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全文版
2009.9.3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國際環保新聞周報
小地方社區新聞網
生命力新聞

水產出版社

台灣好生活電子報  
推薦瀏覽
溪流環境協會  
荒野保護協會
勞工陣線
塔山自然實驗室  
國際自然保育聯盟
台灣綠黨  
中外對話

廣宣特區

2009全球暖化世界公民高峰會
綠色最前線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國際環保新聞周報
黑潮電子報
苦勞網
小地方社區新聞網
南方電子報
推薦瀏覽
看守台灣協會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
勞工陣線
政治大學第三部門研究中心
國際自然保育聯盟
Global Voice全球之聲
中外對話
 
  專訪「來義鄉久拉卡拉久文化協會」公民記者 巴勒祿戈•卡甲日班
【相關連結】
一起走吧  直面這蒼涼的荒蕪
為環境發聲的新出路:公民自習學報導
中國環境變遷  媒體人看見人的暴烈、環境起義(上)
中國環境變遷  媒體人看見人的暴烈、環境起義(下)
最早知道「來義鄉久拉卡拉久文化協會」是從讀公視新聞報peopo而來的。巴勒祿戈•卡甲日班(巴哥),是個勤奮多產的公民記者,也是協會唯一有恢復原住民姓氏的成員。我的許多關於原住民生活點滴、觀點都是因為看了他的文章受到啟萌。

莫拉克水災時,透過巴哥一篇篇報導,所有人都看到原民的受災、以及災後的樂天知命。與巴哥熟識、瑪家鄉北葉村的楊佳平帶我們看了災區,她指著還散落著垃圾以及漂流木的三地門橋說,「感謝主,橋沒沖斷。」

詳細內文

 
 
  透視中國環境:中國刺激消費的隱憂

作者:霍偉亞(中外對話北京辦公室運營主管)

近年來,中國政府和國內市場不斷要求刺激消費。中國或許能保持當下的經濟增長勢頭,但可能需要兩個額外的地球來負擔這種美國式的生活。

有網路指出消費是環保的天敵,應該讓自己和環境都舒服。圖片來源:fansile 去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為了保證經濟增長百分之8,除了4萬億財政投資、積極信貸政策以外,刺激消費也是中國政府的一項重要措施。

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呂苡榕

澎湖珊瑚礁

八八水災發生至今,但災民在補助金、安置與重建上仍問題百出,台東大武村2日有災民到鄉公所抗議補助金發放不公,因為同樣都是大武村的受災戶,卻有人領不到補助金。

另外莫拉克颱風造成台灣沿海佈滿漂流木,漂流木堆積讓每年一度的基隆八斗子放水燈活動遭遇困難,龐大的漂流木全積在岸邊,工作人員只得找來怪手幫忙清理。

漂流木不僅妨礙居民日常生活,也導致海底珊瑚礁遭到破壞,台東嶼小琉球等地的海底珊瑚礁經檢查後發現多有斷裂現象,判斷是因颱風的巨浪夾帶木頭、石頭或其他重物所造成的。

受災地區重建路途艱辛,日前通過的重建條例卻未將原住民意願納入,許多原住民部落自發性的婉拒外界援助,希望能依自己的意志重建部落。

面對氣候變遷造成的重大災難,中央研究院則舉辦前瞻性跨學科討論會,由民族學研究所主辦,1日起展開四場座談,期望對受災的原住民部落的未來發展發表討論。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論壇:白沙不再 翡翠黯然

作者:陳安儀

小時候,每年夏天,爸爸都會帶著我,坐公車到白沙灣、翡翠灣、八斗子、金山……沿著海岸,欣賞蔚藍的海景,或是在金黃色的沙灘上玩耍。我還記得,當時只要戴著蛙鏡,在沿岸不遠的地方,下水就可以看到五彩斑斕的熱帶魚在腳邊游過:寶藍、鮮紫、豔黃……悠閒的在水裡搖擺著半透明的魚鰭……那是我童年中難以忘懷的海中美景。 前年暑假,我一時興起,也想要讓兒女體驗一下我的童年記憶,於是,興沖沖的帶著他們,到了台灣北海岸最著名的海水浴場:白沙灣。

精采內文

 
  行動參與:愛與希望-達瓦蘭部落重建募款聲明

發起團起:達瓦蘭部落(大社)

親愛的朋友

達瓦蘭,我們的部落,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在莫拉克風災豪雨的狂襲之後,颱風已經遠颺,我們卻隨著雨水,被沖離了我們所愛的達瓦蘭。回家的路,像是碎散的陶壺,再也無法復原。政府要求我們強制撤離,強迫遷村。

失去了所有,我們窮得只剩下樂觀。但也許該說,我們是最富有的原住民,因為我們擁有無價的樂觀。大地,我們的母親,或許剝奪了我們現在的所有,卻也會為我們預留一條新的道路。

精采內文

 
 
  專訪「來義鄉久拉卡拉久文化協會」公民記者 巴勒祿戈•卡甲日班

本報2009年9月2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三位公民記者在巴哥家的聚會。左起低碳生活部落格主編張楊乾、獨立媒體記者朱淑娟、巴哥;圖片來源:朱淑娟最早知道「來義鄉久拉卡拉久文化協會」是從讀公視新聞報peopo而來的。巴勒祿戈•卡甲日班(巴哥),是個勤奮多產的公民記者,也是協會唯一有恢復原住民姓氏的成員。我的許多關於原住民生活點滴、觀點都是因為看了他的文章受到啟萌。

莫拉克水災時,透過巴哥一篇篇報導,所有人都看到原民的受災、以及災後的樂天知命。與巴哥熟識、瑪家鄉北葉村的楊佳平帶我們看了災區,她指著還散落著垃圾以及漂流木的三地門橋說,「感謝主,橋沒沖斷。」

而且,巴哥不但勤於紀錄,也不吝於推薦別人的作品,印象中只要我的文章一貼上peopo網站,第一時間就看到巴哥上網推薦,整個網站都感染到他的熱情洋溢。雖然彼此不相識,但感覺上卻好像已認識他很久。

微風吹過原民之鄉

跟台達電子的阿乾南下採訪莫拉克水災,順道去了屏東來義鄉巴哥的家。颱風過後接著熱浪,巴哥家門前一棵大樹遮住了大片陽光,微風輕彿過熱氣。樹下躺椅上一位姐姐睡得好香甜,我們的車開進巴哥家庭院都沒把她吵醒。

巴哥的家是一間一層樓的磚房,記得看到他家的第一印象是,好小啊,探頭往屋內看,好簡潔的家具、好乾淨的屋子。屋簷垂吊一只開瓶器,喝過的酒瓶整齊堆放在屋旁的藍子堙C巴哥兒子成龍說,「你別看我們家這樣,堶掖ㄛO高科技的錄影器材喔。」

比預定時間還早到,巴哥正在來義鄉受災較嚴重的地區做志工。他在約定的時間趕回家,談著談著,突然響起廣播聲,巴哥仔細聽完後說,廣播是在提醒大家,剛有到災區做志工的人請去登記一下,好知道去的人都回家了。

8月正好是原住民一年一度的豐年祭,因為水災,許多部落都停辦豐年祭,來義鄉災損較輕微的南3村低調辦豐年祭,最後一天改成賑災、募款,並到受災較嚴重的地區發放物資。而早在颱風來襲的8月10日大家就先捐了3千公斤的白米送到災區。

一生都熱愛影像紀錄

還沒當公民記者前,巴哥在台糖養了15年的豬,我問,「那養豬之前呢?」巴哥說,「養雞」,我忍不住笑出來以為他在開 玩笑,他說,「我學畜牧啊。」養豬養雞時,假日巴哥就揹著相機到處紀錄。後來公視籌備時計畫培訓一批記者,巴哥受訓9個月,正式開啟了他的記者生涯。

「這不是我要的,我要做的是全紀錄。」剛開始,巴哥在「真相新聞網」當記者,做了一段時間後,他覺得節目斷章取義,跟他想做的事有相當大的距離。

離開電子媒體後轉到「中國晨報」改做平面,「但我不喜歡那種交差了事的感覺,這不對」,於是巴哥想,不如就自己來做兼職吧。「久拉卡拉久文化協會」就這樣誕生了,「久拉卡拉久」就是原住民語「來義鄉」內的「南和村」。

紀錄,是傳承的工作

巴哥做獨立媒體後遇到的第一個瓶阱是錄影器材,他寫了企畫案給屏東縣政府原民處,後來獲得60萬元的錄影器材,開始了原民影像攝影。他想紀錄不斷流失的原民傳統,例如婚喪喜慶、部落老人的一身功夫、拍靈媒。「我想把正統的東西拍下來,現在原民的傳統都已經四不像。這是一個傳承的工作。」

老婆常問他,「你一天到晚在拍什麼,又沒錢賺。」巴哥回說,「我不拍誰拍啊。」巴哥的兒子成龍也是攝影師,在台北一家傳播公司工作,作品常在公視原民台播出。成龍放了幾天假回鄉,他說,「我的夢想是把台灣每個部落都跑完。」

原民樂天知命,只有今天

離開巴哥的家已接近黃昏,他的鄰居門前有幾位朋友正在說笑聊天,車子漸漸開遠,原民奮力揮手的身影也愈來愈小。災難前,在原民臉上看到的,依然是樂天知命、熱情洋溢的臉龐。

※ 本文同步刊載於作者部落格

Top

 
 
  中國刺激消費的隱憂

作者:霍偉亞(中外對話北京辦公室運營主管)

近年來,中國政府和國內市場不斷要求刺激消費。中國或許能保持當下的經濟增長勢頭,但可能需要兩個額外的地球來負擔這種美國式的生活。

有網路指出消費是環保的天敵,應該讓自己和環境都舒服。圖片來源:fansile 去年世界金融危機以來,為了保證經濟增長百分之8,除了4萬億財政投資、積極信貸政策以外,刺激消費也是中國政府的一項重要措施。

2008年末,中國政府開始在全國開展「家電下鄉」工程,通過財政補貼,促進彩電、冰箱、洗衣機、手機四類產品在農村地區的銷售。2009年,中國政府又投入20億元啟動家電「以舊換新」政策。根據該政策,2009年6月1日至2010年5月31日,在北京等9個試點省市規定時間內交售舊家電,並購買新家電的單位和個人,在購買新家電時可享受新家電銷售價格10%的補貼。除了刺激電子產品的消費,機動車消費也享受到補貼或者稅收優惠。很多城市還向市民發放消費券。

外向型經濟遭遇出口額大幅下跌,加強了中國政府依靠內需市場拉動經濟的決心,「擴內需,保增長」成為中國經濟渡過難關的秘訣之一。但是擴內需刺激經濟復甦之中,也隱藏著兩個問題。如果不做長遠考慮,它們會對中國的環境造成相當大的壓力。

首先是資源再利用問題。在中國,填埋到垃圾場的並不都是垃圾,很多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資源。然而,現在產品被消費之後就完全變為垃圾。只有小販們會從垃圾堆中撿一些經濟價值相對高一點的東西,其餘或者埋掉或者堆肥。由於垃圾量劇增,包括北京在內的中國很多城市正面臨「垃圾圍城」的窘境,紛紛轉向垃圾焚燒發電。不過,此辦法面臨很多爭議,民間的環保組織認為,垃圾的分類回收才是中國當前最應該做的。

但中國並無健全的垃圾分類回收系統。以電子產品為例,國家發改委的相關負責人解讀家電「以舊換新」政策時稱,「以舊換新」政策可更新家電500萬台,2009年預計中國報廢上述5類家電9000萬台。而活躍在中國城鎮每個角落的家電回收小販,表明正規的回收拆解處理企業仍不是主流,倒是這些非正規的回收拆解方式佔據著這個行業,其帶來的環境後果,《中外對話》中的文章《從辦公室開始綠色辦公》已有提到。

儘管中國環保部門就「家電下鄉」、家電「以舊換新」兩項工程發布了配套的指導意見,但在循環經濟發展剛起步的中國,此措施能否有效實施、能否覆蓋到廣大的農村地區,都是未知數。

中國國務院2009年2月發佈的《廢棄電器電子產品回收處理管理條例》是一個讓人期待的政策,為電子垃圾的回收拆解行業規劃了方向,但它到2011年才生效。2011年之前,電子廢棄物的主要解決方法可能依然是靠小販們收購,然後再賣給沒有拆解處理資質的企業,或者根本沒有註冊的小作坊。

垃圾不能正規處理不僅僅造成污染問題,資源的浪費也相當客觀。上述發改委負責人說,汽車、家電「以舊換新」政策可以回收利用各種資源近230萬噸。但如果沒有一個完善的體系,其中不少資源可能僅僅被當作垃圾處理。

除了資源再利用問題,消費觀念膨脹也是一個隱憂。

最近中國知名網站21cn.com製作了一個網路專題:「白領,你的名字叫環保殺手」,策劃者認為白領的生活方式是高消費,而「消費是環保的天敵」,應該「讓自己和環境都舒服」。專題的線上調查中,大部分的人認為環保是每個人的義務。

但這可能僅僅是一個觀念,放到實際生活中則是另一回事了。從7月1日起,湖南長沙市賓館、酒店、招待所等場所不再免費提供給顧客一次性牙刷、牙膏等日用品,實行明碼標價,需要一次性日用品的顧客需付費購買。人民網的調查就顯示,77%的網友反對這個政策,認為此舉會帶來不便。

上述兩個資料的矛盾反映了中國人當下環保與消費兩種觀念的衝突。從三十多年前的零環保意識,到現在,環境問題很容易就成為公共輿論的焦點,中國人的環保意識確實提高了。但是中國人似乎越來越像自己指責的美國人,積極參與環保但不願意調整自己的生活方式。

按照循環經濟的「3R」思想,中國正在做的事情當中,提高能效以及資源利用效率可以減少生產投入和污染,屬於減量化(Reduce);回收廢舊產品,從中獲取有用資源是再循環(Recycle),它們都已被付諸於政治、經濟實踐。但屬於循環經濟題中之義的再利用(Reuse)(產品重複使用,延長生命週期)卻受到冷落,消費者似乎把環境問題丟給環保機構來做,就不再負有環保的義務,只要經濟能力許可,就可以盡情地消費。

如今中國日益重視國內市場,通過各種手段促進公眾的消費,以此提振經濟。此舉更給消費以合理的名義。政府、市場一同鼓動消費,這是否會讓中國的消費能量由此釋放?

中國人過去消費不多,要麼是因為沒有錢,要麼是缺乏社會保障,留錢自保,不敢亂花。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培養了中國人充足的物質欲望,向富人看齊、向美國看齊的生活方式觀念已經根深蒂固。一旦消費能力的問題得到緩解,中國人也會盡可能多地消費,這一點不會落在發達世界的後面。此時,經濟增長得以保全,但問題 可能就像很多環保人士說的那樣,如果每個中國人都像美國人那樣消費,人類還需要三個地球。

政策鼓勵下,消費量劇增,您認為中國如何加強資源的回收再利用?您對垃圾處理問題有何看法?刺激消費帶來環保隱憂,不刺激消費,經濟增長減速可能帶來失業率上升等非常嚴重的社會動盪,究竟應該怎麼辦?請在論壇上說出您的想法。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9年8月20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

Top

 
 
  救助金發放亂 大武村民抗議

摘錄自2009年9月3日民視新聞網報導

莫拉克颱風不僅造成南部受創,台東大武村也有許多民眾生活受到影響,2日有災民到鄉公所抗議補助金發放不公,因為同樣都是大武村的受災戶,卻有人領不到補助金。

高舉白布條,大武村的受災戶們相當氣憤,因為風災讓他們家園受創,沒想到現在要領救災補助竟然也是空手而回,災民們氣憤,聚在鄉公所外頭,面對災民們的詢問,鄉長出面澄清,但災民不能接受這樣的理由,鄉公所承辦人員接著出面協調,但是對於民間團體名單的整合卻是一問三不知。

災民們救助金拿不到,鄉公所對於名單整合也不清楚,但問題是有人領到,有人卻沒領到,恐怕地方得好好思考,如何平息災民認為不公平的怒氣。

Top

 
 
  海面漂流木多 基隆八斗子放水燈難

摘錄自2009年9月3日今日新聞報導

基隆八斗子漁港的放水燈活動2日晚間熱鬧燈場。不過,今年要放水燈可以說是困難重重,因為莫拉克颱風夾帶龐大的漂流木全積在岸邊,工作人員找來怪手幫忙,好不容易才清出一條水路,順利施放水燈。

9月2日是農曆7月14日,上千盞水燈照亮八斗子漁港岸邊,為水上孤魂照路,而相傳水燈漂得愈遠就象徵今年運勢興旺;不過,岸邊浮滿堆積如山的漂流木,水燈怎麼漂得出去?

於是工作人員幾個人一組,搬漂流木搬了兩個小時還是不見起色,於是找來怪手幫忙,甚至還有救難人員直接跳進水裡徒手將漂流木推開。八八水災之後台灣多數海岸充滿漂流木,嚴重影響當地居民生活環境與海岸生態,希望有關單位能儘速處理。

Top

 
 
  澎湖、台東、小琉球珊瑚體檢三連發 記錄颱風海底災情

本報2009年9月2日台東訊,耿璐報導

昨(2日)2009台灣珊瑚礁總體檢活動小琉球場次順利落幕。莫拉克颱風過後至今的好天氣,讓台灣環境資訊協會與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共同主辦的「2009台灣珊瑚礁總體檢」行動得以連續在三個地點進行調查。加上早先8/23至26的澎湖東嶼坪,接著8/28至30的台東杉原海岸,共有13位潛水志工加入,為台灣收集到海底災情的第一筆資料。

三個調查區域當中,皆有看到海底珊瑚受到撞擊斷裂的情形,判斷是因颱風的巨浪夾帶木頭、石頭或其他重物所造成的;而根據現場調查數據,澎湖東嶼坪及台東杉原的珊瑚覆蓋率在某些地點已從去年的70%降到30%。而小琉球並無去年資料可供比較,三個調查點珊瑚覆蓋率為10%至30%,其中在蛤板灣有觀察到珊瑚斷裂情形。

潛水志工進行水下調查前,台東杉原海岸被預測為海底災情最慘重的地方,因為莫拉克風災之後,台東沿岸有大量的巨型漂流木堆積,居民也發現有疑似被漂流木打上岸的珊瑚礁殘骸;在進行水下調查及觀察後,發現杉原南側的珊瑚礁區其珊瑚覆蓋率從去年的70%降至40%,不但有斷裂的珊瑚,也有因為河水沖刷帶來大量泥沙,水下混濁且珊瑚上覆蓋有沈積物。但是海灣中段的珊瑚礁則跟去年一樣維持三成覆蓋率,北礁則因為漂流木阻擋,今年無法進行水下珊瑚體檢。

而這次莫拉克陸上災情最輕的澎湖南方小島東嶼坪,卻在調查過後發現其西側海域的珊瑚覆蓋率從去年的70%減低為30%,並且根據目測觀察,海底有許多斷裂的珊瑚礁。另外,在今年新增的南方沿岸調查點中,看到許多破碎的珊瑚,並且連水深6米的珊瑚礁區也發現有整片翻倒的大片桌型珊瑚,研判其因東嶼坪西南側海域地勢低平,除了莫拉克颱風的影響外,6月份直撲澎湖的蓮花颱風所帶來的驚人巨浪,捲動石頭或其他重物造成澎湖珊瑚礁的損害不小。然而,東嶼坪人為干擾少,除珊瑚覆蓋率降低之外,其他珊瑚體檢當中所列出的指標性海洋生物仍十分豐富,並且在不少珊瑚斷枝上有看到新生小苗,科學指導員對於此處未來的復原表示樂觀。

至於小琉球,志工在此所調查的3個點當中,珊瑚覆蓋率分別是:1.厚石群礁30%,2.美人洞20%,3.蛤板灣10%,並且在蛤板灣也看到整片翻倒的桌型珊瑚;小琉球海上及漁業活動活絡,珊瑚礁生態系干擾也多,之後的珊瑚復原情形或相關變化,需密切觀察。

今年的台灣珊瑚礁總體檢行動首次由民間發起並公開招募潛工進行水下調查,而各地潛水志工的熱心參與,也記錄下一般大眾無法直接接觸到的水下世界並與更多人分享,而8月份的這3個梯次,更紀錄了颱風對於海洋生態系的影響;過程當中不少志工對於能學習如何用簡單、數據化、系統性、國際規格的調查方法記錄海中點滴感到十分開心,來自花蓮的潛水志工黃詠傑及台北的李佳貞紛紛表示希望能多參加幾次,以跟科學指導員學習完整的珊瑚礁體檢技術。

雖然志工也向主辦單位提出許多辦理過程當中有待改進的地方,例如記錄方式的判斷準則該如何明確訂立、行前講義的提供以及長遠規劃的宣達,但是參與的志工大多認同珊瑚礁總體檢的目標及意義,也希望藉由在地潛水員的長期投入能有更好的監測成效;連同去年參與的潛水志工,都表示會期待每年的珊瑚體檢行動,希望看看自己調查的地點有什麼變化,也希望了解這些受損的珊瑚礁是否能在下一年年恢復生機。更多詳細數據分析,請密切注意2009台灣珊瑚礁總體檢網站

Top

 
 
  投票拒慈濟 爭取遷瑪家 好茶部落要做自己的主人

苦勞網2009年8月28日台北訊,特約記者summer報導

好茶部落遷建推動委員會委員會8月27日晚上召開村民大會,以101票對10票的壓倒性票數,婉拒慈濟基金會興建平地永久屋的美意,將繼續爭取醞釀兩年的瑪家農場遷村用地計畫。

好茶部落遷建推動委員會副總幹事李金龍說,「好茶婉拒慈濟,是因為我們要做自己的主人。好茶部落的行動絕對值得喝采,因為我們是全球唯一拒絕慈善霸權的民族。」他呼籲,慈善團體想要介入援助,也必須尊重原住民部落,要讓部落能夠共同參與與規劃。

大仁科技大學觀光事業系主任台邦•撒沙勒從旁觀察這場會議。他說:「一貧如洗的好茶部落婉拒慈濟美意,正是打了一場魯凱族的民族保衛戰,雖然魯凱族貧窮,卻不能失去民族,這需要勇氣,也需要決心。」

由於好茶部落爭取兩年遷村地─瑪家農場,現在是大社村排灣族部落的受災安置地點,好茶部落長老和遷委會成員等今晚(28日)將前往拜會大社部落長老和部落成員,進行協調,希望彼此能夠相互體諒和理解。

撒沙勒是出身舊好茶的知青,同時擔任魯凱族部落重建聯盟發言人。他指出:「這一場村民會議,關乎魯凱族的生存轉折點,也是歷史關鍵點。」好茶部落一旦點頭遷移到慈濟承諾建村的中廣長治分台用地,等於是放棄原鄉,遷移到平地,山上其他魯凱村落的災民仍在災變當中,驚魂未甫,心靈脆弱,不堪一擊,看到好茶部落點頭,也會紛紛下山,遷入慈濟興建的平地永久屋,魯凱族失去原鄉,將失去生計、失去文化,形同滅族。

《莫拉客颱風災後重建條例》8月27日在立院三讀通過,賦予政府強制遷村的依據。

更讓災區原住民團體擔憂的是,閣揆劉兆玄在27日重建會議也拍板敲定,將以永久屋取代組合屋,要直接跳過安置程序,並與慈善團體合作建屋。而慈善團體在政府號召之下,並未考量原住民部落需求與意願,已快速擬訂具體遷村計畫。

其中,屏東縣政府就牽線慈濟,擬將國有財產局所屬的中廣長治分台地段約30公頃,以重建條例為依據,撥土地給慈濟,由慈濟募款免費為霧台鄉災民興建平地永久屋,優先安置好茶部落177戶、共377人,再逐步讓其他五個部落遷入,條件是霧台鄉災民必須放棄山上的耕地,讓山林休養。

屏東縣政府催促好茶部落在下週一(8月31日)之前,做出遷村決策。好茶部落遷委會在27日,於是長治鄉隘寮營區,召開村民大會,約有一百多位族人參加,邀請縣政府等相關單位列席,慈濟大愛和世界展望會等兩大慈善團體說明計畫。

慈濟當天出動十幾、二十人的陣容,簡報在國際興建大愛村的經驗,提出將為霧台鄉災民在中廣長治分台園區興建永久屋,每戶可分配一棟兩層樓,單棟造價 100多萬元。不過,提出兩條但書,包括:一是要魯凱族放棄山上的家園和耕地,讓山林休養,二是房屋可以繼承,不能買賣。此外,世界展望會則含糊地提出,將適災民重建需求,興建中繼屋,一路陪伴原住民災民的重建之路。

好茶部落村民剛開始都被慈濟簡報的氣勢震赫住了,慈濟的陣仗和氣勢驚人,不過,出席村民會議的100多位好茶部落族人,逐漸鼓起勇氣,慢慢說出自己的觀點,從安全、文化、部落生計等角度,發表自己的意見,最終投票,以101票對10票的壓倒性票數,婉拒慈濟為之提供平地永久屋的美意。

在場的縣府代表原民處長曾智勇立即轉達曹啟鴻縣長的態度,表示尊重好茶居民的意願,未來將配合好茶部落遷至瑪家農場的決定,盡快在最短時間內,協助好茶完成遷村工作。

李金龍說,族人的意見主要還是安全考量,中廣長治分台的選址問題極大,長治分台位在河道區,八八水災水門也差點潰堤,尤其是土石流之後,河川水道上升,未來安全仍有危險,好茶從舊好茶遷移到新好茶的危險地域,已失敗一次,不能再犯錯。其次,長治分台是廢棄物填土區,並不是很好的土地。再者,長治分台靠近屏東市區,已遠離新好茶部落約40分鐘車程,不在山上,環境丕變,將影響到好茶部落的傳統文化和生活。

此外,慈濟對中廣長治分院的規劃案,除了要容納好茶部落,還要一口氣要把五個部落遷入,李金龍說,30公頃的土地,要一口氣擠入這麼多部落,根本不符合人道精神,也談不上空間規劃。

李金龍說,好茶部落婉拒慈濟,最大的意義是拒絕慈善團體的霸權,做自己的主人,因為慈濟提出規劃案前,完全沒有跟好茶部落溝通,就擅自主張,把重建當作是蓋房子。他呼籲,慈善團體要介入援助原住民部落,必須要提供給部落選擇的權利,不能完全不給選擇,要災民通通要被動接受援助,並且要在規劃和計畫形成時,尊重部落的意見,更重要的是,要部落共同參與規劃。

撒沙勒說,好茶部落一旦點頭,魯凱族其他村落,包括:阿禮、吉露、大武(目前安置在榮民之家)、佳暮(目前安置在中廣長治分台),以及兩個山上斷路、斷橋的霧台村和神山村(成山上孤島,部落安然無事)等,心理恐怕都會鬆動,會紛紛點頭同意下山進駐慈濟興建的平地永久屋,無法進一步設想下山之後的生計問題,以及更嚴肅的傳統文化和生活方式的保存,這是魯凱族滅族的危機。

撒沙勒指出,好茶部落投票的那一時刻,好茶族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因為得要拒絕慈濟提供的豪華房子,等於放棄水到渠成的重建,不過,族人的心意都很堅決,因為搬遷到平地房子,等於是放棄回家的道路,這會滅族,「沒有民族,就沒有明天」。雖然繼續爭取瑪家農場遷村案,不見得就能馬上回家,好茶部落卻絕對不能放棄尋找回家的道路。

撒沙勒說:「幾乎一貧如洗的好茶部落要做出民族自主的決定,非常之困難,在魯凱族的歷史上,值得好好記上一筆,更值得大家好好幫好茶部落喝采和加油。」

撒沙勒指出,慈濟大愛執行團隊紀律強,只在乎效率,在被婉拒之後,希望慈濟不要轉而責備原住民災民,應該要懂得深刻反省,以慈悲心,聆聽災民的聲音,尊重災民需求,能夠坐下來跟災民溝通,不要成為財大氣粗的慈善團體。

參考文章:

撒沙勒8月21日參加屏東縣政府和慈濟共同舉辦的霧台鄉永久屋計畫說明會,寫出評論文章:魯凱共和國或是魯凱平地村?

實際上,慈濟興建永久屋的計畫,並不只是威脅到霧台鄉魯凱族部落的存亡,慈濟也計畫為那瑪夏興建永久屋。紀錄片導演陳亮丰參加8月25日慈濟在順賢宮說明會,提出同樣的憂心。請參考:825順賢宮慈濟永久屋說明會會議紀錄

附註:好茶部落遷村波折說明

好茶部落的遷村一波三折,好茶部落是在1979年被國民黨政府以興建水庫為由,強迫從舊好茶遷移到新好茶,舊好茶在八八水災無恙,新好茶卻災害連連,兩年前的聖帕颱風,新好茶的四分之一家屋再遭土石流掩埋,全村大撤離,安置到隘寮營區,好茶部落爭取二度遷村到接近耕種地的瑪家農場。好茶部落認為,瑪家農場安全性最佳,距離新好茶部落耕種地9公里,路程較近。

然而,兩年來,遷村案卡在台東縣政府缺經費,原民會以此地區為排灣族傳統領域,以及要求規劃從100公頃縮小到20-30公頃,好茶部落的二度遷村案卡在行政僵局和冗長官僚程序。

原本行政院長劉兆玄七月初,承諾將好茶部落遷村案送行政院,卻遇到莫拉克風災,如今又被置換為慈濟平地永久屋計畫。

※ 本文轉載自苦勞網

Topp

 
 
  中研院跨領域學科 探討原民未來

摘錄自2009年9月2日台灣醒報報導

八八水災後,目前全國上下持續投注在重建工作中, 而在學界,中央研究院則舉辦前瞻性跨學科討論會,由民族學研究所主辦,邀請民族學、地球科學、環境變遷研究、人類學以及心理學系共15位教授,從1日起展開四場座談,期望對受災的原住民部落的未來發展發表討論。

在全球氣候異常下,原鄉部落面臨生存的挑戰, 甚至有學者透過台灣每年的降雨趨勢,算出公式提出,小雨減少但大雨卻增加,水旱災將逐年加大。氣溫每增0.7度,颱風季節的雨量就有可能提升一倍,不僅如此,在全球氣溫逐年快速上升之下,學者預估,不到25年又再會增加一倍 的雨量。而從地球科學的研究也顯示,全球溫室效應,只有越來越熱,只是距離時間的長短,這是全球不得不面對的真相。

學者用科學檢視未來氣溫異常現象,有民族學教授也提出,傳統智慧是否還能應付巨變氣候,必須讓原住民重新思考未來部落的發展。

當太平洋各南島國家面對全球氣溫異常、海平面上升等異常現象時,台灣原住民這次的八八水災,也正面臨相同的處境。

Topp

 
  論壇:白沙不再 翡翠黯然

作者:陳安儀

小時候,每年夏天,爸爸都會帶著我,坐公車到白沙灣、翡翠灣、八斗子、金山……沿著海岸,欣賞蔚藍的海景,或是在金黃色的沙灘上玩耍。我還記得,當時只要戴著蛙鏡,在沿岸不遠的地方,下水就可以看到五彩斑斕的熱帶魚在腳邊游過:寶藍、鮮紫、豔黃……悠閒的在水裡搖擺著半透明的魚鰭……那是我童年中難以忘懷的海中美景。

前年暑假,我一時興起,也想要讓兒女體驗一下我的童年記憶,於是,興沖沖的帶著他們,到了台灣北海岸最著名的海水浴場:白沙灣。

換好了衣服,一到海邊,我傻眼了:本來綿延的金黃色沙岸,用浮球的繩索大約圍起了不到五十公尺見方的一塊「海水浴場」,然後約莫有好幾千人擠在裡面,用「沙丁魚」尚無法形容其擁擠!不要說游泳了,就連戲水也有困難。

眼看那一小塊「水域」實在擠不進去,於是我帶著兒女在旁邊的海岸邊玩水。剛下水,一個穿著紅短褲、曬得黝黑的男子,便開著一輛聲音極其刺耳、排著極大油煙的沙灘車「轟轟∼」呼嘯而來,他邊吹著哨子:「嗶--嗶--」邊揮手叫我們上來。

我滿腹疑問的看著他,於是這位自稱是「紅十字隊救難員」的救生員告訴我,除了當中圍起來的「沙丁魚區」之外,「其他地方」不能戲水。我問:「為什麼?」他說,因為只有在中間區有救生員可以照顧,比較安全。

我看了一下他所指的那個區域,只見七、八個與他相同打扮的男子,在遮蔭棚下與一些年輕女孩聊天、說笑。我問:「白沙灣這麼多的遊客,全部擠在這麼小的範圍內,怎麼戲水?如果是為了安全的緣故,為什麼不將救生員平均的設在每一個點上?這樣能玩水的範圍才夠寬闊啊!」這位紅十字隊員聳聳肩,表示不能回答我的問題,指指方才那一群人,叫我去找他們問。

看看我與那些救生員間還有一段距離,太陽毒辣,心想算了,不能玩水,那我們便玩沙好了!於是便跪坐在沙灘上與兒子玩沙。不料,這之後,大約每隔15分鐘,這群「紅十字會救難隊」隊員,便會開著那看起來相當「威風」的沙灘車,「轟∼」的來一趟「沙灘巡禮」,夾帶著超大、令人作嘔的滾滾油煙,在沙灘上留下兩排深深的輪胎痕。更離譜的是,這些「紅十字會救難隊員」威風凜凜、高高在上,身旁不乏年輕妹妹的崇拜尖叫,幾次呼嘯而過,離我跟兒子的身邊不到一公尺!

不要說玩得倍感威脅,噪音、油煙味的污染,讓海邊風景全毀,誰還有興致繼續玩下去?

這下我火大了,不顧太陽毒辣、沙灘燙腳,我走到那一群「紅十字會救難隊員」聚集處,很禮貌但是很嚴厲的詢問:「請問一下,是誰准許你們可以在這裡開這種污染環境又噪音極大的沙灘車?」其中一個看起來年紀比較大的成員,立刻對著我咆哮:「我們是義工耶!你知不知道這裡每一年都要死很多人!我們開沙灘車是用來巡視救人的!不然死了人誰要負責?」

走過世界各國的海灘,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超級污染的沙灘車,被拿來當作救生巡邏工具。一般來說,海灘上的救生員,通常是每隔一段距離,坐在一個高高的椅子上觀望,沙灘車只有在臨時緊急救援(發現有溺水的人)時才使用。但是,我卻曾在墾丁的南灣,看見它被拿來當作遊客玩樂的工具,讓南灣美麗的沙灘充滿了胎痕、噪音、油煙,再也沒有辦法讓遊客安靜的戲水,享受海景的浪漫。

我立刻醒悟,很顯然,在白沙灣,這個東西未被准許使用來「玩」,所以它換了一個身份:只給特定的、參加紅十字對救難義工的人來「玩」。我也立刻瞭解,為什麼可以玩水的海域,被圍的這麼小,也是因為「管理」方便,救生隊員可以群居聊天,不必分散監視。於是,我很不客氣的問:「請問你們這些義工,是歸那個單位所管轄的?」這下,他們聲音小了,也有人說:「你去找紅十字會!」也有人指指上面的一個建築物:「你去告啊!我們不怕!你去告。」

我費力走上去看,這棟建築物是一個北海岸管理單位之類的辦公室,但假日不上班,沒有人在。回到海岸,我們立刻收拾衣物,離開了這個令人生氣的地方。

回家來後,我寫了一篇申訴文,想要陳述這件事,但卻不知道該寄給哪個單位,後來因為時間久了,也就放下了。但這件事卻一直在我心中,令我耿耿於懷。

去年冬天,我們再一次經過北海岸。看著沿途的海景,這回換老公興致勃勃的說,要帶我去他小時候玩過的地方:外木山。

結果,不看還好,一看更為痛心。沿著海岸,垃圾堆積如山,海岸邊上的防波隄、岩石上,滿滿、滿滿都是浮木與垃圾。瓶蓋、保力龍碗、煙蒂……各式各樣的垃圾……我在海岸線上徘徊良久,終於因不忍卒睹而頹然離開。

昨天參加車隊的「翡翠灣」露營,我本來以為,有著管理的海水浴場,狀況應該會比較好吧?沒想到,我又再次受到嚴重的驚嚇--颱風過後,漂流木、垃圾堆滿了沙灘也就算了;偌大的海水浴場又用浮球圍著僅僅不到幾十公尺見方的水域可以玩也可以算了;最誇張的是,本來應是如翡翠般綠的透明的海面上,卻浮著一層泛著五彩光芒的油污--果然,貼著在浮球外,我再度看見水上摩托車、香蕉船不斷的左一圈、右一圈的行駛,夾雜著衝鼻的重機油味與噪音……

我下水十分鐘,皮膚立刻腫了起來,嚴重過敏(另一隊友的兒子也是一樣,還到了市區急診),於是我只好悵悵然離開我最愛的海水。

聽說,海水浴場的管理者抱怨,「翡翠灣」的遊客一年比一年少。前幾年的週末,每年夏天的遊客,約有6千以上;去年不到四千。而昨天,我看海岸上稀稀落落的人群,大概只有幾百個人。

海灘業者,難道不清楚,為什麼海邊的遊客減少了?當海水不再蔚藍、當沙灘不再潔白;當水上摩托車、沙灘車的噪音遮掩了海滔的澎湃;當重機、油煙污染了原本新鮮的海風;當滿地垃圾刺痛了赤裸的雙腳、心靈……誰想再去,誰忍再去?

美麗的北海岸海水浴場,真的只能在記憶中找尋了!

PS:

我忍不住要說一說,15年前,我們去澳洲黃金海岸遊玩時,看到當地政府整理海岸的方法。

有一天早上,我和老公凌晨五點多起床,在海灘上散步。當時,我們看到一個類似怪手的大車,在沙灘上緩慢的行走。這輛怪車的車前有一個非常大的滾輪,駕駛一路往前行駛,沙子便從滾輪的大嘴中被吃進去,然後滾輪往上捲動時,沙子便被帶起,再從滾輪中無數的洞孔又漏了出來,重新回到沙灘上。而沙裡的垃圾,則都留在滾輪之中。這個滾輪的洞孔很細,因此小到一個鋁箔包、一根吸管,都可以被篩出。原來,這是他們清理沙灘的工具,每天早上,它都要沿著黃金海岸的海灘走一遍,其他時候則被藏在海岸某一處。

當時,我們才恍然大悟,為什麼黃金海岸的沙灘,可以這麼乾淨?只可惜,這個東西,我們從來未在台灣看到過。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此外,在著名的海灘上(我去過法國的蔚藍海灘、澳洲黃金海岸、普吉島、峇里島、塞班、西班牙等海灘),所有的水上活動,都是有劃歸區域性的。水上摩托車、機動船等的活動位置,絕不可能跟海水浴場劃歸一起,因此絕對不會有遊客會在游泳的時候聞到油煙味、聽到刺耳噪音的狀況發生。

我不知道這是當地政府的規定,還是業者自我的約束,但我深深覺得,水上摩托車、沙灘車,真是所有沙灘之「癌」,不但危險,而且破壞海灘景觀。到什麼時候,這些東西才能離開我們的海水浴場呢?

Top

  行動參與:愛與希望-達瓦蘭部落重建募款聲明

發起團起:達瓦蘭部落(大社)

親愛的朋友

達瓦蘭,我們的部落,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村。
在莫拉克風災豪雨的狂襲之後,颱風已經遠颺,我們卻隨著雨水,被沖離了我們所愛的達瓦蘭。回家的路,像是碎散的陶壺,再也無法復原。
政府要求我們強制撤離,強迫遷村。

失去了所有,我們窮得只剩下樂觀。
但也許該說,我們是最富有的原住民,因為我們擁有無價的樂觀。
大地,我們的母親,或許剝奪了我們現在的所有,卻也會為我們預留一條新的道路。

揮別眼淚和心痛,我們的長輩引領年輕人,頂著烈日與悶熱,帶著柴刀,踏進規劃的部落重建地:阿里郎山坡(瑪家農場)。
一刀,一刀,從頭開始,我們要闢建一個新的達瓦蘭部落。

家屋的重建、排灣文化的延續,以及原住民經驗與價值的傳承。
百廢待興,這是一條極其漫長的道路......
可預見的我們將會面臨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的需求和挑戰,遠遠超出我們的負荷。現在的達瓦蘭,猶如破蛹而出,羽翼仍濕的蝶,正需要更多的養份,與更大的力量,才能展翅飛舞。

但如同我們即將開始的協力造屋一樣,我們不只是在寫一個新的歷史,我們是在實踐一個新的社會運動,我們是在共同創造一個新的達瓦蘭的理想之地。
超越所有苦難與傷痛,成就台灣新價值的原住民文化大夢。

所以,親愛的朋友們,我們必要尋求各界的協助,希望大家能夠為達瓦蘭募集更多的捐款和資源。
也許是一雙溫暖扶持的手,也許是一紙承載愛心的捐款,期望各位朋友能夠繼續不斷的為達瓦蘭給予鼓勵和支持。

我們成立了募款專戶,這些款項將規劃用於下列的項目:
1.重建規劃設計(重建)
2.文化產業發展(生計)
3.學童教育輔導(教育)
4.社區關懷照護(安養)
5.其他

期待能有您的共同參與,讓這個世界更美麗!
謝謝!

專戶名稱:屏東縣三地門鄉大社社區發展協會
劃撥帳號:42259942

聯絡人 :

秋月 0910-857418
麗菁 0919-188766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網編:詹子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