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6.29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2009綠世代編採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地球日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南方電子報
推薦瀏覽
環境信託網站
企業永續發展協會
崔媽媽基金會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政治大學第三部門研究中心
生命力新聞
世界自然基金會
生態工作假期網站
 
  西門町原民開唱 呼喊「音樂台東不要核廢」

說:原民載歌載舞,唱出反核廢心聲

【相關連結】

 核廢場選址引爭議 台東原民:台電說明會含糊其辭
端午狼煙延燒 全台部落爭原民、環境權
原民放狼煙 催生原民法
反核廢料連署

「你們在做決定之前問過我的族人嗎?你們問過大海和海灘嗎?你們問過清草和小樹嗎?你們問過溪流和小魚嗎?你們問過天空和彩虹嗎?你們問過陽光和小雨嗎?大自然的一切對我的族人來說,都是那麼神聖不可侵犯。」台電將台東達仁鄉作為核廢場預定地,引發部落族人不滿,原民歌手昨日齊聚西門町,唱出反核廢心聲。

排灣族原民歌手達卡鬧表示,台電在選址方面沒有得到民意支持,這完全不符合程序正義,核廢放置預定地達仁鄉是排灣族傳統領域,台電無視原住民基本法,只想便宜行事。「今天這不是原住民問題,因為核廢料不管放哪裡都是錯誤的。 」

精采內文

 
 
  我們的島:海參浩劫

採訪、撰稿:張岱屏;攝影、剪輯:陳志昌

每年春夏交替,是澎湖潮間帶最動人的時節,退潮後繁盛的生物景象,令人目不暇給。在海中漫舞的血紅六腮海蛞蝓、潮池中色彩斑斕的車渠貝、岩縫中新生的小海兔,還有許許多多種類多到讓人記也記不清的大小海參。目前全世界有記錄的海參,有1250種,在台灣地區記錄到的有30種。其中,澎湖海域海參的種類,就有二十多種。常見的海參包括蕩皮參、黑海參、棘手乳參等等。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彭瑞祥


國際捕鯨委員會年度近期開議,贊成與反對捕鯨談判又陷僵持,據會中文件顯示,2008至2009年間,1936頭被捕獲的鯨魚總數中有1004頭為日本所捕殺

外來種消息方面,台灣畫眉在兩年前獲承認為獨立種,不過因早期國人引進大陸畫眉,導致基因受汙染;農委會特生中心與師大生命科學系合作調查發現,受汙染比例已逾兩成,如不及時控制,台灣畫眉恐將滅種。不過在陽明山則有一群熱心志工參加生態工作假期,協助陽明山國家公園二子坪清除外來的水生植物,吸引許多遊客駐足稱讚。

污染消息方面,六輕周遭校園學子常抱怨臭味,有國小在校園內種植大樟木、羅漢松、老榕樹,請老樹幫忙阻斷臭味,但成效有限。而台中烏日鄉民眾不滿中科污水放流管工程造成地下水源枯竭,群集抗議,中科管理局終允諾,地層下陷、用水問題以及工作井違法使用農地未解決前,全面停工
【更多今日新聞】
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西門町原民開唱 呼喊「音樂台東不要核廢」
本報2009年6月29日台北訊,呂苡榕報導
台北市西門捷運站6號出口前,昨(28)日熙攘的街道上多了不一樣的光景。各地原住民連夜北上,巴奈、達卡鬧、Message樂團等相聚街頭,以歌聲抗議台東達仁鄉設為核廢場址預定地。他們背著畫有輻射警示圖案的黃色桶子,在接頭高唱「音樂台東,核廢不要」,希望台北人傾聽他們的呼聲。Message現場演唱「原住民站起來」,要原住民謹記先說過的話,捍衛自己的土地與傳統。

原住民代表那布(Nabu)表示,「台東人口僅23萬,卻要負擔全台灣的經濟垃圾」,而當地已有反核的情緒,台東地方政府與媒體幾乎封鎖這些消息,因此外界無從得知,因此特別來到台北,希望藉由音樂傳達訊息。活動一開始,原住民手拉著手繞著廣場跳舞,並邀請現場觀眾一同加入。許多好奇圍觀的民眾也跟著進入跳舞行列,聲援他們的訴求。

嘎斯ㄅ浪.啦法告是Message樂團的成員之一。二二八狼煙行動之後,不同部落的原住民共同組了這個原民樂團,希望藉著音樂將原住民議題帶往各處,讓外界了解原住民發生了什麼事,並串連更多支持者。

嘎斯ㄅ浪.啦法告來自屏東魯凱族。他表示,部落長老知道他在幫忙台東核廢問題都很支持,雖然反對核廢料的人還是少數,而且結局可能還是會將核廢放到台東,但是只要有萬分一的機會他們都願意試試看。他說,「我們的祖先在這裡生活幾千年了,很多新的東西我們都願意接受,但是破壞土地的事我們一定反對。」

核廢料放置問題在台東引起原住民抗議,排灣族原民歌手達卡鬧表示,台電在選址方面沒有得到民意支持,這完全不符合程序正義,核廢放置預定地達仁鄉是排灣族傳統領域,台電無視原住民基本法,只想便宜行事。「今天這不是原住民問題,因為核廢料不管放哪裡都是錯誤的。台灣需要綠色能源的開發,核能是低碳家園最壞的選項,它所產生的垃圾也不應該隨意被丟棄在任何一個偏遠地方。」

抗議現場排灣族「大龜文王國」Ruvaniyaw王室小王儲伊將.塔伊達,代表族人到場發言抗議,政府只想用50億來買下他們的土地,將那些危害生命的有毒物質丟的越遠越好,卻不在乎這裡是原住民族的家園,是族人世代安身立命之所。「你們在做決定之前問過我的族人嗎?」伊將.塔伊達質問,「你們問過大海和海灘嗎?你們問過青草和小樹嗎?你們問過溪流和小魚嗎?你們問過天空和彩虹嗎?你們問過陽光和小雨嗎?」

除了原住民樂團之外,6月19日當天在自由緬甸音樂會上表演的「主音樂團」也到場支持。台灣自由緬甸網絡TFBN執委蔡雅如表示,環境權包含在廣義的人權問題內,許多社會條件越弱勢的人,往往是環境問題的受害者。他們經營緬甸議題多年,也相望以音樂將議題發散讓更多人看見。他認為,邊緣弱勢不論在哪個地方都遭遇相同問題,因此這次台東發起藉由音樂表達訴求,TFBN也就理所當然的支持協助。

這次活動原本打算租借捷運站旁的紅樓場地,但由於租借過程遭刁難,臨時轉移陣地至捷運6號出口前廣場,並向街頭藝人商借場地,導致活動時間遭到壓縮而提前結束。活動最後由主辦人巴奈(Panai)和那布(Nabu)共同演唱「也許有一天」。

巴奈滄桑的女性嗓音,被上的Nabu渾厚的呼喊,唱出原住民期待保留台東這塊「像天堂一樣的想像」淨土的願望。

Top

 
 
  我們的島:海參浩劫

採訪、撰稿:張岱屏;攝影、剪輯:陳志昌

海參。圖片提供:我們的島。原本沒有經濟價值的澎湖海參,這兩年卻成為人們掠捕的目標。一場前所未有的海參浩劫,正在澎湖海域發生……

每年春夏交替,是澎湖潮間帶最動人的時節,退潮後繁盛的生物景象,令人目不暇給。在海中漫舞的血紅六腮海蛞蝓、潮池中色彩斑斕的車渠貝、岩縫中新生的小海兔,還有許許多多種類多到讓人記也記不清的大小海參。目前全世界有記錄的海參,有1250種,在台灣地區記錄到的有30種。其中,澎湖海域海參的種類,就有二十多種。常見的海參包括蕩皮參、黑海參、棘手乳參等等。

在珊瑚礁沿岸的潮池裡,到處可見蕩皮參與黑海參,努力伸展著觸手,過濾珊瑚沙中的有機物、藻類與細菌。根據國外的記錄,一隻海參每年珊瑚沙的吞吐量是兩百磅,所以又被稱為海蚯蚓,在珊瑚礁生態系中,海參一直默默地扮演著金字塔底層,最重要的清除者角色。

海參幾乎沒有天敵,牠並不是海鳥或魚類喜歡的食物。長久以來海參最大的天敵只有一個,就是人類。由於海參的內臟與體壁具有毒性,處理過程非常繁複,過去只有澎湖離島的居民,會不嫌麻煩地捕撈海參入菜。由於沒有經濟效益,過去澎湖海參並沒有被過度捕撈的危機,但是這一兩年國際海參價格高漲,台灣有廠商大量收購,並集中處理本土海參,澎湖海參開始遭了殃。海參。圖片提供:我們的島。

時隔五年,我們再度回到澎湖的潮間帶,卻看不到原來充滿生機的景象。舉目望去,原本密佈在潮池間的黑海參、蕩皮參,現在幾乎找不到半條。是什麼原因讓漁民把目標對準海參,讓海參在一夕之間絕跡?我們來到澎湖本島東北方的小島──鳥嶼,據說這裡是捕撈海參的重地。

目前設籍在鳥嶼的居民有1800人左右,其中留在島上的大約有800人。在潮間帶撿拾海參、貝類,是老人家最主要的餬口方式。自從有廠商大量收購海參之後,抓海參成了一項全島運動。鳥嶼港口旁小小的雜貨店,現在成了海參批發的中心,老闆正在整理一包包冷凍海參,這些初步處理的海參,一公斤100元,全部運送到台灣的工廠集中處理之後,再賣到台灣與中國大陸各地。

孕育海參的大海。圖片提供:我們的島。月光下漁船紛紛進港,滿載著一桶又一桶的海參。這幾年受到過度捕撈以及寒害的影響,漁獲量銳減,漁船出去捕不到魚,海參與河豚就成了魚貨的主力。碼頭上漁民忙著把海參開腸破肚,做簡單的處理後,再用開水燙過,鋪在地上冷卻,這樣的場景幾乎天天在這裡進行著。

吉貝是另外一個海參捕撈的中心。這裡的漁民表示,幾十年來因為台灣與大陸的拖網漁船大肆掠奪海洋資源,海底的珊瑚礁被消滅殆盡,珊瑚屍體隨著水流衝向吉貝,以每年80公尺的速度覆蓋潮間帶,被覆蓋之處,石滬毀壞、珊瑚滅絕。在潮間帶生物資源加速崩潰的情況下,漁民能撈多少就撈多少。現在想要在吉貝的潮間帶找一條海參,比在馬路上找一塊錢還要難。

當地漁民很清楚,以這種速度繼續抓下去,海參的絕種指日可待。然而海參的絕種,代表的不只是一個物種浩劫,它牽動的是一整個生態網絡。在吉貝,老漁民之間就有個傳說,他們認為「鰻魚苗是海參生的」。老漁民說的鰻魚苗,其實是一種寄居在海參肛門附近的隱魚。海參的肛門不但是隱魚的避難所,還提供隱魚新鮮乾淨的海水和氧氣。這類與海參共生的生物,其實還不少,萬一海參絕種,這一群與海參共生的家族,也會跟著消失。成包販售的海參。圖片提供:我們的島。

海參的成長速度很緩慢,大約3年才能成熟,萬一絕種想要再復育,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定要等到海裡連一條海參都找不到了,政府才要開始採取行動嗎?

在毫無管制的過度捕撈下,澎湖海參數量已經降低到滅絕的臨界點!縣政府的漁政單位應該適時介入調查,劃設禁止捕撈的保護區,搶救這一場海參浩劫。

後記

在截稿前不久,接到澎湖友人的電話,告訴我們海參的濫捕已經擴散到澎湖本島的潮間帶,由於數量稀少,現在兩條海參叫價到三百元。如果繼續坐視不管,也許今年夏天,海參就要全面消失在澎湖的海岸線。

※節目內容及訂閱電子報詳見:我們的島節目網站

Top

 
 
 
捕鯨委員會談判僵化 鯨魚命運懸而未決

摘譯自2009年6月24日ENS葡萄牙,馬德拉報導;張桂芳編譯;蔡麗伶審校

國際捕鯨委員會(International Whaling Commission, IWC)于本月26日公佈的一份文件顯示,日本獵殺的鯨魚比任何其他國家都來得多。儘管日本簽署了在1986年開始實施的「國際商業捕鯨禁令,」至今,日本在該公約中一項豁免科學研究用途捕鯨的條例下,已經捕殺了約12,000頭鯨魚。日本捕鯨船秤重器上的小鬚鯨。圖片由 Institute of Cetacean Research 提供。

為期一周的年會上,捕委會發表的文件中揭露了「捕委會成員國在2008和2008/2009年間的捕撈量。」1,936頭被捕獲的鯨魚總數堙A其中1,004頭為日本所捕殺。

國際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 International的霍爾頓(Sara Holden),出席這次在馬德拉(Madeira)舉辦的國際捕委會年會時表示:「日本假借"科學"捕鯨計劃的名義,繼續以其他國家如挪威和冰島所無法比擬的規模大肆捕鯨。這些國家在1982年捕委會會議上都拒簽暫停商業捕鯨協議。」

另一份由日本政府提供,于本月23日的會議中公開有關其2008-09年在南極的捕鯨報告結果顯示,遭獵殺的懷孕與哺乳中的鯨魚比例偏高。

據報,在南大洋遭捕殺的679頭鯨魚中,一部分還是在澳洲的鯨魚保護區内遭害,304頭是母鯨,其中,192頭和4頭正處於懷孕與哺乳期。

頑固的捕鯨國

國際捕鯨委員會的85個成員國,繼過去一年來的閉門協商,未能達成讓日本、冰島、挪威等捕鯨國,同意遵守捕委會的科學程序和商業捕鯨禁令的規定之下,于本月22日拉開第61屆年度會議的序幕。

國際捕鯨委員會的「未來行動小組」,周旋於捕鯨與護鯨國之間,試圖解決分歧,但卻無功而返。甚至連在處理問題的作法上都無法達成任何共識。

日本使團代表中前(Akira Nakamae)表示:「如同其他生物資源,若建立在最精確的科學佐證,和利用最佳工具的基礎上,兩者併用,的確可以達到可持續性捕鯨的目的。日本對此做法已表認同,包括在捕鯨船隻上安排國際觀察員、部署衛星導航的即時船隻監測系統、DNA指紋辨識的市場監管機制等等。」

但是,日本的立場卻未能贏得大多數人的支持。捕委會的成員只同意向後推遲一年,決定是否允許日本在其沿海水域捕鯨,以換取日本減少或停止在南冰洋的「研究捕鯨」行爲。

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nternational Fund for Animal Welfare)全球鯨魚計劃執行長拉馬治(Patrick Ramage)以保育者的觀點表示,「這樣的交易將違反禁令和現行的科學程序、使日本頂著"科學"名義捕鯨的行爲合法化、枉顧捕委會科學委員會幾十年來努力的心血。此刻該擺脫的是商業捕鯨,而不是捕鯨禁令。」

賞鯨--朝陽工業

根據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本月24日公佈的一份報告記錄,全球賞鯨業過去十年來呈現增長的態勢。

由澳洲墨爾本經濟學人及夥伴,分別以國為單位所做的經濟分析顯示,去年在全世界119個國家中,有1,300多萬人參與了賞鯨的活動。在2008年創造高達15億元的門票和旅遊花費。

人道協會為呼籲設立全球鯨魚保護區所提出的請願書,正送往捕委會成員國的領導人手中。目的為推動保護和賞鯨的行爲,一種比捕鯨來得更人道和科學的替代經濟活動。

澳洲成立保護小鯨魚基金

澳洲環境部長加勒特(Garrett)承諾撥款50萬澳幣,協助拯救小型鯨類。這筆錢將全數供捕委會的小型鯨類動物基金運作之用。

加州沿岸一條海豚自水中躍出。Ed Furry 攝。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報告指出,儘管大型鯨魚現在多少受到商業捕鯨禁令的保護,然而捕殺小型鯨類的行爲,卻在許多國家持續地上演。在很大程度上,不受國際社群的監管。

此外,基金會于25日警告說,生活在柬埔寨和寮國之間,湄公河部分河段地區的海豚,由於污染而導致瀕臨滅絕。」

基金會的研究人員取自2004年至2006年間21個死亡海豚的分析中,發現高濃度殺蟲劑毒性的含量,如DDT和環境污染物如多氯聯苯以及汞。海洋守護協會旗艦船艾爾文號(圖前)圍堵日本捕鯨船。圖片由 SSCS 提供。

海洋守護協會2009年南大洋「研究」遠征計劃

船長華生(Paul Watson)說,海洋守護協會帶著一艘新的,更快的船舶,以及其旗艦船艾爾文號(Steve Irwin),重新整頓後,將于12月返回南大洋,阻止日本捕鯨船隊獵殺鯨魚。

他說:「這是一項研究計劃,」説時臉上帶著一抹微笑。「我們決定要示範操作與日本、澳洲、紐西蘭團結一致的研究計劃。我們的主要目標就是研究非致命性捍衛鯨魚的手段。」

屆時還有動物星球頻道(Animal Planet)的攝影團隊,隨行攝製第三季「鯨魚之戰」 的一系列紀錄片。影片會在發現(Discovery)頻道播放。

Top

 
 
 
基因汙染兩成 台灣畫眉恐滅種

摘錄自2009年6月26日中國時報南投報導

台灣畫眉在兩年前獲承認為獨立種,不過因早期國人引進大陸畫眉,導致基因受汙染。農委會特生中心與師大生命科學系合作調查發現,受汙染比例已逾兩成,如不及時控制,台灣畫眉恐將滅種。

藍胸、白眉或裸皮眼圈,是大陸畫眉特徵。基因遭汙染的二代台灣畫眉外觀多元且不完整。因雜交畫眉四處流竄,農委會見事態嚴重,於2003年將大陸畫眉亦列為保育,期能夠杜絕民眾豢養。不過此舉反成了繁殖業者的護身符。雜交種無法列入保育,豢養繁殖剛好避過野保法,讓情況更為惡化。

台灣原生野鳥遭外來基因汙染或領域排擠最嚴重者,非八哥莫屬,南洋白尾八哥縱橫全島,台灣原生八哥在混群中剩下不到0.2%。台灣畫眉因具領域性,受汙染族群呈塊狀分布,要控制其繼續擴散,專家認為技術不是問題,但工程浩大複雜。

Top

 
 
  清除二子坪外來種 生態工作假期成果顯著

2009年6月29日台北訊,李子君報導

施作前來自各方的13名志工上週六(27日)前往陽明山二子坪,參加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與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舉辦的「陽明山生態工作假期」,進行外來種清除工作。短短2個小時,志工在邊坡上堆積了及胸的外來種小山,清除了90%水蘊草原覆蓋面積,許多遊客也駐足稱讚。

自6月6日一批志工上二子坪清理外來種之後,已將水蘊草的覆蓋面積減少至該水池的30%,6月27日第二次前往二子坪溼地清除外來種,持續將水蘊草面積抑制到5%以下。在兩小時的工作時間裡,志工們來來往往將水蘊草移至岸邊,吸引不少遊客前來加油,許多小朋友更圍在岸邊協助挑出小蝦、小螺等生物丟回水池,也有幫忙計算清出來的水蘊草數量,儼然成為小小志工。

施作後參與的志工人數看來雖少,成果卻不少,在工作時間清出了60餘籃的水蘊草及苦草。志工吳淑華說:「我們做的事情相較於整個地球環境來說,仍然是很少很少的,但應該要持續累積下去,成果就會出現了!」

這次的參與志工包含了中研院研究生、旅遊業、學生及曾參加過國外工作假期的志工。在參加完一整天的活動後,許多人分享到,參加志工活動卻還要付費,在報名時的確有許多疑問,然而參加完以後就改觀了。志工簡禎瑩說:「如果可以讓比較有時間的學生們來體驗,就會了解參與志工活動收費也是合理的,這樣會有更多人來幫助這個環境。」

志工們與清出的外來種 岸邊的遊客一起幫忙挑出小蝦

岸上許多往來遊客前往瞭解並為志工加油打氣,顯示民眾對公益活動的認同度越來越高。

一整天的生態工作假期除了水池維護工作外,還有生態解說課程,讓志工們在工作之餘,也看到二子坪不同的一面。今年度生態工作假期每隔週舉辦一次,持續至9月,想加入生態保育行列的讀者可至生態工作假期網站,或電02-2302-1122#18 李小姐洽詢。

Top

 
 
 

學童聞惡臭 「六輕把我當垃圾 」

摘錄自2009年6月28日自由時報雲林報導

麥寮國小海豐分校距六輕僅3公里,是經濟部工業局2005年出爐六輕健康風險報告中,直接點名五大高風險學校之一。記者實地走訪該校,一進校門,小朋友天真笑容與不遠處六輕高聳煙囪排放出濃濃廢氣,對鄉民造成的心理恐懼,形成強烈對比。

別人聞到臭味趕緊閃躲,海豐分校主任廖玉華最無奈,她必須拿著氣體採樣瓶,第一時間趕到最臭的地方採樣,並通知台塑人員到校取走樣本化驗,連躲臭味的權利都沒有。

台西鄉新興國小,是六輕唯一為全校教室裝設冷氣、支付電費的學校。校方表示,台塑希望學校節約用電,數次要求師生少吹冷氣,但小朋友常常一早來就覺得臭,吵著開冷氣,臭氣有時到下午都還沒散去。為對抗臭味,新興國小在校園內種植大樟木、羅漢松、老榕樹,請老樹幫忙阻斷臭味,但成效有限。

新興國小校長丁福慶,曾創下一個月向環保局投訴十七次的紀錄!儘管如此,翻開學校公布欄掛著的縣環保局六輕臭味巡查紀錄簿,幾乎都紀錄「無異味」。

Top

 
 
  中科放流管工程 遭抗議停擺

摘錄自2009年6月27日自由時報報導

烏日鄉民眾不滿中科污水放流管工程造成地下水源枯竭,答應裝設自來水、送水也一再跳票,並發現承包商違法使用農地,26日群集抗議,在居民堅持下,中科管理局允諾,地層下陷、用水問題以及工作井違法使用農地未解決前,全面停工。

中科污水放流管第3標工程動工時,遭遇烏日鄉民眾強力阻撓,經協調後,中科管理局答應撥款給鄉公所,協助放流管流經的居民裝設自來水,才平息民怨。
不過日前民眾發現,埋設放流管的潛盾工程造成學田路下陷,施工抽取地下水,更讓長期使用地下水的民眾,出現無水可用的窘境,因除了學田村部分民眾完成自來水裝設,三和、榮泉村的民眾仍未裝設。

18日在立委顏清標烏日服務處出面協調下,中科管理局答應請承包商一星期內提出裝設時程,並協調承包商送水,因25日期限截止後,民眾仍未得到答案,昨天群集抗議。

縣議員吳瓊華並邀集縣府農業處、建設處等單位會勘,當場確認承包商架設機具施工的工作井,地目為農地,因事前未申請,明顯違法使用農地;三和村長曾清意,也對承包商一再跳票大表不滿,認為根本沒有苦民所苦。

經協調後,中科管理局營建組副組長朱振群允諾,在地層下陷、用水問題以及工作井違法使用農地未解決前,立即停止施工,不過他強調,因無自來水幹管流經,光是榮泉、三和村共12戶,就需花費300多萬元,將繼續協調解決方式。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網編:呂苡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