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新聞回顧
台灣國際

崔媽媽電子報

【設為首頁】

 

 

 

 

2001-09-02 (全文版)

 

 本日主題: 關於媒體角色的反省

自然人文

[自然人文]台灣南島語族的家屋 (中)

老樹巡禮

[老樹巡禮]淡水-樹興里楓樹

專  欄

[專欄作家-賈福相]

寓教於樂

[開懷篇]現代版的理化課
[開懷篇]歷史故事

編輯報報

[編輯隨筆]關於媒體角色的反省
[編輯手札]專欄預告

本會訊息

攝影賞析邀稿
自然書寫邀稿
支持環境資訊電子報,歡迎使用信用卡定期定額捐款

[自然人文/科博館科普專欄]台灣南島語族的家屋 (中) --﹥

作者:鄭瑋寧•王嵩山

[放大]與女

  家屋內外的空間區辨又常與性別的觀念相互結合,使得女人成為家屋日常生活中「不動的中心」(still center)。南島語族對於兩性的區辨,往往並非單獨的來自於生理上的差異,而是通過更基本的文化範疇的區辨所連結的象徵系統,再現性別的文化意涵。例如,鄒族將面向東方的家屋前門定義為男性出入口,而西方的後門則為女性出入口;家屋的前半部放置獵具與武器,後半部則放置農具與家事用具(包括餵豬的容器),中間以火塘(bubuzu)隔開。相對於男性與男子會所(kuba)相聯結,放神聖小米的禁忌之屋則與女性聯結。

  而排灣族家屋的神聖空間,嚴禁女性接觸與進入;然而,繼承家屋的家長,可以藉由脫去綁腿的儀式性動作,象徵身著女性服飾的家屋繼承者,已藉由儀式的運作替該女性家屋繼承者建立一個新的性別意象。換言之,身體的生理差異並非決定性別的根本原因,而是由當地人通過器物與衣飾,對於表達性別與人觀的文化邏輯之運作結果的呈現。

  另一個與男女的區辨相關的文化範疇,就是家屋空間中的左右差異。許多南島語族的家屋空間取向中,以人站在家屋內,面向家屋外部做為區分方位的基準。家屋中的左方與右方,通常分別與女性與男性的日常生活之文化實踐相連結。女性與家屋左方的所進行的活動,並不必然是一種文化上的劣勢(inferiority),而男性與右方所進行的活動並不必然意味著文化上的優勢(superiority)。例如,布農族的家屋內有兩個爐灶(vanin),右邊的灶煮豬食,左邊烹煮家人吃的食物,且其灶火不可熄;當家屋因為人口增加而必須擴建時,左邊的爐灶是必須保持不動的。魯凱族則是將右方與家屋守護力量(lekem)視為與男性相互關聯的,而左方的爐灶則是女性所支配的空間,爐灶是家屋興建過程中最早被完成的部分,是不可任意移動的。也因此,女人主要的工作場域為爐灶,主要工作是烹調與家屋成員有關的日常飲食。

  南島語族對於女性與家事領域的連結,乃是來自文化上對於女性及其所具有生命潛在力量的文化想像。事實上,在許多南島語族,家事領域與公眾領域並不必然是對立而分離的,它們之間具有一種連續性。

[老樹巡禮]淡水-樹興里楓樹 --﹥

編號:北03∥樹種:楓樹∥高/公尺:25∥直徑:2∥年齡:100∥地點:淡水鎮樹興里樹林口路  樹興里樹林口路,顧名思義,從坪頂國小左轉後,沿路綠樹夾道,路在「樹林中」蜿延,只要沿主幹道續行再接上公路,便可輕易到達樹林口路,在此可看到三棵百年以上楓香、一棵百年的老榕樹,以及身旁相伴無數秋冬的土地公廟。

  據說日據時代,楓樹附近還有一戶人家,當初樹林口尚無群聚的村落,淡水鎮上雖為本省最繁華的城鎮之一,此處仍未開發,土匪出沒山林間,為了保家安命,只好搬到淡水街上。大約在十年前,傳有外地人來採楓仔油,欲提楓脂製藥,經村中里民勸阻,才讓那些商人打消念頭,當時若沒有居民的仗義執言,楓樹如今安在否?

  山間二月天,也許山區寒霜較冽,層層丹楓掛在樹枝,如斯的詩意,令人不禁想起杜牧的「霜葉紅於二月花」及陸放翁的「數樹丹楓映蒼檜」,應亦是如此情景吧!

  楓樹枝葉繁茂,冠幅延伸到馬路對面的民宅,為了讓這棵如同己親的楓樹不致垂落而被奔竄的砂石車撞壞,村民集資特別為它立個水泥柱支撐,可惜終究不敵多年的風雨及外力侵犯,大枝幹終於折斷,只留下褐色的四角水泥柱,徒令人懷傷不已!

[專欄作家] --﹥

作家:賈福相

  六歲的時候,我看著祖父死去,十一歲的時候我看著父親死去,也參加了出葬的行列,看著他們被埋葬,那時對死我有無限的恐懼。醒著時怕睡,睡了怕醒。越想越沒有頭緒。

  長大後,經過抗戰、荒年和流離,八千里路逃亡,我看到過各式各樣的死,卻不再有恐懼,彷彿已失去了恐懼的自由。惶惶終日,所想到的是自衛、自立和求生。

  中年之後,我的母親和大哥離我而去,我的幾位師長和好友也都先後與世長辭。每每惡耗傳來,我的反應是憤怒悲傷,繼之而來的是對自己生活的種種重新估價,和對人生的唏噓長嘆。

  兩個月前,因為小腦中風住院,在神經病科的病房堙A看到了不少病人在生與死的邊緣上踱步,一尺之差,便是陰陽,貧與富、老與少都無分別。更糟的是,有些人雖然活著,卻不能動了、不能講話了。而我自己的情形也很可危,像個犯人在等待最後的判決。

  死原來是無歸路上的一座橋,每個人都要經過,公公平平地只經過一次,過去如此,將來還是如此。

  因為從來沒有人從橋那邊回來過。彼岸的情形,我們一無所知,有的人用夢,有的人用幻想,有的人用宗教來替橋的那邊寫生。這些描寫多少有些自欺。為什麼靈魂魔鬼和天使都長得像人?不在地上走路,為什麼也有兩條腿?水中有魚,空中有禽,橋的彼岸是個無所知的黑暗,這種環境中的精靈,應該像什麼?

  但丁的「地獄」、米開朗基羅的「最後的審判」與羅丹的「地獄之門」是歷史上的大才名作,但他們對橋的彼岸的了解也只是此岸的黑的角落的縮影。

  死可以是一種完成,辛辛苦苦的生之旅,奇奇怪怪的生之工程結束了。這段旅途、這件工程超天地之無限,什麼也不是。對我們來說卻什麼也是。

  死者完成了,生者呢?那麼多淚、那麼多相思、那麼多無奈。這些傷痛裝在生者的心堙A會裝一輩子。

  死原來不是完成,死是生之痛苦。

  我倒是贊成禪的撚花微笑、道的無言和陰陽的生生不息。這樣,死就是自然,自然中有苦有樂,橋不再是橋,死也成了生,如此,清風萬里,豈非更活潑而灑然。

[開懷篇]現代版的理化課 --﹥

某中學一天下午上理化課,大家都意興闌珊,
睡覺的睡覺,寫信的寫信...

忽然,老師提高了音調,問了一句:『同學們,你們有沒有看過「俗辣」?』
大家心頭一驚,『啊?』這時台下一片鴉雀無聲...

老師又問了一次:『沒有人看過俗辣嗎,看過的人舉手。』
這時同學甲緩緩舉起右手,其他的同學也慢慢跟進。

理化老師說:『哦?你們這班不錯哦,很多人都看過!那鍋班長,你是在那裡看到的?』
班長輕聲地說:『在...在夜市有很多啊....』

老師這時拿起一塊石臘說:『是喔,我怎麼在夜素沒看過?』

[開懷篇]歷史故事 --﹥

小明吵著要爸爸跟他說歷史故事...
小明的爸爸:好吧!從前從前有一隻烏龜...

小明:這才不是什麼歷史故事呢!我要聽歷史故事啦!
小明的爸爸:好啦好啦...宋朝的時候,有一隻烏龜....

[編輯隨筆]關於媒體角色的反省 --﹥

  最近的兩件事-靈鷲山放生事件及8月27日刊載的[環境關懷事件]【左右看】轉基因作物,在協會內部引起認真討論。除開事實及內容的探討外,這兩件事其實也都指向一個更應嚴肅思考的方向--作為一個媒體,「環境資訊電子報」的角色定位與處理訊息的基本原則。

  首先,對於靈鷲山放生事件,本刊確有處理不當之處,基於媒體中立的基本原則,實不應以媒體角色發表聲明﹔今後,任何具價值判斷的論述將僅會出現在社論中。但是「環境資訊協會」則可依其環境保護的宗旨與立場發表聲明,善盡協會的社會責任。

  另外關於環境議題的討論,本刊也會試著朝向中立的態度來處理。而所謂中立的態度,將以多方並呈的方式來表現。我們認為,在事實的基礎上,就一個議題或事件,雙方提出不同觀點,相互進行討論與辨正,絕對是件好事﹔但如果大家在討論前就先有了「無法撼動的既定立場」,就將失去彼此互動及溝通的可能。尤其是環境資訊電子報本身若事先就加諸過多的價值判斷,將會造成讀者只能收到片面的,或片段的觀點。此外,任何刊載於電子報的文章,大家如果有不同的意見或論點,都歡迎來函討論﹔關於正確性與否,本刊除將更審慎處理外,也歡迎大家來函指正﹔只要不是僅為情緒性的表達與謾罵,本刊在獲得同意及稍做編輯之後,也會同步刊出。

  台灣長期以來對環保的忽略與犧牲是事實,加上協會與各民間環保團體的友好關係﹔因此,特別是目前[環境關懷事件]專欄的稿源,多是由關心環境及主張環境優先的團體與個人所提供﹔即便如此,仍期望透過不同觀點的呈現,容納各方的意見。因為,經過辨正的知識,才更具備力量﹔經過討論形成的共識,才更具有實踐的可能。

  這是我們的希望與期許。期望藉由您的積極參與來共同達成。

[編輯手札]專欄預告 --﹥

  風起了,雨下了...秋的氣息也一點點濃深了...

  秋天了耶!除了開始期待賞菊吃蟹的詩人雅興外,每年的9月-10月間,也是候鳥過境台灣的時節,屆時,就會有活潑繽紛的鳥況呢!本刊鳥類專欄再添生力軍,茂馨大哥繼上週幫忙撰寫那隻可愛的胖鳥-金翼白眉後,拍拍胸脯保證,還會繼續不定期提供第一手的鳥況報導給大家﹔會這麼早就跟大家預告,也是為了讓茂馨大哥沒得賴皮呢。

  還記得上週提到的蝴蝶專欄規劃嗎,因為還未能與蝶會確認執行的細節,如果本週來不及刊出﹔我們會先安排數篇由科博館提供的[有趣的動植物世界]專欄,包括會泡湯的日本樹蛙、會到處旅行的毬藻...等等令人驚奇的文章。

  週五[知性之旅]專欄的新規劃,自然寫作家陳世一,其實早就大方提供他「陽明山之旅」一書的電子檔,如果不是編輯過於疏懶,還沒跟世一大哥要到照片,本週就將順利開始[陽明山之旅]的專欄哩!所以,如果第一週還來不及刊出照片,千萬不要打電話進來罵人唷,否則是會害了小編丟飯碗的。

攝影賞析邀稿 --﹥

  「攝影賞析」是我們繼「自然書寫」之後,在週日開的一個專欄。

  這回,我們期望藉由「以影像為主體」的「生態攝影作品賞析」,引導讀者進入攝影者拍攝時的生態觀察現場與生態情境之中,讓讀者得以更生活化的方式瞭解豐富多采的生態現象,且靜心感受身歷其境的驚喜吧。

  歡迎各界投稿,並請搭配500-1000字左右的文稿,敘訴拍攝時的週邊生態環境與心得。

自然書寫邀稿 --﹥

  自然書寫是我們在週日開的一個專欄,想來大家都有與自然相處的經驗-安靜的、沉潛的、活潑的、會心的、輕快愉悅的、充滿無限慰藉的,無論是念天地之悠悠的感概或與大化同一的自在,更或是充滿無限驚奇與驚喜的發現...說說你與自然相處的經驗與故事吧,歡迎大家的投稿。

‥網站地圖‥
‥資料檢索‥

結盟授權網站

訂/退閱電子報



 


 

回首頁
   

最佳瀏覽環境:IE5.5以上版本,解析度800*600

 
版權皆歸原作者所有,非營利轉載請來信告知!
請支持環境資訊電子報,詳見 捐款方式捐款徵信 
 
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Association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Environmental Trust Foundation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
108台北市萬華區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