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車奇幻文學獎】〈永無島的旋律〉 革命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金車奇幻文學獎】〈永無島的旋律〉 革命

建立於 2017/04/22
作者:曾昭榕

那天晚上,書尼做了奇異的夢,牠同時被三十幾個高矮胖瘦髮色不同的亞芒給包圍著,他們分別拿了鑲著貝殼的珊瑚草,向牠示愛,但這群亞芒中只有一個遠遠的將自我隔離在人群之外,睜著清晨時分薄霧升起般的眼眸,凝望遠方,牠知道,只有那人才是唯一的亞芒,牠試圖走向他,但一開口,夢就醒了。

冷雨沾著星光,在牠面頰上流淌出象形的文字。

一滴、兩滴……雨水從火一般燃燒的睡蓮滲漉而下,牠起身,牠看見亞芒正在右手邊五百個手臂長的距離,坐在天使之卵上,此時白色的外殼上附著了許多淡藍色、發著螢光的魚卵,在他身邊還有一人,那是誰?是鄔瑪,亞芒手中拿著筆一樣的東西,奇異的是這筆竟然能在空中寫字,接著螢光字跡瞬間消逝。

「好了,我這筆的光應該會將資訊發送到我同伴的光感測系統上,他們會知道我在哪裡?」書尼聽見亞芒道。

「書尼,你是什麼時候到這裡的呢?海水很冷,趕快起來。」亞芒驚訝道,他將筆發出光束的一頭對著書尼,只見牠大部分身子沉在水裡,只剩兩顆大眼睛骨碌骨碌望著上方。

只是一瞬,書尼整個人消失在水面上。

亞芒立即跳下去,半夜的海水伸手不見五指,還帶點刺鼻的汽油味,海水太混濁了,猛然一個僧帽水母漂來,他下意識閃躲攻擊,原來是半透明的膠膜朝他臉頰湧來,一揮,但眼前還有數不清、大小各異的塑膠片,不斷干擾他的視覺,他將身體貼著珊瑚礁像魟魚緩慢游動,終於在一百公尺處陸棚處看見書尼俯臥在上頭,赤裸的背脊像是肌理滑順的瓶鼻海豚,亞芒滑了過去,一把從背後抱住牠,踢動著腳往上滑。

一游到海面上,將書尼身子往上托,鄔瑪連忙過來,兩人合力將書尼平放好,摸著牠發冷的臉頰,亞芒道:「書尼,書尼你還好嗎?」

「奇怪,書尼向來很會游泳,應該不會溺水才是呀!」鄔瑪道:「我那裡有一小瓶自釀的酒,讓牠喝一小口,可以提神取暖。」

書尼睜開眼睛,熾金色的缺月在牠眼中倒映成兩只鏤空金戒,只見鄔瑪從懷中取出琥珀色的玻璃瓶,扭開,瞬間蜜釀般火燙燙流動的月光口中滿溢。

牠感覺身體還飄動在海水上,水母似的,隨海潮漂浮上下,眼前眾星熒煌燃燒出巨大的火焰,閃電似的白熾火焰,像是天國之門開啟,星星旋扭出火焰逆時針的波紋,就在伸手可觸摸的距離,如雨墜落。

「啊!竟然下起了流星雨。」牠聽見鄔瑪道。

牠想起VuVu跟她說過的故事。

「儒艮是魚人的祖先,當黑與白虎鯨從晝與夜之間誕生,用尾鰭分出海洋和陸地,海潮分送月亮和太陽用琴弦奏出循環的七個夜時,陸地上的人類和水中儒艮相戀了,產下的魚人就是我們的祖先,你知道嗎?儒艮是一種專情的生物,一夫一妻,若是其伴侶死亡後,殘存的另一個生命將孤老終身。」

「為了愛,即使犧牲生命,你也在所不惜嗎?」隱隱約約,牠聽見耳邊有聲音道。

「是的,我願意,我願意像儒艮那樣愛你。」書尼道。

在還未收到同伴的消息前,亞芒不打算離開,他好奇的參觀書尼住的永無島,和居民聊天,他和鄔瑪似乎很聊得來,每次一聊就是半天,不知怎麼,書尼發現自己其實也不希望亞芒離開,牠覺得自己變得很奇怪,會毫無原因臉色潮紅、心跳加速,莫名生氣又莫名焦躁,但是只要亞芒輕喚牠的名字,牠又可以開心一整天。

鄔瑪警告牠絕對不能愛上天上人。很久很久以前天上人行經這裡時,聽見美妙的歌聲,順著這醉人歌聲他們抓到魚人的祖先,他們被魚人的祖先吸引,和牠做愛,但到了滿月漲潮之際,卻將匕首插入魚人的心窩,背叛了愛情,讓牠們流血死去。

書尼有點放心,因為牠相信亞芒不是來自天上,雖然閉上眼睛,牠就會看到他有一雙發著螢光藍,在日光閃爍下不斷變幻的蝴蝶翅膀。

但亞芒是從哪裡來的呢?

牠不知道,但牠擔心的是亞芒總有一天會離開這裡,牠發現亞芒喜歡眺望遠方的海洋,有的時候他的眼睛像是萬里晴空,澄澈的一點纖翳也沒有,但大部分時間,他的眼神就跟灰暗的海洋一樣憂鬱且沉默。

Juan Febles、I am Tester(CC BY-NC-SA 2.0)

來源:Juan Febles、I am Tester(CC BY-NC-SA 2.0) 製圖:JieYu

當卡撒的右眼最接近海平面的中午,海水像是流動、滾燙的黃金,又像是千萬片漂浮跳躍的金色鱗片,書尼聽一串光碟波浪般的撞擊,同時魚人所飼養的海鷗開始在天空呈現流線型的飛舞,外人是哪裡來的人?是陸地上人還是天上人呢?

像是一隻直線前進的座頭鯨,但靠近一看,又像一只漆黑的魚卵,突然艙門打開,最前方的那個人臉上生著看不見的銳刺,馬林魚一般的殺氣,之後那名男子不高,身型很壯碩,但眼神看起來卻謙和,像是披著甲殼般的黌魚,在身後是一名嬌小的女子,她臉上掛著兩片固態的水波,走起路來像是穿梭於海葵觸手中的小丑魚般。

最後的是一名海豚一般的女子,但書尼注意到她有一個和常人不同、高高隆起的腹部,書尼曾經見過一些從南方海域漂來、已發芽的熱帶水果,此時,那名女子的腹部正如水果般,抽出透明的芽。

目光穿越眾人,亞芒望向那名海豚般的女子道:「琉璃,你來了,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

「我也是,阿道斯,你別來無恙吧!」她用極為壓抑的口吻,不疾不徐的、將泡泡般話語吐露而出。

「你讀了嗎?」

「你說的是艾伯特的手稿嗎?」

「沒錯。」

「讀過了,沒有想到艾伯特竟然記載了我們在苜蓿山城的一切,你、我還有費森,原來他們是用這樣的角度觀察我們成長,老實說……幾乎顛覆了我以前的印象與記憶,以前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天生的革命鬥士,精心的策劃一場完滿的革命,但原來一切都在艾伯特老師的眼裡,讀完瞬間,我覺得自己像小丑一樣愚蠢、可笑,甚至有點不知道什麼是『真實』了。」說完一長串話後,感覺腹部上方一陣灼熱,琉璃忍不住有些喘不夠氣來。

「相信我,琉璃,不只你一個人有一樣的想法,我用了將近一個晚上的時間一口氣全部讀完,讀完後整個靈魂十分激動、幾乎無法思考,當下我腦中只有出現一個人,那就是你,我知道你一定會跟我有類似的感受的。」

「艾伯特老師他……為什麼會留下手稿?是為了給誰看呢?」

「我不知道?但這就是歷史的意義不是嗎?將轉瞬即逝的語言留在載體上,等待後代的人來閱讀。」

是嗎?那為什麼她會有如此寂寞的感覺呢?所有人都離開她了,費森也是、艾伯特老師也是、還有沒多久,阿道斯也會離她而去,但他們都留下了影像或是紙張的載體,她追逐死者留下訊息去解讀過去發生一切,像影子追逐光。

「對了,」正要轉身之際,他道:「這是手稿的後半部,我一直小心收藏著,我知道你會來,等你來……我要親手交到你手上。」

「等你讀完……記得,請不要為我哀傷,要好好活下去。」

琉璃疑惑的抬頭,看著阿道斯,不確定自己是否有清楚聽到「為我」這兩個字,但還沒開口,便聽見魚人那邊傳來喧嘩聲響。

「我來,要帶來革命的消息,就在上一次我奉了羊男的口信來此,問你們是否願意結盟,共同對抗天上人的剝削,現在,我再度來此,等你們的答案。」在層層環繞人群中,書尼看見為首那名馬林魚般的男子大聲道。

鄔瑪向前道:「我來回覆你,我們的答案是願意。」

「太好了,鄔瑪,另外我要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本來你的兄弟:羊男應該親自來的,但是他沒有辦法,因為就在我們出發前烏托邦發動猛烈的空襲,在那樣的炮火底下他不慎受波及,死了,請你節哀。」

鄔瑪微瞇著眼睛,使人不確定是因為陽光太強的關係,還是他正再忍耐不讓淚水淹沒他的眼瞳,他微微道:「羊男死了嗎?事實上,幾天前,我就有這樣的預兆了。」

「你已經知道了?」

鄔瑪道:「事實上幾天前我就有這樣的預感,一開始是呼吸緊湊、肌肉疼痛感撲天蓋地而來,但幾分鐘之後,原本疼痛的肩膀突然輕盈了很多,一醒來,許多原本忘記、未曾見過的景象瞬間湧入心田,那時我就猜到,是曾經和我同住一個子宮、共用一個胎盤的兄弟,回到天空當星星了。」

「我很抱歉。」鹿人道:「羊男他也是我的好兄弟,也是我的良師益友,雖然我不如你和他一般親密,但失去他,也是我和我們羊角這個組織難以彌補的傷痛,如果有什麼事情是我可以做的話,請告訴我?」

「謝謝,如果可以的話,請帶我到陸地上,我想看看他曾經站立、行走過的土地。」

「沒問題。」

「對了,關於革命的事情,我們內部有些魚人對於革命信念仍有所存疑,我們該怎麼做?請告訴我。」

「好,請你幫忙把所有的魚人都集中起來,挑選願意作戰的人,我要訓練牠們。」

※ 編按:本文選自《永無島的旋律:金車奇幻小說獎傑作選》,全文分為四篇連載,此為之三。前二篇分別為〈天使之卵〉與〈尤里西斯的翅膀〉。內容是作者2106年新作《星海之城‧巴薩拉》的片段,關於本書請參閱成大中文系主任林朝成推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