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穿衣自在生活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綠色穿衣自在生活

2014年06月27日
作者:田麗卿

「過去,總以為世界末日、地球暖化都是很久以後的事,不用擔心。高爾的那部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卻給了我們很大的震撼,還有一個警訊:50年內,地球就會發生可怕的災難。50年,對我們夫妻而言,當然不用擔心,但我們的小孩卻會面臨這問題!所以我們坐立難安,一定要做些什麼事情來改變這社會。」於是,40歲那年,2009年4月,薛焜中說服了妻子黃琡媚,創立了以「簡單生活‧樂活主義‧健康永續」為企業理念的「冶綠生活服飾」。

以100%有機棉產品,採取在地製造來支持本土產業與減少運送里程,是「冶綠生活服飾」的溫柔堅持。

從衣入手切入核心

為什麼是衣服,為什麼是有機棉?「我常跟人家說,你身上穿的棉T,如果不是有機棉,那你就等於穿了半杯農藥(約150克)在身上。」無意間接觸有機棉的薛焜中發現,產值只佔全球農作物3%的棉花,卻使用了全世界農藥用量的25%,包括含有劇毒的殺蟲劑、除草劑、落葉劑等,這還只是栽種端的問題。

棉花採收後,進入漂白、染整、固色等加工製程;染1噸衣料,需要200噸水,而後大量排入河川。齊柏林的《看見台灣》紀錄片中,桃園觀音工業區色澤鮮豔的海岸線、黑色南崁溪,就是拜散佈在周遭的數百家染整廠所賜;而廢水中所含用來洗滌多餘染料的介面活性劑任基酚聚氧乙烯醚(NPE),會分解成毒性強烈的環境賀爾蒙王基酚(NP),已證實會造成雄性動物雌性化及雌性動物賀爾蒙分失調。另外,有些服裝所殘留的塑化劑具有生殖毒性,可能影響精子數量,造成不孕,也有影響孩童生殖器官發育之虞。

堅持環保及台灣製作

所以,無論是從健康或對環境的影響而言,薛焜中認為,推廣「停止施灑化學肥料、農藥後,經過3年以上的田地所栽培」有機棉,成效會比其他農作物更大,有機棉也成為他致力推廣的生命志業。

除了有機棉,冶綠還有兩個堅持,一是一定要在台灣製造,包括吊牌等,也都必須是Made in Taiwan;第二,一定要環保,包括包裝袋在內,都是以玉米澱粉為原料,可分解成為肥料的環保袋。「冶綠可以說是台灣第一家用這種包裝袋的服飾品牌,現在也是唯一一家了。」因為成本高,而且保存不易、耗損率高,大約存放半年,就必須整批更新,原來也採用的少數商家都已放棄,只剩冶綠仍堅持著。

至於為衣服印圖案,冶綠都採用水性顏料,為避免洗衣掉色,最好的清潔方式是反面洗滌。而條紋上衣,是以深淺兩色的棉花紡線織成條紋衣料而製成,並非使用染料染色。對於每個環節,冶綠都逐一用態度把關。

薛焜中與妻子黃琡媚在各地的市集與活動裡,抓住每個與消費者溝通的機會,為地球永續發展盡一點心力,用平價的環保衣著來推廣綠色穿衣概念。

平價策略爭取認同

除了環保素材外,平價也是冶綠棉T的一大特色。對薛焜中來說,成立冶綠,目的並不在賺錢,「如果要賺大錢,就絕對不會做這件事。我的希望是,所有人都能夠在不需要太多的價格考量下穿有機棉。」相對於進口或國內其他的有機棉T品牌,冶綠的價格很「平易近人」。

創業5年來,夫妻二人組固定在一些市集(如彎腰市集)擺攤,從幾乎沒有人知道甚麼是有機棉衣,到慢慢被接受,到一些NGO團體定製為活動服。最可貴的是,連續5年伊聖詩芳療生活館都採購做為台灣地球日活動的捐款回饋衣。有機棉衣已成為冶綠小公司的大武器。

冶綠友善地球的堅持,吸引到各NGO團體合作訂製活動服,讓冶綠漸漸打出知名度。

過去在外商公司擔任全球採購的薛焜中,當然有精明的腦袋,選擇平價策略,既是刻意,也經過仔細評估,確定不會賠本。但最重要的思考點是,想要從觀念到行動去改變消費習慣,就一定要平價,「如果跟市面上其他標榜有機棉的服飾一樣走高價策略,只能賣給金字塔頂端的人,市場打不開,就毫無推廣作用可言。」此外,薛焜中也想藉由冶綠有機棉T的平價,破解「有機就等於高價」的迷思,以爭取大眾認同。

「You are what you eat」,從一個人的飲食選擇可以看出這是甚麼樣的人,那麼穿在身上的衣物,或許不只是品味,更是一種生活態度。這也就是冶綠所要提供的,一種讓自己健康、也友善環境的穿衣新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