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毒污泥愛你好】玫瑰改名依舊香?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有毒污泥愛你好】玫瑰改名依舊香?

建立於 2012/04/01
作者:John Stauber、Sheldon Rampton;譯者:白舜羽、劉粹倫

為了教育一般大眾認識污泥的好處,美國環保署求助於布蕾特的雇主,也就是今天的「水環境聯盟」,雖然這名字讓人想到川流不息的山泉,但其實這個聯盟是主要由污水業者組、遊說團體、公關公司所成的商會,共有4萬1千名成員,預算高達上百萬美元,養了1百名員工。水污染防治聯盟成立於1928年,原名為「下水道工作協會聯盟」;到了1950年,因為因工業廢棄物污染問題日趨嚴重,於是更名為「下水道與工業廢棄物協會聯盟」;在1960年,又換了聽起來比較乾淨的「水污染防治聯盟」。

1977年,聯盟主席坎罕批評美國環保署急於推動污泥施肥,他擔心會把病毒引入食物鏈中。他警告:「可能會有災難性的後果。」 不過到了1990年,聯盟成員已經沒地方放污泥了。這時聯盟態度丕變,成了污泥施肥的熱烈擁護者,甚至還在成員間策劃了一次命名競賽,想要幫污泥取個比較好聽的名字。

這個「改名任務小組」的企劃是馬卡諾的點子,他是西雅圖污泥計畫的經理,先前被抗議群眾動員否決了他在當地林場施放污泥的計畫。他自問:「如果我跑去你家敲門,說這裡有批很棒的產品叫污泥,你會怎麼想?」由於馬卡諾的建議,聯盟通訊向會員廣徵新名號,消息一出,湧入了超過250個建議,有「完全成長」、「純營養」、「有機生命」、「生態泥」、「黑金」、「地質泥」、「終端產品」、「人類營養」、「有機殘餘」、「都會有機體」、「強力生長」、「有機耐」、「回收耐」、「營養糕」、「玫瑰」(也就是「環保固態物回收」的英文縮寫)。 1991年6月,改名任務小組終於決定使用「生物固形物」(biosolids)這個名稱,定義是「營養成份高,源自國家污水處理系統的有機副產品」。

羅格斯大學教授魯茲所編的《閃爍言詞季刊評論》沒有放過對這個新名字冷嘲熱諷的機會,魯茲問:「改這名字就不臭了嗎?」他也預測:「這個新名字應該不會變成日常用語,它就像工程師才會想出來的名字。當然它也有個很大的優點,就是當你想到『生物固形物』的時候,腦袋會一片空白。」

根據馬卡諾的說法,改名不是為了「包庇什麼,或者向大眾隱藏真相……我們只是想要提出一個辭彙……方便傳達產品價值,更何況我們花了大把鈔票,就是盡可能把它變成一項產品,用在有益的地方」。

拜南是「協助污泥受害者組織」的主管,他看待改名就沒有那麼正面了。1992年,環保署修改了「規範503」管制污泥施用於農田的技術標準,新規範首次使用了「生物固形物」這個字眼,而先前被管制為有害廢棄物的污泥被重新歸類為「甲級肥料」。拜南寫道:「有益污泥使用政策只是把污泥改個名字變成肥料,然後用法規把污泥的性質從污染改成潔淨,這樣回收時,就可以把大眾的抗拒減到最低。連嚴格管控衛生的掩埋場都不能放置的污泥,竟然被推廣為安全的肥料倒在農地上,然後沒有任何人需要為此負責……這是每個人都應該要擔心的事情,隨便一個官僚把規範的管制材料改一改名字,就可以不受國會制定的環境法令規範?」

生物固形物推出幾個月後,水污染防治聯盟把「污染防治」4個字也捨棄了,替換成「環境」。在第64屆年度大會上,水環境聯盟總裁道藍解釋了這次聯盟最新改名背後的考量:「我們不再控制污染了,我們要消滅污染。在過去,外部人士一直把我們看成是製造污染的人,這是誤解。只能說我們用『控制』污染這個詞還不夠貼切。」這種話說起來當然很好聽,不過並沒有改變任何事實。收拾五大湖區污染爛攤子的加拿大官員傅爾頓說:「原本的有毒物質都還在,完全沒有減少。」

相關:

有毒污泥愛你好:揭開黑心公關的祕密檔案

Toxic Sludge is Good For You! : Lies, Damn Lies and the Public Relations Industry

作者:John Stauber、Sheldon Rampton
譯者:白舜羽、劉粹倫
出版社:紅桌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2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8780903
裝訂:平裝
定價:350元
※不適用CC授權條款,請勿任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