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版
  2009.11.8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專職採訪編輯招募中!
募集鐵力士架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推薦瀏覽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社區營造學會

南方電子報

小地方社區新聞網

洪雅書房 
 
  難得一見的大黑星龜金花蟲

 

作者:楊家旺

我第一次遇見大黑星龜金花蟲時,誤以為牠是一隻瓢蟲,一隻翅鞘透明的美麗瓢蟲。當時對昆蟲的認識不深,很容易將第一次看見的不知名昆蟲,就外觀歸類到所知有限的幾個種類堙C

大黑星龜金花蟲是第一隻我能完整說出其中文名稱的龜金花蟲類。漸漸,我更知道大黑星龜金花蟲背上的黑色星點並不全然一致,有些是繁星點點,有些是星稀寥落,甚至有些是星點連成了星雲,墨成一片…精采內文

 
 
  攝影賞析:從中華白海豚•看台灣的未來
  文字:熊木華;圖:大明

這次活動透過這種瀕臨絕種的第一級保育類生物「中華白海豚」的生存危機,確實成功的凸顯了彰化海岸的生態環境與養殖產業,已經遭到非常嚴重的破壞和威脅,我們實際走訪彰化海岸線,就可以看到彰濱工業區填海造陸所產生的影響…精采內文

 
  綠色影展:坪頂古圳步道探訪


作者:許燕(退休教師)

圳水清澈見底,突然「啾--」一聲似鳥叫聲,噗通跳下水,原來是斯文豪斯赤蛙。見無霸鉤蜓忽上忽下點水產卵,煞是有趣。步道旁,水鴨腳秋海棠盛開雌雄異形的花,格外迷人。野牡丹綻放粉紅色的絢麗花朵,其花蜜是金龜子的佳餚美食 ,。蝴蝶及豆娘不時地穿梭於筆筒樹、竹子、台灣山菊、長梗苧蔴、冷青草、月桃間…

「坪頂新圳」原建於西元1849年,隧道長300公尺,水圳長4公里。見魚蝦悠遊於水中,逍遙自在,想必是水源受污染較少所致。攀木蜥蝪攀爬在紅楠樹幹上,做伏地挺身,可愛極了。「咯囉、咯囉」身穿五彩衣,山中敲木魚的五色鳥,求偶聲此起彼落,頻添生趣…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陳風.東門之池〉

譯者:賈福相

東門之池,可以漚麻。彼美淑姬,可與晤歌。
東門之池,可以漚紵。彼美淑姬,可與晤語。
東門之池,可以漚菅,彼美淑姬,可與晤言。

東門護城河

東門外的護城河,泡大麻的好處所。
美好的姬家三姑娘,可以和她唱情歌。

東門外的護城河,泡紵麻的好處所。
美好的姬家三姑娘,可以和她話家常。

東門外的護城河,泡菅草的好處所,
美好的姬家三姑娘,可以和她談情話。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難得一見的大黑星龜金花蟲
作者:楊家旺

2005.06.11 攝於 太平大潭仔
2005.06.11 攝於 太平大潭仔

陽光灑落,穿透葉面,我從葉背仰見一隻昆蟲的剪影。想知道牠的身份,又擔心驚嚇牠會棄我飛去。於是只緩慢移動身子,同時悄移著視線。終於,我窺見了牠。就在窺見牠的同時,發現牠也正窺見了我。黑眼珠子晶亮有神,窺見我時,牠似乎既驚訝又懼怕?我真想知道牠究竟是何想法?

再將視線上移些,我看見牠「哇!」的一聲。我也忍不住「哇!」了一聲:「竟有如此表情可愛的昆蟲!」牠是一隻大黑星龜金花蟲,很少有機會能從腹面看牠,多數時候,牠總是將腹面平貼在葉片上,往往只見牠的背面,不見牠的腹面。

我第一次遇見大黑星龜金花蟲時,誤以為牠是一隻瓢蟲,一隻翅鞘透明的美麗瓢蟲。當時對昆蟲的認識不深,很容易將第一次看見的不知名昆蟲,就外觀歸類到所知有限的幾個種類堙C隨著觀察經驗的累積,圖鑑閱讀本數的提升,龜金花蟲類終於從我認知的瓢蟲媬W立出來了。而大黑星龜金花蟲第一隻我能完整說出其中文名稱的龜金花蟲類。漸漸,我更知道大黑星龜金花蟲背上的黑色星點並不全然一致,有些是繁星點點,有些是星稀寥落,甚至有些是星點連成了星雲,墨成一片。最初發現這現象時,曾一度懷疑牠們是否代表不同種。後來,便藉由一本圖鑑明朗了這層懷疑,這本圖鑑名為《台灣產金花蟲科圖誌1》。

【大黑星龜金花蟲】2007.09.22 攝於 勝興 【大黑星龜金花蟲】2008.07.21 攝於 后里

這本圖鑑於2007年12月初版,書店大概買不到,因為出版者是一般人大概不會有印象的「四獸山昆蟲相調查網」。讀完編著者李奇峰和鄭興宗所寫的前言,覺得他們甚用心。前言倒數第二段的文字寫著:「決定以每隔一段時間出版一冊、每冊介紹約一百種金花蟲的方式來逐步完成這個龐大主題。第一冊的編輯耗時一年半,收錄了一百種金花蟲,這代表了此長程計劃的開頭,也代表了我們將持續不斷做下去的決心。」我想,任何一位擁有數年經驗的昆蟲觀察者都會明白,若要在野外發現金花蟲種類累積滿一百種要花上一年時間的話,那麼,要累積發現滿兩百種金花蟲絕對不會是再花一年時間,往往是要再花兩年,甚或四年,也可能是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的。因為,有些金花蟲總是特別常見,另些金花蟲則可能數十年難得一見,或今生無緣相見。幸而,投入四獸山昆蟲調查網的伙伴似乎有一群人,並不孤單,但也好像為數不眾。總之,要完成台灣約七百種金花蟲圖誌,可能會耗上一生。(如果幸運的話)但,我相信那是絕對值得的,且我相信所有迷醉於昆蟲觀察的人都會明白那是絕對值得的。

這本圖鑑,捨生態照片而採標本式照片呈現。雖然讓閱讀時增加枯硬感,卻能顧及鑑別上的完整性且能突顯其專業性。在這本圖誌堙A我想當然爾找到了「大黑星龜金花蟲」,因為我認為牠是龜金花蟲類最常見者,牠也的確被擺在圖鑑媕t金花蟲類的第一順位。我讀著關於大黑星龜金花蟲的一張張圖片與一行行文字,得到一些過去昆蟲觀察時未曾注意到的幾個細節。例如雌雄辨識的可能原則(雖然書中的文字並沒有提到這一點)。根據圖鑑及我曾拍過的照片,我猜測雄大黑星龜金花蟲的體形較趨圓形,雌大黑星龜金花蟲的體形較近橢圓。

雄蟲圓形 2007.11.10 攝於 太平大潭仔 雌蟲橢圓 2008.01.05 攝於 太平大潭仔

另一收穫是,2007年暑我在大肚山上拍到一隻全身佈滿棘刺的幼蟲,初以為牠是刺蛾幼蟲。但圖誌堛熒茪鸙我明白,牠竟是大黑星龜金花蟲的終齡幼蟲。幼蟲和成蟲的外觀樣貌總令人無法將牠們搭想在一起。這也難怪,完全變態的昆蟲,總是在化蛹後呈現出徹底改頭換面的成蟲樣貌。


【大黑星龜金花蟲終齡幼蟲】2003.07.20 攝於 大肚山

學,然後知觀察之不足。藉由圖誌上所教給我的,我才明白,大黑星龜金花蟲的蛹及大黑星龜金花蟲的卵都是我在野外觀察時不曾發現過的,顯見,要成為一名稱職的昆蟲觀察家,我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我該對植物的每一莖,每一葉,每一枝條及樹皮表面都仔細觀察,如此,才能發現更多生命不同生活史階段的存在。也許,一棵樹真的是一顆星球,蘊藏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只是,只是我們不曾真正發現牠,才會以為砍伐一棵樹只是砍伐一棵樹。其實,真正砍伐的並非只是一棵樹,而是一顆充滿生命的星球被摧毀了。

 
 
  攝影賞析:從中華白海豚•看台灣的未來
文字:熊木華;圖:大明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共同舉辦的「救在彰化•千人守護海岸」,10月25日早上9時30分起,在芳苑鄉的普天宮前廣場展開,到晚上8時左右結束,估計吸引了超過 1300 人共同響應參與這次守護海岸活動,他們撐起了紅、白兩色的白海豚雨傘,拼湊成中華白海豚的形狀,在媽祖的見證下,宣示他們將共同守護上天賜予的富饒海岸、保護生態環境的決心。

民眾自發性的參與。攝影/大明 強風吹不走的堅持。攝影/大明
民眾自發性的參與。攝影/大明 強風吹不走的堅持。攝影/大明

守護彰化海岸宣言。攝影/大明
守護彰化海岸宣言。攝影/大明

這次活動透過這種瀕臨絕種的第一級保育類生物「中華白海豚」的生存危機,確實成功的凸顯了彰化海岸的生態環境與養殖產業,已經遭到非常嚴重的破壞和威脅,我們實際走訪彰化海岸線,就可以看到彰濱工業區填海造陸所產生的影響,而台灣唯一研究大杓鷸的專家、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更指出,自彰濱工業區開發以來,有強烈棲地忠誠度的大杓鷸已從三千隻一路降至不到六百隻,但現在已經進入第二階段環評的國光石化濱南案卻極有可能造成更大的衝擊,對此,前環評委員詹順貴也表示,除了對生態所產生的衝擊外,國光石化未來的龐大用水需求,對本來就缺水的彰化而言無疑更是雪上加霜,在這樣的生態敏感濕地填海造陸再抽地下水,勢必嚴重影響當地農業與地層下陷速率。

填海造陸的結果。攝影/大明
填海造陸的結果。攝影/大明

另一方面,計畫排放至舊濁水溪、經過七公里在福興與鹿港的交界處出海的中科廢水,更是造成了芳苑鄉沿海的三個重要養殖區(漢寶、王功、永興)民眾的恐慌,因為這些光電產業的廢水,往往含有一些特殊的金屬與環境荷爾蒙,是在環保署的標準中所沒有規範的,所以光是符合標準實在是無法讓人安心,而彰化環盟總幹事施月英也表示,舊濁水溪目前水量小,再加上沿海退潮時的距離遠,這兩個原因讓舊濁水溪對於廢水稀釋的能力相對更是薄弱,現在在出海口附近都已出現綠牡蠣,未來再加上二林園區的廢水,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漁民的未來?攝影/大明
漁民的未來?攝影/大明

但在這群人這麼努力的投入、宣導、吶喊之後,民眾的聲音真的被聽到了嗎?

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攝影/大明
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攝影/大明

台灣主婦聯盟。攝影/大明
台灣主婦聯盟。攝影/大明

台灣環保聯盟理事長王俊秀向民眾說明表示,未來將以「中華白海豚」控告擬開發國光石化、中科二林園區等相關單位,監督政府務必更審慎的評估這兩項開發案所帶來的影響與衝擊,我們不需要犧牲人民健康換來的經濟利益,我們堅持守護永續的生態環境。

※ 本文為大安社區大學「環境大聲公」課程實習作品

Top

 
 
  綠色影展:坪頂古圳步道探訪
作者:許燕(退休教師)

坪頂古圳仲夏時分,酷暑難挨,我們一伙人相邀探訪坪頂古圳。從台北市士林區平等里派出所對面的平菁街95巷進入,鵝尾山即映入眼簾,園藝苗圃、蔬果田園風光,一片翠綠,景緻宜人。左斜坡上有一座百年的土地公廟,是內厝村民今昔的精神寄託所在。

經內厝溪橋後,來到內厝聚落,尚有部份建築保留著古樸的農村色彩。接著,青楓夾道,隨風搖曳;野鴨椿樹上結了滿滿的紅色蓇葖果,革質紅假種皮黑子,燦爛奪目。竹籬內種植各式蔬果、山櫻……等。忽然間,成群的台灣藍鵲飛越林間,以歌聲迎接我們,令我們雀躍不已。來到第二叉路口,左轉走到古圳隧道出水口,只見水花四濺、水聲淙淙。再回叉路口向上爬坡至清風亭,古榕參天、徐風吹拂,一行人在樹下小憩,怡然自得。從清風亭左側可通往瑪礁古道、擎天崗,右側可登鵝尾山、大崎頭步道。

休息一陣後,便直下石階,來到「坪頂古圳」隧道柵欄入水口處,此圳乃取當地石材堆砌而成,西元1835年開鑿,隧道長60公尺,水圳長3公里,供飲用水及灌溉用。圳水清澈見底,突然「啾--」一聲似鳥叫聲,噗通跳下水,原來是斯文豪斯赤蛙。見無霸鉤蜓忽上忽下點水產卵,煞是有趣。步道旁,水鴨腳秋海棠盛開雌雄異形的花,格外迷人。野牡丹綻放粉紅色的絢麗花朵,其花蜜是金龜子的佳餚美食。蝴蝶及豆娘不時地穿梭於筆筒樹、竹子、台灣山菊、長梗苧蔴、冷青草、月桃間;豆芫菁毫不留情的把冇骨消的葉子吃光光,好厲害!姑婆芋紅果襯托在綠傘間,格外亮眼!綠色的薄翅蟬緊貼樹幹上,靜觀其凝神專注模樣,是在思索何去何從?陽明山暮蟬「ㄋㄧㄤ ㄋ一ㄤ ㄋㄧㄤ」秀氣聲和著台灣熊蟬「ㄋㄧㄤ ㄋㄧㄤ ㄋㄧˇ、ㄋㄧㄤ ㄋㄧㄤ ㄋㄧˇ」大嗓門,好像合奏森林交響曲,共譜生命的禮讚。

繼續下坡經「坪頂新圳」:圳溝原為石材堆砌,而今有些部分用水泥修建,原建於西元1849年,隧道長300公尺,水圳長4公里。見魚蝦悠遊於水中,逍遙自在,想必是水源受污染較少所致。攀木蜥蝪攀爬在紅楠樹幹上,做伏地挺身,可愛極了。「咯囉、咯囉」身穿五彩衣,山中敲木魚的五色鳥,求偶聲此起彼落,頻添生趣。

葉鼻蝠的「吃」功力經過登峰圳,聞到一股臭味,哇塞!見涼亭下桌面全是葉鼻蝠的排遺,就像夜明珠,實際是葉鼻蝠吃昆蟲所留下的昆蟲遺骸甲片,聽說可做為中藥材。不久來到桃仔腳橋,壯碩的相思樹綠蔭遮天,乍見人面蜘蛛竟逐步吞噬蝴蝶,可說技高一籌,不容小覷。

上坡左側遍植蓮霧、桃子、柑橘,右側竹林叢生。叉路取左接「登峰圳」:西元1909年日人用石材建造,隧道長400公尺,水圳長7公里。前行接上產業道路可通往天溪園。圳旁是農家菜園,正逢大花咸豐草開花時節,花朵招蜂引蝶-尤以青斑蝶為多,更有螽斯和蝗蟲穿梭其間,熱鬧非凡。看台灣角金龜振翅欲飛的雄姿,令人著迷。循原叉路右下經茂密竹林叢來到橫跨內雙溪的田尾仔橋,佇立橋上,欣賞溪旁筆筒樹,高大林立,綠意盎然;聽水聲潺潺、心曠神怡。繼續前行出另一登山口,便是至善路370巷29號民宅旁,可通往聖人瀑布、內雙溪。

坪頂古圳是屬於七星農田水利會管轄,保留了古圳原有的風貌。三條圳水提供溪山里-平等里的飲用及灌溉水源,同時蘊育流域周遭生態多樣性及田園文化,也是人文、自然生態、環境教育的好場所。探訪古圳步道,一則可以瞭解先人鑿圳篳路藍縷之艱辛,一則可以體驗自然、吸取芬多精、藉以調劑身心,有空不妨约三五好友來一趟坪頂古道之遊吧!

自然之窗-台灣自然影音頻道】近日新增步道短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陳風.東門之池〉
譯者:賈福相

東門之池,可以漚麻。彼美淑姬,可與晤歌。
東門之池,可以漚紵。彼美淑姬,可與晤語。
東門之池,可以漚菅,彼美淑姬,可與晤言。

東門護城河

東門外的護城河,泡大麻的好處所。
美好的姬家三姑娘,可以和她唱情歌。

東門外的護城河,泡紵麻的好處所。
美好的姬家三姑娘,可以和她話家常。

東門外的護城河,泡菅草的好處所,
美好的姬家三姑娘,可以和她談情話。

The Moat Outside the East Gate

Translated by Fu-Shiang Chia

The moat outside the Eastern Gate,
The perfect place for steeping hemp.
The lovely third daughter of Ji's family
Can answer back to songs of love.

The moat outside the Eastern Gate,
The finest spot for steeping hemp.
The lovely third daughter of Ji's family
Can respond with witty banter.

The moat outside the Eastern Gate,
The loveliest place for steeping pampas grass.
The lovely third daughter of Ji's family,
Can dazzle with her intelligence.

「紵」今稱「苧麻」,為常綠亞灌木或小灌木,莖高可達2公尺,莖皮纖維長而韌。葉卵形或近圓形,長5-15公分,寬4-12公分,先端漸尖,表面粗糙,背面密生白色絨毛,基生脈3條;葉緣齒牙狀。葉柄長2-10公分。雌雄同株,花序圓錐狀,雄花序位於雌花序下;雄花小,花被4,雄蕊4;雌花簇生成球形,徑約 0.2公分。瘦果小,橢圓形,密生短毛。原產亞洲熱帶。

苧麻可用來織布,所以名之為「紵」,自古即栽培為纖維植物,莖皮可採製為麻,一年可收成三次。麻之精者績成夏布,所織出來的布,以「瘦韌潔白為上」,特別容易上色;麻之粗者只能作為繩索之用。

本植物在歐美有「中國絲草」(Chinese silk plant)之稱,與葛藤、大麻同為《詩經》時代最普遍的衣著原料,後來傳布於世界各地。目前全世界著名的植物園中均種有苧麻,成為各地常見的民俗植物(ethnobotany)或最重要的紡織用材料。

利用苧麻製作衣料時,必先剝皮再以水清洗,這個過程稱為「漚紵」。使之變柔韌後洗出纖維,就可用來織布。〈陳風•東門之池〉三章文句,即在說明古代三種纖維植物:大麻、苧麻和芒草稈採收後都必須經過浸水的過程。

農業時代,台灣民間亦常栽植苧麻,供製作繩索、編製器物之用。此外,葉加麵粉或米粉可製成各種糕餅;根去皮後,也是一種救荒食物。(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
編輯:彭瑞祥、高美鈴•副刊特約編輯:廖靜蕙•網編:彭瑞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