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5.18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推薦瀏覽
永續公共工程入口網
台灣地球日
勞工陣線
生態工作假期網站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濕地保護聯盟
 
  海上「幽靈漁具」作怪中
【相關連結】
漂流地圖
太平洋垃圾湯 兩個美國大
塑膠袋當水母 海中生物誤食慘死
澳洲大堡礁發現鱷魚死亡 體內藏大量塑膠袋

編者前言:在海上漂流的廢棄船隻,俗稱「幽靈船」,是普遍流傳在跑海人之間奇聞軼事的主角。而聯合國發現,在海上漂流的廢棄漁具,也常成為「幽靈漁具」,即使已無人在使用,卻仍持續進行「漁撈」的活動。

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FAO)及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5月6日聯合發表的一項報告指出,漁民所遺失或拋棄的漁具,在過了很長時間之後仍然持續對海洋環境造成傷害,這樣的「幽靈漁撈」(ghost fishing)使魚類族群逐漸枯竭,也使船隻暴露在危險的狀況中。

在多個國家5月中旬齊聚在印尼馬納都(Manado)舉行「全球海洋大會(World Oceans Conference)」之際,這份新的報告來得正是時候。在這次會議中,重建健康海洋環境的議題將會是議程的主軸。精采內文

 
 
  離島圓夢曲:傳統小島大經濟 日本竹富島見學

作者: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

日本竹富島,位於宜蘭東北方、沖繩列島南方一個面積僅5.42平方公里、人口僅300多人的小島,每年卻可吸引40萬人次觀光客前來。然而,竹富島的文化及自然景觀並沒有因此而破壞或改變,居民數十年來如一,堅信「做自己、護家鄉」才是此處最大的競爭力及吸引力。

2007年初夏季節,沖繩竹富島到處生機蓬勃、綠意盎然;傳統聚落內的白砂街道兩旁,又新添了幾處修復完成的木造房舍和咾咕石牆,造訪的遊客似乎又比前一年多了。

為了守護家園、制止財團的侵略開發,啟動至今已迄30餘年的竹富島聚落保存運動,並不因時久工繁而停歇;四百多處傳統房舍如今大多已獲得合宜的修繕保護。然而,全面且持續的關心老房子,僅是總體保存運動事業中的一個環節。

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易俊宏


綠色生活怎麼落實?德國低碳社區成功推動無車生活,7成居民使用輕軌、腳踏車等方式實踐無車生活因此吸引更多具有環保意識的人選擇該社區。在國內則有綠建築發展協會分享裝修經驗,期待推廣健康節能的綠色生活不但對環境友善、也能省下支出。螢火蟲作為環境指標的物種,復育成果也需建立在環保意識之上;台南市區推動了六、七年的成果,今年的賞螢期值得期待

日本農產品品質普遍獲得消費市場的肯定,但也引起台灣、中國、韓國的仿冒,現在由日本官方自行成立監控單位,一但發現、不排除提起國際訴訟。

環境災害本來就不分國界,但是如何藉由政策達到環境正義的資源分配,就考驗著公部門的應變能力;中國國務院發表《中國的減災行動》白皮書中指出,中國半數以上人口分布在自然災害嚴重地區。但是否有具體對應政策,值得期待。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地球日:綠領經濟 台灣不可及的夢想?


作者:趙家緯(低碳生活部落格邁向哥本哈根青年志工寫手團)

德國波茲坦研究中心學者 Malte Meinshausen,四月底於享譽盛名的《自然(Nature)》科學期刊上發表文章,指若要避免全球於2100年增溫超過攝氏兩度,則釋出至大氣的總溫室氣體排放量,應該低於1兆噸。但是,從工業革命後到今日,人類釋出至大氣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就已經達到5千億噸。

這意味著,從現在到2050年的40年間,全世界人為溫室氣體排放量,需控制在5千億噸以下,方有50%的機率,控制增溫至攝氏2度以下。然若欲使顯著增溫的風險,降至25%,則未來40年間的溫室氣體總排放量,更需進一步抑制至2千5百億噸以下(*1)。

更形嚴峻的減碳挑戰

反觀台灣,在2006年約排放2億7千萬噸的溫室氣體,約佔全球排放量的百分之一。若依照Malte Meinshausen 提出的比例推算,則未來40年內總排放量控制,應設定至25億噸以下。然而,根據目前行政院的減碳目標,預估從現在到2016年時,累積排放量就已超過此數據,這也突顯了溫室氣體減量情勢之嚴峻。

面對此嚴峻的減量挑戰,以及其所意涵的經濟體轉型之挑戰,國際社會紛紛提出「低碳經濟」、「永續經濟」、「綠色經濟」等概念,作為研擬溫室氣體減量時的指導方向。而台灣也於四月中落幕的全國能源會議中的共識意見中,明白揭示「低碳經濟」為台灣未來願景(*2)。雖然台灣的能源會議堙A只狹義的將「低碳」詮釋為能源密集度的提昇,但至少不再將「低碳」與「經濟發展」,視為決然的對立。

精采內文

 
  論壇:4月29日之夜:與馬總統談農村再生條例

作者:吳音寧

農村陣線的代表與馬英九總統在總統府會面。為甚麼會面,談了什麼,台灣的農村果真有明天?請聽作家吳音寧娓娓道來...

伙伴們,若你問我去和總統會面的情形怎樣?坦白說,那天4月29日晚上約莫十點,當我踏出總統府(風咻咻咻直灌)的穿廊大門,我只感到頭腦熱熱的,還理不出個頭緒......。

或者,你還不知道我們----當我說「我們」,希望也包括了你----去見了馬英九。

為什麼要去?為什麼會去?若你問,喔,不需要你問,我們就要----而且這個尚未有組織、尚未有辦公室、開放的、只是有個名字的團体也決議一定要----向伙伴們報告這件事。

關於我們正在進行的農村運動中的其中一件事;行事曆上4/29號晚上的事。精采內文

 
 
  海中「幽靈漁具」作怪 危及海洋生態與海事安全

摘譯自2009年5月6日ENS肯亞,奈洛比報導;吳萃慧編譯;蔡麗伶審校

編者前言:在海上漂流的廢棄船隻,俗稱「幽靈船」,是普遍流傳在跑海人之間奇聞軼事的主角。而聯合國發現,在海上漂流的廢棄漁具,也常成為「幽靈漁具」,即使已無人在使用,卻仍持續進行「漁撈」的活動。


纏住海龜的「幽靈漁網」。照片來源:NOAA

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FAO)及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5月6日聯合發表的一項報告指出,漁民所遺失或拋棄的漁具,在過了很長時間之後仍然持續對海洋環境造成傷害,這樣的「幽靈漁撈」(ghost fishing)使魚類族群逐漸枯竭,也使船隻暴露在危險的狀況中。

在多個國家5月中旬齊聚在印尼馬納都(Manado)舉行「全球海洋大會(World Oceans Conference)」之際,這份新的報告來得正是時候。在這次會議中,重建健康海洋環境的議題將會是議程的主軸。

這份報告發現,大部分的漁具並不是故意被棄置的,而是在暴風雨或強烈的洋流中流失,或是因為漁具之間互相撞擊,例如用漁網捕撈時,一些區域在海床已部署的魚柵(fishing traps)會與這些流失的漁具互相糾纏。


遭「幽靈漁網」纏死的鱈魚。攝影:Pete Naylor。來源:REEF

報告指出,在過去,未被妥善運作的流網(drift nets)是禍首,但是1992年一項禁止在許多區域使用流網的法令已經降低這些漁具造成的幽靈漁撈狀況。

刺網(gill nets)、漁籠(fishing pots)與漁柵最有可能造成「幽靈漁撈」,持續攔住陸續游過的魚類、海龜、海鳥及海洋哺乳類動物,使它們被網子絆住而終至死亡。

在美國最大的河口乞沙比克灣(Chesapeake Bay),每年總共部署約50萬個蟹籠(crab traps),估計其中約有15萬個流失。而僅僅在加勒比海法屬瓜德洛普群島(Caribbean island of Guadeloupe),每年就大約有20萬套漁柵在一季颶風之後流失,損失比例大約是50%。就像刺網一樣,這些漁柵會再持續自行漁撈一段很長時間。

延繩釣漁具較有可能纏住海洋生物,拖網則很有可能傷害海洋下層的棲息地(sub-sea habitats)。

聯合國部門報告說,棄置、流失及丟棄漁具的問題越來越嚴重,因為全球漁撈作業規模越來越大,所採用的漁具多以耐久性的合成材料製成,非常耐用。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首長史坦納(Achim Steiner)表示:「在海洋環境機器中有許多鬼魅,從過度漁撈到海洋酸化;其中海洋酸化與溫室氣體及海洋中缺氧死亡層(de-oxygenated dead zones)的上升有關,這是因為河水入注與陸地產生的污染物所造成。」

史坦納指出:「如果我們海洋的生產力要延續給這一代及未來的世代,漁具的棄置及流失會是許多亟需共同對付的系列挑戰的一部份,特別是為了要達成聯合國千禧年發展目標(UN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這份報告估計,在眾海洋中遭棄置、流失或被丟棄的漁具約占所有海洋垃圾的10%(大約有64萬公噸)。

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助理漁業與農業組主任野村(Ichiro Nomura)表示:「如果國際社會不採取有效的作為來整體性地處理海洋垃圾,留置在海洋環境中的漁具將會持續累積,而其對海洋生態系的衝擊也會持續惡化。」

Top

 
 
  環離島圓夢曲:傳統小島大經濟 日本竹富島見學

作者: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

 

日本竹富島,位於宜蘭東北方、沖繩列島南方一個面積僅5.42平方公里、人口僅300多人的小島,每年卻可吸引40萬人次觀光客前來。然而,竹富島的文化及自然景觀並沒有因此而破壞或改變,居民數十年來如一,堅信「做自己、護家鄉」才是此處最大的競爭力及吸引力。

2007年初夏季節,沖繩竹富島到處生機蓬勃、綠意盎然;傳統聚落內的白砂街道兩旁,又新添了幾處修復完成的木造房舍和咾咕石牆,造訪的遊客似乎又比前一年多了。

為了守護家園、制止財團的侵略開發,啟動至今已迄30餘年的竹富島聚落保存運動,並不因時久工繁而停歇;四百多處傳統房舍如今大多已獲得合宜的修繕保護。然而,全面且持續的關心老房子,僅是總體保存運動事業中的一個環節。

近40年來,中央或地方主管機關公告竹富島近30項文化資產保存和自然生態保育名單,且在以人為本的核心目標下,環境生態和無形文化(如傳統祭典)的永續經營也十分重視。這些多元且數量繁多之文化自然資產,呈現出強烈的竹富島特色,也強化當地居民的認同意識和自信。島上目前約30間民宿、飲食店和土產店,多利用傳統民居為營業空間,從而直接、間接的創造出龐大的社區總體利益。

島上傳承數百年的傳統舞樂,不僅出現在定期的祭典表演,亦得見於碼頭岸邊迎賓送客的歡迎儀式;先民智慧積累的傳統工藝,也在努力學習織布、烹飪的年輕媽媽身上看到生生不息的機會;而更多的原住民或新來島民,則用每日晨起灑掃白砂街道的平凡舉止,堅毅地表達出愛鄉愛家的用心。

竹富島位置圖 圖片提供: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

竹富島居民在1986年即自動自發制訂了未具法律效力、卻願共同遵守的「竹富島憲章」,明確宣示不出賣祖先留下來的土地建物、不歡迎只想來此賺錢牟利的財團或商人,以維持社區的自主性和傳統文化、生態環境;聚落中有數片羅漢松樹林,是為了30年後的老屋修復木料作準備;而多處堆置成千上萬石材磚瓦的儲放場和舊木材倉庫,是眾人用敬天惜物的心情,預先蒐集別島的傳統建築老材料以供日後整建之用,避免對地球資源過度損耗。

聚落核心區的巷弄裡多見行人和腳踏車,一般器機車則被限定行駛於外環道路,人和貓才是這裡的老大;不論是參與保存的民間業者,抑或是經營旅遊的商家個人,普遍都會繳納一定比例的營收作為公基金,以供社區集體事務運作所需;各項收費多有一定且合理的標準,沒有訛詐敷衍、不會削價競爭;近年住民更籌組了非營利NPO組織,參與公有設施旅舍的經營,宣傳文化保存,推動保育研究、生態旅遊、創意產業等新興事務,頗能符合世界潮流和當代需求。

竹富島聚落 圖片提供: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

聚落內街道圖  圖片提供: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會

一個僅三百餘人的日本小島,面對激烈的發展競爭,十餘年來人口未見減少反而持續增加,年輕夫婦以「努力增產」的實際行動表達對家族的向心與對故鄉的熱愛。島上的最高學府「竹富小中學校」僅三十餘人卻屢獲全國大獎,住民極力支持並關照年輕一代,他們知道這些兒童將會是島嶼希望之所在。

竹富島生態環境和文化資產之永續保育,就在民眾日常活動與社區既定形式當中,穩定且持續地實踐和累積,聚落保存再生之經營成果斐然;如今每年觀光客已突破40萬人次,也創造出龐大的經濟和社會利益,而這一切,並不需靠賤賣祖產、耗用資源、破壞環境或經營博弈等短視的手段去取得。當代島民認真回歸真實生活的諸多努力,已逐步將祖先和後代的文化與產業脈絡緊密串連起來,未來,這座邊陲島嶼終究仍會在全球化浪潮當中持續聳立發光。

【備註】
1986年,居民自動自發制定了無法律效力,卻願共同遵守的「竹富島憲章」,內容包括:

  • 禁止將土地販賣給島外人士

  • 不可污染海邊、聚落

  • 不可破壞島嶼的美觀和風紀

  • 傳統的祭典、民俗藝能、地方產業、道德觀念都必須受到尊重並延續下去

  • 不歡迎只想來此賺錢牟利的財團和商人

【延伸閱讀】
日本沖繩竹富島聚落見學成果報告書

※ 本文摘錄自「路克米」11號刊:一直好的故鄉

Top

 
 
  德低碳社區 7成居民甩車

摘錄自2009年5月13日聯合報報導

沃班社區位於德國西南方、近法國及瑞士邊境的弗萊堡(Freiburg)市,人口約5,500人。這裡七成居民沒有車,57%的人把車賣掉搬來這裡。沃班社區內禁止汽車通行,但未禁止居民買車,不過整個社區只有兩處可以讓人購買附有車庫的房子,還是在社區最偏遠的角落,光車位就要價4萬美元,折合台幣約 131萬元。

2006年完工的沃班,是全球首屈一指的永續發展社區。沃班原為二次世界大戰時納粹的陸軍基地,戰爭結束時由法國接管,20年前交還德國。因此沃班的街道都很狹窄,原本就不利於汽車通行。

沒有汽車,社區居民的日常生活怎麼過?餐廳、銀行和商店等平均分布在社區內步行可至的範圍,不像歐美大城市,得開車到商店集中的大型購物中心。社區有通往弗萊堡的輕軌電車,居民若要到IKEA買大件家具,或想去滑雪時,也能向社區公有車中心租輛汽車。若是日常採購,只要在腳踏車後加掛推車就行。

根據歐盟環境署的資料,車輛排放廢氣占溫室氣體的12%。選擇住在沃班的居民,都具有高度的環保意識,認同無車社區可造就較高生活品質的理念。

Top

 
 
  綠色裝修 打造舒適環保的室內環境

本報2009年5月13日台北訊,許心欣報導

綠世代的時代來臨,人不僅要換個綠腦袋,房子也要有綠建築概念,連室內裝修也要變綠。由減碳達人張楊乾力薦的綠建築發展協會副秘書長陳重仁,在日前一場2009年綠色生活講座中,分享綠色裝修經驗,傳遞讓辦公與居家環境節能減碳又健康的實際作法。

良好通風換氣舒適節能

陳重仁同時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綠建築設計顧問,他首先介紹選屋要訣首重開窗位置,主要開窗最好朝夏季風方向,較小開窗朝冬季風方向;其次是房間格局,若格局簡單方正無通風死角空間,則可有良好的通風換氣帶來舒適健康。若室內通風不良或不宜開窗,則可安裝窗型換氣機、全熱交換機等強制通風協助改善,一旦通風良好,熱氣即可順利排出,減少冷氣耗能。

燈發熱 不僅照明耗能 也加重冷氣負荷

至於辦公環境會大量使用的照明,陳重仁表示白熾燈泡為照明耗能的元凶,另強調勿陷入省電燈泡最省電的迷思,其實燈管比燈泡散熱快、效率高,而室內設計師最愛用的鹵素燈則有高熱耗能、紫外線及電磁波等問題,是大量耗電的光源,不僅增加照明耗能,也增加冷氣用電負荷。

電暖爐比變頻冷氣還耗電!

「台灣的建築物幾乎沒有保溫作用!」陳重仁指出本地建築的重大缺點,以水泥為主體的建築物夏天日曬吸熱,夜晚放熱,造成室溫比戶外高,得靠冷氣散熱,事實上冬天也耗能,因為房子無法保溫,寒流低溫時得靠電暖器維持舒適溫度。然而電暖器的耗電功率達1200W,比冷氣還耗電!陳重仁表示氣候變遷下冬天有時會更冷更長,建議選用冷暖一體機型的空調,暖房效果遠高於獨立式電暖設備,且較省電。

至於要如何幫建築物保暖?陳重仁建議可用隔熱棉、泡沫玻璃、XPS板等,牆面亦可用壁板作保溫裝修、使用雙層隔熱隔音氣密玻璃窗、窗戶貼隔熱紙等、來降低空調使用時間及降低耗能。

建材的綠色選擇

使用含回收成份的材料不僅可促進資源再利用,亦可降低原物料需求及製造所需的能源消耗。而愛用國產的本地建材則跟食物里程一樣,可以降低運輸耗能,亦可促進國內產業與經濟發展。

此外,陳重仁還提到降低甲醛、揮發性有機化合物等污染源、衛浴節水等攸關健康及省水的注意事項,由於主題內容實用又切身,現場聽眾反應熱烈一直提問,陳重仁最後強調由於輸配電損耗等因素,家省一度電等於國省十度電的能源消耗,所以不要小看個人省電的功效。

Top 

 
 
  巴克禮公園 都市大「螢」 家

摘錄自2009年5月12日自由時報台南報導

都市賞螢不再是個夢想,巴克禮紀念公園螢火蟲季已悄悄登場,只要天氣良好,都可看到流螢紛飛的景象,去年8月大發生時,曾多達數百隻之多,為歷年來數量最多的一次。

台南市動物防疫所在巴克禮公園復育螢火蟲迄今已有6年,前後共放育了2、3000隻的螢火蟲幼蟲,迄今每年螢火蟲總是會零星出現,不曾間斷過。

負責認養巴克禮公園的崇明里長李仁慈表示,今年的螢火蟲在3月底就出現了,足足比去年提早半個月。今年的環境比去年好,台糖也不再噴灑農藥,預期今年的數量應會再創新高。

防疫所所長李朝全則表示,巴克禮公園是南市唯一復育螢火蟲成功的地方,這在都市十分難得,也顯示當地環境、水質適合螢火蟲棲息,但今年會不會再有那麼多螢火蟲,得視食源是否充足而定。未來有可能變少了,也有可能更多,或是隔一段時間才又會大發生。

Top

 
 
  日將成立組織 監視台中韓假冒日農林水產品

摘錄自2009年5月12日Hinet 新聞網 報導

日本農林水產省12日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向地方政府有關人員說明將設立一個監視組織,主要是調查台灣、中國和南韓假冒日本農林水產品的問題。

「產經新聞」12日報導,農水省將設立「農林水產智慧財產保護組織」,農水省12日召開說明會,要求地方自治體的負責人員提供協助。報導指出,農水省於2008年10月至11月委託調查公司在台灣和中國的四個主要都市,針對當地假冒日本農林水產品的販賣狀況進行調查。這項調查指出,在台灣確認了九件的假冒和仿冒品,從中國也蒐集到許多假冒的資料。

農水省表示,在台灣發現以「松板霜降豬肉」名稱販賣的豬肉,由於「板」和「阪」發音相同,明顯地是易於和(日本)「松阪牛」相混淆的標示,而實際上是台灣產豬肉。此外,調查也發現台灣產牛奶被假冒「北海道」產;台灣產青花魚被標示為「關之青花魚」;台灣梨被標示為「日田梨」等日本的高級產品。至於在中國則發現包括食用米等假冒農產品。

報導中表示,農水省預定6月19日成立這個監視組織,主要是調查台灣、中國和南韓的違法假冒和仿冒日本農林水產品,一經確認,除將向這些海外有關當局通報或提出異議外,並考慮提出訴訟。

Top

 
 
  中國半數以上人口分布在自然災害嚴重地區

摘錄自2009年5月12日人民網報導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1日發表的「中國的減災行動」白皮書指出,中國各省均不同程度受到自然災害影響,70%以上的城市、50%以上的人口分布在氣象、地震、地質、海洋等自然災害嚴重的地區。

中國三分之二以上的國土面積受到洪澇災害威脅。東部、南部沿海地區以及部分內陸省份經常遭受熱帶氣旋侵襲。東北、西北、華北等地區旱災頻發,西南、華南等地的嚴重乾旱時有發生。各省均發生過5級以上的破壞性地震。約佔國土面積69%的山地、高原區域因地質構造復雜,滑坡、泥石流、山體崩塌等地質災害頻繁發生。

白皮書指出,中國受季風氣候影響十分強烈,氣象災害頻繁,局地性或區域性乾旱災害幾乎每年都會出現,東部沿海地區平均每年約有7個熱帶氣旋登陸。中國位於歐亞、太平洋及印度洋三大板塊交匯地帶,新構造運動活躍,地震活動十分頻繁,大陸地震佔全球陸地破壞性地震的1/3,是世界上大陸地震最多的國家。森林和草原火災時有發生。

Top

 
 
 

地球日:綠領經濟 台灣不可及的夢想?

作者:趙家緯(低碳生活部落格邁向哥本哈根青年志工寫手團)

德國波茲坦研究中心學者 Malte Meinshausen,四月底於享譽盛名的《自然(Nature)》科學期刊上發表文章,指若要避免全球於2100年增溫超過攝氏兩度,則釋出至大氣的總溫室氣體排放量,應該低於1兆噸。但是,從工業革命後到今日,人類釋出至大氣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就已經達到5千億噸。

這意味著,從現在到2050年的40年間,全世界人為溫室氣體排放量,需控制在5千億噸以下,方有50%的機率,控制增溫至攝氏2度以下。然若欲使顯著增溫的風險,降至25%,則未來40年間的溫室氣體總排放量,更需進一步抑制至2千5百億噸以下(*1)。

更形嚴峻的減碳挑戰

反觀台灣,在2006年約排放2億7千萬噸的溫室氣體,約佔全球排放量的百分之一。若依照Malte Meinshausen 提出的比例推算,則未來40年內總排放量控制,應設定至25億噸以下。然而,根據目前行政院的減碳目標,預估從現在到2016年時,累積排放量就已超過此數據,這也突顯了溫室氣體減量情勢之嚴峻。

面對此嚴峻的減量挑戰,以及其所意涵的經濟體轉型之挑戰,國際社會紛紛提出「低碳經濟」、「永續經濟」、「綠色經濟」等概念,作為研擬溫室氣體減量時的指導方向。而台灣也於四月中落幕的全國能源會議中的共識意見中,明白揭示「低碳經濟」為台灣未來願景(*2)。雖然台灣的能源會議堙A只狹義的將「低碳」詮釋為能源密集度的提昇,但至少不再將「低碳」與「經濟發展」,視為決然的對立。

綠領經濟的應然與實然

去年第四季起全球性的經濟危機發生後,大幅上升的失業率,所引發的社會問題,成為各國政府施政的重點。因此在「綠色經濟」的框架中,「綠領就業」(Green Collar Job)一詞,更受到各國執政者的關注。

根據Van Jones《綠領經濟》一書中,將綠色就業做了以下的定義:「1.藍領階級的勞工,提昇其對環境的關注;在環境友善領域中的就業,」其更指出裝設太陽能板的電工、投身至有機農業的農夫、參與綠建築與再生能源設施建造的營建工人,都屬於綠領就業的一類(*3)。

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與國際勞工組織,於2008年十月所共同發表的《綠色就業:邁向永續低碳世界的合宜勞動》報告,將綠色就業定義為:「在農業、製造業、科學研發、公務部門以及服務業等,以減緩人類面臨的環境危害為目標的職位。」因此,綠色就業的種類涵括「協助生態系的維護與復育」、「減少能源耗用」、「經濟體去碳化」、「廢棄物與污染減量」等。

另外如同此報告的標題所述,綠色就業必須是「永續」且「合宜」(decent)的。在永續面向上,是以提昇能源、水資源與物質使用效率三個為核心目標。在所謂的合宜勞動上,適當地薪資水準、安全的工作環境、工作穩定、合理生涯發展、工作權均是必備的條件(*4)。

簡而言之,從文章一開始的圖片堙A既可明確分析出,具有組織工會權利的再生能源業從業人員,才屬於真正的綠色就業。

綠色就業機會涵蓋範圍廣闊,舉凡能源供應業、運輸業、製造業、建築業、物質管理、零售業、農業及林業,均有創造綠色就業的機會。而《綠色就業》此報告中,亦簡要的就未來各部門的綠色就業發展潛力進行評估如表一。

就該表格顯示,當前全球發展趨勢,對於「大眾運輸」、「小型農耕」等有極高綠化潛力與就業機會創造的部門,卻是消極甚至是有負面影響的。而針對工業本身的綠化,如提昇資源再利用的效率、替代技術的發展等,也尚未積極推動。因此若能藉由政府的「綠色紓困」以及「綠色新政」等計畫,優先配置於具有較佳綠化潛力,以及綠色就業發展的部門,則可加速綠色經濟的發展。

 

表一 綠色就業機會推估

譯自 Green Jobs: Towards decent work in a sustainable, low-carbon world

 

能源產業與綠色就業

相較於UNEP以宏觀的角度,分析「綠領經濟」的發展原則與方向,國際能源總署(IEA)則側重於能源部份綠色就業的創造。在四月底G8峰會進行前,IEA提出一份《確保經濟危機之時的綠色成長:能源科技的角色》的報告,同樣呼籲各重要經濟體發展「潔淨能源新政」(Clean Energy New Deal)(*5)。

該報告指出,由於經濟危機的影響,導致借貸成本增高以及石油與天然氣價格的下降,使原本在2004年至2007年,年成長率高達60%~70%的再生能源投資,到2008年時,成長率僅剩5%。甚至在能源效率提昇的投資上,也都有這樣的情形。

有鑑於此,IEA在報告堣O促各國運用提出經濟振新方案的計畫,投注資金於再生能源發展與節能科技。

在同一份報告堙AIEA也引用國際貨幣基金的研究指出,在振興經濟之時,投資在潔淨能源的乘數效應,可達0.6至1.4間,然而減稅的乘數效應,僅有0.3至0.8。並且根據其估算,在OECD國家中,每投資10億美元於潔淨能源新政上,既可創造3000個就業職缺。

此報告堙A也就分析建築修繕與更新、潔淨車輛的轉換、風力與太陽能的發展、智慧型電錶裝設、電池技術的發展、潔淨能源的研發以及碳捕捉封存等七種潔淨能源選項對就業機會的創造、長期成本的減面、二氧化碳減量以及能源安全度等面項之成效。IEA指出,從該比較表二可知,能源效率提昇、智慧電錶以及再生能源對短期內就業機會的創造貢獻最大。而其他的振興計畫,例如擴大道路建設等,雖能創造就業機會,但對其他環境層面則無貢獻。

表二 能源部門綠色就業機會發展與減碳潛力
節錄自 Ensuring Green Growth in a Time of Economic Crisis: The Role of Energy Technology

 

綜合國際各方對綠色就業的看法,可統整出以下三大重點:

.真正的綠色就業不僅是環境永續,也是勞工友善。
.綠色就業並非僅只於創造新的產業,如再生能源業。既有產業的綠化,亦是綠色就業發展潛力來源。
.與能源相關的綠色就業機會中,以再生能源發展與能源效率提昇具有最高的發展潛力。

那麼失業率與溫室氣體排放量均持續上升的台灣,又在這個雙重危機交會的歷史時機中,提出了哪些因應政策?

兩千億的綠領經濟承諾

台灣方面,目前政府在創造綠色就業機會的主要措施有二:包括有「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中環境相關建設與綠色內涵規範,以及「綠色能源產業旭升方案」。

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中與環境有關的部份,像是自來水供應穩定、河川環境營造、下水道建設、提昇工業區污水接管率等。廣義而言,這些項目所創造的就業機會,可被視為綠色就業的一環,像是都會區捷運、東部鐵路服務效能提昇等大眾捷運計畫(*6)。

而後續於方案審議時,劉揆受到立委質詢下,便要求各部會執行4年5千億的預算時,應該有10%用於綠色工法與綠色能源,若部會未能達成此需求,還需附加說明(*7)。但此計畫對於台灣邁向綠領經濟是否有利,只要從交通建設的預算配置中既可窺見一二。

如前表二所示,當前大眾捷運的發展因為鼓勵私人載具的擴張,所以是受到負面影響的。但在整個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針對交通建設的總預算共編列了1千3百億左右,但光是「高快速公路健全路網」一項上就佔了700億的預算,遠超過其他投注於大眾運輸的總和。

另一個矛盾點出現在編列了360億農村再生的預算,此預算應可被視為農村再生條例的一環。而此條例已被批評為將對小農產生莫大影響,諸多有機農耕的推廣者也多所質疑(*8)。因此整個四年五千億的預算中,就算是以較粗略的認定方式,其有助於綠色就業機會創造的部份,約有1千6百億的預算,但具有潛在負面影響者也達到1千1百億以上。

行政院於四月下旬提出「綠能產業旭升方案」,預計以5年450億的預算,投入太陽光電、LED照明、風力發電、生質燃料、氫能與燃料電池、能源資通訊、電動車輛等產業,以期能於2015年時創造1兆1,580億元,提供11萬人就業機會。在整個計畫中,是將太陽光電以及LED照明視為主力產業,藉由投入技術研發經費,以成為全球前三大太陽電池生產國以及最大LED光源及模組供應國為目標。在國內實際應用方面,則將投入250億元推動大型太陽光電電廠 (4 MW)建造、全國交通號誌燈全數使用LED燈、氫能與燃料電池市場應用示範、智慧型電表佈建、10萬輛電動機車補助等項目(*9)。

在全國能源會議後的一週,經濟部既推出此計畫,似乎顯示其極具行動力,也似乎宣示說,既使「綠色新政」這四個大字未能成為能源會議的共識意見,但劉內閣仍是念茲在茲的努力將「綠領經濟」鑲嵌至台灣未來的發展藍圖之中。

然必須指出的是,此次的旭升方案,雖是採納了全國能源會議中「選定重點產業,依產業特性與技術潛力加以扶植」之共識意見,作為其規劃主軸,但卻忽視了另一個共識意見所指出的「以自主能源供應、溫室氣體與污染物減量、能源產業發展,以及社會經濟效益為原則,規劃整體國家能源科技發展策略」,因此「能源安全指標之提昇」、「溫室氣體削減量」、「能源密集度之提昇」等重要指標,均未見諸於旭升方案的規劃報告之中,而僅只大喊「2015年時創造1兆 1,580億元,提供11萬人就業機會」之大餅。

環保團體代表於討論此議題時,亦基於綠領經濟的根本原則,提出「結合職業公會、工會,優先於社區推動再生能源的裝置、修護和研究人員,刺激綠領工作人才,培養綠色能源產業的經濟動力」的建言(*10),此意見未牽涉「擁核與非核」、「耗能產業發展與否」等爭議議題,卻在已被激化的討論氛圍下,僅被擺入其他意見。而從旭升方案所畫出的大餅之中,亦不見對此意見的回應。然而此刻意的忽略,卻將導致旭升方案的偏移,無助於真正綠領工作的創造。

綠能產業旭升 = 綠色就業機會?

若從綠色就業的環境面向,來檢驗此綠能旭升計畫,綜觀之下,其主要預算均是投注於表一中「綠化潛力」極高的再生能源以及綠色照明產業,貌似非常妥切。但是更需進一步質問的則是推動旭升計畫後,台灣98%的太陽能光電版外銷的情形能改變嗎?

根據IEA的世界能源展望2008中指出,若欲將CO2濃度控制在550ppm時,則全球太陽能光電板的裝置容量需在2007年至2030年增加幅度為2550億瓩(*11)。然而根據能源局的規劃至2025年時,台灣太陽能光電板的增加幅度約為100萬瓩(*12)。但倘若要達到全球前三大生產國的目標,至少市場佔比要由2006年的6.7%大幅增加至15%以上,既這20年間的生產量需達到38GW以上(*13)。而若就整個太陽能光電板的生命週期進行分析,其晶圓、電池、面板與轉換器等製造過程,佔其二氧化碳排放比例達48%以上,且更是傳統空氣污染物與水污染物排放量最大的階段(*14)。因此若此旭升方案無助於縮短「生產大國」與「應用小國」間的落差,反倒無助改善台灣本身的環境。

更有甚者,規劃中的新增光電廠位址,均位於環境敏感區,如中科四期二林基地、後龍科學園區均將是佔用優良農地。且台灣對高科技業的環境議題一向反應遲滯,如晶圓製程的新興污染物管制的闕如。綜合未回饋至台灣能源結構的低碳化、廠址開發選址不當、相關法規管制的不足此三點,這樣的綠能產業,將是背離環境永續的。

另一個衡量準,則可由合宜勞動面切入。雖然台灣的太陽能光電業與LED照明業,在薪資與福利上均令人稱羨;但遺憾的是,目前此兩產業均無勞工工會的設置,因此在勞工權益的保障上,不符合聯合國對綠色就業的要求。

更平等的綠色就業

除了從綠色就業的本質,來檢驗此次綠能旭升方案的用途外,更不可忽略另一個要素,則是與綠色就業的階級本質議題。

歐巴馬政府日前已邀請Van Jones參與白宮環境品質諮詢委員會,負責協調各相關部會研擬可提昇能源效率與促進再生能源使用等,相關的綠領工作推動計畫,並強調要如何為弱勢社區創造新的經濟契機(*15)。而OECD去年底針對當前經濟發展的貧富差距問題,出版了《增長不公平?經濟合作组織各國的所得分配與貧困狀况》的報告指出,多數OECD國家薪資水準的拉大,主因可能為經濟全球化、高技術性工作增加與勞工法令與制度等因素所導致(*16)。因此若欲創造綠領經濟來回應失業率以及增長的貧富差距議題,則發展綠能產業時,不應只是拷貝以往扶植電子業的方式,以「再生能源新貴」取代「電子新貴」,而是需要花費資源於綠色就業中,低技術性與社區型勞動有關連的部份。

如以能源此部門為例,IEA的報告中就已提出,住宅修繕具有龐大的綠色就業機會的創造潛力,而此類工作本就較屬於薪資水準較低的一般勞動階段。因此,若政府能投注經費鼓勵住宅依綠建築原則,進行遮陽板、綠屋頂設置等裝修工作,減少空調使用量。不僅在減碳效用上,不遜於綠能產業,其更能有助於貧富差距的縮減。另外,若在鼓勵智慧型電錶的設置,住家小型再生能源設備裝設的同時,亦要求各縣市應效法台北市推動「節能風水師服務團」(*17),甚至直接立基於社區現有的水電行,藉由適當課程的設計,促使其轉型成社區節能減碳服務中心。此般的綠色就業,不僅有助於節約能源,更是種以「服務型經濟」取代「物質型經濟」的典範,亦是屬於創造社區型經濟的開始。

但令人憂心的則是,相較於美國已有各式各樣的綠色就業職訓課程,包括再生能源投資、綠色供應鍊管理、住家節能、綠能產業等,甚至連國際勞工組織,都設計了培訓課程訓練各國應如何規劃其綠色就業行動計畫(*18)。但目前台灣除了推動大學廣設綠色能源學程外,當前職訓局針對失業勞工所提供的各項訓練課程中,仍未見到針對綠色就業的課程設計。此事實凸顯台灣對於綠色就業的本質與功能,仍僅只停留在產業發展端,以及停留在產值的表象,未賦予其社會意義。

綠領經濟 莫落入漂綠圈套

從綠色就業的各種面向檢驗當前台灣的政策,可發現雖然投注了不小的經費,但卻因未正視綠領經濟的本質精神:紅綠結盟對邁向永續經濟的具體倡議,成效注定有限。其癥結乃是台灣環保運動與勞工運動所處的社會場景,若大眾對於其運動者喊出的各項社會願景,仍是嗤之以鼻的貶抑為昧於事實的幻想,終將使台灣喪失轉型的契機。畢竟綠領經濟的相關倡議,早已見諸於環保運動的倡議之中。

例如推動茂迪成為太陽能光電製造大廠的鄭福田董事長,其生前即積極參與反核運動(*19);而在當下被視為明日之星的再生能源產業、能源服務業等新興綠色就業機會,環保團體更是在4年前的能源政策討論中,即有詳細論述(*20)。另外在能源部門之外,反焚化爐運動倡議團體,在6、7年前進行廢棄物政策的遊說時,亦已具體提出將焚化爐興建預算改投注於資源回收,可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21)。至於其他的小型永續農耕、有機農耕、永續林業管理、農林體系的環境服務價值等其他的綠色就業機會,也早已是國內環保團體在各類倡議場合,多年來不斷叨唸的訴求。

當今綠領經濟的全球風潮,配合上述例證,顯示環保團體當時的論述,正站在歷史正確的那一方。但是順著當前的旭升方案的經費流向追蹤下去,卻赫然發現台灣在發展綠領經濟之時,卻是將資源撥給影響農漁民生計、勞工權益紀錄不佳等人格異常的企業(*22)。

缺乏厚實紅綠傳統的土壤中,培育方式忽略了綠色就業的應然與實然,並使其顯露嚴重矛盾之下,台灣的綠領經濟之花,凋謝的命運,已然註定。

 

【參考文獻】
(*1) Meinshausen M. et al., 2009 “Greenhouse-gas emission targets for limiting global warming to 2 °C”, Nature 458, 1158-1162
(*2) 98年全國能源會議網站 090417 《
能源管理與效率提升核心議題總結報告》
(*3) Jones, V. 2008. “The Green Collar Economy: How One Solution Can Fix Our Two Biggest Problems ” Published by HarperOne, ISBN 0061650757
(*4) UNEP/ILO/IOE/ITUC, 2008, “
Green Jobs: Towards decent work in a sustainable, low-carbon world
(*5) IEA, 2009, "
Ensuring Green Growth in a Time of Economic Crisis: The Role of Energy"

(*6) 行政院經建會,振興經濟擴大公共建設投資計畫,2009年二月
(*7) 新聞局: 行政院院會通過「
綠色能源產業旭升方案
(*8) 徐沛然 081221《細說
農村再生條例草案悲慘小農的未來際遇》苦勞評論
(*9) 能源局 090423《
綠色能源產業旭升方案》能源局網站 。
(*10) 98年全國能源會議網站 090417《
能源科技與產業發展核心議題總結報告
(*11)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2008, World Energy Outlook 2008, OECD出版
(*12) 能源局 071120 《我國再生能源發展目標與策略》行政院科技顧問會議,
(*13) 維基百科
List of photovoltaics companies
(*14) Jungbluth, N., Tuchschmid, M. (2007) Photovoltaics. Sachbilanzen von Energiesystemen. Final report No. 6 ecoinvent v2.0

(*15) Council on Environmental Quality 090310 "Nancy Sutley, Chair of the White House Council on Environmental Quality Announces Special Advisor for Green Jobs, Enterprise and Innovation"
(*16) OECD, 2008, Growing Unequal? Income Distribution and Poverty in OECD Countries, ISBN 9789264044180
(*17) 台北市建築管理處-
節能風水師服務團
(*18) ILO "The Green Jobs Training Site"
(*19) 中央社 080317《
茂迪前董座鄭福田病逝 骨灰將灑在玉山
(*20) 賴偉傑 050330《
台灣的能源政策何去何從?》綠盟部落格
(*21)
我們不要焚化爐!連署活動
(*22) 台灣漂綠網

【延伸閱讀】
綠色經濟 台灣「能」不「能」?》趙家緯 6-Apr-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上兆綠色投資 拯救金融危機》邱育慈 25-Feb-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本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

Top

 
 
  論壇:4月29日之夜:與馬總統談農村再生條例

作者:吳音寧

農村陣線的代表與馬英九總統在總統府會面。為甚麼會面,談了什麼,台灣的農村果真有明天?請聽作家吳音寧娓娓道來

伙伴們,若你問我去和總統會面的情形怎樣?坦白說,那天4月29日晚上約莫十點,當我踏出總統府(風咻咻咻直灌)的穿廊大門,我只感到頭腦熱熱的,還理不出個頭緒……。

或者,你還不知道我們──當我說「我們」,希望也包括了你──去見了馬英九。

為什麼要去?為什麼會去?若你問,喔,不需要你問,我們就要──而且這個尚未有組織、尚未有辦公室、開放的、只是有個名字的團体也決議一定要──向伙伴們報告這件事。

關於我們正在進行的農村運動中的其中一件事;行事曆上4/29號晚上的事。

 


首先,必須向各位報告的是,4/29晚上,為什麼我們與總統有約?

原因很多,我想一定和那些寫過反對農村再生條例的文章的人有關,和那些拍過影片的人有關,也和十幾天內就匯聚的、簽署「不要說再見──反對農村再生條例草案」的連署人有關(證據之一,是4/29當天,馬總統提及了一萬多人的連署),當然,也和去參加立院公聽會、去參加水保局故意含糊其詞的各地方「公聽說明會」的人有關,更和所有滿腔熱血,轉寄訊息的伙伴們有關。

總之,不管什麼原因啦,某種討論的氛圍出現了!被看見了、被感受到了,因此,有很多作為在發生。其一就是,有人表示,可安排與馬會面,談談農村再生條例的事。

訊息回報給台灣農村陣線的伙伴們;該怎麼辦?運動中的一步一步,該怎麼走?

答案是,我們開了個會。在此,先向沒有收到開會通知的伙伴們致歉,因為目前「農村再生條例對策群組」裡有三百多人,連署者有一萬多人,雖然想廣邀大家來商量對策,終究仍得有個工作小組。

因此,我們在小組裡,討論是否要去見總統?

伙伴們考量再三,一方面認為,去說話給馬英九總統聽,也許可以真正讓他了解農村再生條例的問題,一方面卻很怕,怕主流媒體站在政府那邊,到時候會不會被報導、型塑成社運人士被「摸頭」?會不會講一堆根本沒用?這樣做對運動來說是有助益的嗎?

討論過後,我們決定,反正,除了訴求,我們別無所求,就把握機會吧,去說出我們的主張。

但……誰去?記得會議中我一直推託,說我不要去,我不想去啦,不過培慧及其他伙伴們的回話,讓我啞口無言,他們說:「誰想去?」若不是為了改變我們反對的現狀,也許大家都樂得輕鬆……誰也沒必要去和總統見面,但問題既然來了,機會也來了,只得硬著頭皮踏出去。

踏出去之前,我們擬訂了說帖,提出主要的四大訴求:

  1. 農村再生政策,應提升執行位階。

  2. 明訂農村再生基金50%,用於農業創新機制。

  3. 立法院加碼之500億,應用於建立制度性人口回流機制。

  4. 第三章「農村土地活化」應予刪除,另以專法統管農村土地問題。

同時,排練,若官員們說什麼話,我們該怎麼回之類。伙伴們並指派給我一項任務,那就是會後寫一篇「總統府遊記」。

就這樣,29日傍晚,我、蔡培慧、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阿榮)、南藝大教授曾旭正(阿牛)、旗美社大主任張正揚,一夥人,出發往總統府走去。

 


和馬總統約定的時間,是晚間七點。總統府叫的便當,菜色如何?如果你問,我的答案是,便當不就是那樣。總統府讓我這個第一次進入的人有點驚訝的,不是便當,不是一間間窄仄的辦公室,不是漆著白漆、讓人有股衝動,想在牆壁上噴漆的長廊,而是正門入口,原來風大時會吹得裡面的盆栽搖搖欲墜。而總統府讓我覺得第一件需要改革的事,就是不該讓駐守的憲兵們,對進出的人,皆敬禮喊「長官」。

誰規定進出總統府者,皆「長官」也?我對於自己被稱呼為「長官」,很不適應,只能無奈的對年輕的憲兵說,「不要叫我長官」。

而我們這些「長官」們,依序通過安檢,進入了會議室。環狀的桌,桌面已擺好便當與名牌。4/29與會的人,除了阿榮、阿牛、培慧、正揚、我,還有對農村議題很有見解的鍾秀梅、身兼綠黨及OURS成員的林正修、台灣社造聯盟的郭瑞坤、詩人詹澈、文化總會秘書長楊渡、副秘書長盧思岳、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以及台北大學的周志龍教授,高雄大學的廖義銘教授。

坐到各自被安排好的位置上。然後,馬英九總統來了,與大家一一握手。我注意到這間會議室的牆壁、馬總統坐的位置背後,掛著一張孫文圖像。

當總統打開便當,正揚將我們之前準備好的、公共電視《獨立特派員》節目討論農再的片子〈新衣?還是糖衣?〉(由記者李瓊月報導)拿給總統看。這個 idea,是子凌於開會時建議的。於是,便當時間,馬總統一邊吃飯,一邊看著手提電腦中的畫面,還不時放下筷子,拿起筆記下了什麼?!

而我原本應該像我原本構想的,將那夜每個人說的話,盡量詳盡的紀錄下來,但……請原諒我,從會談一開始,我的情緒就被挑起,張大眼、豎尖耳,忘了該低下頭來筆記。因此,這篇報導,只能就記憶描述個大概;至於文責,當然由我負。

 


開場後,馬總統率先拋出一個問題,他問在座是否有人認為,根本不需要制訂農村再生條例?

這個問題,說實在,有點出乎──至少我的──意料之外。因為之前是抱持著,提出具體的修法建議而來,總統這樣一問,彷彿開了更大的可能性。林正修便率直的表示,若有可能,他認為根本不該讓農委會來擔這件事,因為農地的管理,屬「國政」,必須和國土規劃一起。

不過,言語上的可能性,很快就被否定,很快就被導入政治現實──也就是農村再生條例已經於立法院一讀通過──的脈絡及架構下,由目前主導農村再生政策的農委會主委來報告。

陳武雄拿出簡報(並發給在場者每人一份),開始「官話」。他針對社會上質疑農再基金2000億,不用在農業上,只用於景觀工程發包,提出辯解,說農委會有「健康、效率、永續經營的農業施政方針」啊。可是,什麼是「健康、效率、永續經營的農業施政方針」呢?

簡報上條列到:

  1. 推動小地主大佃農政策。

  2. 農業生物技術產業化發展(也就是生物科技)。

  3. 建置農業遠距診斷視訊咨詢服務系統(遠距診斷?視訊諮詢?台灣是有多少農人在用視訊?)

  4. 設置三個大型平地森林遊樂區。

  5. 降低農業天然災害救助門檻。

  6. 專案農貸規模由350億元擴大為500億元(雖然委由各地農會承辦的農貸,往往大多數農人還不知道訊息,就已經被當地「頭人」們貸光。)

而這六項,就是陳武雄所報告出來的「農業施政方針」的全部!

農委會對台灣農業的「施政方針」,竟然,就這樣而已?

糧食自給率只剩30.6%的問題呢?小農面臨的產銷問題呢?成本問題呢?跨國傾銷所造成的問題呢?農業所得長期偏低的問題呢?到底台灣要保留多少農地的問題呢?休耕的問題?青年返鄉務農的問題?能源作物的問題?畜牧業的問題?漁業的問題?……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提,甚至還將設置三大遊樂區,當作農委會主要的「農業」施政方針……。

我邊聽邊氣邊搖頭,實在不能明白,農委會主委難道真的不明白,台灣農村的問題出在哪裡?為什麼不敢、不願意真正去面對?

為什麼不誠實一點?

就拿農村再生條例草案來說好了,幾乎沒有人理解過後,敢說這部法令沒有問題,但已不得不、目前僅公開明確承認,第三十一條「窳陋條款」需要修改的農委會主委,直到4/29之夜,仍然態度強硬,極度防衛的表示,「法律分工」沒問題啊、「立法授權」沒問題啊、「集村居住」沒問題啦,「再生發展區」── 啊!通通沒問題啦。

陳武雄「制式」的報告,連總統都聽煩了似的,主持人示意陳武雄「好了」(好了啦),那些之前、以及4/29之後沒幾天,仍然大肆在報紙及電視台,花人民的納稅錢買廣告,反覆重播的官話(死硬的辯解),才暫時告一段落。

 


為什麼,不能誠實一點?

我想起前幾天,才和伙伴們看到,去年12月內政部營建署對農再條例草案的評估報告、看到經建會的開會記錄,還有來自農委會內部公務人員的分析,在在令我們驚訝的是,原來,原來政府內部的行政體系,早就發現農再條例及政策有問題,且書面上工整條列的問題,和我們──台灣農村陣線──誠惶誠恐、一步一步摸索出來的問題,根本是一樣的。

根本,「法律分工」就有問題,「立法授權」就有問題,「集村居住」很有問題,「再生發展區」----啊,問題可大了。

只不過,我們公開指出了這些問題(好像這些問題是我們「發現」的),而早就發現問題的行政體系內部,「長官交代」,資料不准外流……。

 


在陳武雄硬是不肯認錯的報告後,我方代表,首推曾旭正老師(阿牛)上場。阿牛詳詳細細的發言(請見〈農村再生條例的問題與修正方向〉),提出「二調三刪四修五增」的修法方向。第二章大幅調動,第三章大體刪去,第四章加以修改,然後增訂第五章。

阿牛才一說完,農再條例的草擬者之一、周志龍就舉手發言。他說,刪除第三章萬萬不可,他提出的理由是:因為農地准建農舍,造成農地景觀凌亂,因此,要透過「土地活化」(第三章)來整體規劃。

我聽得一肚子火,心底暗付:「簡直是胡扯嘛!」

農地准建農舍,是依農發條例第十八條的規定,若對此現象感到憂心與不滿,應當主張廢除或修改第十八條,而不是讓第十八條繼續存在──讓農地仍然可以蓋出一棟棟豪華的「農舍」──卻以農地上遍佈農舍,很醜、破壞農地景觀為由,來主張、來要求,通過更為寬鬆、更容易變更使用的「土地活化」專章;這樣,有道理嗎?

更何況,若依目前違背法律保留原則、違背法律明確授權原則、且和現行土地規範相抵觸的第三章條文通過,不僅完全無法保證,周教授所說的「凌亂」會改善,甚至可能「助長新小型農村社區的凌亂散佈」(詹順貴律師語)。

到時候,誰來承擔惡果?到時候,周教授會因之前說過的話,自我反省並受到公評嗎?

我總是想起農發條例要通過之前的2000年初,那時候,有不少人出來反對(有些人至今仍在台灣農村陣線的陣營裡),因為擔心,若通過農發條例第十八條,將對台灣農村的景觀及生產環境,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傷害。如今,事隔多年,事實證明,當初的憂慮是正確的。

但當時大力主張通過農發條例的立委們(包括附和的學者們),如今,反倒用農發條例(第十八條)來做理由,以支持更為危險的農再條例(第三章)?

歷史,不會輕易忘記。但傷害一旦鑄成,也難以挽回。

只要查一查,很容易就可以知道,誰在2000年初,表態支持農發條例通過?如同2009年4月29日那夜,歷史會記錄下來,對目前農再條例「敬表贊同」的,還有高雄大學的副教授廖義銘。在徐世榮老師報告到,現行都市計畫法,對於事涉人民財產權的土地征收,共以二十五條法律定之,但農再條例卻僅用了兩條,就準備統管非都市用地,還一大堆「空白授權」,實在是非常不符合法制國的基本要求之後,這位廖義銘教授呢,發言表示,「後現代」的立法就是這樣,比較有「彈性」。

「後現代」的立法?我和培慧一聽,差點爆笑出聲;虧他說得出口,他真的這樣相信嗎?

在廖義銘「後現代」的發言完後,馬總統表示,法律制度的建立,是很重要的,雖然要有彈性,但也不能有太大的彈性。條例的制訂,是要來解決問題的,而不是製造更多的問題。

馬總統說:「不能投入兩千億,卻製造四千億的問題……」

他還說,農業生產的永續觀念,必須被納進來,不能只重視景觀美化的形而下的事物。他並且說有三大原則:由下而上、計畫導向、軟硬兼施,絕對不是(也不能)只要硬體建設……然後培慧舉手發言,指出「土地活化」的第三章,應該與農再條例脫鉤,另以專法規範農村土地,由政務委員召集經建會、內政部營建署和農委會的企畫處等,共同擬訂。

說著、說著,馬英九轉頭「建議」陳武雄,請農委會找經建會、營建署一起來討論,修正草案的內容……不過,馬總統的話還沒說完,陳主委就急著辯稱,程序都已經跑完了,蔡政委(指蔡勳雄)已經召開過會議……。

「不是啦,」馬總統拍了一下陳主委的肩膀,想要完整表達,可是陳主委不肯停,繼續講。

在過程中,陳主委還「嘟囔」到,農再條例已經從行政院送出,而且一讀通過了,若撤回,行政院長一定會被罵得臭頭……。

對此,阿榮舉手表示:「報告總統,撤回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前陣子,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修正案才撤回......」。不過馬總統看來傾向修正,他轉頭對陳武雄說──算是下達指示嗎?──要加強協調,畢竟土地規劃是經建會及營建署的工作,千萬不要出現不協調的問題。農村的土地規劃,不可能跟整個國土規劃分離……。

馬總統說──算是下達指示吧!──請農委會找經建會、營建署一起來討論,針對目前送到立法院、包括民間版本在內的、農村再生條例修正案的八個版本,好好的,「修出一個版本來」。如果,不在這八個版本內的意見,也歡迎提出。

「修好後,」馬總統說:「最好上網公告。」讓大家看看是否還有意見;「最起碼,」他說:「我要看過啊!」

但農委會實際上會怎麼做?

 


29日會談結束後,原訂七點到九點,不過,由於與會者熱烈發言,馬總統也釋出十足的善意聆聽,說著說著(有點欲罷不能),便到了將近十點。會談中,還有些話,很值得一記。

譬如,馬總統提到,是他主動指示農委會,多辦幾場「公聽說明會」(他在4月5日到美濃參訪時,便如此公開表示過)。農委會主委在一開始報告時也出示,名為「廣徵各界意見」的「成果報告」,說是已於立法院舉辦兩次公聽會,已於各地舉辦「11場大型公聽說明會」,「共計944社區7268人參與」……。

陳武雄沒「報告」的是,立院公聽會不准農民進去聽;陳武雄沒報告的是,名為「公聽」的各地方說明會,不僅報告者從頭到尾沒提到農村再生條例的實質內容,登記發言者,總括來說,對農委會水保局的政策,更是只有一句「讚」字啦!

名為,「廣徵各界意見」?

正揚在會談時便指出,他和朋友去參加水保局辦的公聽說明會,發現發言者的「雷同度之高」啊──呼口號般,反覆只說,農再條例要過、要趕快過(雖然他們可能根本沒看過農再條例)──但正揚的朋友,因為看起來像是持反對意見者,根本輪不到發言的機會……。

正揚生動的描述,讓馬總統聽得笑了(當然陳主委一臉難看),聽完後,馬總統舉他在台北市長任內的經驗,說一個地方(放到農村是指鄉嗎?)舉辦公聽會的次數,至少要有兩場;他說,民主社會最重要的,就是尋求共識……。

但是,農委會實際上會怎麼做呢?

 


4月29日會談,馬總統的話,還有一段令我印象深刻。他說到公園。他說,公園其實就是有樹、有草地就好,不需要過度水泥化的建設;他說,「我們要學習『減的哲學』」,農村規劃不能只做些景觀「美化」。

他還說,「我想,我與各位的理念是一樣的。」我聽了也覺得,是啊,如總統所說,農村需要的是活力及環境的永續,只是……我不免皺著眉頭,不知道馬總統是否知道,他說的話和實際執行時的落差,有多大?

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在他說了,農村規劃不能只做些景觀「美化」之後,農委會仍延續(繼續)其「富麗新農村」的工程發包。不知道他是否知道,在他說了要修法之後,據《中國時報》(2009/5/7)的「廣告式報導」(或稱置入性行銷),農委會主委陳武雄仍一再否認,行政部門內部早就提出的問題,還要「反對者到『庄頭』走一遭,實際體察農民的真正需求是什麼。」彷彿,農委會有正視農民的需求?

不知道馬總統是否知道──我想他可能不知道──就在我寫這篇文章的今天(2009/5/7),才收到「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台中區農業改良場」的發函,受文者之一,是我們溪州鄉的花卉產銷班。雖然,我們產銷班裡的成員,沒有一個人去參加過什麼「傾聽人民心聲暨彰化地區農業技術諮詢座談會」,不過,我們似乎莫名其妙的被含括其中了,收到公文,才知道,所謂「傾聽人民心聲」的座談會,報告事項是「農村再生政策說明」(由層層分工下的水保局南投分局工程司負責)。

想必馬總統也不會知道,「傾聽人民心聲」的、多麼「微不足道」的其中一場會議記錄上,農民聽了「美妙」的「農村再生政策說明」後,問到的唯一一個問題是,「花卉今年價格低落」,怎麼辦?不過,沒有人回答。

 


我不知道,如果馬總統知道了,他說的話,和實際執行時的落差有多大,會有什麼具體的作為嗎?還是,無暇顧及?

 


4月29日那夜,當我走出總統府,其實我什麼頭緒都沒有。那些話語──也許只是話語──繞呀繞的。若當時你問我,「和總統會談的情形如何啊?」得直到這幾天,我才慢慢的比較清楚。

和總統會談,其實,不過是我們正在進行的農村運動中的一環;和我們之中某些伙伴們,去官方的場子「嗆聲」,和我們之中某些伙伴們,入鄉和農民溝通,和我們之中某些伙伴們,寫文章、做紀錄,和我們之中所有伙伴們,各式各樣的表達,其實,本質上是一樣的。

把問題說給總統聽,基本上,就是說給一位,經由選舉制度被賦予行政權的人聽。縱使他是「一國之君」,在民主政治中,我們不能、也不該期望,把問題說給「領袖」聽,就能解決問題。

雖然,那夜馬總統確實說了,要農委會找其他部門,同時參酌所有版本,修出一個(大家同意的)版本來;雖然,那夜馬總統也說了,農再條例不急著通過,修好比較重要……;雖然那夜,馬總統提到,他對於土地被盜挖、被埋入廢棄物的憂心──農村再生條例通過後,能解決,或至少遏止,農村土地被盜挖成「毒龍潭」的問題嗎?──他要農委會主委必須考量、面對這些問題。

但農委會,實際上會怎麼做呢?

問題的解決,從來不能「仰賴」總統說的話。我們必須持續的監督與關注。

這場農村運動,這場為農民、農業及農地奮鬥的戰,還有得打呢!

記得墨西哥游擊隊領袖Marcos曾在文章中寫到,「密室不只一個出口」;在這場自發的、不拘泥於既有的組織及形式的農村運動中,我、蔡培慧、徐世榮、曾旭正、張正揚,代表台灣農村陣線,於2009年4月29日,進入總統府,與總統談農再條例的種種問題。我們不知道情勢接下來會怎麼樣?其實,我們一直都不知道。不過,我們知道──而且非常確定──不知不覺、一點一滴壯大的農村運動,絕對會拓展與深化,像作物的根已扎入,而相連的土地,相連的城市與村莊的人們,會繼續──透過各種方式──為我們生存的環境奮戰!

我們仍在路途中……以上,再一次向伙伴們報告。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陳誼芩、易俊宏•網編:呂苡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