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9.24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2009.8.18更新招募訊息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地球日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南方電子報
推薦瀏覽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勞工陣線
地球公民協會
台灣立報
千里步道
苦勞網
政治大學第三部門研究中心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後京都協議」提前開打!聯合國氣候高峰會開幕
【相關連結】
後京都架構下 台灣環境外交策略
2009前瞻:邁向後京都時代與2012地球高峰會的新經濟思維
聯合國:2009是氣候變遷關鍵年
【波茲南現場傳真】氣候會談落幕 調適基金上路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 15次締約國大會(COP15)將於12月7日到18日於丹麥哥本哈根舉行;距離現在只有70天,但至今各國意見分歧,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為了凝聚共識,提前於21日起在紐約舉行聯合國氣候高峰會。

針對排放量最大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宣佈中國立場,指出有區別的責任原則,應「充分考慮發展中國家的發展階段與基本需求」;而日本民主黨黨魁鳩山由紀夫提出了新的排放目標、小島嶼國家聯盟(AOSIS)則認為需要有更積極的作為。

詳細內文

 
  環球360°:尼羅河之死(上)

作者:傑克•申科

氣候變化所導致的海平面升高正威脅著這個古老的三角洲。如果沒有了這片富饒的土地所生產的糧食,埃及會面臨著巨大的災難。

早在19世紀中葉,馬吉德•沙姆迪的祖先便來到了布魯魯斯湖湖畔定居了下來。而那時,在乾燥炎熱的開羅,法國的工業家們正召集了一批又一批的勞工修建蘇伊士運河。運河的修建工作極為繁重,致使數千名勞工有去無歸。與不計其數的埃及人一樣,沙姆迪一家也拋家捨業地逃往北方,來到了尼羅河三角洲一帶,藏身於大河岸邊那一大片泥濘的沼澤地中。

詳細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呂苡榕

圖片來源:我們的島

莫拉克颱風造成大量漂流木堆積在東部海灘,雖然目前海灘上的漂流木已清除,但不少漁船在海上作業時,螺旋槳打到漂流木造成故障。

中石化公司提出的安順廠污染整治計畫,預計整治期間為15年,不過這個計劃地方及學者都認為不可能,認為中石化計畫根本是天方夜譚,希望市府不要求快,以免造成二次污染。

印度的雨季將在一週後結束,而23日公布的氣象資料顯示,至今降雨量比正常水準少20%,使印度面臨自1972年來最嚴重的乾旱。雨季雨量不足,農地缺乏灌溉用水,將帶來財務災難。

921十週年當天,因為連日大雨導致大陸巫溪縣峰靈鎮廟溪村的山體大面積傾瀉而下,幾十間民房頃刻間埋於巨石之下。事故造成巫溪至巫山縣公路雙向交通中斷,過往車輛只能借道奉節繞行。

由於北愛爾蘭兩座農場發生新型流感疫情,中國因而限制進口4個歐盟國家的豬肉,對此歐盟認為此項舉動無非是貿易保護行為。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論壇:台灣的災難是否天命?

作者:鄭益明(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八八水災」又在台灣的災難史上添一新頁,災民仍等待著救助與恢復生計,而一波又一波政治戲碼接連不斷地上演,大有喧賓奪主的意味,掩蓋了我們應該面對的現實:台灣的災難是否天命?

當然,我國的地質和地形,以及老天的「眷顧」,都是無可避免的現實;然而,我們該不該嚴肅地面對一次又一次重復上演的「天災」,思考和檢討如何降低「人為過失」的策略和作為,以消除過度「消費災難」的思維?

詳細內文

 
 
  「後京都協議」提前開打!聯合國氣候高峰會開幕

氣候周:聯合國氣候高峰會開幕

本報2009年9月23日綜合外電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 15次締約國大會(COP15)將於12月7日到18日於丹麥哥本哈根(Copenhagen)舉行,距離現在只有70天,但至今各國意見分歧,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 )為了凝聚共識,提前於21日起在紐約舉行聯合國氣候高峰會(Summit on Climate Change)。

潘基文在開幕致詞時請各國領袖形成共識,在哥本哈根大會閉幕時能順利擬定新的氣候協議。他同時也說了重話,「如果不能在哥本哈根獲得共識協議,將在道德上不可原諒。也是經濟短視、政治上不智的行為。」

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目標只訂到2012年,哥本哈根會議重點是要訂出2020年的中期目標、2050年的長期目標。如果新協議順利完成,全球經濟模式將有重大改變。

之所以說各國對後京都協議沒有共識,主要是工業國認為中國、印度等開發中國家排放量大,應共同承擔減量工作。過去美國不願簽署公約,就是認為減量責任不應只由工業國承擔。

但開發中國家則認為如今氣候之所以暖化,是工業國過去200年種下的禍害,基於公平正義,工業國理應負起較大減量責任。因此哥本哈根會議是否能順利完成後京都的新協議,中國、美國的態度是關鍵。

胡錦濤重申「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在開幕式演講中搶先宣佈中國立場,他指出,「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是各方加強合作的基礎。在應對氣候變遷過程中,應「充分考慮發展中國家的發展階段與基本需求」。

胡錦濤強調,發展中國家歷史排放少、人均排放低,缺少資金及技術。而且現階段開發中國家首要任務是發展經濟、消除貧窮,國際社會應重視發展中國家需求。胡的這番話無疑是先下馬威,正式向工業國喊話。

但胡錦濤也提出四項減量原則(只是原則),包括:一、爭取到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顯著下降。二、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爭取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佔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到15%左右。三、大力增加森林碳滙,爭取到2020年森林面積比2005年增加4000萬公頃。四、大力發展綠色經濟。

同一天,美國總統歐巴馬並未提出較明確的減量目標,但強調,「發展中國家也要採取行動」。胡錦濤的表態對後京都協議、美國態度會產生何種影響,有待觀察。

日本提出新目標

日本民主黨黨魁鳩山由紀夫提出新的排放目標,他指出,日本在2020年前將比1990年削減25%溫室氣體排放量,並承諾對開發中國家提供節能技術與資金。這項承諾比之前自民黨提出的減量9%目標還大。

去年在波蘭舉行的第14次締約國大會(COP14),通過未來將成立「氣候調適基金」,以協助發展中國家推動動減量。但資金從何來、多少才夠,則尚無共識。日本承諾提供資金與技術,對後續調適基金談判的影響如何有待觀察。

潘基文對胡錦濤、鳩山由紀夫的發言都表示肯定。

太平洋領導人宣言呼籲各國確實將全球排放量的高峰期限制在2020年前;圖片來源:ENS。本世紀控制增溫2度內夠嗎?

2007年IPCC(跨政府氣候變遷研究小組)提出,過去百年全球增溫0.74度 (正負0.18),未來百年將將持續上升,如果公約順利推動,世紀末可能增1.7到4.4度(平均2.8度)。IPCC建議本世紀增溫應控制在2度以內。

如果要達成增溫少於2度的目標,工業國需在2050年前減量一半(以1990為基準年),發展中國家要比「一卻如常」再減15%到30%。但如要給發展中國家多點餘裕,不必減那麼多,則工業國在中期(2020年)應減量25%到40%。長期(2050)年要減量85%到95%。

歐盟去年宣布中程減量計畫「20-20-20」,2020年減到1990水準再減20%、提升能源效率20%、再生能源比達到20%。

但小島嶼國家聯盟(AOSIS)認為,增溫兩度所有小島都會消失,應盡量控制在1.5度內。

※參考資料:http://e-info.org.tw/node/45892

Top

 
 
  環球360°:尼羅河之死(上)

作者:傑克•申科

圖片來源:World Bank氣候變化所導致的海平面升高正威脅著這個古老的三角洲。如果沒有了這片富饒的土地所生產的糧食,埃及會面臨著巨大的災難。

早在19世紀中葉,馬吉德•沙姆迪的祖先便來到了布魯魯斯湖湖畔定居了下來。而那時,在乾燥炎熱的開羅,法國的工業家們正召集了一批又一批的勞工修建蘇伊士運河。運河的修建工作極為繁重,致使數千名勞工有去無歸。與不計其數的埃及人一樣,沙姆迪一家也拋家捨業地逃往北方,來到了尼羅河三角洲一帶,藏身於大河岸邊那一大片泥濘的沼澤地中。

年復一年,殖民統治者們來了又走。然而,沙姆迪一家卻留了下來,在這片世界上最為肥沃的土地上以種地和打漁為生,開始了他們的新生活。一個半世紀過去了,馬吉德仍在耕種著家堛漱g地。然而,在收割水稻和清理灌溉渠的間歇,他不得不考慮一個新的問題,一個威脅到他的家庭和生計的問題。這個問題所帶來的殺傷力或許要遠甚於埃及以往的任何一個侵略者。「我們正慢慢地被水淹沒。就像是一場侵略:不斷上漲的海水佔領了我們的土地。」年僅34歲的馬吉德直截了當地說道。

對於海岸侵蝕所帶來的威脅,馬吉德有著更深刻的理解。埃及某些地區的海岸正以每年大約100米的驚人速度不斷地受到侵蝕。布魯魯斯湖就在離馬吉德家不遠幾公里的地方。天水相接處,只見成片的尼羅河之花露出水面,與樹木交織在一起。這些樹木原本立於岸上,而如今卻站在及膝深的水堙C

馬吉德的比喻也許聽起來有些言過其實。然而,在埃及廣闊的,人口稠密的三角洲地區轉上一圈,你就會聽到人們用相同的字眼一遍又一遍地描述氣候變化對這片古老的土地造成的影響。在埃及的這片糧食產地上散佈著從羅馬帝國到德國的殖民者們留下的遺跡。今天,在這些過去曾經試圖征服他們的人所留下的堡壘和墓地間,5 千萬人口在爭搶著生存空間。

位於三角洲東部邊界的塞得港有一個空空的石質底座,這個底座就是修建蘇伊士運河的斐迪南•德•雷賽布的塑像所殘存的唯一的遺跡了;而在三角洲最西邊流域的某處,埃及豔后克莉奧佩特拉失蹤已久的墓地靜靜地躺在地下。在歷經外族統治後,當地人們會很自然地用佔領這個詞來形容最近這股迫在眉睫的敵對力量。

「對於侵略者而言,埃及就是他們的葬身之地。」羅塞塔市附近的果農瑞莫丹•艾拉圖爾評論說。 羅塞塔市的市政當局與一家中國公司簽訂合同,由這家中國公司負責在海中建起一面巨大的混凝土磚牆,企圖以此避免更多土地的消失。「就像其他侵略者一樣,大海來了,也會離開。可是我們會永遠生存下去。」

科學家們目前也無法給出確切的答案。兩年前,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宣稱,埃及的尼羅河三角洲是地球上受海平面上升影響最為脆弱的三個地區之一。即便是對全球溫升最為樂觀的預測,也會使數百萬的埃及人離開這片地球上人口最為稠密的地區之一。

尼羅河三角洲從首都開羅向北部延伸。在尼羅河的兩條支流的沖刷下形成了一個面積達25900平方公里的良田。當地的人口占國家快速增長的總人口的三分之二,全國有超過60%的糧食產量來自於這一地區。因此,這一地區無條件地成為了埃及生存的支柱。然而,由於埃及270公里的海岸線海拔極低(大部分的海岸線僅高出海平面0到1米之間,有些地方甚至低於海平面)。因此,極地冰蓋哪怕是融化一點,埃及的農田和城市——其中包括具有歷史意義的亞歷山大港——都將沉入海底。

如果正如專家普遍認為的那樣,未來100年內海平面將升高一米,那麼尼羅河三角洲將有20%的面積被水淹沒。而在另一種極端的假設下,如果格陵蘭島以及南極洲西部的冰蓋消失,海平面將會因此上升14米,如此一來,開羅北郊地區將會被地中海所包圍,而尼羅河三角洲則基本上全部沉入水底。

目前,一系列的環境危機已經在尼羅河兩岸顯現。一些危機目前還難以察覺,比如在三角洲北部地方,河水正悄然縮減;而另一些危機,如沿岸大面積的土地坍塌、沉入海底等,則更為引人注目。大規模的洪水即將成為現實。然而,從工業污染到土壤鹽鹼化等一系列相互關聯的新環保問題,目前第一次成為了埃及人公共討論的話題。

開羅美國大學沙漠發展研究中心主任,瑞克•塔特維勒博士認為,「尼羅河三角洲與孟加拉的經歷有些類似。當地人口眾多、分佈稠密。來自人口、生產、污染、汽車以及農藥等因素的巨大壓力,對自然資源造成了威脅。更嚴重的是,海水不斷上升。這就像是一場完美風暴。」

順著尼羅河往北,沿著一條古老的農道離開開羅,你會發現很難說清楚城市止於何處,而蓮花般的三角洲又是始於哪裡。滿街都是紅磚砌成的住宅,還有四通八達的道路,人們已經不可能再孤立地欣賞在蔥郁的綠意掩映中的尼羅河支流了。牲畜在道路上安營紮寨,工人們露宿在田間,城市和鄉村在這堜憐馴瞈纂C曾幾何時,文學家們對尼羅河三角洲的野生沼澤大加推崇。而今天,大都會與鄉村之間清晰的界限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城市的擴張以非法建築的形式在一點點不斷地吞噬著耕地,這種現象在尼羅河三角洲滿目皆是。儘管政府已經頒佈了一系列立法,取締了搭建非法建築的行為,從而在理論上為農用耕地建起了一道保護屏障,但是,站在綿延不盡麥田和稻田中舉目四望,一望無際的田野常常被一群尚未完工的房屋硬生生地阻斷。三角洲地區的人口密度達到了每平方英里(2.59平方公里)4000多人。很難想出還有什麼地方人類與其周邊的環境能夠比這塈韞[緊密地契合在一起。

在未來的20年內,埃及的人口勢必會從目前的8千3百萬增長到1.1億。這種在土地上用磚瓦泥漿搭建房屋的趨勢似乎已經勢不可擋,這不僅僅是埃及人口定時炸彈所暴露出的一個最顯而易見的現象,同時也是它所帶來的一個無法避免的後果。

三角洲地區的人口越多,就意味著這片土地上的車輛就會更多,污染就會更加嚴重,用來維持人們生計的土地就會越少。當前,人們最需要的就是提高糧食產量。然而,令人憂慮的是,人類的居住所導致的土地沙漠化僅僅是問題的開始。雖然這一問題在三角洲一帶還沒有引起人們的足夠重視。但是,尼羅河的淡水供給已經在人口膨脹的壓力下不堪重負。而埃及能夠成為一個地球上延續時間最長的統一國家,尼羅河的淡水供給功不可沒。在這條世界上最著名的河流上上演了各式各樣的劇情,不論是真實的還是虛構的。而現在,在其最北邊的支流附近,宣禮塔和塔橋逐漸稀少,風勢更加凜冽的地區,另一齣具有毀滅性後果的劇情正在上演。

罪魁禍首就是鹽鹼度。在一個週五的早晨,我訪問了卡夫拉•謝赫省。人們都去參加午時禱告了,田間地頭空蕩蕩的,大街小巷也寂靜得可怕。沒有了人的存在,這個地區宛若一座義大利小說家伊塔洛•卡爾維諾筆下虛構的城市,雖然擠滿了人類居住的蝸居,卻沒有一點人煙。而馬吉德則不同,他在哈達迪鎮附近擁有一塊面積為6費丹(大約2.5公頃)的土地。

當我走近馬吉德的房子時,他的打井工作正進行到一半。他一邊道歉一邊爬上來,並且解釋說,德國專家曾在去年到訪過這一地區,他們宣稱輸送到當地村鎮的淡水「連狗都沒法飲用」。在給國家自來水公司打了幾個月的電話無果的情況下,馬吉德決定自己鋪設一套新的輸水管,希望這樣可以改善他的兩個小女兒的飲水品質。在炎熱的氣候中,這是一項讓人筋疲力盡的工作。馬吉德目前除了務農之外,還在當地的一家苜蓿種植場擔任兼職會計的工作。只有在完成了這兩項工作後,他才能有時間從事他的打井工作。「我們目前沒有多少時間。」馬吉德說道,一邊抖掉身上的塵土,一邊咕咚咕咚地喝著新鮮的哈密瓜汁,「光靠務農,沒人能夠維持生計。」

在參觀了他的田地後,我明白他這麼說的原因了。原本肥沃黝黑的土壤已經在最近幾年變成灰色,地表是一層貧瘠的鹽殼。來自附近海岸的地下海水的侵襲是導致這種現象的原因。海水被擠壓到土壤層,導致植物根莖的死亡。海水一直威脅著沿海地區的耕地。然而,一直以來,由於有大量淡水的沖刷,土壤中的鹽分被帶走,因此土壤中的鹽度一直能夠得到有效控制。過去,這一使命自然而然地要由尼羅河的季節性洪水來完成。但是,1970年後,埃及大水壩的竣工(世界上最宏偉的工程項目之一)為這種季節性洪水劃上了句號。但是,巨大的灌溉網路繼續將大量的淡水送到在田間工作的人——農民的身邊,從而使土壤鹽度仍然維持在低水準上。

然而,今天,尼羅河的河水幾乎無法到達三角洲的這個角落。人口的增長已經使尼羅河上游不堪重負,而下游所謂的淡水正含有越來越多的有毒物質和其他雜質。而來自於附近西迪薩利姆鎮,混雜著農業排水和污水的廢水是馬吉德這樣的農民目前的主要水源。

結果就是土地產量的驟減。據當地的農民說,他們的父輩只需在化肥上花費很少的埃及鎊就能獲得很好的收成。可是現在,為了讓他們的作物保持生長,他們不得不撥出他們收入的25%到80%用於購買化肥。

「我們眼看著水質變差,越來越不乾淨。」馬吉德說。他還指給我看臨近的一大片土地,這片土地曾經是波光粼粼的水田。而最近,這片土地上的水稻被挖掘乾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養魚場。因為這片土地已經太貧瘠,根本不適合種植作物了。更遠一點的丹魯村,10年前還綠油油的田野現在已經變得乾枯龜裂,只能用來讓人們踢野球和傾倒垃圾。

專家認為,問題只會越變越糟。「我們目前嚴重缺水,人均淡水擁有量僅有700立方米,」亞歷山大大學的薩拉哈•索利曼教授解釋說,「這已經遠遠低於聯合國劃定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水安全下限。目前,隨著人口的增長,這一數字還將減少到人均450立方米,而且,這還是我們沒有考慮氣候變化的影響之前的數字。」

由於蒸發量的上升,以及上游用水量的增多,氣候變化有可能導致未來的50年流到三角洲地區的尼羅河的水量降低70%。這些生態變化對糧食生產的影響是驚人的:埃及土壤、水源與環境研究所的專家預測,未來的30年,小麥和玉米的產量可能會分別降低40%和50%。而平均氣溫每升高一度,將使靠土地為生的農民每公頃土地損失大約1000美元。

這堛犒A民感到被他們的國家遺棄了。人們在提到「新時代」這個詞的時候,常常是一種不屑一顧的語氣。人們用這個詞來婉轉地稱呼深受人民痛恨的胡斯尼•穆巴拉克總統政權。胡斯尼•穆巴拉克總統的新自由主義改革計畫以及大規模的腐敗醜聞引起舉國上下的普遍不滿。這種政府與民眾之間的脫節導致人們對受雇於政府的科學家缺乏信任。這些科學家們認為,農民們所面臨的問題其主要原因是海岸侵蝕,而不是淡水資源的短缺。而且,讓人不禁為埃及舉步維艱的經濟感到擔憂的是,受到海 岸侵蝕影響的不僅僅是農民。「不幸的是,我國大部分的工業和投資都建在離海岸非常近的地方,」索利曼說,「我們只能擋住這麼多水了。」(下週待續)

※本文由衛報新聞傳媒有限公司2009年版權所有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99月15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

Top

 
 
  海中漂流木仍多 漁民出海捕魚戒慎恐懼

摘錄自2009年9月23日中廣新聞網報導

風災後由於海岸邊的大量漂流木還沒有完全清除,而且隨著海水漲潮退潮又被帶進海域中,導致這段期間東部地區有不少漁船在海上作業時,螺旋槳打到漂流木造成故障,漁民出海作業都是戒慎恐懼,不敢大意。

莫拉克颱風造成台東沿海地區堆置許多的漂流木,雖然台東縣政府已經公告全面開放撿拾,不過由於數量實在太多,至今在海岸邊仍然可見到大批的漂流木,根據台東區漁會表示,雖然漁港內的漂流木都已經完全清除,可以讓漁船安全進出,但是最近卻常常聽到有漁民抱怨,在海上捕魚時螺旋槳不小心被漂流木打壞,漁會人員說,漁船損壞後就得上架檢修,是一筆不小的負擔,有漁民因此打消出海捕魚的念頭 ,不過也有漁民冒險出海檢拾漂流木,希望能賺一點外快。

Top

 
 
 
安順廠污染整治計畫 猶如天方夜譚

摘錄自2009年9月23日自由時報台南報導

根據中石化公司提出的安順廠污染整治計畫,預計整治期間為15年,明年5月第1年目標為污染面積減量20%,地方及學者都認為不可能,環保局則表示,將僅盯整治目標,屆時未達計畫進度,將依法開罰。

環保局長張皇珍表示,計畫、目標是中石化自己訂定的,也已通過審查,該局將半年追蹤一次,1年後才來算總帳,未來只要未依進度進行,一律依水土法開罰,最低罰款為100萬元且可連續處罰。

市府昨天召開中石化安順廠土壤污染整治專案小組會議,會中,原自救會長林吉進、委員李俊璋、郭春寶等人均對中石化的熱處理、快篩等技術提出質疑及應注意事項。

李俊璋表示,利用熱處理汞蒸發必須百分之百回收,否則恐造成二次污染。林吉進也質疑中石化石灰再利用的做法,並希望各委員幫幫地方居民。

對於中石化的計畫進度,林吉進抨擊說大話,現在已9月了還沒做,根本不可能。委員黃煥彰昨天無法與會,但他強調,中石化計畫根本是天方夜譚,希望市府不要求快,以免造成二次污染。

 Top

 
 
  雨季降雨量不足 印度面臨嚴重乾旱

摘錄自2009年9月24日法新社報導

印度的雨季將在一週後結束,而23日公布的氣象資料顯示,至今降雨量比正常水準少20%,使印度面臨自1972年來最嚴重的乾旱。

氣象局發言人班杜帕德希雅(B.K. Bandopadhyay)說:「截至9月21日,全國降雨量不足幅度達22%。」

「我們預期雨季結束時,總降雨量將低於正常雨量20%。這還要看降雨量多寡,但將接近這個數字。」對2億3500萬印度農民而言,雨季雨量不足,農地缺乏灌溉用水,將帶來財務災難。

Top

 
 
  重慶巫溪縣民房被埋公路中斷

摘錄自2009年9月23日華龍網訊重慶報導

9月21日下午,巫溪縣峰靈鎮廟溪村的山體大面積傾瀉而下,幾十間民房頃刻間埋於巨石之下。距現場千米之外,被轉移出來的幾十位居民看得心驚肉跳。

本次滑坡超過100萬立方米,造成巫溪至巫山縣公路雙向中斷,車輛只能借道奉節繞行。到22日晚上8時,搶險隊伍仍未能進入現場。

從18日凌晨起,峰靈鎮持續降下大雨,「這片山體在今年8月曾出現過滑坡。這次察覺到雨勢不對後,我們立即監測,果真發現了險情!」峰靈鎮安全監管工作人員介紹「當時部分山體已出現裂口,岩石出現鬆動!」居住在山下的13戶居民也察覺到了異樣,鎮政府也開始組織居民轉移。20日上午10時,山體最大裂縫已達到70釐米,13戶居民家的56人已全部撤離。

滑坡斷斷續續地持續了半天時間,屬特大型土層推移式滑坡。滑坡體長約500米,寬約220米,總體積超過100萬立方米。事故造成巫溪至巫山縣公路雙向交通中斷,過往車輛只能借道奉節繞行,多走近60公里路程。

巫溪國土部門在滑坡體附近設置了警戒線,繼續現場監測。但道路恢復暢通的時間還無法得知。

Top

 
 
  遠離新型流感 中國禁4國豬肉引發歐盟不滿

摘錄自2009年9月24日法新社報導

歐洲聯盟衛生執行委員24日抨擊中國擔心H1N1新型流感傳播,限制進口4個歐盟國家的豬肉,此項舉動無非是貿易保護行為。

歐盟負責衛生和食品安全事務的執行委員華西里奧女士(Androulla Vassiliou)告訴記者:「由於北愛爾蘭兩座農場發生新型流感疫情,中國因而禁止從數個歐盟國家進口豬肉。」

華西里奧在走訪北京第二天時說:「中方行為引起歐盟高度關切,因為這被認為是保護主義。」

她指出,中國18日宣佈的限制措施,影響到丹麥、法國、義大利及西班牙4個國家。

Top

 
  論壇:台灣的災難是否天命?

作者:鄭益明(看守台灣協會理事)

「八八水災」又在台灣的災難史上添一新頁,災民仍等待著救助與恢復生計,而一波又一波政治戲碼接連不斷地上演,大有喧賓奪主的意味,掩蓋了我們應該面對的現實:台灣的災難是否天命?

當然,我國的地質和地形,以及老天的「眷顧」,都是無可避免的現實;然而,我們該不該嚴肅地面對一次又一次重復上演的「天災」,思考和檢討如何降低「人為過失」的策略和作為,以消除過度「消費災難」的思維?

921大地震過後,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國地質結構更加脆弱,也有不少專家預測更嚴重的土石流,必然會再發生,只是時間的問題;政府也花費了為數可觀的人民血汗錢,從事各項預防的措施和工程。老天真的「眷顧」我國,試著考驗還在歡慶重掌政權的國民黨政府。果然先則輕忽莫拉克颱風帶來的雨量,後又缺乏危機處理的能力下,政府閣員顢頇無能的醜態百出,連連讓國內外媒體嘆為觀止,更甭提全國民眾的感受了。

每次災難過後,總是會有巨額的經費開支,用於安置受災民眾,為其生計籌謀,修復斷橋崩路,而環境和生態的復元更是「消費災難」的重頭戲。年年花費巨額經費在天災和土石流的預防及整治上,可是並沒有改善全國的防災能力;難道我們不該面對這個事實徹底檢討:為何過去視為萬無一失的措施和工程,依然無法保護國人的生命和家園?國人命該如此?或是人為的疏失造成草菅人命?

進而,是否更應該思考如何善待國人賴以維生的這片大地?地球只有一個,而我們的國土也只有一個。過去以經濟利益為中心的國土規劃、土地利用和資源開發,屢屢造成無法承受的災難,證明強調經濟成長率的政策,無法帶給全國人民福祉。尤其,災害過後的巨額重建經費,可能提升經濟成長率,可是這種「消費災難」的成長,倒不如設法預防或降低災難發生的損害;或許經濟成長率會降低,但是必然會大大地提升全國民眾的福祉,則天佑台灣!福澤國人!

※本文原發表於看守台灣協會電子報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網編:易俊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