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車奇幻文學獎】〈永無島的旋律〉祖靈歌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金車奇幻文學獎】〈永無島的旋律〉祖靈歌

建立於 2017/04/29
作者:曾昭榕

當所有魚人都被集中到最大的海之島時,牠們眾耳一致的聽鹿人宣講,從他演講中,書尼知道牠們所居住的地方其實被稱為蕞爾,原本天上人和魚人都是生活在比陸地還要小,又比海之島還要大,像座頭鯨背脊大小的地方上,但後來人類製造太多太多不可分解的塑膠,丟到水裡,引發海的憤怒,因此海水不斷上升淹沒了島嶼,最後某些人就飛到天空上,就是被稱為永無島一座先進的天空之城,而剩下的人只好繼續飄浮在海上,撈取天上人廢棄的垃圾。

「各位同胞們,我和你們一樣都是來自一個重汙染的土地,名叫灰洞,而在上方剝削我們的城邦則叫烏托邦,這些天空之城將地面上屬於我們的資源帶走,留下滿目瘡痍的汙染和重金屬,我們好不容易才復育了一片森林,然而,就在一週前,我們得知消息,烏托邦為了開採珍貴的稀土,打算剷除森林,派軍隊轟炸我們,森林對我們而言,就像你們的海洋,都是生活與信仰的所在,因此我們得戰鬥,如果你們想一起反抗天上人,不要在任意讓他們宰割的話,那就來吧!」鹿人大喊道。

「那我們該如何戰鬥呢?我們沒有武器?什麼都不會?」一名魚人道。

這時,那名小丑魚一般的女子出來道:「我的電腦顯示海底有某種能量的來源,滿有可能是甲烷水合物,這是一種石化燃料,我們可以嘗試開採,作為對抗天上人武器的能源。但是洩漏出來的部分很少,可能要把海底陸棚炸出更大縫隙,才能洩漏出更多的能量,到時再架設探勘站大量開採,我們得將炸彈裝置在300公尺深的地方,這裡有潛水艇嗎?如果有的話就可以輕易完成這個任務。」

下方的人搖搖頭,那女子道:「那該怎麼辦呢?」

「我們魚人很會潛水,或許可以挑選幾個特別厲害的人,但是要有將靈魂交回給卡撒的準備。」猶豫了半晌,鄔瑪道。

她聽見魚人議論紛紛的聲響,有人開口道:「非開採不可嗎?我們魚人世世代代都住在這裡,如果裝設炸彈,不是會破壞我們賴以維生的海域嗎?」

「你們這片海洋,事實上已經死了!」鹿人道:「大家聽著,開採甲烷水合物,不但可以做為武器、也可以作為其他高科技工具的能量,可以給大家帶來便捷的生活。」鹿人道:「天上人把原來屬於你們的島嶼和土地奪走,留下的是無立足之地、飽含垃圾的塑膠濃湯,如果不反抗的話,你們還能在這片海域生活多久呢?更何況,我們從烏托邦那裡攔截到的資料顯示,他們也打算在這塊海域尋找甲烷水合物以開採,今日你們不行動,這份資源就會落於他人之手,現在我們好不容易有工具、也有相關開採知識,你們不趕快下定決心,難道要等到天上人派軍隊將我們驅逐,到時才後悔莫及嗎?」

魚人議論紛紛,多數的魚人早就對每年要交給天上永無島眾多的稅金感到不滿,現在能有機會擺脫天空之城的控制,不少魚人都躍躍欲試,但又感到莫名害怕。

「我可以下去。」眾聲喧嘩裡,書尼大聲道。

「這是微型攝影機,只要你將黑色這條軟管的前端對著前方,我們這邊的電腦就可以看到水底下的世界。」現在她知道那名小丑魚般的女子叫茹比,她正為書尼解說道。

「還有這個是探照燈,隨著水深程度不同,能見度也會減弱,在兩百公尺的地方被稱為微光帶,仍會有晝夜的變化,現在是正中午,太陽日照最強的時刻,因此你應該能夠以肉眼判斷出海底地形的變化,還有這個是氧氣面罩,儲存氧氣有六公升,足夠呼吸30分鐘……」茹比一面不厭其煩的將每一個配件在眼前詳細比劃,以保證這個魚人小女孩、或是小男孩可以確實聽懂,最後又道:「還有最重要的是這個發報器,當你裝設好炸彈後,我定時是30分鐘,你可以用這段時間浮上海面,我們會在附近的海面等你,因為深水炸彈引爆後會造成極大的衝擊波,我電腦顯示激起的海嘯至少會蔓延數十公里,沒有生物可以在這種狀態下全身而退,所以一看到炸彈倒數讀秒後就要快速往上游,一到海面發射信號後,看到後我們就會去接你,立即載你離開。」

「不用了,我們魚人一直都居住在這片海域,我們從不用這些東西的。」書尼道。

「但你要潛下去的地方,可是300公尺深的陸棚呀!」茹比憂心道。

就在此時,她聽見鹿人詢問鄔瑪道:「你們都準備好了嗎?」

「沒錯。」鄔瑪點點頭。

只見魚人將所有家當綑綁在塑膠船筏上,魚人是逐水面而居的民族,哪裡的海域適合生存,便會拉動幫浦往那移居,尤其是方才茹比為大家解釋過了,炸彈會引發500公尺高、10公里之遠的海嘯,她先用臉盆為例,上頭擺放幾只黃色塑膠小鴨和人偶,接著拍打水盆底部,藉由小鴨和人偶翻覆到水盆之外,模擬海嘯滅頂的場面。

「等一下爆炸會引發海底地震,這種衝擊波在水底下擴散的現象被稱為海嘯,可以快到每分鐘數十公里,而以數百公尺高的巨浪捲起一切拋擲出去,因此大家一定要退到陸地,最好是在離海岸數十公里之外的山地,會比較安全。」茹比道:「不然我們就會被強大的漩渦力給淹沒,比較需要注意的是海嘯通常不會只有一次,會分為前浪和後浪,而當前浪沖到岸邊時受到阻力退回海洋中心與後浪會合,產生更大的海洋漩渦。」

「所以你們的意思,是要在我們居住的鯨魚卡撒身上,炸出一個大洞嗎?為什麼非如此不可呢?」一名魚人疑問道:「我們魚人世世代代都是居住在卡撒的皮膚之上,但我們現在卻要製造『海嘯』來惹怒他?這樣不會遭受到懲罰嗎?」

這似乎也是其他魚人的疑惑,茹比看見男女老幼、太陽曬得通紅皮膚的魚人們疑惑的神情,剎那間她想起了羊男,他們的做法與烏托邦有何異?

「非如此不可。」她聽見鹿人道:「甲烷是一種極易燃燒的氣體,在炸裂過程中會產生不可預知的兇險,為了降低犧牲,我建議得做好充足的準備。」

「茹比,那孩子準備好了嗎?」說完,鹿人轉身問道。

茹比實在不大確定,看著眼前這個湛藍眼睛的孩子,牠真的知道牠所做的任務為何嗎?但當她看著書尼時,卻發現在牠的瞳孔中她並不存在,只有後方亞芒的倒影。

而此時,亞芒正凝視著琉璃。

「亞芒,可以請你為我祈禱嗎?當我躍入水中的一刻。」書尼走向前道。

「可是……我並不會祝禱,這應該要請鄔瑪來吧!」

「不要緊的,唱你寫的詩就可以了。」

配圖4

來源:Federico Moroni、Kevin Ho(CC BY-NC-SA 2.0) 製圖:JieYu

在書尼潛入水中後的30分鐘,看螢幕游動的光點如發光蜉蝣生物,那是書尼身上的發報器,接著螢幕右上角突然發出倒數讀秒的訊息,「那是炸彈裝設好的訊號。」輕吐一口氣,茹比道。

所有人都撤離之際,只剩茹比、還有--凱斯、及亞芒三人留在飛艇中,等到書尼上岸的一刻便準備離去。但這個孩子真的裝設完畢了嗎?茹比不確定,如果牠還沒有到達預定的地點固定炸彈就啟動旋鈕,那一切都會變得不可收拾,方才牠真的有聽仔細嗎?想著那雙無瑕的眼睛她更是心如亂麻,她本來就是容易慌亂之人,這下更不知該怎麼才好。

「茹比,還剩多少時間要安全撤離呢?」凱斯的詢問打斷她紛擾的思緒。

「我電腦接收的訊號一直停留在100公尺左右,恐怕要再派人下去,但要快,因為離爆炸時間僅存不到十分鐘了,但要找誰下去呢?」茹比道。

「我下去。」亞芒道。

亞芒從船尾躍入水中,沒有激起太大的浪花,這段時間凱斯不斷在船邊踱步,茹比幾乎每隔十秒鐘就看一下螢幕,當螢幕上亞芒身上追蹤器的光點,逐漸和書尼的光點合在一處時,一分鐘後亞芒從水底探出頭道:「找到書尼了,可以幫我一下嗎?」

「我幫您。」凱斯趕緊道。

在100公尺深的陸棚,幾乎是上次發現書尼的位置,亞芒看見了牠的屍體。

書尼的身邊環繞著一群發光性迴游魚類,彩虹似塑膠的破片妝點在髮際,像是水波中招颭的海葵觸手般,而牠的腳被一串薄膜纏住了,上頭有雙C的符號。

當所有的魚人自岸邊,聽見遙遠的海平線盡頭傳來迴盪的聲響時,像是百歲抹香鯨從肺的深處發出古老又神祕的聲納,是那樣奇特且令人哀傷。

遠遠的,海岸的盡頭飄浮出一大片物體,一開始以為是柔軟無骨骼的腔腸動物,順著一波波沸騰般海水,朝岸邊前仆後繼而來,茹比以電腦鎖定後投影在一面平坦沙灘上,立即傳輸的影像與遠方傳來略帶時間差的潮汐聲響,以一股奇異的錯位感,感染在場的魚人。所有人都清楚看到了,那是比化石還古老的存在,積累好幾個世紀的塑膠用品,原先應當是卡在礁岩縫隙中,經過強烈的震盪後,從海底漂浮而出,在海平面上形成一個奇異的8字型。

「聽過梅比斯之環嗎?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沒有起點,也沒有盡頭,像極了眼前的景象。」琉璃緩緩道。

順著海浪,第一波海嘯席捲而來,接著在海岸上留下滿滿的大型塑料垃圾、茹比想要仔細看清,但緊接著二波浪潮又席捲而來,快速將眼前沙灘淹沒,接著第三、第四……

不自覺的,幾乎所有的魚人同時下跪祈禱,對著和海同樣吸收藍色光波、同屬性的蒼穹,唱起歌來。

當海嘯止息之際,海水的波峰逐漸下降,鄔瑪走到前方,習以為常的、帶領一批魚人將海岸的塑膠分類,她從沒見過這樣多的塑膠,老實說,這裡出現的塑膠種類遠遠超過她所理解的範疇,據她所知塑膠從底層的編號可分為七大類,但眼前附生海草、海螺……小至瓶蓋、大至浴缸一類的東西,卻難以歸類。

歷經數個小時,海浪波峰逐漸下降,天空逐漸暗沉,像是虎鯨的翻身,晝與夜黑白交替後,天邊的第一顆——金星出現灰暗狂捲如海浪般破碎、千變萬化的雲層間。

「這是我們魚人的習俗,海嘯是鯨魚卡撒的憤怒,我們得用歌聲來平息他的怒氣。」鄔瑪道:「另外,每當我們在海中撈取到一個瓶中信、或是一項可用的塑膠時,我們要唱祖靈的歌,將上頭附著的災厄去除。因為我們魚人相信,漂泊的靈會附著在足以附著的事物上,我們得以詩歌除魅,才可以讓原本的靈安住在牠的所在。」

就在此時,彷彿是從扭曲的橫膈深處,蒸氣一般的,鄔瑪發出一串拔尖的聲響。

接著海嘯一般此起彼落的,一個個魚人沿著韻母依次合聲,就像鯨豚之間以聲音交談、共鳴、交尾般,魚人以一種陸上人完全不懂、離奇的方式,表達只屬於牠們自己的語言。

奇異的是,當鄔瑪唱到第二輪時,自然而然的,亞芒也幫忙和聲,亞芒的歌聲並不好聽,茹比不確定是因為走調,還是這曲調太過怪異的關係,但不知為何,有種令人想落淚的衝動,當歌聲暫歇之際,只見大量螢藍色的渦鞭毛藻緩緩自海面浮起,螢光色的湛藍,伴隨魚人的聲音,以一種即將滅頂的姿態,占領整個海面。

就在此時,茹比轉身,她不確定是否看見亞芒落下幾滴淚水,但轉瞬間,就被夜風給吹散了。

※本文選自《永無島的旋律:金車奇幻小說獎傑作選》,全文分為四篇連載,此為系列連載最後一篇。前三篇分別為〈天使之卵〉、〈尤里西斯的翅膀〉與〈革命〉。內容是作者2106年新作《星海之城‧巴薩拉》的片段,關於本書請參閱成大中文系主任林朝成推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