分工將一片葉子切裁彎折成搖籃功能的葉苞,卵,就在這搖籃葉苞媢憭ヾA度過幼蟲期。面對這製作搖籃的精彩過程,徐仁修不禁發出讚歎與深思著:「大自然真是無奇不有,我們僅僅觀察這種渺小的甲蟲,就發現神奇完美的生命設計。牠們如何把編造搖籃的巧妙智慧遺傳下去,都值得我們深思與研究,而地球整個生態無盡完美的偉大設計及運作,就更讓有智慧的人深深學到謙卑。」

我也曾有一次幸運的機會記錄了捲葉象鼻蟲製作搖籃的過程,不過,不是棕長頸捲葉象鼻蟲,而是黑點捲葉象鼻蟲,全程記錄花了三個半小時。而這三個半小時堙A雌蟲獨自作業,不像棕長頸捲葉象鼻蟲,是雌雄合作。當時的我,除了驚歎牠製作搖籃葉苞的技巧外,更佩服黑點捲葉象鼻蟲雌蟲的毅力,三個半小時只為產一顆卵,過程中有一度牠累了靜靜待在葉片上休息,休息完後則是爬到鄰近的嫩葉去進食,吃飽了才又繼續完成搖籃葉苞,辛苦與毅力的展現,令我感佩且激動不已。

在楊維晟出版的《台灣甲蟲生態大圖鑑》,我試著找尋是否收錄棕長頸捲葉象鼻蟲,果然找到了。且意外的收穫是,書奡ㄗ鴗@近似種,黑長頸捲葉象鼻蟲,數量比棕長頸捲葉象鼻蟲少。楊維晟寫道:「兩者幾乎長得一模一樣,不過牠全身為黑色,而且食草是水麻,和棕長頸捲葉象鼻蟲大不相同。」這讓我試著去檢視自己曾拍過的長頸捲葉象鼻蟲照片,幸運地,我曾拍到過,在思源哑口,只是過去對牠並不認識,以為是棕長頸捲葉象鼻蟲。更幸運的是,我拍到的這隻黑長頸捲葉象鼻蟲正待在牠的食草水麻葉上,真是一箭雙鵰。

長頸捲葉象鼻蟲。照片提供:楊家旺

長頸捲葉象鼻蟲,確實是極為可愛極了的昆蟲,說牠那頭部細長的特徵像長頸鹿是可以的,說牠那頭部細長特徵像大象的鼻子也是可以的,而說牠那頭部細長的特徵是長頸(鹿)捲葉象鼻(子)蟲,更是絕妙的命名了。

Top

 
 
  綠色影展:穿梭林間的紅竹蛇
作者:賴智鵬

偶然間在台灣台北烏來山區的遊樂區發現紅竹蛇,途中的遊客雖然嚇一跳,但高水準備的他們沒有驚慌,反而品頭論足一番,沒有抓牠或打牠,讓牠自由鑽入石頭縫中不見了。

蛇在大自然中扮演重要角色,牠是蛙類、鼠類的剋星,但也是鳥類的食物,是食物鏈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少了牠將天下大亂。可惜長期來因為人類對牠印象不好(原罪大概來自宗教)及錯誤教育,因此常面臨被打死的命運。

除了被打死,還常在山區道路被車輛壓死。也許我們每個人夜間在山區行駛時,速度不要太快,注意路面狀況,除了保平安外,也減少壓死蛇類、青蛙的罪孽。

讓蛇類自在、安全的生活在大自然中,也是穩定人類生活環境的重要因子。

紅竹蛇。照片提供:賴智鵬

※ 影片觀賞請至「賴鵬智的野FUN特區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齊風.著〉
譯者:賈福相

俟我于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瓊華乎而。
俟我于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尚之以瓊瑩乎而。
俟我于堂乎而,充耳以黃乎而,尚之以瓊英乎而。

大門

新郎等我在大門內喲咳,
耳飾用的是白絲線喲咳,
絲線上掛著紅玉花喲咳。

新郎等我在庭院中喲咳,
耳飾用的是青絲線喲咳,
絲線上掛著紅玉花喲咳。

新郎等我在廳堂內喲咳,
耳飾用的是黃絲線喲咳,
絲線上掛著紅玉花喲咳。

Front Gate

My bridegroom waited for me at the gate, hu-ar.
White silk held his ear ornaments, hu-ar,
With small red jade flowers, hu-ar.

My bridegroom waited for me in the yard, hu-ar.
Black silk held his ear ornaments, hu-ar,
With small red jade flowers, hu-ar.

My bridegroom waited for me in the central hall, hu-ar.
Gold silk held his ear ornaments, hu-ar,
With small red jade flowers, hu-ar.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陳誼芩、高美鈴.易俊宏
副刊特約編輯:顧美芬、黃德宗•網編:黃德宗

感謝智邦生活館協助發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