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車奇幻文學獎】〈永無島的旋律〉天使之卵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金車奇幻文學獎】〈永無島的旋律〉天使之卵

建立於 2017/04/09
作者:曾昭榕

幾朵海葵似的雲在眼前緩慢飄浮,今天的雲朵特別靠近海面,從這裡可以清楚看見幾朵大型、蓬鬆的雲下方倒映的黑影,聽說在太陽瀲金色波光返照中,那一朵最大的雲上方,就是一個叫永無島的先進之城,上頭的人都生有黃金般柔白的翅翼,能飛翔於半空中。

「31隻飛魚、32……」百般聊賴的,書尼躺在船屋外頭,今天,牠已經數了100個海膽、100隻海星、還有100隻章魚了,現在,牠正和弟弟比賽,挑戰誰先能數到飛魚100隻。


來源:Israel Nature Photography by Ary、Ken Whytock(CC BY-NC-SA 2.0)製圖:JieYu

第一回合書尼贏了,但緊接著第二回合弟弟就扳回成一成,雖然第三回合牠又贏了,但誰知道呢?畢竟輸了可是要被罰擦一個月的地呢!

書尼一出生就在海上生活,牠從來沒有看過陸地,自有記憶以來,每走一步都是漂浮不已,像站在大型半透明的果凍一樣上下晃動,書尼曾經以為全世界都是這個模樣,直到有人告訴牠世界上還有截然不同的領域,一個叫陸地、一個叫天空,陸地上有陸人生活,還有在天上生活的天上人,踩在雲端和泥土又是什麼感覺呢?牠實在想不透。

大部分魚人會用塑膠管做成船筏,用塑膠布在上頭拉成遮風避雨的屋頂,現在牠家屋頂是烏賊般柔軟的透明色,每當下雨時牠喜歡躺在船筏中,看著一滴滴雨水從上方滴落、彈跳,像月光魚銀色的眼淚四濺入水中後瞬間消失,夜晚時可以清晰看見泉水似流淌不停的美麗小星,有時雨下得非常大,那種雨彷彿將天空和海洋連成一條線,流泉似的在塑膠布上跳舞。

船帆約莫可以使用半年到一年不等,記得半年前他們家用的是有兩隻黑耳朵長尾巴圖案的小老鼠,兩鼠中間破了一個洞,書尼的姆媽用塑膠繩修補起來,但下雨還是有一滴滴雨從縫隙中滴落牠的眼眉,像剛孵化幼魚冷冰冰的脣。

在500多個船屋組成的海之村落中,其中一座最大的水之島,是用6000條塑膠管連結起來的一塊大地,上頭至少鋪有一萬多片塑膠布,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分別用鋁、鐵棍和塑膠帆布撐出鳥巢似的半圓形,那是書尼看過最大的塑膠布了,上頭繪著星空的圖案,火焰似流動的星空在帆布上揮灑著,斑斕而美麗,「什麼時候星空才會變成這副模樣呢?」書尼問。「當你凝視著天空直到天國之門開啟的一天,剎然的星火便會在你眼前跳躍踴動,將一切隨之吞噬。」媽媽的媽媽,從小養大她的VuVu是這樣說的。

但VuVu從未見過星空,VuVu有眼疾,一雙眼睛早潰爛了,還不時紅腫流膿,書尼想要醫治VuVu的眼睛,但牠無能為力,海上沒有足夠的藥品,牠們得想方設法攢錢,才能去岸上換取抗生素。

海底是魚人的儲藏室兼糧食中心,幾乎所有生活用品都可以從海裡取得,書尼一歲就會游泳、三歲就能潛到500公尺深的海域中,像隻扁平的魟踢躂有韻的手足,牠有著魚一般圓形大眼、珊瑚紅頭髮和水母觸鬚般的手足,海底最容易取得的東西就是一種半透明的薄膜,有各種不同顏色,遠遠看來像是果凍般的水母、或是七彩的熱帶魚,這種膜的延展性很好,可以防水和攜帶食物,此外還有輕重厚薄、大小不一的果凍片飄浮在水底,牠一個翻身,碎裂的薄片緩慢且有韻飄來,紅橙黃綠藍,在眼前盪漾出不同顏色。

約莫潛到100公尺深的陸棚,就可以看到色彩斑斕的景象,在眼前流淌。

一個紅色短髮、有著巨大血口微笑的雕像、還有一只白色襯衫,胖敦敦和藹可親的上校倒臥在灰敗的珊瑚礁間,此外還點綴了許多殘餘、非貝殼也非珊瑚的破片,上頭長滿海草,還有各式高矮胖瘦瓶子,小至指頭狀,大到可裝下一個人。

書尼聽說這種透明或不透明的薄片都叫塑膠,除了儲藏食物外,也是知識書本的來源,上頭印有許多不同的文字和符號,聽說是從空白歷史前留到現在的骨董,只有鄔瑪可以解讀這些文字,鄔瑪的職業是巫師,牠會用聽不懂的語言、抑揚頓挫的語調朗誦平滑如扇貝的詩篇,就像虎鯨之聲奇異且美妙,所有聆聽過這美聲的人,出海才會平安,而登上陸地也才能得到許諾和祝福。

書尼在船屋裡也養了許多無殼蟹,牠為這些可愛的小生物取來塑膠殼作為移動的家,當小蟹長大後便換上大塑膠殼,剩下再丟回大海即可,反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牠不知道塑膠是怎麼來的,但牠覺得這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發明,是文明的恩賜。

今天,書尼駕著船屋在海洋上遊蕩時,突然遠遠的,一個巨大、半透明,像是用空氣製造的卵,隨海潮上下漂浮。

第一次看到這種奇特的物品,書尼還以為是另一種從未見過的塑膠,或是某種鯊魚類的卵,陽光灑在平滑表層上,閃爍出淡淡盈粉的色澤,隨著角度折射不同的光彩,牠曾經見過天使魚金波羅魚神仙魚小丑魚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魚卵,它們習慣將卵產在岩壁石穴中,牠常常潛入水底好奇看著這些魚兒如何孵化,還未破殼之際,小小、半透明、有著黑亮大眼的魚兒在卵殼內與牠對望。

這是天使之卵嗎?遠遠在海水折射下,真有種蓬鬆羽毛的觸感,但又像固態、堅硬的空氣,靠近觸摸傳來硨磲般的粗礫感,當牠好奇張望時,上方彷彿天使羽翼交叉的凸起瞬間打開,一道閃爍金光從雲層中篩落,牠看見一個面容蒼白,有著淡盈白褐髮,彷彿被太陽光曝曬的發白褪色的男人,睜開魚尾似的睫毛。

「你是從天上來的嗎?」書尼好奇問。

男子似乎很驚訝看著四周,道:「糟糕,我不應該在這裡,大概是衛星定位系統出問題了,我應該要在南極附近和我的同伴會合才是,但這裡究竟是哪裡呢?」

「這裡是永無島。」書尼道:「你呢?陌生人,你叫什麼名字?你是來自天上嗎?」書尼一面說,一面用圓圓的眼睛滴溜溜的瞅著這人道,牠聽說天上人都有著美麗、會發光的翅膀,但牠不知道翅膀長什麼樣子,只能看著弧線形、飛越海面的飛魚魚鰭,想像翅膀的形狀。

「我叫亞芒。」

「那你們上方的天空之島呢?」亞芒問。

「也叫永無島。」

亞芒是一個很奇特的人,跟牠見過的魚人完全不同,他大部分時間都睡在自己的魚卵中,只有清晨和傍晚時分,座頭鯨右眼半閉半張之際,才會出來。他會說牠聽不懂的語言,而且牠發現亞芒比較習慣說「我們」,而不是用「我」,亞芒也對書尼的家庭、父親、母親和手足這類存在感到好奇,像書尼的全名是曦‧書尼‧伊娃,曦代表月光,是魚人的守護神,所有未成年或未婚的魚人都會冠上「曦」這個稱謂,書尼是奶奶的名字,伊娃是牠們家族的姓,是一種橘紅色、腹部有著幾許黑星斑點魚類的名字。什麼時候書尼才有自己的名字呢?姆媽說當你擁有一艘船屋、自己的家庭和一窩小魚人時,就可以得到屬於自己的名字。

當亞芒第一次喊出曦這個音時,舌根送氣的氣流像一隻小巧的魚,盪著滑溜的雙魚尾瞬間躍入水中。

亞芒說他居住的地方並沒有家庭這種制度存在,他只有照顧者和同伴,他有時會靜靜在一旁看著書尼喋喋不休的姆媽、罵哭哭啼啼流鼻涕小弟,和全身曬得黑漆漆充滿魚腥味翹腳殺飛魚的阿爸,書尼常覺得有這樣的家人很丟臉,但亞芒卻說:「你擁有世界上最珍貴的財富。」他還道:「人對自己已經擁有的事物往往是毫無知覺的,你想要知道什麼是幸福,等到它消失時,你就知道了。」亞芒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像海中央旋繞的漣漪,久久不散。

亞芒也很會講故事,有一次,應書尼要求他講了一個人魚的故事:

曾經有一個人魚,愛上岸上的陸人,陸人很擅長吹笛子,他吹出的笛聲連魚兒都會落下珍珠般固態、鍅藍色的淚滴,當月光把銀色絲線灑落到砂糖似海灘的夜晚,為了和陸人永遠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牠請求魔女將牠變成人類,但成為人類後,陸人卻對牠十分冷淡,牠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了重新得到他的心,牠跳入水中,去找傳說中滿月般大小的珍珠,想做為讓陸人開心的禮物,但牠忘記自己失去魚尾,海草依戀纏住牠的雙腳,於是牠永遠沉睡在深海底。

好憂傷的故事,但書尼有點不懂,不論有沒有魚的尾巴,牠都能自由穿梭於深海底,事實上牠發現亞芒對魚人擁有雙腳這件事感到驚訝,就像牠也一直以為天上人就是有翅膀的種族,而陸人則是有角的怪物。

不只說故事,亞芒也喜歡寫東西,牠常常看他拿著紙張寫牠看不懂的文字,寫完後就把它燃燒殆盡順著海風的眼淚揚入水面上,像是飛魚黑色的翅膀一樣,輕飄飄升起後撲簌簌落下。

「你寫些什麼呢?」牠問。

「我在寫詩,寫給一個遠在天邊女人,她就像玫瑰一樣驕傲又美麗,我們曾經彼此相愛,但是我因為某些原因離開她了,之後我發現她愛上我最好的朋友,為了不讓她傷心,我說了善意的謊言。」(繼續閱讀下篇

※ 本文選自《永無島的旋律:金車奇幻小說獎傑作選》,全文分為四篇連載,此為之一。內容是作者2106年新作《星海之城‧巴薩拉》的片段,關於本書請參閱成大中文系主任林朝成推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