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2.18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本會已在農曆過年前寄發捐款收據,若未收到或有問題者,煩請來電洽詢行政部。

徵求放置協會廣宣文件的地點及志工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新世代青年團

千里步道

南方電子報

綠色陣線協會    
 
  巫術、傳統醫藥  害了蘇門答臘虎
蘇門答臘市場上公開販售的虎骨,圖片提供:TRAFFIC
蘇門答臘市場上公開販售的虎骨,圖片提供:TRAFFIC
【相關連結】

伐木林道威脅蘇門答臘虎生存

保育工作見成效 西伯利亞虎族群增加

華南虎未滅絕 40年後現跡陝西

2006年孟加拉虎保育成果:失敗

老虎是每個人兒時記憶的「森林之王」,虎膽、虎威等也用來形容老虎的威猛之姿,不過到現今,老虎棲息的森林逐步消失,加上人類捕捉,世界各地的老虎,像爪哇虎、西伯利亞虎、華南虎、孟加拉虎正面臨不同程度的瀕絕危機,虎威早已蕩然無存。

在印尼蘇門答臘,一份最新的研究報告發現,市場上仍可見到人們公然販售虎骨、虎皮等產品。虎骨、虎鞭長期被用來作為傳統中藥材。骨頭被用來治療風濕病,虎鞭則用來泡酒作壯陽劑。在印尼,老虎的身體部位則常被用來施耍魔法。保育團體認為,目前已有國際法及國內法明文禁止類似交易,問題癥結不在缺乏法律,而是在疏於執法…
精采內文

 
 
  透視中國:中國雪災引發的思考
中國雪災車站前一景。圖片:monkeyking攝

作者:唐昊(華南師範大學政治學副教授)

近來中國南部因雪災而遭受了巨大的損失。氣候學家警告說,極端氣候將變得更加頻繁。在這樣的形勢下,唐昊指出,中國需強化應對自然災害的能力。

剛剛進入2008年,中國南方地區就遭遇了罕見的冰凍雨雪災害。持續低溫不但造成城鄉居民取暖困難,而且輸電線路結冰和凍雨雪壓垮高壓輸電鐵塔還導致大範圍斷電事故和南北交通大動脈的公路、鐵路運輸中斷,成千上萬的旅客被迫滯留在車站和雨雪交加的道路上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陳誼芩
地層下陷這個老問題,該如何解決?圖片來源:公共電視

 


台北市長郝龍斌上週考察日本東京隅田川河川整治及超級堤防時表示,北市社子島、關渡平原、淡水河口一帶有推動超級堤防的條件。然而,台北地區長期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陷的問題未曾改善;捷運沿線部份地區地層下陷情況更是嚴重。如果繼續放任抽取地下水,再繼續加高堤坊、推動超級堤防,那防洪工程真是永遠做不完的「永續工程」!

【相關新聞】

郝龍斌考察東京堤坊 社子島關渡平原可效法


社子島開發 箭在弦上


比照貓空政策利多 社子島違建解套


水患特別計畫實施 避免龐大經費造成河溪浩劫


樂施會指南亞防洪設施差 導致災情惡化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巫術、傳統醫療 害了蘇門答臘虎

摘譯自2008年2月13日ENS美國華府報導;吳萃慧編譯;蔡麗伶審校

國際性野生動物交易監測網絡(TRAFFIC)12日發表一份報告指出,儘管國際及印尼法律明文禁止,同時最近印尼政府也承諾要保護這種動物,然而在印尼市場上,仍可見到人們公然販售蘇門答臘虎(Sumatran tiger)的相關產品。

2006年調查人員們在全蘇門答臘調查28個城鎮326個零售大賣場,發現其中有10%的賣場販售老虎的犬齒、爪子、毛皮、虎鬚及骨頭。販售老虎身體部位的賣場包括金飾店(goldsmiths)、 禮品店、傳統中藥房、還有賣古董及寶石的商店。

這個調查根據販售的犬齒數目保守估計,要供應所看到的老虎部位必須宰殺23頭老虎。

TRAFFIIC東南亞辦公室計畫官員,同時也是這個報告的首席作者奈格(Julia Ng)表示:「這個數目從1999至2002年每年約殺害52隻老虎的數量下降了,但是老虎交易的活動在印尼蘇門答臘又死灰復燃了」。她指出:「令人難過的是,這個數目的下降看起來是因為野生老虎的數量正在逐漸減少中」。

老虎身上的許多部位(尤其是骨頭及陰莖)長期被用來作為傳統中藥材。骨頭被用來治療風濕病,陰莖被泡在酒裡,浸泡的酒用來作為壯陽劑。在印尼,老虎的身體部位則常被用來施耍魔法。這些身體部位被做成寶物,據信配戴者可以因此帶來好運及庇佑。

在印尼非法的虎皮。圖片來源:TRAFFICTRAFFIC的報告提到:「小塊的毛皮被用來保護擁有者免於邪魔侵擾,或是被巫師拿來施佈邪靈在其他人身上」。

目前在印尼,野生老虎僅存於蘇門答臘島,即將隨著巴里虎及爪哇虎在上世紀滅絕的腳步。

蘇門答臘虎在2007年世界保育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名單上被列為極危(Critically Endangered)物種。在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CITES)規範之下,這種老虎活體或是身體部位的交易行為都是被禁止的。

在印尼國內,這種老虎是1990年簽署的「有關自然生物資源與其生態系」法令第五法案所保護的物種,該法案禁止殺害、擁有、過戶/運輸及交易這些受保護物種的活體、屍體或是身體部位,違法者也將被處以鉅額罰款及長期徒刑。

動物園內因陷阱受傷的蘇門答臘虎。圖片來源:ENS因此TRAFFIC的結論是,問題癥結不在缺乏法律,而是在疏於執法。

在這份報告被發表之前,TRAFFIC1999-2002年調查中所查到販售老虎身體物件的零售大賣場名字及地址都已經提供給印尼地方及聯邦主管單位了。但是TRAFFIC表示:「不幸的是,印尼主管單位很少或沒有採取行動來抵制這些賣老虎物品的零售賣場或是賣場所有人」。

TRAFFIC北美辦公室計畫官員亨瑞(Leigh Henry)表示:「由於疏於執法,蘇門答臘虎正在我們的指縫間消失。」

Top

 
 
  透視中國:中國雪災引發的思考

作者:唐昊(華南師範大學政治學副教授)

近來中國南部因雪災而遭受了巨大的損失。氣候學家警告說,極端氣候將變得更加頻繁。在這樣的形勢下,唐昊指出,中國需強化應對自然災害的能力。

剛進入2008年,中國南方地區就遭遇了罕見的冰凍雨雪災害。持續低溫不但造成城鄉居民取暖困難,而且輸電線路結冰和凍雨雪壓垮高壓輸電鐵塔還導致大範圍斷電事故和南北交通大動脈的公路、鐵路運輸中斷,成千上萬的旅客被迫滯留在車站和雨雪交加的道路上,此時恰值每年人流最多的春運高峰時期。

在受災最嚴重的湖南、貴州等地區,大面積停電甚至停水接連發生,數以百萬計的民眾缺乏飲用水和禦寒設施,處於饑寒交迫之中。根據國務院統計,這次災害中受災省份達到19個,基本覆蓋整個南中國,受災人數在1億人以上,直接經濟損失在500億元以上。

而國內的宣傳報導一般也都把這類災害歸結為異常性的、偶然性的氣候事件——所謂「百年不遇的洪水」「幾十年不遇的旱情」,這次的雪災也被稱為「50年一遇」。但問題是,偶然得多了,就不再是偶然。極端性天氣在中國屢屢出現,說明有其必然性存在。

思考災難脆弱性

事實上,我們有可能已經進入了一個「異常」天氣成為「經常」現象的時期。而我們在災難的尾聲中更應思考的是,為什麼我們在災難面前會如此脆弱?今次雪災雖然也屬於全球性氣候異常中的一部分,難以避免,但並不是一定會導致如此嚴重的後果。為此,我們不但需要反思致使災害發生的自然和技術原因,也需要反思導致災害後果擴大的社會和制度原因。

中國近年來接連遭受的自然災害,意味著中國在以破壞環境為代價的一輪經濟增長過後,開始面臨極為嚴峻的生態挑戰。而在這類中國經濟發展的中心地區,一系列的社會和政治層面的問題雖不是雪災等生態問題的直接肇因,但其與自然生態問題緊緊地糾纏在一起,確實加重和加速了後者惡化的程度,也使中國的現代化進程變得更加複雜和充滿不確定性。

就社會層面來看,這次災害的影響反映了中國地區差距過大、經濟發展不平衡、戶籍制度阻礙,人口定向流動、傳統觀念強大等一系列社會問題的普遍存在。突如期來的雨雪冰凍天氣,不過是把這些社會問題啟動而已。這些問題的後果總是一次又一次落在社會中下層人群身上。拿春運來說,總有人把每年一次的大規模民工返鄉說成是鄉土觀念強所致。但事實上,人的觀念也是由一些具體的因素形成的。媒體單純地號召民工留在城市過年,殊不知,一個人一年或幾年回不了家,那種心靈上的折磨是無法想像的。特別是對於那些謀生艱難、受盡歧視、飽嘗失敗的民工來說,每年一次的回家才能夠找到心靈的避難所,這同樣是生存所必須。那被困在火車站的數十萬民眾,是中國社會的基礎,他們更需要的是在城市埵w身立命,而非年復一年如候鳥般遷徙,這種願望的渺茫預示著在社會中下層,某種發展瓶頸確然存在。今次剝奪了他們回家希望的當然是罕見的大風雪,但又是什麼因素導致他們每年不得不千辛萬苦地艱難跋涉呢?

從社會制度面談起

就制度層面來看,在災難發生後,南方各地的政府動員了其所能動員的一切,許多地方領導都下到一線現場指揮。以廣州為代表的地方政府在這場危機中的努力和成效都值得讚賞。但擁堵、物價上漲、電路中斷、能源危機還是接踵而來。應該說,災害天氣不是一夜間形成的,權力過於集中所帶來的反應遲緩和治理低效,是導致災害後果放大的重要因素。

如廣州火車站前一階段的混亂狀況就與資訊不透明甚至虛假資訊氾濫、對災害準備嚴重不足有關。如盲目發佈樂觀資訊,促使已經散去的人潮再次回流,給火車站造成更大的壓力,2月3日終於因擁擠踩踏而導致一死一傷。而全國範圍內的用電、用煤困境也不能全然以天氣為藉口。事實上包括南都、新京報等多家媒體共同的結論就是,所謂「電荒」「煤荒」,其根源不過是由於資訊不暢和行政管制僵硬所帶來的「管理荒」!

同時更值得深思的是,即使事態已經嚴重到如此地步,對此的反思仍顯不足或者根本沒有。最典型的莫過於災害新聞報導方面:公眾要求更多的知情權,而我們的媒體在把握方向、及時報導等方面雖基本令人滿意——特別是廣東媒體,在這場災難中不隱瞞、報導及時準確、覆蓋面廣,甚至其他受災地區想要瞭解更多的情況也要引用廣東媒體對該地的報導——但從全國範圍來看,新聞報導的「宣傳性」仍大於「新聞性」。這種新聞管理思路上的落後顯然是來自權力管制的習慣性思維。這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引起了相當的混亂。

災難緩解後 需持續建立的社會力

這幾年,所謂「百年一遇」的災害性天氣頻繁發生,說明我們的生存環境正悄然而卻是難以逆轉地走向惡化。可以想見,抵禦頻發的自然災害將會是一項經常性的工作。單純一場災害可以指望政府來解救,而抵禦經常性、頻繁的災害可能就要靠社會自己的動員和自救能力了。而中國應對大規模災害事件過程中從組織管理到溝通協調上的不適應,卻集中反映了中國經濟現代化與社會、政治現代化進程的不平衡和不匹配。而這些問題決非通過「領導重視」「權力集中」「宣傳教育」就能解決的,它需要更深入和廣泛的公民社會自治網路和公民道德習慣的養成,以及建基於此的政府行政方向和行政能力的改善。

冰凍災害天氣還在持續,也許在幾天後它會得以緩解,火車站混亂的人流也終將散去。但我們的問題是:下一次的災難何時會來?可以想見,類似的由自然災害所引發或者放大的社會問題的情況會在可見的將來層出不窮。而要解決這類問題,不是僅僅在環保領域內做出努力就以做到的。可持續發展必須將政治文明的建設和生態文明的建設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來考慮,社會和政治層面的努力不能直接阻止自然災害,但它會使我們在面對同樣的災難時更有力量,生存的機會更大,受的損失更小。在現代經濟的基礎上,通過公民社會的發展、公民動員能力的加強,建設現代社會和現代政府,當是這個民族能夠繼續生存和發展下去之所必須。

【延伸閱讀】三個「R」:環境變化的生存之路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8年2月13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

Top

 
 
  郝龍斌考察東京堤坊 社子島關渡平原可效法

摘錄自2008年2月15日中央社台北報導

台北市長郝龍斌15日考察日本東京隅田川河川整治及超級堤防。郝龍斌表示,北市社子島、關渡平原、淡水河口一帶因位處低地易受潮汐影響而受水患之苦,有推動超級堤防的條件,未來可結合都市更新計畫推動,此外,內湖垃圾山廢土也可運用科技,達到建築廢土再利用效能。

台北市政府晚間發佈新聞10指出,郝龍斌14日赴日訪問,15日在東京都建設局河川部高橋部長接待下,登上水上巴士,往返隅田川下游十公里的水域,實地視察河川沿岸實況。

新聞稿說,隅田川是注入東京灣的河川之一,有東京都母親河之稱。1958年一場颱風造成隅田川河水暴漲,造成近5千人死亡,四萬餘人受傷,日本政府於1963年啟動隅田川計畫,除了整治污染的河川,另築起2.5米的堤防;當時著眼防止河水氾濫成患,日後卻出現民眾與水岸分隔的生活景象。

為兼顧大地震的安全及再造親水環境,日本政府於1980年起即著手規劃在隅田川興建寬度廣闊、但坡度傾斜較緩的超級堤防(Super Levees)。這類超級堤防常以親水露天階梯看台樣貌呈現,並利用建築廢土為材料,將土地墊高,形成堅固土堤,除可提高抗大地震的安全性,也可達成水岸環境的再生。

北市府指出,經過十多年後,原為大都會邊陲的破落社區、充滿搭帳棚遊民的隅田川河岸,不僅景觀上煥然一新,更帶動房地產增值,成為東京都觀光休閒的熱門景點;有些超級堤防甚至開闢成足以容納12萬人的超大型避難公園,遇震災即可作為臨時安置場所,救濟物資也可利用水路運輸,成為軟硬兼施的防救災配套。

不過,北市府說,郝龍斌也發現,這類超級堤防目前也僅佔隅田川兩岸總長度1/4,且多數無法連貫,主因是因為日本的超級堤防興建過程都是配合沿岸都市更新與都市計畫,才能進行整片新式摩天大樓及公園綠地的開發,另一方面,也要獲得當地民眾或地主同意才可能完成,因此,日本目前只有針對東京、大阪等高度都市化且土地價值高的地區實行超級堤防建設。

Top

 
 
  社子島開發 箭在弦上

摘錄自2008年1月23日聯合報台北報導

台北市社子島開發案有重大進展。台北市長郝龍斌22日表示,社子島防洪計畫去年底已獲經濟部水利署同意,市府已將相關防洪計畫提交經濟部水資源審議委員會審議,只要再報請行政院核定後,社子島開發即可正式實施。

市府將投入500到800億元經費,99年底前可完成土地取得及地上物拆遷,開始填土工程,101年動工進行安置住宅工程。市政會議22日討論社子島開發計畫,會後由郝龍斌親自宣布計畫已經定案,就等水資會同意,這開發案也將成為市府未來10年內最重要的市政計畫。

郝龍斌說,社子島長遠規畫朝向農業生態園區,除了有住宅區,島頭部分還有娛樂休閒區。對未來是否開放賭博等博奕行業進駐,郝龍斌回應,目前還未確定,首要的還是進行區段徵收、填土等工程。副市長林崇一指出,社子島將是一座大型公園親水河岸,堤防不再是一道牆,而是改以土堤、草地替代。

不過,開發社子島市府內初估將會虧損127億元左右。地政處官員指出,將視情況,投入500到1000億進行區段徵收,之後要返還地主40%的土地,還要開闢公共設施等,市府要另外籌募至少300億元資金。

Top

 
 
  比照貓空政策利多 社子島違建解套

摘錄自2008年1月7日中國時報台北報導

台北市長郝龍斌6日,宣布北市府在中央未通過社子島開發案之前,決定比照貓空開發方式,先行通過暫行管理輔導辦法,全力輔導符合相關公安要求的業者取得工、商業的專案許可。

水利署署長陳伸賢表示,由於員山子分洪道已經完工,原來只有低度保護、低度開發的社子島應該是不會淹水了。水利署原則支持北市府將社子島改為高度開發區的都市變更計畫。

陳伸賢說,台北市已經提報了案子來了,配合都市變更,台北市政府要投資800億墊高社子島的低窪地勢。從技術面評估,沒有問題。由於社子島墊高,台北縣也相對要花40到50億元,墊高五股地區的地勢,兩邊一起做。

Top

 
 
  2008前瞻:水患特別計畫實施 避免龐大經費造成河溪浩劫
作者:蘇惠珍(逢甲大學水利工程與資源保育學系/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理事)

在全球氣候變遷下,洪水和乾旱問題已經是全世界共同面對的問題,許多開發國家已逐漸意識到洪水防禦工程不再是治水的萬靈丹,而是必須配合整個集水區內的土地開發管理政策和流域內上、中、下游的整體管理。例如美國自1990年以來,便開始採用「流域綜合治理對策」;日本則以「總合治水對策」,針對流域內因急速都市化之影響,使雨水逕流量增加、尖峰時間縮短,除整建維護防洪排水設施外,並經由流域開發計畫及土地利用計畫控管等軟硬體措施之全面性、綜合性因應治水對策。

由歐洲43個研究單位所共同組成的NeWater所進行的其中一個為期四年(2005-2008)的整合性水資源管理(IWRM)計畫中,亦明白指出,傳統的水資源管理太過度將流域、人和土地的功能和需求壁壘分明,然而,精細量測規劃的堤防、加寬整治的河川兩岸和洪水平原,只要一遇到極端事件如暴雨,仍然會醞釀成災。因為所有「精細設計」的堤防仍是由過去水文紀錄推演而來,是為風險管理的一種,因此,為因應極端的氣候現況,如何建立水、土地和使用者之間的夥伴關係,才是現階段水資源管理策略應該重新思考的方向。

而面對都市文明的快速開發,美國、德國、香港特定區等,更是早已對各開發案規定須進行集水區出流口的洪峰增量衝擊評估,來降低疲於應付的防洪工程。

經濟部水利署自2003年起亦積極推動「綜合治水」理念,綜合治水內涵包括:整體規劃、多元集中處理、系統性治理、地貌改造、環境品質提升。除針對治水功能外,更須瞭解流域之自然性、社會性、經濟性、文化特性,針對河川技術活動、河川流域特性現況及將來之動向加以分析,以流域保水、蓄留、滯洪功能保全、流域管理為基礎,進而探討河川之水質、景觀、親水與生態、環境保全、水環境管理等問題,達到保全河川自然風貌,造作自然生態之近自然河川工法。

在經濟部2006年擬定之「新世紀水資源政策綱領」中,在策略及措施第一項便是「推動流域綜合治水,避免淹水災害損失」。這樣的方向的確相當符合全世界的洪水管裡趨勢,亦和所有環保團體的訴求漸趨一致。

當這一切新的意識和應該配合的技術規範尚未成形、所有的水利專業人員還在對河溪生態工程的規劃方式處於學習之際,遇到政府突如其來的「易淹水區水患特別計畫」,為了滿足執行績效,上述一切看似已經提升的治水理念轉眼都成泡影。由目前的「易淹水區水患特別計畫」第一期的規劃過程中,已經浮現的問題有:

特別計畫倉卒成立,執行思維趕不上水資源政策方向

儘管水利署在該特別計畫執行前,對全省水利專業人員辦理多場技術講習,並提供有「區域排水整治及環境營造規劃作業參考手冊」作為指導手冊,但是各個委辦規劃案的規劃期僅短短不到一年,連基本的生態調查、人文歷史訪談、水質現況、排水兩岸土地利用現況等來不及建立,更遑論所謂的河溪復育目標訂定。最後只好走回過去的「防洪工程」規劃方式,仍以所謂的保護標準,來規劃一道道高聳的「生態堤防」。唯一不同的是,這些生態堤防是符合生態工程、可以提供植物生長的防洪工程。

環境營造並非水岸景觀工程

水利署目前所頒布的天然河川或區域排水治理技術手冊,均包含有「水道整治」和「環境營造」兩個部份,但受到韓國清溪川和高雄愛河在整治後吸引大量觀光客的迷思,各縣市政府和執行單位,普遍以為環境營造便是水岸景觀工程,故依據「水患治理特別條例」中所明定之執行範圍,則僅將其納入規劃報告中而已。

然而,該特別計畫中的治理目標多為經過都市計畫區的區域排水,在此時若不將連續性生態廊道的目標和水道安全一併考慮,則可以想見未來的「生態堤防」將成為河溪生態系的「圍牆」,當一條河溪沒有了生命,再精緻的景觀工程亦是徒費。

全台灣已有實務訓練水利專業人員總量不變,品質難以兼顧

放眼全世界的開發國家,河溪復育工程均是成立團隊、訂定復育目標後,逐年修正和完成,惟我們政府的「易淹水區水患特別計畫」,「立志」在8年內整治完全國的縣市管河川、區域排水和事業性海堤。然而,具水利實務的專業人員並非一夕之間可以培養,也因此專業執行人員和專業審查委員均疲於奔命,加上過去台灣的大專水利相關科系課程中,並無開設任何與生態棲地建構的相關課程,河溪生態廊道問題無法被顧及,也是不難了解的。

在目前政府財政困難情況下,易淹水地區水患特別治理計畫經費實屬不易,要避免該龐大經費的美意最後成為河溪生態浩劫,兩個方向提供大家思考:

1. 分散人力,積極參與各個規劃案的民眾說明會,直接將在地觀察記錄到的生態物種和棲地型態提供並要求執行單位考慮。

2. 暫緩該特別計畫的第二期經費實施,等第一期的規劃告一段落並檢討完畢後再行實施,但此屬政治問題,需仰賴全民的意識和政客的良心提昇,難度相當高。

問:九二一地震之後生態工程的缺失為何?

蘇惠珍:生態工程的意義是「近自然工法」,以生態為主、工程為輔,但是施工人員完全不了解「生態」怎麼做?例如翠鳥的家應該是什麼樣子?河川棲地應該是什麼樣子?這種知識應該直接告訴水利署。請各位多去水利署專案網站看民眾說明會的時間,並且參加給予建議。

溫炳原:國家舉債1000多億元去包工程、綁樁,這1410億元卻遭到兩黨分贓。我看過在不到兩公里的河段,做了10多個攔砂壩,做完後攔砂壩很快就滿了,問題並沒有解決。表示這工程完全是在消耗預算,並且把生態工法污名化了,我認為治水預算是政治結構的問題,政治結構應該要改變。另外,由6個民間團體聯合組成的「水患治理監督聯盟」,大家可在其網站上搜尋相關資料。

廖本全:「生態工程」的本質還是工程,治水分為三階段:規劃、審議、執行。規劃階段應該要對水患地區進行總定位,評估是否有必要對河川進行整治,若有足夠的時間,應讓環境自然恢復;若有保安的必要時,才用生態工法。審議階段,12月21日立法院舉債通過第二期經費445億,這倉卒的決定,卻是由全體人民買單。執行階段,根源的問題沒有解決,使用再多攔砂壩也沒用的,照樣被沖垮,老天爺只是「自然而然」。

Top

 
 
  樂施會指南亞防洪設施差 導致災情惡化

摘錄自2007年8月14日中廣新聞網報導

南亞最近豪雨持續不斷,造成30年來最重水災,迄今已經造成2300人死亡,超過3000萬人受災。人道救援組織樂施會指出,南亞的防洪設施老舊、設計不良,維修不夠,導致災情更加惡化。

樂施會在報告中指出,許多南亞河川的堤防當初建造時,就有偷工減料的問題,在加上後來的缺乏維修,導致這次豪雨來襲時,堤防根本擋不住湍急暴漲的河水。愈到下游,氾濫愈嚴重。

這一波豪雨造成印度、孟加拉及尼泊爾慘遭重創,災區已經傳出疫情,數萬人因此送醫治療。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編輯:彭瑞祥、彭郁娟、陳誼芩•網編:孫薇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