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6.15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地球日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南方電子報
推薦瀏覽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
地球公民協會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苦勞網
南方電子報
生態工作假期網站
  潛水志工體檢東北角:珊瑚覆蓋率不到2成
【相關連結】
揚聲國際,社區接力」 為珊瑚礁盡心力
2008年全台珊瑚礁總體檢成果(圖解)
全球海洋大會 聚焦珊瑚大三角保育行動
【達爾文200專題】達爾文、演化論與珊瑚礁的未來

本報2009年6月15日台北訊,耿璐報導 

2009年珊瑚礁總體檢首站「東北角Reef Check」於上週六(13日)落幕,此段調查在超過30位潛水志工協助之下,地點涵蓋鼻頭角、龍洞、豆腐岬、野柳、番仔澳,經來自中研院的科學指導員確認,其中以鼻頭角10米深的50%珊瑚覆蓋率為最佳,其他地點珊瑚覆蓋率則鮮少超過20%。 

 台灣珊瑚礁體檢今年首度由民間團體發起,主辦單位「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及「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特別選擇台灣潛水活動起源之東北角區域做為體檢首站。

精采內文

 
  我們的島:老樹林•客家情

採訪、撰稿:郭志榮;攝影、剪輯:陳添寶

依山而居,敬天愛樹,一直是客家族群給人的溫馨景象。但是在台北市,一項以客家為名的建設工程,卻要移除老樹、破壞自然,大開保育倒車。一群愛護自然的朋友,展開保護行動,讓從事建設的政府部門修正計畫,以保留老樹林,來彰顯客家情懷...

「新建的客家文化園區要砍樹」,像一則小道消息流竄在台北城市裡,直到一場官辦的說明會,證實傳聞不假。北市客家文化園區興建計畫,規劃重新整建兒童交通博物館,舊大樓整修使用,內部空間將會大幅變動,設計一座連結自行車道的空中跨堤平台,以及高築土堤的種稻梯田。 

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呂苡榕

Jack English 拍攝的 Looking At Each Other - Elephants。

達悟族知名海洋文學家夏曼.藍波安,接受國家實驗研究院邀約,擔任台灣海洋科技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特殊的文學作家背景,陸續引起國際重視,日本NHK電視台與人類學家合作製作海洋生態專題,邀請他到日本演講海洋科學與海洋文學。

台電核能三廠13日下午發生火警事故,雖然大量濃煙遮蔽天空,但卻聽不到任何警報聲。經過近30分鐘,在下午3點48分將火勢撲滅。

1909年,美國和加拿大兩國在五大湖區簽訂了《邊界水域條約》。近日,美加兩國舉行一系列活動,紀念這條約簽訂100週年。並強調兩國在保育尚須攜手努力,確保兩國民眾能夠獲得安全、乾淨和健康的水。

肯亞6月應該進入雨季,但是由於全球氣候變化,今年的雨季遲遲沒有到來,自然保護區內已有37頭大象死亡。許多大象很可能是因為極度乾旱,缺少食物而死亡的。

蘭州市從今年起將大規模進行污水處理廠和污水管網建設,3年後有望實現污水全收集、全處理,不再向黃河直接排放。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書齋:【好城市】誰才是道路的主人?

作者:廖桂賢

編按:台灣人生活在令人喘不過氣的城市已經太久!這些擠滿人、被無數水泥覆蓋,少見藍天的城市,有沒有解藥可醫?人人推崇歐美城市規劃,但什麼樣的城市才能讓人「怎樣都要住下來」!本週一連5天,我們將推薦您《好城市怎樣都要住下來》一書,邀您藉由其中精彩片語,來找尋修復台灣城市的靈感!

「道路是做什麼用的」?許多人會回答:給車用的。不管是不是交通規畫專家,你我從小就耳濡目染,知道交通順暢是重要無比的交通課題;也知道人車分流、有秩序的暢通道路是所謂現代城市的象徵。

但是,現在許多歐洲城市雖仍盡力避免交通大阻塞,但也不打算讓車輛在市區道路上太順暢地通行,而且還要讓車流與人潮混在同一條道路上!

這不是走回過去交通亂七八糟的回頭路嗎?

精采內文

 
 
  潛水志工體檢東北角:珊瑚覆蓋率不到2成

本報2009年6月15日台北訊,耿璐報導

2009年珊瑚礁總體檢首站「東北角Reef Check」於上週六(13日)落幕,此段調查在超過30位潛水志工協助之下,地點涵蓋鼻頭角、龍洞、豆腐岬、野柳、番仔澳,經來自中研院的科學指導員確認,其中以鼻頭角10米深的50%珊瑚覆蓋率為最佳,其他地點珊瑚覆蓋率則鮮少超過20%。東北角珊瑚礁體檢從萬里出海

台灣珊瑚礁體檢今年首度由民間團體發起,主辦單位「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及「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特別選擇台灣潛水活動起源之東北角區域做為體檢首站。

準備下水的珊瑚礁體檢志工東北角發展甚早且與都會區連結緊密,早期無節制的人為影響之下,海底天然資源已耗損嚴重,一些參與志工也忍不住問:「在東北角調查珊瑚有什麼意義?要做珊瑚紀錄不是應該去美一點的地方?」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秘書長郭兆偉說明:「珊瑚體檢就是為了真實記錄珊瑚生態系的現況,如不透過這樣的體檢,無法知道損害程度,有了這筆基本資料,才有阻止惡化並積極復育的依據」。

分別在5月23日、30日與6月13日進行的東北角珊瑚礁體檢,其中有8位志工參與了不只一梯,對於再次下潛調查,志工們認為技術的確更加熟練,第一次操作不足的部份也在科學指導員帶領之下有所改進。

志工也希望有更多學習,已參加兩梯的陳誼瑄和邱北夫,下週將再前往蘭嶼進行第三次珊瑚礁體檢。他們表示,希望主辦單位能製作需紀錄之指標生物的特徵圖鑑,並加強海洋生物認識的課程,「我們很有熱誠,但希望數據是有意義的,能一開始就做好而不只是做熱心的白工」。

科學指導員解說珊瑚礁體檢查注意事項 鼻頭角珊瑚礁體檢 野柳珊瑚礁體檢

不論是新手或老手,參與珊瑚體檢的志工們最在意的問題都是--「後續呢?」志工自費花時間協助體檢,是因為關心海底珊瑚的狀況,對數據如何使用、有何效益等問題均十分重視。

主辦單位表示,珊瑚礁體檢本來就是一項守護海洋的「行動」而非單次的「活動」,所有調查的數據都會上傳到美國加州「珊瑚礁總體檢基金會」總部的線上資料庫,詳細規劃之後也將在國內部落格上長期累積數據並分享給大眾。未來假使有漏油等船難發生,這些都可能成為有關單位要求肇事者復原的依據。

東北角珊瑚礁體檢落幕,除基本的珊瑚覆蓋率如預期的並不高,珊瑚體檢所要求紀錄的指標魚類(如鸚哥魚)及無脊椎動物(如龍蝦),幾乎沒有在此發現,跟老潛水員印象當中大龍蝦滿佈的東北角海域已有天壤之別;而野柳的調查當中也記錄到許多廢棄魚網,再次顯示東北角的海洋保護及珊瑚復育還有很大空間。

在今年珊瑚礁總體檢辦理的首站當中,主辦單位和參與人員都在少見的專業型志工行動中彼此學習,針對志工提出當天的流程、指令不夠明確,主辦單位也正努力修正。儘管如此,志工詹前陵仍開心回應,「以前潛水雖然看到很多東西,但都不認識,這次在指導員講解帶領之下,才知道這些海中生命的生態意義,潛水時有目標真的很不錯」;而之後陸續的蘭嶼、澎湖、綠島、台東、小琉球等五個梯次的珊瑚體檢,也將為台灣海洋資料庫持續累積守護力量。

2009台灣珊瑚礁總體檢網站

Top

 
 
我們的島:老樹林•客家情

採訪、撰稿:郭志榮;攝影、剪輯:陳添寶

綠意盎然的園區。圖片提供:我們的島。依山而居,敬天愛樹,一直是客家族群給人的溫馨景象。但是在台北市,一項以客家為名的建設工程,卻要移除老樹、破壞自然,大開保育倒車。一群愛護自然的朋友,展開保護行動,讓從事建設的政府部門修正計畫,以保留老樹林,來彰顯客家情懷...

「新建的客家文化園區要砍樹」,像一則小道消息流竄在台北城市裡,直到一場官辦的說明會,證實傳聞不假。北市客家文化園區興建計畫,規劃重新整建兒童交通博物館,舊大樓整修使用,內部空間將會大幅變動,設計一座連結自行車道的空中跨堤平台,以及高築土堤的種稻梯田。

這樣的設計,馬上引來生態保護人士的質疑,憂心將會移除許多老樹,破壞當地珍貴的生態。另一方面,身為客家人的林淑英,更批評這種破壞自然的建設,根本有違客家精神。環保人士為老樹請命。圖片提供:我們的島。

走進台北市客家文化園區預定地,這個地方在日治時期,被規劃成台北市八號公園,種植了許多樹木,到了1980年代,撥用部分土地,興建兒童交通博物館,但是近年因為營運不善、宣告關閉,卻為台北遺留了一個自然空間。

整個院區內,有許多老樹,甚至歷經歲月的洗鍊,出現都市中難得一見的森林生態,生態價值極為珍貴。茂密的樹林,多樣性的樹種,加上不受過度干擾的空間,於是昆蟲住進來,鳥類飛進來,整個區域像是隱藏的生態樂園。綠意盎然之園區。圖片提供:我們的島。

漫步園區,看見飛揚飄散的棉白柳絮,一如紅樓夢所吟詠的「豈是繡絨殘吐,捲起半簾香霧。」此種美景,無異為城市台北增添詩意情懷。

但是在建設的設計圖裡,沒有詩意的空間,更缺乏生態的概念,園區計畫移除一百多棵樹木,讓森林綠地變水泥樂園。許多關心客家文化園區開發的人,不斷透過管道,讓外界了解對園區的生態破壞,也在市府舉辦的溝通會議中,嘗試為老樹請命。

搶救客家園區的行動,很快受到外界的重視,並且將意見反映到市府,要求變更設計。面對民意要求保護生態,主導規劃案的台北市客委會,開始做出回應,願意變更設計、保留樹木。

為老樹請命。圖片提供:我們的島。在豪雨的天氣裡,生態保護人士前往園區,瞭解變更保留的範圍,查看已經開工的園區現況,發現工程施作粗暴,還是造成破壞。對於開發建設工程,台北市客家文化園區,展現一種面對問題、願意改善的態度,但是在溝通工作上,仍是有所不足。

目前,台北市樹木保護委員會,決議要求保護樹木,工程設計改變以木棧道取代梯田,自行車道改採高架方式,不移除樹木,讓園區走向一個具有生態理念的樣貌。

工程依舊進行,生態保護人士仍會持續守護,讓老樹林永遠安然生長,更讓園區增添愛好自然的客家情。

※節目內容及訂閱電子報詳見:我們的島節目網站

Top

 
 
 
蘭嶼婆娑之美 夏曼以科技書寫

摘錄自2009年6月13日中國時報報導

「可以和自己生活的海洋一起工作,是一種幸福!」達悟族知名海洋文學家夏曼.藍波安,雖然試著壓抑心裡波動的情緒,但眼睛裡泛著淚光,還是透露出內心的激動,他說,「輾轉到過那麼多地方,因為海而得到這份工作,是我的幸運。」 夏曼過去是專職作家,寫的都是蘭嶼達悟族人跟海洋的故事,文建會前主委陳其南讀了他的作品,曾讚嘆說,「夏曼.藍波安夠資格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令人驚訝的是,去年夏天,夏曼決定從文學轉向科學發展,接受國家實驗研究院邀約,擔任台灣海洋科技研究中心副研究員,「他們說從沒有人用文學觀點看海洋科學。」夏曼表示,「他們認為我可以做到這一點。」 夏曼加入後,除了參與海洋研究船研究任務以外,也促成海科中心決定與國家高速網路與計算中心合作,在蘭嶼建置台灣第一座離島海底生態教育觀測站。潛遍蘭嶼島沿岸珊瑚礁的夏曼,成為整個計畫核心人物,不但要帶領達悟族人組成的探勘團隊,負責潛水評選海底攝影機架設地點,連冬天都照常下海潛水,還要說服保守的達悟族人,同意在當地建造觀測站。

據了解,海科中心評選的設站地點,因鄰近椰油部落祖墳,達悟族人原本擔心在附近設置海底生態觀測站,恐怕會冒犯祖靈,因而甚為排拒。「剛開始跟大家說明時,大家對透過網路攝影作自然教育的方式都似懂非懂,花了很多工夫,才說服大家做這事情,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夏曼表示,透過生態觀測站的建置,讓達悟族中小學生更珍惜蘭嶼的海洋生態,同時讓全台、甚至是全世界的人,共同見證蘭嶼的海底生態之美,一起分享海水的味道、聆聽海洋的聲音。 加入海科中心近一年,夏曼特殊的文學作家背景,陸續引起國際重視,日本NHK電視台與人類學家合作製作海洋生態專題,就邀請他到日本演講海洋科學與海洋文學;也受邀出席環菲律賓海域國際研討會,將達悟族海洋文化與科學從島嶼推向海洋。

Top

 
 
核三廠竄火球 濃煙嚇壞恆春人
摘錄自2009年6月13日自由時報報導

台電核能三廠13日下午發生火警事故,啟動核能機組的變壓器,疑因大雨造成短路,引燃變壓器內的絕緣油,濃濃黑煙讓附近居民不知所措,加上廠方通報延誤,恆春鎮內一片騷動,地方居民相當憤怒,強調若不改善通報機制,將天天包圍核三廠。 原能會核管處處長陳宜彬表示,火災一發生,輻射中心人員與輻射自動監測器立即啟動監測放射性物質工作,證實沒有放射性物質外洩,也沒有人員傷亡,調查報告將於三到四天出爐。只是相較已經運轉30年的其他座變壓器,這座變壓器近3年才剛裝上,將找供貨的國內廠商共同協助調查。

拍下濃煙畫面的大光里民江先生說,當時他帶著遊客在海上從事水上活動,突然聽到核三廠方向傳來「碰!」的巨響,一團火球向天空噴出。 緊接著便是大量濃煙遮蔽天空,遊客臉色發白直問他:「該不會核三廠爆炸了?」附近居民更是心急如焚,抱怨平時核安演習時警報聲響亮,真的發生意外事故,卻濃煙密布聽不到任何警報聲。

核三廠長陳布燦說明,位在核能機組旁的「起動變壓器」,疑因大雨造成三向開關線路短路,引燃變壓器內保護的絕緣油脂造成大火,廠內四部消防車立刻前往滅火。 由於10分鐘內無法控制火勢,先將兩部核能機組發電降載至90%,緊急通報轄區內消防隊支援,經過近30分鐘,在下午3點48分將火勢撲滅。 台電表示,當機組正常運轉時,起動變壓器為備用電源,目前核三廠共有兩座34萬5千伏特的起動變壓器,已改用另外一座起動變壓器作為備用電源。 雖然虛驚一場,但直到火勢即將撲滅才得知的恆春居民,對核三廠訊息發佈過慢相當不滿。 核三廠方強調,事發突然,已在時效內通報地方,未來會改進通報時間,也將釐清是否有人員維修上的疏失。

 Top

 
 
 
須採取新措施 保護五大湖流域生態環境

摘錄自2009年6月14日國際線上報導

位於美國和加拿大交界處的五大湖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水系,1909年,美國和加拿大兩國簽訂了《邊界水域條約》。近日,美加兩國舉行一系列活動,紀念這條約簽訂100週年,並強調將採取措施,進一步保護五大湖流域的生態環境。

五大湖是指位於北美洲中部的伊利湖、蘇比利爾湖、安大略湖、密歇根湖和休倫湖,它們分佈在美國與加拿大之間。

1972年,美國和加拿大兩國又簽訂了《大湖區水質協議》,制定了目標、適用政策法規、指標體系、最低水質標準、整體治理計劃和針對各污染源的具體治理計劃及實施安排。1978年,兩國對這個協議進行了修訂,強調兩國將修復並維持五大湖流域生態系統水體中化學、物理和生物組成的完整性並共同致力於減少污染。

然而近年來,隨著五大湖流域人口不斷增長、新的化學物質排污以及氣候變化,五大湖流域生態系統正面臨著新的威脅,必須採取新的措施來加以保護。加美兩國將就此問題展開商談,全力合作,確保兩國民眾能夠獲得安全、乾淨和健康的水。

Top

 
 
  蘭州三年後有望實現不再向黃河直接排放污水
摘錄自2009年6月13日新華網蘭州報導

蘭州市從今年起將大規模進行污水處理廠和污水管網建設,3年後有望實現污水全收集、全處理,不再向黃河直接排放。記者從蘭州市城建、環保等部門了解到,蘭州市今年將開工興建兩座污水處理廠,擴建一座污水處理廠,另外還計劃今後3年投資9.95億元,鋪設約365公里的污水管網。

蘭州是黃河幹流貫穿而過的城市,黃河蘭州段全長約150公堙C蘭州城市污水是黃河上遊一個重要的污染源。目前,蘭州每天要產生55萬立方米至60萬立方米的污水,只有約53%得到收集處理。蘭州市環保局宣傳處負責人介紹,近年來,蘭州市不斷加大城市污水處理能力建設,黃河蘭州段水質有明顯的改善。如果蘭州實現城市污水全收集、全處理,黃河蘭州段水質將有望得到更加明顯的改善。

Top

 
 
  肯亞氣候異常乾旱 幼象集體死亡

摘錄自2009年6月13日國際線上報導

肯亞野生動物管理局12日證實,該國北部桑布魯自然保護區內已有37頭大象死亡。這些大象的年齡在2到8歲之間,屬於幼年象。

桑布魯地區的旱季通常是在每年的3月到5月,6月應該進入雨季,但是由於全球氣候變化,今年的雨季遲遲沒有到來,因此許多大象很可能是因為極度乾旱,缺少食物而死亡的。

近些年來肯亞每年都有一些大象因為氣候變化的原因而非正常死亡,但是令人悲觀的是,這一數字每年都在遞增。2007年桑布魯自然保護區有14頭大象死亡,而到了2008年這一數字就翻了一倍,達到了28隻。專家解釋說,比起成年象,幼年象的死亡率高,因為幼年象在乾旱缺少食物的環境下,無法像成年象一樣長途跋涉去尋找食物,因此很多像是被活活餓死的。

目前野生動物保護專家已經對死亡的大象進行屍檢,並將樣本送到實驗室做進一步分析,以採取相應措施減少大象的死亡。

Top

 

 
  書齋:【好城市】誰才是道路的主人?

作者:廖桂賢

編按:台灣人生活在令人喘不過氣的城市已經太久!這些擠滿人、被無數水泥覆蓋,少見藍天的城市,有沒有解藥可醫?人人推崇歐美城市規劃,但什麼樣的城市才能讓人「怎樣都要住下來」!本週一連5天,我們將推薦您《好城市怎樣都要住下來》一書,邀您藉由其中精彩片語,來找尋修復台灣城市的靈感!

「道路是做什麼用的」?許多人會回答:給車用的。不管是不是交通規畫專家,你我從小就耳濡目染,知道交通順暢是重要無比的交通課題;也知道人車分流、有秩序的暢通道路是所謂現代城市的象徵。

但是,現在許多歐洲城市雖仍盡力避免交通大阻塞,但也不打算讓車輛在市區道路上太順暢地通行,而且還要讓車流與人潮混在同一條道路上!

這不是走回過去交通亂七八糟的回頭路嗎?

沒錯!人類社會雖然一直向前走,但在社會、環境背景改變之後,偶爾也會發現某些過去被認為是落後的現象和做法,不但不落後,還很進步。

就拿騎自行車這件事來說吧,那些在中國城市中大批的自行車潮,過去看在進步世界的眼中是落伍的,但現在,哪一個想要節能減碳的城市不大力推廣自行車通勤?

過去,街道上人車混雜、拖慢車速的現象也被視為落伍的,而現在,專家卻發現人車混流才是交通安全的上策。

在永續城市規畫的課題上,現代城市可以向過去學習的地方其實不少。而過去既然早已看不到,那些還存在於歐美地區以外的都市交通現象,就可以是靈感的來源。

隨著車速 車道變形成流動市場

2008年,我到西非的迦納走了一趟,如果問我那兒的道路是做什麼用的?我會回答:給車和市場用的。

迦納的首都阿克拉(Accra)就像世界上許多城市一樣,極力朝向現代化發展,城市中有著許多充滿車流的筆直道路;但是,與我們所熟悉的現代城市不同,與車潮共享車道的還有流動攤販。

這些流動攤販不只在一個定點做生意,他們把商品頂在頭上、四處遊走,擁有超強的移動力,是貨真價實的流動攤販。為數龐大的攤販不但在人群中遊走,更在車潮中流動,形成一個龐大的市場、一個像變形蟲一樣的市場。

當道路擁塞、車速放慢時,小販們一個個伺機滲入車陣中叫賣;當塞車紓解、車速回升時,小販們就退回到路旁。

流動市場就這樣不斷變形著,街道的定義也隨著車速的不同,在「路」與「市場」間不斷切換。這樣的現象之所以存在,也是拜阿克拉嚴重的交通阻塞之賜。

對許多經常塞在車陣中的駕駛與乘客而言,塞車也不無聊了,甚至還是買菜、添購日用品的最佳時機,因為從飲用水、零食、魚肉蔬果,到報紙、手錶、西裝等,在車陣中都可以買到。

而且最省事的是:你不用去市場,市場自己會來找你。

當我身歷其境時,非常擔心這些流動攤販的安危,暗暗希望他們不要冒生命危險在車陣中討生活,就像擔憂台灣車陣中賣玉蘭花的人一樣。

但話又回來,為何我們的直覺反應是希望攤販退出危險的街道,而不是希望車流放慢速度、讓街道不再危險呢?誰說道路就一定得讓汽車飛馳?誰說汽車一定就該是道路中的老大?

人車混流 馬路不再如虎口

我們的現代城市已經將太多的空間讓給了汽車,而且為了車流順暢,將人車分流,於是隨意穿越馬路不但危險,還不符合公民道德。但是當車子愈來愈多,行人所分到的空間也愈來愈少;當車子得以愈跑愈快,街道也愈來愈危險。

於是馬路成了如虎口,在街道上嬉戲會被爸媽罵,愈來愈多人發現都市不適合人居了。

過去想盡辦法讓汽車在城市中暢快地通行的許多歐美城市,近幾十年來反而卯盡全力來降低車速、讓汽車不要暢行無阻,以保障交通安全。

其中一個重要的策略,就是讓車與人的空間界線愈來愈模糊,讓人車混流。

因為許多調查發現,在行人和車輛交錯的路段中,車禍的肇事率反而比人車分流的路段還低了許多,這是因為來來往往的行人迫使車輛放慢速度,因此減少撞人肇事的機會。

人車平權共享一條道路,荷蘭30年前的遠見

從人車分流到人車合流,在這觀念的轉變中,歐洲城市對道路的使用方式也不同了:以前道路主要是給車子用的,車子享有無上的權力,現在的道路則是人車平等共享。

荷蘭,是第一個嘗試人車平權的歐洲國家,30多年前就開始重新設計街道,縮減原有車道,並配合植栽、路樹、花圃等細心的設計,讓車輛無法呼嘯而過,被迫減速慢行。

如此一來,行人可以更放心地在街道上行走,小孩子甚至可以在街頭玩耍,荷蘭人稱呼這樣的街道為Woonerf,意思是像庭院般讓人放心行走的環境,台灣則譯為「生活化道路」。

街道人車平權的觀念目前已經傳遍許多歐洲城市。

我在許多德國城市都看到不少這樣的街道,街口設置了標誌來提醒駕駛放慢車速,車輛得乖乖地以不超過時速七公里的龜速行駛。

在許多人潮較多的路段,行人的權力甚至比車子還要大。

部分歐洲城市中商業繁忙的區域,人行道的寬度甚至大於車道,許多街道雖然不完全是行人徒步區,但在設計上有如徒步區,如果沒有那些及腰的短柱或其他裝置來限制車行的範圍,幾乎看不出車道與人行道的差別。

這種設計,正是希望在不排除車輛交通的情況下,盡量提供舒適、自在的步行環境。

在這樣人車不分的環境中,行人找回了尊嚴和路權,再也不用吸車輛的廢氣,再不需費心留意車輛,在安心地散步、逛街、喝咖啡之際,更可以隨意地「闖馬路」;而車輛則只能成為噤聲的小媳婦,要選擇在這樣的環境中行車,就不得不妥協:放慢速度、乖乖禮讓行人。

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可說是最棒的徒步城市,她的市中心擁有全世界面積最大的行人徒步區。荷蘭也不遑多讓,幾個大城市如阿姆斯特丹、烏特列茲(Utrecht)等的主要購物區也已經完全成為行人徒步區。

歐洲城市重新設計了街道的空間結構、調整人車的權力分配後,車流愈來愈不順暢;但是,城市中的車禍事故顯著減少了、馬路不再是虎口、爸媽跟著孩子一起在街頭嬉戲。都市成了行人天堂,愈來愈適於人居。

那麼,在一個住起來舒適的城市中,街道該是做什麼用的?

歐洲的經驗告訴我們,街道應該多功能的使用,除了交通,還可用來逛街、遊戲、吃飯、喝咖啡......

這樣看起來,迦納阿克拉的街道同時兼具車道和市場的功能,在本質上其實一點兒也不落伍呢!

 

作者:廖桂賢

出版社:野人

出版日期:2009年06月04日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網編:陳婉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