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新聞回顧
台灣國際

崔媽媽電子報

【設為首頁】

 

 

[專欄作家]

風 鳥

作者:余國信

  中秋節的夜晚,與一群洪雅讀友及環盟的伙伴們一同前往七股,在秋風的吹噓聲裡,夾雜著鷸科的鳥類叫聲,這時我知道『風鳥』已經蒞臨。

  夜晚裡的風聲,加上七股荒涼的月景,瞬間覺得風聲是我心靈的笛聲;當太陽公公起床接替月亮太太繼續看守大地時,我重新尋找風聲;大清早,風是溫涼、爽快的,但稍後的風兒就顯得剛強似的,已非昨晚那溫柔的海風;『風』是善變的,尤其是西北雨的前後最能感覺;然而,『風』也是害羞的傢伙,時常躲藏在草原裡與樹林中。當風兒是在草原堆裡與草玩耍,那麼此時的草我們稱為風草;當風兒是躲藏在樹林中,把樹枝當做是盪鞦韆似搖啊!搖呀!此時的樹,我們稱為風樹。

  那麼當風兒淘皮的把鳥兒當成飛機似的乘坐著,那麼這時的鳥兒我們稱為風鳥。『是嗎?風鳥是這樣的緣由才稱呼的嗎?』於一次七股解說中,一位小孩很訝異的質問我。

  『對與不對就在於妳我的心與感覺體會,或許這就是生態心理學所探討的藉由環境來疏濬我心吧!!』我想...

  其實於最近的賞鳥過程中,我總喜歡引用鳥類學家的話語,把鷸、(行)鳥科的鳥兒暱稱為:風鳥,然後再來介紹這兩科鳥種的習性是如何??為何稱為風鳥??

  原來因為候鳥在遙遠、漫長且深具危險的遷徙過程中,其中鷸、(行)鳥科的水鳥們總是如此神秘的飛行,與奇特的鳴聲。這種不知是風兒駕馭在牠們身上,還是牠們乘坐於風中的飛行,那畫面一直是令人產生無限的暇思與冥想。

  在七股內海堤岸,我躺於斜面的堤上,懵望那夕陽下的內海風貌,風兒害怕我睡著,呼來一群東方環頸(行)鳥與青足鷸,這時我知道牠們就是風鳥。

  『風鳥、風鳥...為何您們會如此冒險患難的一次又一次來去內海,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您跋涉千里來到這兒?為什麼您們又不肯長留於此成為留鳥呢??』我學那Whisper輕聲細語的與鳥對話。

  『或許是人類太粗魯的行為讓您們害怕吧!! 也或許經歷千里旅行您們才能成年,才能學得更多、看的更多、想的更多..更多...』

  自從中秋節發現風鳥蒞臨台灣海岸後,我前往海邊的行動力又增加了不少,這無非是要尋找海 、風、鳥的大會師 。 

  在此,提醒各位喜愛自然的伙伴們,冬候鳥已經蒞臨,讓我們一起來疼惜我們的海岸,讓我們一起用心、用情來迎接這一場海與風與鳥的對談吧!!

特此推薦一部以水鳥環頸為架構的小說:

  • 劉克襄著:風鳥皮諾查
  • 遠流出版社1998年8月初版十三刷
  • 詳細歡迎來電:05 2280475或0929536133 洪雅書房
    或mail:hoanya@ms41.hinet.net
  • 環境網絡中心電子報讀友八折,但購書5本以內自付郵資

全文詳見:http://news.ngo.org.tw/reviewer/hoanya/re-hoanya00100601.htm

 
‥網站地圖‥
‥資料檢索‥

結盟授權網站

訂/退閱電子報

 

草山工作假期


回首頁
   

最佳瀏覽環境:IE5.5以上版本,解析度800*600

 
版權皆歸原作者所有,非營利轉載請來信告知!
請支持環境資訊電子報,詳見 捐款方式捐款徵信 
 
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Association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Environmental Trust Foundation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
108台北市萬華區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