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12.21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20081203環境手札預購-環境信託
編輯室小啟
票選2008最囧環境新聞


週日副刊邀稿中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攝影賞析:走向山.我的原鄉  
秋楓與山。圖片來源:湘之

 

作者:湘之

11月秋末
秋楓飄落的季節

走進山裡
尋找秋天的氣息
葉子的語言
靜靜的
由綠轉紅

忙碌的生活
我不想失去靈魂
出發吧!

精采內文

 
 
  自然人文:長圓金蛛
長圓蜘蛛。圖片來源:湘之
 

 

作者:楊家旺

長圓金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應該就是蛛網上的大「X」隱帶,長圓金蛛就待在X的交會處。這隱帶上的織絲就像是藝術家在作品上的簽名實在傳神又貼切。

而我所拍的這隻長圓金蛛,其右下方的隱帶,似乎由一排英文字母組成,牠所寫的是:WAMKWNVYWNMNH。這些英文字母組成的單字是什麼意思呢…精采內文

 
  大地之音:音樂愛地球
929主唱吳志寧

作者:張鐵志

就在這個月初,12月6日大安公園的舞台上,幾位音樂人用他們最動人的歌聲唱出對地球的環保主張。

這是「1206全球同步抗暖化-----台灣酷起來音樂會」,參與的音樂人包括台灣最美的聲音胡德夫與巴奈,長期關注社會的樂隊好客,以及讓人一面跳舞一面批判的嘻哈樂隊拷秋勤。歌手夏生(阿亮)更為這次抗暖化大遊行做了一首主題曲「晨曦」:

節能最省錢 減碳不耗電
守護碧海藍天

留森林造氧 看冰河發光
永續就是天堂

世界 在發燒 甘泉 枯竭了
也可以假裝不知道 熱帶的南風正咆嘯……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出其東門〉
譯者:賈福相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
雖則如雲,匪我思存。

走出東門

走出東門,女孩子結隊如雲。
雖則結隊如雲,無一是我意中人。

Walking Out the Eastern Gate

Outside the Eastern Gate, girls – flowering, downy clouds.
Although there are many, not one is my sweetheart.

精采內文

 
 
  攝影賞析:走向山.我的原鄉  
作者:湘之

秋楓飄落。圖片提供:湘之

11月秋末
秋楓飄落的季節

一葉知秋。圖片來源:湘之

走進山裡
尋找秋天的氣息
葉子的語言
靜靜的
由綠轉紅
一葉知秋
於是乎
凋零的美感

圖片來源:湘之

該是檢視自己的時候
於是
背起大背包走向山
去尋找遺失的美好

秋楓與山。圖片來源:湘之

忙碌的生活
我不想失去靈魂
出發吧!

※ 欲轉載本文照片,請與作者聯繫

Top

 
 
  自然人文:長圓金蛛
作者:楊家旺

長圓蜘蛛。圖片來源:湘之

法布爾十冊的《昆蟲記》,要一字一句讀完,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中文書籍堙A可找到各出版社、各種版本的《法布爾昆蟲記》濃縮本。不過,對昆蟲觀察者來說,遠流版十冊的《法布爾昆蟲記全集》仍是最具吸引力的。

法布爾平均每三年完成一冊昆蟲記,十冊整整花了他30年時間。光是這樣的毅力就足以令昆蟲觀察者佩服不已,若再詳閱法布爾對昆蟲的觀察、實驗與記錄,就幾乎要讓每一位昆蟲觀察者化身成一隻隻尺蠖,像西藏朝聖者一般,朝他所居住的法國,一路弓伏弓伏地朝拜而去了。

法布爾一直到《昆蟲記》第八冊的倒數第二章才讓蜘蛛登場。這一章名為【彩帶圓網蛛】。我非常喜歡他在第二段開頭寫的話:「根據分類學的定義,蜘蛛不是昆蟲。按照這種分類法,在這裡談圓網蛛似乎是不合時宜的,不過讓系統分類學見鬼去吧!」

這段話似乎也替我解釋了何以過去一篇篇都寫昆蟲,並以昆蟲觀察者自稱,現在卻寫起蜘蛛的原因。其實,多數的昆蟲觀察家都會涉及蜘蛛。因為,若不以分類學的角度來看,昆蟲和蜘蛛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同類。昆蟲的主要天敵之一是蜘蛛;蜘蛛的主要天敵之一是昆蟲。因此,研究蜘蛛的人很少忽略昆蟲;研究昆蟲的人也很少忽略蜘蛛。台大退休教授朱耀沂,可說是昆蟲專家,出了好幾本昆蟲書。但,老實說,我最喜歡的卻是他的《蜘蛛博物學》。這本《蜘蛛博物學》和他其他的昆蟲小品(午茶昆蟲學、黑道昆蟲記……等等)比起來,更加有系統,卻又讀來不鐵硬難嚼。

法布爾在《昆蟲記》介紹的第一種蜘蛛「彩帶圓網蛛」,我讀其內容敘述,再瞧文章堛獄j蛛圖繪,覺得台灣最接近牠的蜘蛛應該是「長圓金蛛」了。

長圓金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應該就是蛛網上的大「X」隱帶,長圓金蛛就待在X的交會處。法布爾對彩帶圓網蛛也有一段對於隱帶的觀察敘述:「在經紗網的下面,一條不透明的絲帶從中心穿過輻射絲曲折下行,這是圓網蛛織的網的標誌,就好像藝術家在作品上的簽名。」將隱帶上的織絲形容為藝術家在作品上的簽名實在傳神又貼切。而我所拍的這隻長圓金蛛,其右下方的隱帶,似乎由一排英文字母組成,牠所寫的是:WAMKWNVYWNMNH。這些英文字母組成的單字是什麼意思呢?

在網路上找到一些研究資料後,我明白了這個單字嚴格來說是昆蟲語言而非蜘蛛語言。因為,它代表了對昆蟲的「歡迎光臨」。昆蟲看到這個單字後,往往會被吸引著飛向這張網子。所以,真正歡迎昆蟲光臨的,其實是鬼門關……

我所拍過的長圓金蛛,並非每一隻都會在圓網上寫英文單字。有些完全不寫(大概還沒讀幼稚園),有些只在右下角寫(讀過幼稚園),有些在左上和右下寫(國小程度),有些寫了左上、右下和左下,就是右上沒寫(國中程度),而照片中的這隻長圓金蛛應該有高中程度了。

關於長圓金蛛之類的會寫字蜘蛛,觀察牠們後產生出最富創意聯想力的,我想,應屬E. B. White莫屬了。他在《夏綠蒂的網》這本著作堙A描繪了一隻會在蛛網上寫字的蜘蛛,這靈感,應該就是來自他曾觀察過彩帶圓網蛛或長圓金蛛之類的蜘蛛吧!

※ 如果您對台灣蜘蛛的辨識與認識有多的興趣,可點閱此網址,繼續您的探索。

Top

 
 
  大地之音:音樂愛地球
作者:張鐵志

就在這個月初,12月6日大安公園的舞台上,幾位音樂人用他們最動人的歌聲唱出對地球的環保主張。

這是「1206全球同步抗暖化-----台灣酷起來音樂會」,參與的音樂人包括台灣最美的聲音胡德夫與巴奈,長期關注社會的樂隊好客,以及讓人一面跳舞一面批判的嘻哈樂隊拷秋勤。歌手夏生(阿亮)更為這次抗暖化大遊行做了一首主題曲「晨曦」:

節能最省錢 減碳不耗電
守護碧海藍天

留森林造氧 看冰河發光
永續就是天堂

世界 在發燒 甘泉 枯竭了
也可以假裝不知道 熱帶的南風正咆嘯………

上述音樂人中,胡德夫和巴奈兩人多年來除了原住民議題外,也長期關注投入各種社會議題。比較年輕的拷秋勤和好客也從不落人後, 最近的作品也都和環保密切相關。好客樂團轉化成的「愛吃飯創作合作社」於本月發行的新專輯就是在談農業與稻米問題。

拷秋勤在去年出版 的專輯中則有歌曲「逆天」精彩地討論地球暖化:

地球圈的環保生態受到長期的破壞

溫室效應 極端現象 一個個接踵而來
不明的熱浪 威力一年比一年還強
不敢想 不敢望 我不能接受這現象

除此之外,獨立音樂界極受歡迎的樂隊1976與929在上個月也各自發行新專輯,並且都包含好聽又深刻的環保歌曲。929的主唱吳志寧的詞除了年輕人的青春心聲外,也充滿人文反思。上半年其父前輩詩人吳晟的詩由十位歌手譜成曲出版專輯「甜蜜的負荷」,就是由吳志寧製作,並且演唱兩首。在929的這張新專輯「也許像星星」中,也收錄早在環保界和音樂界被傳唱的反核歌曲「貢寮你好嗎」(這是借用一部知名反核紀錄片的片名。929在十月的演唱會中也在歌曲前播放紀錄片片段)。這首歌光是旋律都會深深打動人,更何況是加上如此誠摯歌詞:

有一天我的朋友他告訴我
海邊的橋被大海淹沒 消失的海岸線沒人問
美麗的珊瑚礁 蓋著石灰粉
我要輕輕地唱 對著你們唱
我要輕輕地唱 對著沙灘唱
我要輕輕地唱 用盡我所有能量
我們不要核電廠

此外,剛由Sony/BMG發行新專輯「這個星球」的1976樂隊,也有一首歌曲「努特」。這首歌是以德國柏林動物園的北極熊努特為主角,mv尤其值得看,是講努特進入城市,遭遇地球暖化所造成的種種威脅,拍攝手法獨特可愛。

台灣的音樂人關心環保當然不是從現在開始。交工樂隊曾用一整張專輯高唱反水庫,並且從未停止用音樂與行動來追求一個更美好的環境。連陳昇都曾和環保團體合作出版一張呼籲保護黑面琵鷺的單曲「黑面鴨要報仇」。但無論如何,似乎從來沒有一個冬天像今年一樣,不是因為地球暖化,而是因為音樂人的熱情,讓台灣暖了起來。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鄭風.出其東門〉

譯者:賈福相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
雖則如雲,匪我思存。
縞衣綦巾,聊樂我員。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
雖則如荼,匪我思且。
縞衣茹藘,聊可與娛。

走出東門

走出東門,女孩子結隊如雲。
雖則結隊如雲,無一是我意中人。
意中人,白衣青巾,悅目賞心。

走出外廓,女孩子結隊如茅花。
雖則茅花芸芸,無一是我心上人。
心上人,白衣紅巾,相處歡欣。

Walking Out the Eastern Gate

Outside the Eastern Gate, girls – flowering, downy clouds.
Although there are many, not one is my sweetheart.
My sweetheart – in a white dress and in a blue scarf –
She is the one I miss.

Beyond the city walls, girls – floating pampas plumes.
Although there are many, not one is my sweetheart.
My sweetheart – in a white dress and in a red scarf –
She is the one I love.

茹藘」今名茜草,多年生草質藤本;小枝四稜,上生倒鉤刺;根紫紅色或澄紅色。葉4片輪生,卵形至卵狀披針形,長2-5公分,寬0.8-2公分,先端漸尖,葉基部圓至心形,表面粗糙,背面葉脈有倒鉤刺。聚繖花序排成圓錐花叢;開黃白色小花。漿果近球形,徑0.5-0.6公分,黑色或紫黑色。原產於華北,則則分布於亞洲北部至澳大利亞,中國境內大部分地區山間隨處可見。

古人認為茜草乃「人血所化」,因此又稱為「地血」。植株根部除供染色外,又能治血。

茜草為自古即盛行栽培的染料植物,紫赤色的根部含茜素(alizarin)及茜草酸(munjistin)等成分,為紅色染料,專供染御服之用,稱為「染絳」。《周禮》〈地官•司徒〉:「掌染草,掌以春秋斂染草之物」,意即掌染草者,專職掌理春秋二季徵收染色用的植物,其中包括茜草、紫草等,可見茜草作為染料起源甚早。民間也有商品化栽植者,如《史記》云:「千畝巵(梔)茜,其人與千戶侯等」,說明漢代已有大面積栽培茜草,而且還可因此致富。〈鄭風•出其東門〉所說的「縞衣茹藘」,意思就是用茜草染成的紅色佩巾。

除染料外,茜草根自古以來也是重要藥材,《神農本草經》將之列為上品,有「涼血止血,活血祛瘀」的效用。另外陳藏器《本草補遺》則記載古人用蘘荷和茜草去除蠱毒,此為茜草的另一種特殊用途。(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陳誼芩、易俊宏
副刊特約編輯:顧美芬、黃德宗•網編:黃德宗

感謝智邦生活館協助發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