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7.19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專職採訪編輯招募中!

募集鐵力士架

如何託播活動訊息?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

動物園保育教育基金會
 
  自然影像:觸角奇特的細櫛角蟲
【細櫛角蟲】2008.05.17 攝於大雪山 

 

作者:楊家旺

一群人在大雪山某一社區的道路上讓我領著觀察昆蟲。這是夜間觀察,大夥以手電筒的光在路旁的枝葉草叢間尋覓昆蟲。當這隻昆蟲被手電筒照上時,我相信無論是誰,都不會願意將光線稍稍移開的。因此,當這隻昆蟲被發現的瞬時,立即成為眾人包圍下的目光聚焦點。

當時的我,印象中似曾在什麼圖鑑上看過這隻觸角奇特的蟲,但我肯定沒好好記住過牠的身世。所以當大夥問我牠是誰的時候,我無法馬上回答,只能蹲在牠面前,從各角度詳細地瞧,瞧了半天也沒個準,只能猜答案,於是脫口告訴大家:「牠可能是一隻叩頭蟲」。精采內文

 
 
  綠色影展:《紅穀子》──一個天真又認真的故事

 

作者:鍾永豐(詩人)

一位天真的雲南壯族青年農民──董朝清,想栽種村寨的祖傳穀種──紅穀子。他挨家挨戶地尋找老種,同時也想知道為什麼村民會棄舊迎新?村民七嘴八舌,總歸是紅穀子不好吃產量又低;但村民也說了,外面來的混種穀子容易長蟲,專用化學肥料。化肥價格當然是年年漲了,而且奇哉:愈灑農藥,田裡的蟲子愈多。村民不禁推測:這蟲子難道是藏在農藥裡跑進田的?

朝清認真參考老祖宗的方法,努力侍候紅穀子:他蓋寮子養豬,想解決有機肥的來源問題;他嘗試用燈光反射法誘殺蟲子、用天然植材調製有機農藥,還打聽到外面有人用稻間鴨……精采內文

 
  自然書訊:《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圖片來源:judychiu0306

作者:WC(「WC看看 © 好書太多朝我來」格主)

朋友提起這本《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時,說她讀到幾度眼眶泛紅。我還想這位太太妳是不是太誇張了。

因為書不厚,在日本又紅成這樣,於是我在某個夜晚上床翻開(誤以為心情平和有助睡眠),看了幾頁趕快把書丟在一旁。哎呀不得了,我差點就要清醒來作筆記了!

精采內文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陳風.東門之枌〉
譯者:賈福相

東門之枌,宛丘之栩。
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
不績其麻,市也婆娑。
穀旦于逝,越以鬷邁。
視爾如荍,貽我握椒。

東門外的榆樹

東門外有榆樹,小山上有橡樹。
子仲家的女兒,樹下婆娑起舞了。
選一個好日子,南方的草原上, 不要忙著織麻了,快步跳舞吧。
快樂的時光太短暫,大家及時行樂呵。
你美的像一朵金花,還送我秦椒一大把。

Elm Trees Outside the East Gate Translated by Fu-Shiang Chia

Elm trees stand outside the East Gate.
Oak trees stand on the small hill top.
Under the trees, Chung Tze's daughter Dances,
Oh! So beautifully!

Please choose a good time on south plains For us to dance, Dance, with flying feet. Stop the busy work of weaving.

Joyful days are so short – Let’s rejoice together.
You are lovely as a golden flower,
and You've given me a bouquet of Jio branches.

精采內文

 
 
  自然影像:觸角奇特的細櫛角蟲

作者:楊家旺

【細櫛角蟲】2008.05.17 攝於大雪山
【細櫛角蟲】2008.05.17 攝於大雪山

一群人在大雪山某一社區的道路上讓我領著觀察昆蟲。這是夜間觀察,大夥以手電筒的光在路旁的枝葉草叢間尋覓昆蟲。當這隻昆蟲被手電筒照上時,我相信無論是誰,都不會願意將光線稍稍移開的。因此,當這隻昆蟲被發現的瞬時,立即成為眾人包圍下的目光聚焦點。

當時的我,印象中似曾在什麼圖鑑上看過這隻觸角奇特的蟲,但我肯定沒好好記住過牠的身世。所以當大夥問我牠是誰的時候,我無法馬上回答,只能蹲在牠面前,從各角度詳細地瞧,瞧了半天也沒個準,只能猜答案,於是脫口告訴大家:「牠可能是一隻叩頭蟲」。

幸虧當時拍了照片,讓我得以在回家後,坐在電腦前仔細欣賞牠觸角的美。我知道,一個美好的夜晚就要開始了,我走到書架前,抽出幾本昆蟲圖鑑,端上桌,擺在電腦旁,便開始享受起尋找牠身世之謎的快樂時光了。許多夜晚,我都格外珍惜這樣的時光,有一種悠閒情調。我總是刻意讓目光在電腦螢幕上緩緩移動,慢慢欣賞每一隻昆蟲的美。昆蟲一旦被放大在電腦螢幕上,往往顯現出令人驚喜的美,所有身體的細節都被放大,這是野外觀察時,單憑肉眼無法細察的。此時,我只要坐在電腦螢幕前,就可以享受這奇妙的視覺奇航了。

我先是翻閱新買不久,楊維晟寫的《甲蟲放大鏡》一書。運氣不差,這本書將這隻觸角奇特的昆蟲放在第一章第一單元的標題頁,可惜,沒標上昆蟲的名稱。我於是一頁又一頁地瀏覽起這本書的照片,緩緩地翻,慢慢地看,每一隻甲蟲都拍得極美,翻到第一章第九單元時,我又再次遇見了這隻昆蟲,所幸附上了一行相關文字:「大細櫛角蟲擁有左右加起來共18根的觸角,靈敏度大增。」看完這段敘述後,我自然而然地將目光從書本移到電腦螢幕上,數著這隻昆蟲的觸角分叉數,真的是18根,看來,身份大致明朗了。

接著,我翻閱遠流版,張永仁寫的兩本《昆蟲圖鑑》。其中一本,我找到了一隻昆蟲,名稱是「斑櫛角叩頭蟲」,與我拍到的昆蟲有幾分相似;同時我又在另一本《昆蟲圖鑑》堙A找到了一隻名稱是「大細櫛角蟲」的昆蟲,與我拍到的照片非常相似。看來,我當時猜叩頭蟲也沒算太離譜,但比對圖鑑,我拍到的確實是「細櫛角蟲科」的成員,而非櫛角叩頭蟲。

張永仁的《昆蟲圖鑑》,在「細櫛角蟲科」一欄寫著:「本科在鞘翅目中是成員較少的小科。最大特徵是具有櫛齒狀觸角。本科在台灣本島常見的普遍種不多,但是蘭嶼島上的大細櫛角蟲還算常見。」

知道「細櫛角蟲科」這一線索後,我又取翻開貓頭鷹版的《昆蟲圖鑑》。一般而言,若尋找拍到的昆蟲,總能在這本圖鑑上找到相對應的科別,幾乎不曾失望,但,這回不同了,我在這本圖鑑中找不到細櫛角蟲科這一欄頁。原本期望能多獲取些補充資料的,這下不能如意了。

我猜想,楊維晟在《甲蟲放大鏡》一書中所呈現的大細櫛角蟲,應該和張永仁在《昆蟲圖鑑》堛漱j細櫛角蟲一樣,都是在蘭嶼拍到的。因此,我這隻拍於大雪山的細櫛角蟲,應該不是大細櫛角蟲,只能是細櫛角蟲科的一員,但,以我手中所擁有的圖鑑,也只能暫列身世未明了。

圖鑑查到此,關於細櫛角蟲科的資料雖不盡豐富,但也算是享受了漫長的愉快,我喜歡這樣的夜晚,單純、緩慢、有情調。我從椅子上起身,將圖鑑一一擺回書架,再緩緩抽出一本《國語活用辭典》,坐回椅子上,開始查起「櫛」這個字:「櫛,有依次排比義。古時梳理頭髮的器具,齒疏者為梳,齒密者為比,櫛是梳與比的通名。」梳子,再瞧一眼電腦螢幕上的細櫛角蟲觸鬚真有幾分神似呢!

Top

 
 
  綠色影展:《紅穀子》──一個天真又認真的故事

作者:鍾永豐(詩人)

一位天真的雲南壯族青年農民──董朝清,想栽種村寨的祖傳穀種──紅穀子。他挨家挨戶地尋找老種,同時也想知道為什麼村民會棄舊迎新?村民七嘴八舌,總歸是紅穀子不好吃產量又低;但村民也說了,外面來的混種穀子容易長蟲,專用化學肥料。化肥價格當然是年年漲了,而且奇哉:愈灑農藥,田裡的蟲子愈多。村民不禁推測:這蟲子難道是藏在農藥裡跑進田的?

朝清認真參考老祖宗的方法,努力侍候紅穀子:他蓋寮子養豬,想解決有機肥的來源問題;他嘗試用燈光反射法誘殺蟲子、用天然植材調製有機農藥,還打聽到外面有人用稻間鴨……

伴隨著朝清傻裡傻氣的生態農業重建過程,青年導演林稚霑從容地為我們導覽了現代化的巧妙陷阱:新種、農藥與化肥三位一體,逐漸瓦解互助自足的村寨自然經濟體系;村寨愈是被整合進貨幣經濟,愈是受制且受困於外頭的發展主義世界──不管是留鄉種田或是到遠方工廠打工,不管是生態或田地,都面臨愈演愈烈的剝削。

如果您關心過台灣的農村,這部片子講的其實也正是我們的故事,甚至是全世界大多數農村經歷過或經歷中的事情。但如此說來,這部片子是否只是另外一部關於悲傷與絕望的控訴呢?

極有可能!尤其是導演曾經熱情理想地參與過台灣的社會改造運動、熱烈地學習過各種批判理論,他很可能把這個村寨的境況拍成政治經濟學理論的分析教科書;他很可能不遺餘力地揭露這個村寨的秀麗風景下一個又一個殘酷的場景;他很可能把村民拍成他自己的發言人或代言人。

不!導演沒有處理成這樣,但也沒丟掉他的政治經濟學眼光。這部片子的敘事手法直線曲線交錯,思想的玩意兒化成繞指柔,節奏優雅,藉由一位天真又認真的年輕生命,導演讓我們目睹了現實的巨大困境,但也正是在這種天真又認真的追尋與實踐過程中,我們分享了青年的夢想與希望,現實困境的巨大身形逐漸消褪。

好的紀錄片應該像是田野的劇情片;好的紀錄片不僅是紀實而且還是寓言,而且還要帶著幽默──林稚霑做到了。

※本文原刊載於CNEX部落格

Top

 
 
  自然書訊:《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

作者:WC(「WC看看 © 好書太多朝我來」格主)

朋友提起這本《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時,說她讀到幾度眼眶泛紅。我還想這位太太妳是不是太誇張了。

因為書不厚,在日本又紅成這樣,於是我在某個夜晚上床翻開(誤以為心情平和有助睡眠),看了幾頁趕快把書丟在一旁。哎呀不得了,我差點就要清醒來作筆記了!

木村阿公雖然長得像阿公,但其實還沒有60歲,皺紋與黝黑的皮膚可能是農夫本色;不見的牙齒則是曾因為外出打工被黑道打斷,他覺得這缺牙是去捍衛蘋果的紀念品;但是他的笑容,是連寫作者都說「我很努力思考該如何向讀者傳達他的笑容,因為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爽朗的笑聲。」

木村所創造出的「奇蹟」就是,不用農藥不用肥料而種植出全日本都想著「一生能吃到一次就好」的蘋果。從實驗開始,到他第一次看到七朵蘋果花、採收到兩顆蘋果,整整10年。第11年,他的蘋果園開滿了蘋果花。

這段期間,人們口耳相傳去跟他買蘋果,木村用電話、傳真、通信的訂購法,每年收成都被訂個精光。再過20年的2006年,他接受NHK「專家的作風」採訪,開場就是東京的法國餐廳主廚表示,用木村凝聚「生產者的靈魂」蘋果所作的料理,訂位已經排到半年一年之後。據說這集「獻給放棄人生的你」的節目,被觀眾要求重播了100多次。

並不是所有作物不用農藥時都會有這麼大的挑戰。但蘋果是。因為農藥在近代加入,蘋果變得只要負責長得又甜又大就好,它不用奮力生長,所以當木村不使用農藥的時候,現代的蘋果已經不知道怎麼長了!

所以木村可以說是在,等。他知道蘋果樹其實很努力。

*****

木村並非只會夢想不知輕重的人。務農前的他,可是具有簿記資格、在公司中是專門控管成本的人。而且他酷愛研究機械,他坦承就是因為喜歡耕耘機,所以也欣喜的入贅務農。可是,每噴灑一次農藥,他體質過敏的妻子就得臥床休息一週。

直到有一個無事可作的雪天,他閒不下來而去書店,在搬動置放高層的機械書籍時,不小心打落了其他的書,木村於是把弄髒的一本也給買了下來,那本書叫做《自然農法》,不用農藥也不用肥料的栽種,因為大自然是自我完結的體系。

就這樣,木村踏入了無農栽培的路。但他不是專家,所以他完全靠讀書、實驗、從挫折中再試一次。

*****

在這段慘不忍睹的日子裡,他被鄰里冠上了「滅灶」的嚴重形容,他女兒在作文上寫著:「我的爸爸是農夫,但是我從來沒有吃過家裡種出的果實。」苦還不是重點,重點當時可是經濟大起飛,鄰居都已經買車出國了。

但每一次猶豫的時刻,木村都會發現一點奇妙的事,例如,葉子還是又長出來了,有一年葉螨不見了,每次一點小小的進展都讓他覺得──蘋果樹也想活下去啊。

所以,他「窮得只剩下信念」。

但依然有這樣一個極限,他實在不忍心看到家人和蘋果樹因他繼續受苦,他決定,來去死吧,只有死才能夠制止他的夢想。月圓風高,他帶著繩子上山要去找棵大樹來吊,這個時候他突然意識到,山裡不可能有農藥,而且到處都是蟲,可是為什麼它們的葉子都那麼健康?!(讀到這裡我也楞了一下)

他觀察之後發現,就是他腳下踩的泥土不一樣。鬆軟度不一樣,氣味不一樣,溫度不一樣,味道也不一樣(呃,他吃了起來)。他終於理解,重點在泥土,是在整個一體的大自然醞釀出這種泥土,讓蘋果樹盡情的深根茁壯。我們為了保護蘋果樹,卻用農藥將它隔離在大自然之外。從此之後,木村更加的開心,他選定了努力的方向,開始出外打工(牙齒就在這個時候離去了啊)。

「沒有任何生命是孤立的」,蘋果樹不能,人也不能。

日本的腦科學家、也是NHK「專家的作風」主持人之一的茂木健一郎,形容這種傻瓜的意志:他們擁有相信眼睛看不到的東西的力量。像這樣不斷學習的人,「是閃閃發光的」。

*****

儘管被視為是個麻煩,但木村卻不斷汲取著周圍人的能量。他的岳父因為經歷過戰亂,理解農藥未必是個必須,不僅同意木村拿家產來試驗,有時候還要在外當擋箭牌。他親生父母覺得自己的兒子去把人家搞成這樣實在太對不起,聲明斷絕往來,可是晚上偷偷送米過去。他的女兒聽到父親可能要放棄的時候,生氣的反對,她說那我們前面苦的是都白費了嗎?! 他繳不出水電費時,有朋友去代墊;他需要機械時,老闆留下好用又便宜的部分給他;他要去繳納欠稅時,對方還勸他,還是先留著吃飯家用吧。他的蘋果園開花時,是鄰園的農夫放下手上正煩惱的事趕快跑去通知他。第一次結出好小的蘋果帶去市區廉賣,客人寫信回來跟他說,好甜!我還要再買。

後來木村在為其他果園諮詢時就表示,你的果園也不能獨立於其他人之外,他每年都要去拜託拜託鄰居,讓他再試一年。木村也認為,如果收支平衡了,就不應該收取高價格,要讓大家都吃得到好吃健康的蘋果。

*****

日前台灣媒體報導木村那顆放了兩年沒有腐爛、只是枯萎飄香的蘋果(乾)時,訪問了農委會專家,專家說這不可思議,因為沒有科學根據。日本的學者也大感驚訝,認為這在學術上有其深遠的意義。

其實木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認為,也許因為它來自於大自然吧。

正由於他完全靠觀察和實作,NHK說這是一位「打破常識的男人」。他用眼睛看益蟲也看害蟲,而且是連蟲的臉和卵都想了解。他自己調和醋來當農藥,但是堅持以人工噴灑完800棵樹,因為他認為機器壓過會損壞土壤。他的果園平常長得像個植物園,但是秋天會割草,讓土壤溫度降低,「這是要告訴蘋果秋天來了」。他不用肥料,土壤仍維持肥力;他連修剪樹枝都有自己的道理,於是日本甚至韓國的專家和果農都紛紛去取經。

當節目主持人問他認為「什麼是專業」,他想想後說:心和技術的結合,才是真正的專業。

木村最在意的就是:主角是蘋果,我只是幫助它生長,畢竟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法靠自己開出一朵蘋果花(也不能長出一條金魚--這是佐賀阿嬤說的)。所以他常常會去跟蘋果樹說,謝謝你們真努力啊,對不起啊你要努力活下去啊,在開花的那第一年,他帶著燒酒到果園裡,澆了些到地上,跟蘋果樹對飲起來。

******

對於木村似乎是被天啟而發現有關泥土深根的祕密,我是一陣雞皮疙瘩。他的蘋果園隨處一翻,都可見根枝,數量和長度都和其他果園大不同,地底的世界可以長達20公尺。有回颱風之後,他有八成的蘋果都還在樹上。深根,是生存茁壯的原力。

我心中一震,這簡直是這個人們思考流於淺薄、沒耐性的時代天啟吧!一如湖底不起浪,讓人不盲目於流行、煽動,這樣的踏實與紮實,讓人擁有沉穩的力量。希臘神話裡的巨人安泰烏斯,他是天神與地神的孩子,每當他與人征戰時,只要身體觸及到土地,就會有源源不斷的力量灌輸到他體內。他知道他的根之所在。

寫作者不禁想,難道這座果園是知道農藥必將崩解自然的那艘方舟嗎?而木村只笑笑問:你要上來嗎?

想起最近剛讀到一則小故事。一個人帶著前任雇主的推薦信找工作,信裡只有一句「他在暴風雨中沉睡」。農場主人用人急迫就雇用了。某個深夜暴風雨肆虐,主人跑去叫這個工人,他卻沉睡不醒。主人跑到畜欄,發現牲畜都很安全、飼料充足;他跑到田裡,麥子都捆好了也都罩上防水油布;他再跑到穀倉,門都拴緊了,穀物都保持乾燥。這個時候,農場主人懂了那句「他在暴風雨中沉睡」。

當我們照顧好人生中重要的事,便能免於痛苦折磨,儘管外人是多麼不解傻瓜的行徑。

*****

要說這是一本農業書的話,這的確是很普及化的心事說明;要說這是一本勵志書,它讓我感動莫名。我不得不認為這位傳記作者的利害,他應該也是讓我朋友眼眶泛紅的幕後黑手。木村的想法強而簡潔,跟小蟲藏在蘋果樹上一樣,書中藏著許多令人一醒的文字,與它相遇時,蘋果好像立刻搾為蘋果汁的潤了喉。然而作者繼續的挖掘和演繹,也常幫助讀者進入了許多可能。

我想起這幾年的一些趨勢。從天災頻傳,我們學習從「人定勝天」轉回「天人合一」;或是《祕密》透露,不用逆爭上游,因為「你本來就值得擁有美好事物的權利」;木村阿公窮盡半生所追求的,也只是想恢復大自然原本的體系。這種對於當然擁有原本美好、我們只是忘了偏離了的提示,陸續都引爆人們深思或振奮的深遠影響。障礙並沒有變小,是我們的心變大了。

《聖經》有這麼說:「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當我們對與生命相依存的,懷有一顆溫柔心,恩典就如經拂拭的明鏡,自然浮現了。

◎在WC也要利用時間:

1.上網搜尋「木村秋則」就會遇上不少日本網站(可以看圖囉),原來台灣也有很多課程已經看過NHK影片了。
2.NHK一開始就把這集節目獻給「放棄人生的你」。木村說節目播出後很多人也找他討論人生的問題,但他實在不記得自己說了什麼啊哈哈......不過對於曾經想尋死而自此獲得勇氣的人,木村說,既然想死,那就在死之前為一件事瘋狂,作一次傻瓜吧!

《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木村阿公的奇蹟蘋果》
作者:石川拓治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圓神
出版日期:2009年09月25日
ISBN:9789861332987
頁數:224頁

※本文載自作者部落格

Top

 
 
  專欄作家:《詩經》白話新譯:〈陳風.東門之枌〉

譯者:賈福相

東門之枌,宛丘之栩。子仲之子,婆娑其下。
穀旦于差,南方之原。不績其麻,市也婆娑。
穀旦于逝,越以鬷邁。視爾如荍,貽我握椒。

 

東門外的榆樹

東門外有榆樹,小山上有橡樹。
子仲家的女兒,樹下婆娑起舞了。

選一個好日子,南方的草原上,
不要忙著織麻了,快步跳舞吧。

快樂的時光太短暫,大家及時行樂呵。
你美的像一朵金花,還送我秦椒一大把。

Elm Trees Outside the East Gate

Translated by Fu-Shiang Chia

Elm trees stand outside the East Gate.
Oak trees stand on the small hill top.
Under the trees, Chung Tze's daughter
Dances, Oh! So beautifully!

Please choose a good time on south plains
For us to dance,
Dance, with flying feet.
Stop the busy work of weaving.

Joyful days are so short –
Let’s rejoice together.
You are lovely as a golden flower, and
You've given me a bouquet of Jio branches.

「枌」今名榆樹,為落葉喬木,樹皮灰黑色縱裂。葉互生,橢圓狀卵形至橢圓奬披針形,長2-8公分,先端尖,基部稍歪;側脈9-16對;葉緣多為單鋸齒或不規則重鋸齒。花簇生於葉腋;苶花瓣,萼4裂,雄蕊4。翅果近圓形或倒卵狀圓形,長1-2,成熟後白黃色。產於東北、華北、西北,南至江蘇、四川一帶。

榆樹的天然分布很廣,各地均可見之,木材用作建築、農具、車輛、家具。果為翅果,稱榆錢,秦觀的詞:「無困榆錢自落,秋千外。綠水橋平。」即描寫串串榆鉱随風起舞的景弝。

本樹種的用途廣泛,自古即為重要經濟樹種。歲荒農民常採集果實充飢,除蒸食外又可釀酒;老熟果實可製醬。嫩葉用熱水蒸過,調以油鹽可當作蔬菜。榆皮刮去表面硬皮,取中間柔軟嫩皮,剁碎曬乾後可搗磨為麵,也是荒年重要的食物來源。古時於祭土地神處,常種榆樹以為標識。大陸北方民眾習慣在住屋周圍種榆,除了提供用材、備荒,也取「年年有餘」之意。

榆,古又稱「白枌」,也就是白榆。榆樹的樹冠開展呈扇形,樹蔭下可以乘涼,古人常牽馬在榆樹下休息。〈陳風•東門之枌〉首章,描寫的正是這種景象。

「荍」今名錦葵,為二年生至多年生草本,莖直立,有粗毛。葉心狀圓形或腎形,徑7-12公分,常5-7鈍圓淺裂;邊緣有鈍齒。葉柄長10-18公分。花簇生葉腋;花紫紅色或白色,徑2.5-4公分,瓣頂端略凹。蒴果扁圓形,徑0.8公分;心皮有皺紋及細毛。分布於印度、歐洲,中國東北、內蒙古、新疆,以及南至廣東等地均有產。

荍又名「荊葵」,即今之錦葵,古代有時當成蔬菜食用,但微帶苦味,不是經常取用的蔬菜。花紫紅色或白色,逐節開花,又稱作「旌節花」,花多而持久。《群芳譜》形容錦葵的花說:「花小如錢,文彩可觀」,可供栽植在庭園觀賞,中國境內各省多見栽培。有一種栽培變種,花較大且莖亦稍高,葉裂片較淺,稱為大花錦葵(var. mauritiana)。

本篇「視爾如荍」,用以形容女子容顏嬌豔如紫紅色的錦葵一樣,用法如同現代之「梨花帶雨」。可見古時栽培主要是作為觀賞而非植為菜蔬用,《群芳譜》亦將錦葵列為「花譜」而非「蔬譜」。下句「貽我握椒」則承接上句,以花椒作為定情之物,用以表達願與對方結成良緣的心意。(本段植物解說文字摘錄自林業試驗所潘富俊研究員著作《詩經植物圖鑑》)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網編:呂苡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