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車奇幻文學獎】〈永無島的旋律〉 尤里西斯的翅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金車奇幻文學獎】〈永無島的旋律〉 尤里西斯的翅膀

建立於 2017/04/16
作者:曾昭榕

(續前篇)多數魚人都是雌性,也有一些是非男非女、雙性的存在,擁有男性的陰莖,也有女性的乳房。

像書尼本人就是如此,牠上身擁有滿月般雪白的乳房,下身也有小小、無名指大小的陰莖,但牠們之中並非所有的陰莖都會勃起,大約只有二分之一,其餘的都只是凸出、小小的肉塊罷了。魚人常會用海底撈起來的各色彩色膠膜做成蓬裙和上衣,書尼也很喜歡這樣的穿著,牠將各色不同膠膜百納被似交纏在身上,上頭沾的水滴折射出七彩的陽光,遠遠看去,就像會移動的彩虹,會呼吸、唱歌的花。

永無島的旋律2
圖片來源:Jr-Peng JANG、Chris Hamby(CC BY-NC-SA 2.0)製圖:Jie Yu

有時會有外人來到水之島,他們兜售神奇的轉性配方、或是泡泡糖似的夢想,他們宣稱可以到天上接受手術,重生為完美無缺的女人。

但所需費用都是一聽便令人咋舌的金額。

書尼握著自己小小、無法勃起的陰莖,常想著如何才能像割開一尾蜷曲的海參一樣,將陰莖割除。

牠常常看見水底的倒影,看著自己長到腰際的長髮、還有細長的腰身,但當牠彎腰想要貼近水面看得更仔細時,倒影卻消散了。

魚人終其一生都只能生活在海上,不被允許到水之島以外的地方去,這是誰說的呢?據說是天上人訂定的法律:天上人是最高等的存在,其次是陸地的陸人,雖然所有人類都是平等的,但平等之中還是蘊藏不平等,只因魚人不是人類。

「你就是人,是有血有肉有生命的人類。」

亞芒曾經以在肯定不過的口氣對牠道,事實上某種程度而言,亞芒認為自己並不是人類,他只是有人類外表,披著人類外衣的類人類。

書尼很驚訝,因為亞芒生得比牠認識的魚人都還要好看。

「你對人類的定義是什麼呢?」亞芒問過牠這個玄而又玄的問題:「我有一個朋友,因為一些逼不得已的原因,必須把身體換成機械鎧,他曾經跟我說過,隨著身體機械元件的增加,越來越遠離『人』的感覺,因為所謂的人應該是會疼痛、哭泣的存在才是,可是,他卻越來越感受不到『活著』的疼痛感。」

「人對自己已經擁有的事物往往是毫無知覺的,你想要知道什麼是幸福,等到消失時,你就知道了。」亞芒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像鸚鵡螺吐氣旋繞出的漣漪,久久不散。

「你知道為什麼海水在我們的視網膜中會呈現藍色呢?」遙望遠方視線幾乎不可及之處,亞芒像是自言自語道。

「應該是眼淚的緣故吧!」書尼道:「VuVu曾經跟我說過:『世界就像一個淺淺的大盤子,盤子中央,住著一隻巨大灰色座頭鯨──卡撒。當年老的魚人死掉後,靈魂就會飄浮在海中,混著眾人歌唱的安魂曲和思念的眼淚,變成藍色的螢光藻,卡撒就會一口一口把藍光藻吃掉,至於壞心的人會變成塑膠,永生永世都不能離開這個海域,直到世界毀滅。』」

亞芒看了牠一眼,似乎對牠故事的內容感到有趣,他道:「奶奶是這樣說的嗎?她真厲害,就像一本會走動、呼吸的書一樣。」

接著他道:「你說的藍光藻,應該是一種叫做渦鞭毛藻的浮游生物,事實上我們眼睛所接受的各種顏色都是來自光,光從太陽表面走到這裡,大約要花七秒半的時間,光一共有七道顏色,波長最長、最快到來的是紅波,而最短、最慢到則是紫波,而波長適中,最易被海水吸收的則是藍波,因此海水大部分都是呈現藍色。」

望著書尼身上的塑膠蓬裙,亞芒道:「真有趣,塑膠可以製作出各種不同的顏色,但事實上在自然界中生物會呈現出任何顏色,都是經歷億萬年的物競天擇、演化而來,紅色、橘色是能量最強,也是較快傳遞到人類視網膜上頭的顏色,因此在自然界中被演化為警戒色,用來警告周圍的生物,不要靠近,至於綠色,光譜中中間的顏色,啊!你可能很少見過綠色,但是你知道嗎?在你所不知叫陸地的所在,上頭生長著草原、莽原、森林……,就是一個以『綠』為主色調的自然環境,當你一走入森林中,滿眼的綠,翡翠綠、綠松石綠、孔雀綠、鵝黃綠、鬰綠、新生綠草的綠……幾乎要爆炸的綠波,在你眼瞳中散射開來,而生活在森林的生物,常常會選擇相似的綠色作為身上的主要色彩,那是一種將己身與周匝和諧無扞格的擬態,像音樂的重奏一樣。但在陸地中,也有少數生物會採取藍作為主要的色彩,牠的目的則是悖反於隱藏,而是被看見,比如蝴蝶,蝴蝶你知道嗎?」一面說,亞芒將兩手交錯成珊瑚的形狀,五指在海洋的藍色背景上做出海葵觸手的動作。

「就像天上人身上的嗎?」書尼問。

亞芒的神情有些驚訝,但頓了一下道:「不大一樣,我說的是天生的、並非人工製造的翅膀,我曾經在叢林中見過手掌這麼大,色彩斑斕的藍色蝴蝶,這種蝴蝶的名稱叫尤里西斯,牠發光的原理和海水不同,海水是因為陽光吸收了大量的藍波,但是蝴蝶的翅翼上有肉眼看不見、奈米般小的鱗粉,會將藍波反射,因此當翅翼隨光舞動下,藍光會更加鮮豔。」

看著眼前的海水,亞芒又道:「隨著光射角度不同,海水也會呈現鍅藍、螢藍、青瓷藍、寶石藍、靛藍……等不同樣式的藍色,但……」望著眼前灰濁的海水,他道:「在世界之中旅行許久,這裡的海水卻是我所見過最灰暗的顏色。」

永無島上頭有幾十個大小不一的市集,但最大還是鄔瑪開設的市集,裡頭販賣許多魚人從水底撈取出來,比較完整的東西,其中最大宗是一種薄薄、上面爬滿符號的紙張,鄔瑪說那叫書籍。

亞芒對書尼提到的水之市集非常有興趣。

玻璃水族缸中,一隻八字形龜殼的烏龜緩緩游動著,較大下半身沉在水裡,較小的上半身和頭部漂浮在上頭,以一種石化般的眼神,望向入口。

亞芒蹲下身,微笑逗弄一下水族缸裡的寵物,除了八字型的烏龜外,還有上下相連的連體魚、背著燈泡外殼的無殼蟹……

聽見門開啟的聲響,一轉身,一個有著爬蟲類眼神、僅有一隻腳,另一邊臉僅存一半的男子走入,那是鄔瑪。

「牠的頭縮不進去。」鄔瑪道:「我發現牠時就是這個模樣,龜殼讓塑膠網給纏住了,怎麼也掙脫動不了,我雖然將塑膠去除掉了,但卻再也恢復不了原來的面貌了,某種程度,牠是畸形的生物。」

「我能參觀一下你的水上市集嗎?」亞芒問。

鄔瑪點點頭,牠伸著爬滿藤壺的手杖往裡頭一指,道:「所有你能想像到的東西,文明的賸餘,都能在這裡被找到。」

十幾坪大小的船屋中,第一排放著一列黃色小鴨,但不少鴨子身軀都已經變黑發黴了。鄔瑪道:「第一排是我的收集,不賣,它們曾經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旅行家,乘著洋流周匝地球一圈,它們甚至見識了南北極冰山崩解、草原沙化……那是連我也沒有見過的景象……」接著再往裡頭走,其他層放滿銅綠、水藍和透明無色三種玻璃瓶,鄔瑪道:「這是靈魂的囚籠,或許是在空白歷史之前,人類發現文明可能會因為某些原因毀滅,因此將這種遇水就會漫漶的載體放入瓶子中,避免被火焚或水浸,並丟入大海,祈禱能被世代之後的人撿到,讀取破碎的呼吸、塵埃的話語。」

「即使是在另一個海域的事物,也能在這裡找到嗎?」亞芒好奇道。

「沒錯,因為洋流的關係,洋流會將所有被文明遺忘的事物都牽引到此處來,就像這群黃色小鴨一樣,他們可是歷經五大洋流,去過許多你意想不到的地方:慄冽寒冷的冰原、蓊鬱茂密的雨林、高緯度參差的冰山,或許還見過轉瞬即逝的極光……那些早已消失在你我眼瞳的風景。」

亞芒在鄔瑪市集裡翻找了很久,當他找到一疊邊緣泛著水漬、文字略為暈開的紙張時,牠發現亞芒的手不自覺的發抖。

那天,亞芒在微弱的燈火下閱讀了好久,接著將這疊文字謹慎的收藏在他的膠囊裡,臨走前對鄔瑪道:「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孤獨的瓶子,等待有天,某個人來閱讀你深處的靈魂。」

第一次,書尼真希望自己識字,牠想去看亞芒到底看了什麼?

亞芒不喜歡塑膠。

亞芒留下第一晚,牠準備最好的塑膠餐具和塑膠被給他使用時,牠發現他的眉頭微微一皺。

「你不喜歡塑膠嗎?」牠問。

「塑膠是死的……」他篤定道:「你知道什麼是塑膠嗎?那種觸摸起來完全不透氣、沒有一點生命氣息的東西,就是塑膠。」

書尼有些驚訝,牠一直以為塑膠是天底下最完美、永遠也不會腐壞的東西。

或許是感覺到書尼的失望,亞芒嘆了一口氣又道:「或許是因為,在你面前的我,就是像塑膠一樣的存在。」

「塑膠一樣的存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隨手拿起眼前淡白色、像海龜蛋殼般、輕輕一壓就碎的薄碗,他道:「所有看起來一模一樣的塑膠,背後都存在一個類似柏拉圖哲學中的『理式』,塑膠便是以此為模型,大量製造出的事物,經過工廠壓模後,每一個大小、重量都一模一樣,沒有不同,但是……自然界即使血緣最接近的同卵多胞胎,也存在相異的DNA,這是基因的智慧,才能在瞬息萬變自然中保持基因本體獨特性,而非一模一樣。」

「所以,你的意思是除了你之外,還有其他長得跟你『一模一樣』的人囉!都是從同一個『理式』製造出來的嗎?」

「沒錯,除了我之外,還有三十五個一模一樣的複製人。」

※ 本文選自《永無島的旋律:金車奇幻小說獎傑作選》,全文分為四篇連載,此為之二。內容是作者2106年新作《星海之城‧巴薩拉》的片段,關於本書請參閱成大中文系主任林朝成推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