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6.19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七股生態工作假期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地球日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南方電子報
推薦瀏覽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
地球公民協會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苦勞網
南方電子報
生態工作假期網站
  灣寶良田恐消失  居民北上高喊「我要農田,不要科技」
【相關連結】
漂流的灣寶西瓜
抗議縣府鴨霸 灣寶冠軍西瓜怒砸縣長
為子孫保土地 灣寶西瓜節捍衛農村文化
灣寶西瓜保衛戰

內政部營建署昨日召開「苗栗縣後龍科技園區開發計畫實質審查是否繼續進行案」。審查會上反對民眾直指科技園區根本是工業區,加上縣政府事前未召開公聽會、事後也不尊重當地居民意見。雖引發諸多爭議,但審查結論只是退回專案小組再審,並無決議駁回。

開發單位表示,後龍科技園區預定地點廢、休耕地佔80%,當地並非良田,每公頃一年產值僅2.7萬,轉型成科技園區後一年可帶來300多億產值,帶動當地就業機會和年輕人人口回流,未來還能輔導苗栗1千多間非法工廠在科技園區中就地合法。說明會後80%居民都同意開發。

精采內文

 
  世界遺產巡禮:努比亞行動50年 拯救阿布辛貝神殿
阿布辛貝神殿現況;圖片提供:中華世界遺產學會

作者:楊方

 「亞斯文高壩工程開始了;5年之內,尼羅河谷中段將會成為一座大湖,地球上最偉大的文明遺跡將面臨淹沒的危機。大壩將為沙漠帶來沃土,但我們也將為開發付出極大的代價......」

「神殿或麵包?在最偉大的歷史遺產或生活在其中現代人類的福祉中做出選擇真的不容易,任何必須為此做出決定的人,都不可能不感到遺憾、不因此自責。於是並不令人意外的,阿拉伯聯合共和國(註)與蘇丹向國際社會提出請求,協助拯救這些瀕危的文物。這些即將消失的文物並不僅僅屬於擁有他們的國家,全世界都希望他們更永存不朽......」 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呂苡榕

牡蠣的健康與水質息息相關。

16日環保署召開中科四期放流水第二次專家會議, 由於預定排放口距離蚵田只有1公里,因此蚵農北上抗議。中科汙水 可能導致當地養殖業重金屬含量過高,對此漁會表示,「地方要開發,但漁業也要生存」

同樣也是環評惹爭議,中國方面雖然環保部停止了幾項重大建設,但停工時期和長江汛期時將重疊,停工命令並不會損害工程進度, 而環評實質上也未能有效阻擋工程持續

17日在台北市政府大廳為歐盟氣候變遷展舉行開幕典禮,今年是對抗氣候變遷的關鍵年, 歐洲聯盟希望透過在台灣舉辦氣候變遷展,讓台灣民眾了解氣候變遷的迫切性,為世界環境承擔更多的責任。

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擴大管理範圍,鄱陽湖是生物多樣性十分豐 富的國際重要濕地、全球主要的白鶴和白鸛越冬地、亞洲最大的候鳥越冬地。保護區將可根據越冬候鳥的棲息要求,合理控制水位,防止過度捕撈和竭澤而漁。

國際研究發現,由於推廣乾淨能源,因此相關職缺增長比整體職缺快約2.5倍。乾淨能源經濟製造就業、商業和投資機會,同時擴大乾淨能源的生產、提高能源效率、減少廢棄物、污染和溫室氣體排放量、保護水和其他自然資源。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書齋:【好城市】買在地、吃在地

作者:廖桂賢

常買舶來品嗎?常吃進口食物或水果嗎?常常光顧跨國企業的連鎖店嗎?這些行為在我們的觀念中,是進步和富裕生活的一部分,若現在還崇尚這些消費行為,可就落伍了。

使用在地材料 減少生態足跡

現在更酷的反而是:買在地、吃在地,支持在地的產品! 就這麼簡單的消費選擇,也能對環保產生大貢獻。貨真價實的在地產品與舶來品最大的不同,在於原料、勞工都來自當地,製造的成品大部分也在本地銷售。

精采內文

 
 
  後龍開發惹爭議 居民北上捍衛土地
本報2009年6月18日台北訊,呂苡榕報導

 內政部營建署昨(18)日召開「苗栗縣後龍科技園區開發計畫實質審查是否繼續進行案」。審查會上反對民眾直指科技園區根本是工業區,加上縣政府事前未召開公聽會、事後也不尊重當地居民意見。雖引發諸多爭議,但審查結論只是退回專案小組再審,並無決議駁回。

開發單位表示,後龍科技園區預定地點廢、休耕地佔80%,當地並非良田,每公頃一年產值僅2.7萬,轉型成科技園區後一年可帶來300多億產值,帶動當地就業機會和年輕人人口回流,未來還能輔導苗栗1千多間非法工廠在科技園區中就地合法。說明會後80%居民都同意開發。

對於這項開發案,灣寶里居民大多表示反對,但不論是環評會議或是說明會上,都未能充分表達當地的意見,因此居民趁著營建署召開審查會議,特地北上抗議,並在會議中表達居民心聲。

審查會議上針對開發案的重重疑點,居民代表提出不滿,「灣寶愛鄉自救會」會長陳幸雄首先表示,縣政府事前只辦過一場說明會,到了2009年3月的環評專案小組駁回後,縣政府才於5月中辦理5場說明會,說明會上灣寶里居民80%不贊成開發案,但縣政府卻將其紀錄更改為20%不同意;這種種鴨霸行徑,讓他們不得不為了捍衛土地站出來抗議。

對於開發單位表示當地非良田,居民代表張書銘播放2005年縣長苗栗劉政鴻出席灣寶甜蜜西瓜節的照片。張書銘憤慨指出(當場有沒有表情或語氣?),4年前縣長還親自站台推銷灣寶西瓜,如今卻說當地非良田種不出東西,短短4年一個人怎麼會變這麼多。居民還特地將今年的西瓜搬進審查會場,以證明當地農產品的品質。

灣寶居民歐煌焜認為,後龍科技園區並非國家重大經濟建設的開發案,所謂的產值與就業機會都是縣政府自己塑造出來的幻象。另外他也質疑,縣政府要讓非法工廠在後龍地區就地合法,這種作法對嗎?

區委會委員林靜娟也認為,工業區內規劃給予非法工廠合法化的比例,頂多只能夠解決22家違法工廠問題;加上每公頃土地要花3億土地成本,非法工廠有能力負擔這些土地成本嗎?

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發展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更質疑,為了讓未登記的非法工廠能夠就地合法,而犧牲掉幾百公頃的良田,難道開發單位沒有後備方案。廖本全認為,開發單位根本沒有經過選址,執意將當地優良農田變更使用。

灣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洪箱表示,「不要以你們的標準來看我們的社區,我們都過得很快樂」,她不理解當年政府派人來經營社區總體營造,如今卻要將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產地破壞掉,他們只要土地不要錢,「只怪我們當初瞎了眼選出這種人」。

對於開發單位提出的未來產值,綠黨發言人潘翰聲表示,科技園區內的產業多是橡膠、化學製造業等傳統產業,縣政府根本是將高污染偽裝成高科技,以高科技產業為依據,但開發案產業結構與高科技產業並不相符,未來產值如何估算?洪箱也說,開工廠一定會賺錢嗎?那工廠怎麼會倒,怎麼會有金融風暴?

雖然學者、區域委員和居民代表皆表達對此開發案的疑慮,最後決議卻只是退回專案小組再審。營建署綜計組長陳繼鳴表示,退回再審是為了讓縣政府、開發單位與居民充分對話後釐清意見,未來仍會針對「苗栗縣後龍科技園區開發計畫實質審查是否繼續」召開會議進行討論。

Top

 
 
  世界遺產巡禮:努比亞行動50年 拯救阿布辛貝神殿
作者:楊方

「亞斯文高壩工程開始了;5年之內,尼羅河谷中段將會成為一座大湖,地球上最偉大的文明遺跡將面臨淹沒的危機。大壩將為沙漠帶來沃土,但我們也將為開發付出極大的代價......」

「神殿或麵包?在最偉大的歷史遺產或生活在其中現代人類的福祉中做出選擇真的不容易,任何必須為此做出決定的人,都不可能不感到遺憾、不因此自責。於是並不令人意外的,阿拉伯聯合共和國(註)與蘇丹向國際社會提出請求,協助拯救這些瀕危的文物。這些即將消失的文物並不僅僅屬於擁有他們的國家,全世界都希望他們更永存不朽......」

1960年3月8日,UNESCO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幹事維多媬梣隆尼歇的這一段話,正式對國際社會提出了合作拯救努比亞文物的呼籲,在當年冷戰熾熱的世界中,啟動了影響未來50年保存人類文明與生態最重要的計畫之一:世界遺產公約。

亞斯文高壩(Aswan High Dam)

自古以來,尼羅河每年夏天的氾濫雖然帶來了農業與富足,但隨著居住在尼羅河谷的人口增加與都市的發展,尼羅河的氾濫必須要受到控制以保護產業與生命。在亞斯文築壩的水利工程有三個目的,防洪、發電與灌溉,對國家發展都有重要的助益。第一座重力壩由英國人設計建造,在1912年12月啟用,也就是俗稱的「亞斯文低壩 Aswan Low Dam」。然而埃及政府很快的就發現這座壩的設計缺陷,即便兩次升高壩體,還是無法攔抵尼羅河水位。於是築新壩的計畫在1954年提出,第二座更高、更大的亞斯文高壩將建在6公里以南的地點。在一連串國際政治的運作和折衝之下,最後由蘇聯負責設計、提供經費及重機具,在1960年動工,1970年6月21日完工。

亞斯文高壩的修築將形成一座長500公里、寬35公里的大儲水湖,以第一任總統之名命名為納瑟湖。納瑟湖的形成將淹沒埃及與南方鄰國之間、擁有豐富歷史文化遺產的努比亞地區,也將改變努比亞人的傳統生活方式。拯救努比亞文物的國際合作計畫迫在眉睫。

努比亞行動:拯救人類遺產

世界遺產雜誌五月號即以拯救阿布辛貝神殿為封面故事;圖片提供:中華世界遺產學會亞斯文高壩工程箭在弦上,努比亞地區豐富的人類歷史與文化資產將逐漸淪為波臣的警告雖早在1904年就已經被提出,但廿世紀初上半葉國際社會的動盪不安、兩次世界大戰與區域性的衝突不斷,古蹟保存議題優先性相對邊緣化。1953年,埃及古物部長穆斯塔法阿默提出了拯救計畫的芻議,埃及政府隨即召開跨部門會議並成立特別委員會,開始對努比亞地區的文物展開登錄、保護與保存方式的研究。

對考古學者而言,利用這次機會將可全面性的調查、發掘與紀錄努比亞尼羅河谷的所有文物與遺址。1959年,埃及與蘇丹政府請求UNESCO協助兩國保護與拯救瀕危的努比亞文物遺跡。1960年UNESCO總幹事即對會員國發表了拯救努比亞文物國際行動的呼籲。這項呼籲號召了風起雲湧的國際性協助,參與對努比亞地區數百處遺址的考古發掘與紀錄、上千件文物的發現以及拯救與遷移重要的神殿建築前往高處;其中最知名而且重要的就是阿布辛貝與菲萊廟群。同時為了有效管理國際援助與資源,UNESCO也成立了國際行動執行委員會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International Campaign)與信託基金,來協調統籌整個計畫。

編後語:50年後的今天

阿布辛貝神殿現況;圖片提供:中華世界遺產學會拯救努比亞神廟和遺物,自此成了一項超越了國家利益的國際行動。今年3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埃及召開一場國際會議,紀念努比亞行動50年。這50年間,國際共同合作,拆除和重新安置阿布辛貝神廟,並從尼羅河水域中拯救出不計其數的古物。「這是第一場國際文物保護運動,也是一場規模空前、至今無與倫比的技術壯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表示:「迄今為止,這場獨一無二的行動,為樹立人類共同遺產的重要觀念鋪了一條坦途,從而鞏固了1972年簽署的《世界遺產公約》。這正是這場偉大運動,所留給我們的經久不衰的遺產。」

拯救努比亞國際運動已於1980年正式結束,但直至今日,聯合國仍與埃及、蘇丹政府合作,持續開羅埃及文化國家博物館的建設工作。

※本文節錄自世界遺產雜誌2009年5月號

Top

 
 
 
科學園區廢水人人怕 只有中科說麥驚啦

本報2009年6月16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針對中科四期二林園區廢水排入舊濁水溪流域、三和制水閘下游河段,究竟對當地漁業、農業有什麼衝擊?

廢水中含的重金屬成分、濃度、還有環境荷爾蒙,究竟對漁產農產的健康風險又有什麼影響?

環保署16日第2次舉行專家會議(一個在環評法中位階不明的會)。 依環保署的說法,專家會議的目的一為找出真相、二為替真相找對策。以二林園區為例,所謂真相,指的是廢水究竟有沒有問題?

如果沒有,那就散會;如果有,就來談對策。所謂對策,可能是不准中科排放(排那都不行),或是廢水改排到對漁業農業衝擊較小的地點,但必須承諾處理到可接受的程度(相對損害的概念,不是准排就表示廢水沒問題)。

(註:惜水如金,中科如果覺得廢水這麼讚,肥水何需落外人田?環評委員陳光祖建議,中科應把水留下來自己養漁,員工連買魚的錢都省啦。)

連專家學者都不敢保證沒風險

專家會議6月9日第一次舉行時,福興鄉蚵農北上抗議(今天也來了,誰這麼閒一直從彰化往台北跑,如果不是很擔心的話),因為二林園區預計的排放口距離蚵田只有1公里。 不知各位是否看過蚵田,蚵的養殖法就是把蚵架往海水一插,自此蚵苗吸收海水的日月精華,海水中有什麼蚵就吃什麼,等長到一定程度(最多2年),蚵農就採蚵送到市場,變成各位愛吃的蚵仔煎、蚵仔湯...。

也就是說,中科廢水一排入海中,即便如中科所說,每一次的廢水排放重金屬含量都ok,但我們的蚵天天吃一點點,這樣經過2年,恐怕那些一點點就會累積成很大點。所以,「重金屬累積的影響」才是關鍵,光討論那桶水(每次排放)重金屬含量多少、影響又多少,是沒有意義的。 台北大學環境管理所教授張添晉表示,中科說要掌握園區廠商使用的藥品成分、濃度,事實上業者會以機密為由拒絕,重點是業者是否用明確的風險來管制,明眾比較能放心,「否則叫學者認同這沒風險,學者不敢。」 他強調,一定要用漁民的觀點,(也就是說所謂影響要有評估的標的,要以廢水不影響漁業為分析標的,而不是一再強調符合放流水標準),而且要重視牡礪(尤其是幼苗)長期重金屬累積的影響。

中科四期承諾的重金屬遠高於中科一到三期

中科表示,未來放流水排入舊濁水溪後,即使在枯水期合成水質重金屬濃度也符合丙類水體。但張添晉質疑,舊濁水溪目前的水質優於丙類水體,廢水排放的確會惡化水質,中科不應把水質惡化到丙類水體。 資料顯示,二林園區廢水重金屬含量遠高於中科一到三期。鉛每公升0.4毫克(一到三期0.008~0.01),鎘0.03毫克(<0.001),六價鉻0.2毫克(只有總鉻0.007~0.048),銅0.12毫克(<0.006~0.108),鋅2.2毫克(0.012~0.434),汞 0.005毫克(<0.0004~0.0012)。 張添晉質疑 中科四期為何不比照一到三期標準?

每天排5萬噸廢水對養殖業影響大

中科強調,利用舊濁水溪2次漲退潮稀釋重金屬,只有鹿港水道以北、彰濱工業區西側局部海域可能殘留5~10%,鹿港水道以南養殖漁業密集區,汙染濃度已極低。 但張添晉認為,不要用稀釋,應用涵容能力。中科每天排放5萬噸廢水,對養殖業影響很大,應盡可能減量。放流水調查應包括製程可能產生的化學物質(共17項),以及生物毒性測試。 另外,中科承諾廢水中總氮不超過60毫克、總磷不超過25毫克。張添晉表示,一般水體優養化,總磷是主要影響分子及限制因子,這個濃度己超過導致水體優養化發生的程度。

廢水應海洋放流 保住這片永續的漁業

台大漁業科學所教授陳弘成表示,既然廢水引發這麼大疑慮,為何不海洋放流?他表示,舊濁水溪廢水稀釋能力太低,最好是做海洋放流。中科應考量對漁民傷害最小的方案,因為漁業是永續的產業,「希望能保住彰化海岸這一片海洋漁業。」 中科副局長郭坤明表示,已經下了很多功夫在排放廢水,顧問公司則補充,海洋放流要4年,且「無法配合中科時程」。原來爭辯半天,中科不願答應海洋放流的原因是無法配合自己的開發時程,而不是考量對人家可能造成的傷害。 陳弘成痛批,「牡礪有問題你要不要賠償?」只為了配合中科時程?景氣不好,過2年如果所有科學園區都關起來,「你怎麼辦?你想想看」。 彰化縣漁會、彰化縣環保局也再度要求,中科廢水應改排到濁水溪,漁會表示,「地方要開發,但漁業也要生存」。

※ 本文同步刊載於作者部落格

Top

 
 
環保部叫停數十億水電工程:環評難擋工程進度
摘錄自2009年6月18日中央電視臺報導

6月11日,環境保護部對兩大電力巨頭──華能集團和華電集團,開出了歷史上最嚴厲的環評罰單,暫停審批兩家企業除新能源及污染防治項目之外的建設項目。環境保護部在通報這一消息時指出,雲南華電魯地拉水電有限公司、華能龍開口水電有限公司未經環評審批,擅自在金沙江中游建設華電魯地拉水電站和華能龍開口水電站,並已開始截流,嚴重違反了國家環境管理有關法規。環保部的罰單開出之後,這兩座違規建設的水電站現在是什麼狀況?

這次受到環保部門處罰的兩個電站就位於金沙江中游四川與雲南交界處。這裡山高水急,峽谷眾多。魯地拉水電站是電力巨頭華電公司的項目,2007年2月開始建設,在環保部叫停指令下達之前,這個水電站已經緊鑼密鼓的施工兩年多。現在圍堰已經建好,金沙江在這裡已經被截流。另一家電力巨頭華能公司的龍開口水電站於2007年9月開工,在環保部的停工令下發當天所有主體大壩項目全部停止。不過停工前,整個工程推進速度非常快,金沙江已經截流,大壩主體工程開始建設。

記者在對兩家違規截流的水電站調查時發現了一個共同點,兩家水電站都是在今年1月份開始截流,而在6月份被環保部叫停。中間5個月的時間剛好是建設圍堰所需要的時間,而此后便是汛期。本來工程在六月份汛期的時候也要停工,而兩家都在汛期到來之前順利建設好了圍堰,

記者考察的幾座大壩,除主壩外,都已經頗有規模。而這些先期投資都在20億元以上。如果環評通不過,則意味著巨額損失。因此在木已成舟的情況下,環保部的環評報告似乎成了一紙空文。

金沙江的生態系統非常脆弱,電站的建設有可能會讓很多珍稀魚種面臨滅頂之災,而電站建設也將導致更多山體滑坡的危險,不過,盡管金沙江上的大壩面臨生態,滑坡,地震等多重考驗,但是建壩的腳步從未減慢,大壩的建設者相信他們很快會通過環評審核。水電企業鑽政策空子,先上車後補票,未批先建,環保部門的監督也常常是騎虎難下,左右為難。現在看來,光靠環境評估這道門檻似乎已經難以阻止金沙江上密集開發水電的腳步。在這場利益變局中,水電企業獲得了稀缺的水力資源,地方政府則看中水電投資對當地經濟的拉動作用。可是,與之交換的環境生態成本又有多高?

 Top

 
 

歐盟氣候變遷展開幕 盼提升大眾認知

摘錄自2009年6月17日中央社報導

歐洲經貿辦事處處長李篤17日表示,今年是對抗氣候變遷的關鍵年,歐洲聯盟希望透過在台灣舉辦氣候變遷展,讓台灣民眾了解氣候變遷的迫切性,為世界環境承擔更多的責任。

歐洲經貿辦事處協同台北市政府與行政院環境保護署,17日在台北市政府大廳為歐盟氣候變遷展舉行開幕典禮,李篤(Guy Ledoux)在演說中做出上述的表示。

李篤說:「台灣民眾對氣候變遷有相當的認知,但可能低估了問題的嚴重性。我們希望這次的展覽能夠讓台灣民眾瞭解氣候變遷的嚴重性,並讓他們為世界的環境承擔更多的責任。」

他指出,歐盟已啟動一個氣候變遷對應計畫,目標是於2020年將二氧化碳排放量比1990年排放量減少20%。若其他已開發國家願意在新的國際協議下,致力於同等程度的減量,歐盟願意將減量目標提高至比1990年的排放量少30%。 歐盟氣候變遷展由20面大型看板與一個大型地球模型所組成,透過它們來解釋由人類活動所造成氣候變遷對環境影響的諸多證據。

有些看版則顯示台灣溫室氣體排放的現況,並展出氣候變遷可能對台灣所造成的影響。最後,展覽也提及台灣與歐盟針對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一些合作案例。

Top

 
 

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保護區租賃湖泊保護越冬候鳥

摘錄自2009年6月19日新華網報導

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日前與江西永修縣有關方面達成協議,取得了保護區內沒有湖權的朱市湖、常湖池和象湖3個湖泊20年的管理權,以更好地保護鄱陽湖的越冬候鳥。

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成立於1983年,總面積為22400公頃,包括大湖池、沙湖、蚌湖、朱市湖、梅西湖、中湖池、大汊湖、象湖、常湖池等9個湖泊。1992年,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獲得大湖池和沙湖兩個湖泊的湖權,另外7個湖泊的湖權仍屬於地方政府。近年來的航測數據表明,具有充分管理權並作為保護區核心區的大湖池和沙湖比其他湖泊吸引了更多的越冬候鳥。因此,江西省於2007年專門下撥經費,用於租賃保護區內沒有湖權的有關湖泊。

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局長紀偉濤說,朱市湖、常湖池、象湖的管理權移交到保護區後,保護區將可根據越冬候鳥的棲息要求,合理控制水位,防止過度捕撈和竭澤而漁。

紀偉濤說,對租賃保護區內沒有湖權的湖泊進行管理,是鄱陽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探索濕地生態效益補償機制的有效途徑,對濕地與越冬候鳥保護具有重要的意義。今後,保護區將參照這種模式和有關地方政府協商,以獲得保護區內所有湖泊的管理權。

中國最大淡水湖──鄱陽湖是生物多樣性十分豐富的國際重要濕地、全球主要的白鶴和白鸛越冬地、亞洲最大的候鳥越冬地。

Top

 
 

乾淨能源經濟 就業增長亮點

摘譯自2009年6月12日ENS美國,華盛頓特區報導;張桂芳編譯;蔡麗伶審校

國家風能技術中心人員 Garth Johnson。Lee Fingerish 攝。圖片由 NREL 提供。皮優(Pew)慈善信託基金會6月12日公布的報告發現「介於1998年和2007年間,美國新興乾淨能源經濟的職缺增長比整體職缺快約2.5倍。按皮優對乾淨能源經濟的定義,其工作種類包括工程師、鉛管工、行政助理、建築工人、機器操作員、市場營銷顧問、教師和其他的許多行業,年收入從2萬1千到11萬1千美元。」

皮優並按此明確的定義,對全國50州内的實際工作、公司和創業投資進行了前所未有的困難計數。這些領域供應市場對環保產品和服務日益增長的需求。

該調查發現,介於1998年和2007年間,乾淨能源經濟就業機會,在全國的增長率為9.1 %,而傳統的就業機會只增加了3.7%。

該報告指出截至2007年,全國50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内68,200多的企業,大約有77萬個工作實現了經濟增長和永續環境的雙重基本要求。

該報告結論道「目前,在消費者需求日益增加、創投資金入注以及聯邦和各州政策改革等因素的推波助瀾下,乾淨能源業行情蓄勢待發。」

同樣,在州層級也有類似的情況。在同一時期,1998年和2007年之間,38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乾淨能源經濟就業機會增長的速度超過總體就業增長。

據皮優的説法「乾淨能源經濟製造就業、商業和投資機會,同時擴大乾淨能源的生產、提高能源效率、減少廢棄物、污染和溫室氣體排放量、保護水和其他自然資源。」

該定義在工作範圍、一段時間內的投資和經濟增長、允許公、私營部門有效評估政策選擇和投資等各方面,提供了一個追蹤調查的框架。

該報告指出「創投注入乾淨能源技術的資金,在2005年時已跨越10億美元的門檻,並持續大幅增長。到2008年底,總數達到約126億美元。」

投資者在2008年,投資美國乾淨能源經濟企業達59億美元。這個數字意味著比2007年全年的投資總額增加了48%,佔全球創投金額的15%。

各州將透過「美國復甦和再投資法案」(American Recovery and Reinvestment Act)獲得聯邦大筆資金入注,其中能源和運輸項目將是近850億美元直接支出和減稅獎勵措施的直接受惠者。

「美國全球暖化運動」(U.S. Global Warming Campaign)處長克提諾(Phyllis Cuttino)在皮優環境團體說:「國會和奧巴馬政府可以而且必須制定能源和全球變暖的相關立法,以創造就業機會,提高能源獨立和維持環境的永續性。」

Top

 

書齋:【好城市】買在地、吃在地

作者:廖桂賢

許多重視環保和生活品質的族群開始選擇在地產銷的食品,西雅圖有眾多農夫市集,讓人們可直接從農夫手上買到最新鮮的食物。這是西雅圖巴勒德區的農夫市集;攝影:廖桂賢常買舶來品嗎?常吃進口食物或水果嗎?常常光顧跨國企業的連鎖店嗎?這些行為在我們的觀念中,是進步和富裕生活的一部分,若現在還崇尚這些消費行為,可就落伍了。

使用在地材料 減少生態足跡

現在更酷的反而是:買在地、吃在地,支持在地的產品!

就這麼簡單的消費選擇,也能對環保產生大貢獻。貨真價實的在地產品與舶來品最大的不同,在於原料、勞工都來自當地,製造的成品大部分也在本地銷售。

於是,本地產品在產銷過程中省去了大量的長途運輸需求,而運輸的減少,代表了對環境破壞的減少,因為,無論哪一種運輸模式:飛機、貨輪、火車或汽車,不管是跨國界或是跨縣市的運輸,都得消耗石化燃料、排放溫室氣體衝擊環境。

從運輸造成的環境成本而言,在地產品比外來品對環境所造成的負擔較小。支持在地產品的觀念,早已率先在綠建築的觀念中實踐。

在美國普遍使用的綠建築評估標準LEED(Leadership in Environmental and Energy Design)中,就有對建材來源或是運輸里程的評估。由於建築物需要使用大量材料,因此綠建築除了必須選用較環保的建材,也必須注意建材原料從哪裡來、在哪裡加工製造。

按照LEED的標準,要獲得綠建築認證,至少要有二○%建材是在建築基地八百公里以內的地方所製造生產;而在地加工製造的建材原料來源,至少要有一半以上來自離工廠八百公里以內的地方。

在地食材 新鮮又環保

在食物消費上,重視環保、生活品質的族群也開始選擇在地產銷的食品,去有機超市買菜甚至已不是最好的選擇。

一位柏林的德國友人告訴我,為了確保自己吃的有機食品來自附近農場,他們大費周章地組成食物合作社,直接向農夫訂購食物,而這樣的合作社在柏林有三十幾個之多。

在西雅圖,人們則愛去逛農夫市集,直接從農夫手中買到最新鮮的食物。華盛頓大學校區旁邊西雅圖最大、歷史最悠久的農夫市集(University District Farmers Market)就在,這裡販賣的食物都來自方圓一百英哩(一百六十公里)以內的農場,也就是說消費者買到的食物,其「食物里程」絕不會超過一百英哩。

一百英哩雖然不短,但是今天美國消耗的食品平均食物里程高達一千五百英哩,也就是兩萬四千公里!

在這個全球化的年代中,沒想到連「吃」這這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都要這麼大費周章。弔詭的是,依照當前世界運作的邏輯,大老遠從別的國家進口食物,在成本計算上反而還比較「符合經濟效益」,顯然人們對於計算「成本」遺漏了太多看不到的面向。

我們所消費的任何一項東西的原料來源、製造地點、運銷距離等都代表了對環境衝擊的程度。全球化的結果讓一件平凡的商品變得十分國際化,例如在中國礦石場所產的石材,可能先運到義大利進行雕琢和加工,再移到美國南部的工廠進行包裝,再運到世界上另一個角落的某個建築基地,整個運輸過程的能源消耗之大,可想而知。

全球貿易的結果讓物資流通愈趨頻繁,我們輕而易舉地就能買到地球另一端的商品,因為商品的選擇增加,理論上消費者應該是最大的贏家,但事實卻不是如此。

透過市場競爭,通常資金雄厚、從事大規模行銷廣告的連鎖大企業占有大量市場,讓在地小本產業經營不下去。

當市場上只剩下幾個大型連鎖企業,而本地產業消失殆盡時,消費者的選擇反而減少,

怎麼會是贏家呢?在我看來,大部分美國的消費者可說是徹底的輸家!

我眼中所看到的,是市場被大型連鎖企業占領的美國。從東岸到西岸,在商業區及購物中心的商家千篇一律,幾個大型的企業絕對不會缺席:服飾業不外乎是Old Navy、Gap,百貨業則是Wal-Mart、K-Mart,賣電器電腦產品的Best Buy,辦公文具用品是Staple,五金及房屋修繕是Home Depot,餐廳是麥當勞和Pizza Hut,量販店是Costco......這些大企業變成美國唯一的公路風景,不斷重複、大量出現,造成視覺極度疲乏。即使煩了、膩了也沒其他選擇,因為大部分在地的傳統小商家早就絕跡了。

我不反對外來商品,市場上適度的存在一些外來的競爭,可以刺激本地產品提升品質。但是,如果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時候所用、所吃的都是大量製造、單一品牌的產品,撇開環保和文化的問題不說,這樣的生活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如果不盡量支持多元的在地產業,我們很快就會進入一個不環保又無趣的世界。

位在華盛頓大學校區旁的農夫市集是西雅圖最大、歷史最久的一個,在這裡買到的食物其「食物里程」都不超過100英哩;攝影:徐名頤

本土商店是環境永續的希望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實在很擔心喜歡擁抱美國企業的台灣,有一天也會淪落至此。台灣已經不折不扣地成為美國企業的殖民地:美國面積是台灣的兩百六十六倍大,美國的速食連鎖店台灣幾乎都有,台北市的星巴克門市密度更直追其發源地西雅圖。

如果認真地統計一下美國連鎖店在台灣的密度,會不會有一天比美國本土還要高?當台灣的商業比美國還要「美式」時,那台灣還有特色嗎?

如果自家附近還有堅持賣本地產品、用在地原料的商店,或是堅持用心、少量、慢工出細活的傳統產業,大家一定要盡量支持,因為有了他們,社會才會少些污染、才能維持多元。如果能夠在本地商家買到類似產品,就盡量不要買連鎖企業大量製造的東西。

唯有消費者的支持,本地產業才能在連鎖霸權的競爭中繼續立足,才有繼續提供高品質的商品,抑制連鎖企業以全球性的擴張來破壞環境。

這無關「愛不愛台灣」的意識型態,而關乎未來世代子孫的生存環境。

 

《好城市 怎樣都要住下來》小檔案

作者:廖桂賢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09年06月04日

  • 本文轉載自野人出版社出版之《好城市,怎樣都要住下來》一書,不適用CC授權條款,請勿任意轉載。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網編:陳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