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10.14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託播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小地方社區新聞網 

破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生命力新聞
台灣好生活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綠:公平貿易、綠色消費
國際自然保育聯盟  
地球公民協會
觀樹教育基金會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GreenMap System Home綠色生活地圖
台灣生態工法基金會
師範大學環境教育研究所  
 
  【特稿】環保署中科「獻身記」
【相關連結】
中科審查黑箱作業 500農漁民北上抗議
環評專業個屁? 中科四期未審定案 環團送乖乖
請做正常人
綠色矽島的生態代價 中科二林現形記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環評審查,13日專案小組初審終於過關了。這個案子從今年四月七日第一次審查至今,匆匆半年已過,環保署、環評委員(部份)為了中科真是紅顏白了頭,如今案子過了九成(專案小組審查結論,要到環評大會確認才算過關),對上有所交待,想必也鬆了一口氣。

話說環保署對中科,真是無話可說,獻身又獻計,不惜為中科犧牲了自己,飽受責難。如今中科四期環評已過,中科任務圓滿達成,集功勞苦勞於一身。環保署為人作嫁,落得什麼?中科如果還有良心,千萬不能忘了今日環保署的焚身之恩…

詳細內文

 
  演化之舞:與眾不同的水生型呼吸空氣魚類(下)
土石流照片;圖片來源:公視我們的島

作者:黃俊諺、林惠真(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暨熱帶生態學與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編按:水生型呼吸空氣魚類中的攀鱸亞目是一些長期存活在低溶氧的沼澤地與緩流區域的魚類。牠們的四對鰓已有外觀上的型態變異情形。是否也會出現功能分化情形?實驗開始了……

第一個部分是觀察攀鱸亞目下的珍珠馬甲(Trichogaster leeri),目的為先了解鰓部型態變異與功能分化的詳細情形。結果發現,珍珠馬甲的四對鰓,不論在外觀型態、鰓絲密度、鰓弓長度、鰓絲長度與鰓薄板長度等,皆具有不同程度的變化,最明顯在於所有測量結果,後鰓皆會小於前鰓。此外在組織切片結果也發現後鰓具有腔室膨大的現象,並有許多紅血球分布其中。因此我們推測它的後鰓已特化成輸送充氧血的血管通道。

詳細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呂苡榕


為了喚醒更多人注意台鐵百年鐵道的未來,多個文史團體12日攜帶大批油菜花籽,在台鐵高雄港站的鐵軌間播種,以油菜花籽,象徵百年鐵道生生不息。藉此喚起人們對歷史建物的情感與關懷。

澎湖博弈公投剛結束,澳門特區也宣布將限制博弈無限制發展。朝向多元化、經濟面向發展。

全球暖化造成經濟損失,開發中國家排放到大氣中的溫室氣體約只佔1/3,它們將受到約80%的氣候變遷損害。非洲國家將在討論全球暖化對非洲大陸影響的聯合國氣候高峰會上,要求造成汙染的富裕國家賠償數十億美元。

另外全球暖化造成海平面上升等問題,加重中國沿海地區的海水入侵災害。2007年,遼東灣北部及兩側的濱海地區海水入侵面積已超過4000平方公里。

聯合國農糧組織表示,氣候變化和越來越少的人務農將使情況更加嚴峻,必須下決心在未來40年內將糧食產量增加70%,否則將無法應對日益增長的人口對糧食的需求。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論壇:種樹60年 毀壞2小時


作者:東門護樹志工隊

台北市徐州路,是條只有兩個街塊的「短路」,卻有台北市許多重要地標,從內政部、台大醫院、台大公共衛生管理學院、台大法學院、市長官邸等,有很多台北人的回憶,最特別的是,該條路有台北市少見的「樹海」,這是高玉樹市長時代在該條路大量種植樟樹所移留下的重要資產。

該社區的資深居民、前東門國小校長說:「我住在東門里快50年,徐州路的樹海之所以能夠保存得這麼完善,與位於市長官邸旁很有關係,因為高市長很重視行道樹,所以每天出門都會看一眼,自然而然這堛瑣藆i以長得高又大。」

但這塊樹海,在國有財產局大量出售國有地後,接連面臨「缺角」的危機。最新的案例是在徐州路十號,正好在台灣首富郭台銘「起家厝」的旁邊,因為新建房屋所需,原本以美麗樹海為訴求的賣屋廣告暫放一邊,執意要移樹。

精采內文

 
  社論:請問這樣•有公民參與嗎?


作者:朱淑娟﹝本報特約記者﹞

八八水災後,各界對治山防洪提出很出建議,原本預期水利署11日舉行的「2009年全國治水會議」會有精彩辯論,然而一天會議結束了,南部縣市首長、學者把預先準備好的簡報念了一遍(時間不足還跳著帶過),隨後現場開放10分鐘發言。在行禮如儀、完全沒有火花的情形下,會議結束了,然後神奇地出現一份「治水會議結論」。

精采內文

 
 
  【特稿】環保署中科「獻身記」

本報2009年10月13日台北訊,特約記者朱淑娟報導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環評審查,13日專案小組初審終於過關了。這個案子從今年4月7日第一次審查至今,匆匆半年已過,環保署、部份環評委員為了中科真是紅顏白了頭,如今案子過了九成(專案小組審查結論,要到環評大會確認才算過關),對上有所交待,想必也鬆了一口氣。

話說環保署對中科,真是無話可說,獻身又獻計,不惜為中科犧牲了自己,飽受責難。如今中科四期環評已過,中科任務圓滿達成,集功勞苦勞於一身。環保署為人作嫁,落得什麼?中科如果還有良心,千萬不能忘了今日環保署的焚身之恩。

精彩的「延續會議」、「旁聽要點」

13日環評,環保署的表現真令人開眼,簡直是驚奇連連。首先,環保署發明了「延續會議」、「旁聽要點」,意思是一個會如果沒開完需擇期再開,就叫作「延續會議」(奇怪,既然改天開了,不就是第二次嗎?)依「旁聽要點」規定,延續會議不再開放民眾發言,但可以旁聽(沒有說在那堮Э央^。

中科四期半年來已開過多次「延續會議」,但環保署基本上還是開放民眾到場適度表達意見,且行政機關代表可全程參與。然而當日完全不同,門口大批警力,把彰化縣、雲林縣上千民眾全擋在門外,只開放少部分人旁聽,但只能在一樓旁聽室,四樓會議現場入口處門只開一半,管控進出。

今天,所有行政機關在環評委員討論時全都被請出場,雲林縣官員當場抗議環保署違反議事規則無效。

立委助理要憑「助理證」才能進場

環保署開放立委可以進入會場,但要求立委助理必需憑「助理證」才能陪同立委入場,立委田秋堇當場痛批,平常進出官府受到何等尊崇的立委助理,幾時受過這種氣?環保署的首開先例想必讓立委很難忘記。

13日環保署還為媒體創造了第一次。過去媒體聽環評會,基本上基於互信關係,可自由採訪,但當天環保署要求每位記者都得拿記者證換採訪證,逐一登記證號與姓名,會議結束後還一一回收。媒體記者對這種待遇嘖嘖稱奇。

環保署官員頻交耳

環保署常說,環評會是個獨立運作的委員會,因此審查時除了承辦人,以及很少數的主管外(只有重要案子才會出現),很少看到官員進入環評會。

13日可不一樣,不但環保署綜計處長葉俊宏坐在主席、台大環工所教授鄭福田旁邊,主秘劉銘龍也頻頻進出會場,不時看到三人頻頻交換意見,一下耳語、一下筆談。環保署的主秘素有「內務總管」的傳統,之前幾任別說極少出現公開場合,更從沒見來過在環評會出現的。

現在這位主秘過去是環保界大老,想當年台塑鋼鐵案環評審查時,環保署也搞過一次「謝絕參觀」,是這位主秘帶著立委前來踢館,質疑環保署黑箱作業,最後環保署才低頭認錯。想當年意氣風發,如今換了位子…。

環評會主席向環保署副署長求救

環評會是委員制,每案的專案小組推派一位主席負責主持會議,協調環評委員意見。主席鄭福田卻要求環保署副署長邱文彥「協助」,邱到現場後不久即離去,鄭福田於稍後再度要求邱到場「協助」,但邱以工作忙拒絕。環評會主席需要環保署官員「協助」,這也是第一次吧。

而且,通常主席在綜合環評委員意見後做出合議並宣讀,但今天鄭福田念來念去語意含糊,最後環保署綜計處長葉俊宏說,「我試著來念一下結論」,結果他這一試,洋洋灑灑念了15大項。文中諸多化學藥品、管制標準,念起來多艱難。這麼又臭又長的結論,恐怕不是一時三刻做得出來的。

環保署隨後也「非常有效率」地將這份結論打好字,拷貝分送,最後把中科、地方政府官員等人叫入場宣讀結論時,鄭福田再度需要別人「協助」,由環評委員李育明代宣讀了一遍。

尊重環評專業個屁

中科局長楊文科、副局長郭坤明會後眉開眼笑,真是中科的大喜之日啊。而另一邊,環保署官員個個鐵青著臉,如臨大敵,最後還落得被環保團體取笑,果真是人各有命。

「台灣地球憲章聯盟」執行長顏美娟與十多個環保團體專程給環保署長沈世宏送來「乖乖」,還在門口撂話,「文科先射箭,世宏再畫靶」,「尊重環評專業個屁」!

註 神奇的審查結論

(一)本案建議有條件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審查,開發單位應依下列事項辦理:

1.初期及中期(放流水量在6萬CMD以下),廢水得排放至舊濁水溪或濁水溪之河口潮間帶低潮線以下,後期或廢水量高於6萬CMD或牡蠣體內銅檢測濃度值超過100mg/kg濕重,應以海洋放流管排放。

2.放流水增訂管制限值如下:

  • 生化需氧量(BOD)最大限值15mg/L。

  • 化學需氧量(COD)最大限值60mg/L。

  • 懸浮固體(SS) 最大限值15mg/L。

  • 總氮(TN) 最大限值50mg/L。

  • 氨氮最大限值10mg/L。

  • 總磷(TP) 最大限值10mg/L。

3. 放流水增訂「總毒性有機物」管制限值1.37mg/L(項目包含1,2-二氯苯、1,3-二氯苯、1,4-二氯苯、酚、 2-乙基己基酯、丁基苯基酯、對二丁基酯、二氯甲烷、1,2-二氯乙烷、1,1,1-三氯乙烷、1,1,2-三氯乙烷、氯仿、二氯溴乙烷、1,2,4-三 氯苯、甲苯、乙苯、2,4,6-三氯酚、2-氯酚、2,4-二氯酚、2-硝基酚、4-硝基酚、五氯酚、1,1-二氯乙烯、四氯乙烯、三氯乙烯、蒽、四氯化 碳、萘、1,2-二苯基聯銨、異伏弄等32項及依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列管之毒性化學物質)。

4.放流水排放以保護人體健康為第一優先,因 此放流水中的重金屬濃度係以水質擴散模擬可符合「水體分類水質標準」之「保護人體健康相關環境基準」為前提下,要求開發單位之廢水放流量如超過 4,000CMD時,放流水重金屬濃度管制限值如下:鉛0.2mg/L、鎘0.03mg/L、六價鉻0.35 mg/L、鋅3.5mg/L、汞0.005mg/L、砷0.35 mg/L、硒0.35 mg/L、銀0.35 mg/L、銦0.1mg/L、鉬0.6mg/L、鎵○○mg/L、錫○○mg/L。

5.開發單位如將廢水排放於「舊濁水溪方案」,應採行環境保護措施如下:

  • 為預防綠牡犡之發生,參考專案小組水產專家意見,必須讓河口養殖區之水體水質銅濃度低於0.01mg/L(海域環境分類及海洋環境品質標準之銅濃度為 0.03 mg/L),因此放流水重金屬銅濃度係以水質擴散模擬可符合前述濃度為前提下,要求開發單位之廢水放流量如超過4,000CMD時,放流水重金屬銅管制限 值為0.07mg/L。

  • 開發單位應每月定期監測放流水可能影響養殖區域之牡蠣重金屬(鉛、鎘、六價鉻、銅、鋅、汞等6項)之含量,並送將逐月檢測結果送環境保護主管機關,其中,牡蠣體內銅檢測濃度值如超過100mg/kg濕重,即應以海洋放流管排放。

6.放流水排放專管施設完成後,始得同意進駐廠商營運。

7.水源供應部分,調用農田水利會之農業用水量以6.65萬噸/日為上限,長期水源完成後即不得調用農業用水。

8.除自來水公司同意供給之0.48萬噸/日之水源外,開發單位應確保其與進駐廠商於施工與營運期間不得抽用地下水。

9.營運期間應持續進行環境監測作業,且應公開專案研究結果及例行監測資訊,另開發單位應成立監督小組,並由1/3居民代表、1/3公正人士及1/3開發單位代表組成,其主持人由公正人士推選擔任,監督事項應包括放流水影響及健康調查等2項。

10.規劃自經濟部水利署區域滯洪池調度之203萬立方公尺之土石方,不得改由其他方式調度。

11.營運前應完成背景健康調查, 並於營運後每5年進行流行病學調查。

12.化學品管制部分,開發單位應確保進駐廠商生產、輸入或使用每年大於1公噸之物質,其原料供應商應取得歐洲化學總署(ECHA)之廠商及物質註冊號碼,並應依歐盟REACh制度相關規定,進行化學品管理。

13.本案揮發性有機污染物排放量以800公噸為上限,並應採行排放量增量抵換方式,以具有同等之空氣品質維護效益,相關抵換措施應符合「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審查開發行為空氣污染物排放量增量抵換處理原則」。

14.溫室氣體部分,開發單位應確保進駐廠商採行BAT,訂定溫室氣體排放標竿值,BAT溫室氣體淨增量,於溫室氣體減量法通過後,應依其減量規定辦理;另確保駐廠商應裝置PFC去除設備,且其PFC氣體處理效率需達90%。

15.應於開發行為施工前三十日內,以書面告知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及本署預定施工日期;採分段(分期)開發者,以提報各段(期)開發之第一次施工行為預定施工日期為原則。

(二)上述「舊濁水溪方案」及「濁水溪方案」等2項放流水排放方案,經綜合考量各方意見及開發單位採行環境減輕對策後,均屬可接受之方案,開發單位應就環境、技術、經濟、管理等4方面充分檢討後,採行較佳方案。

(三)開發單位應依委員、專家學者及相關機關書面意見予以補充、修正,納入定稿,送本署核備。

(四)本案提本署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討論。

※ 本文同步刊載於作者部落格

Top

 
 
  演化之舞:與眾不同的水生型呼吸空氣魚類(下)

作者:黃俊諺、林惠真(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暨熱帶生態學與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

編按:水生型呼吸空氣魚類中的攀鱸亞目是一些長期存活在低溶氧的沼澤地與緩流區域的魚類。牠們的四對鰓已有外觀上的型態變異情形。是否也會出現功能分化情形?實驗開始了……

第一個部分是觀察攀鱸亞目下的珍珠馬甲(Trichogaster leeri),目的為先了解鰓部型態變異與功能分化的詳細情形。結果發現,珍珠馬甲的四對鰓,不論在外觀型態、鰓絲密度、鰓弓長度、鰓絲長度與鰓薄板長度等,皆具有不同程度的變化,最明顯在於所有測量結果,後鰓皆會小於前鰓。此外在組織切片結果也發現後鰓具有腔室膨大的現象,並有許多紅血球分布其中。因此我們推測它的後鰓已特化成輸送充氧血的血管通道。

在功能分化部分,我們則以測量鰓部NKA蛋白質的活性值來代表,把魚隻轉移至具離子調節壓力的環境中(5 g/L半淡鹹水與一次去離子)4天,前鰓的NKA蛋白質的活性值變化程度顯著大於後鰓,暗示著珍珠馬甲其四對鰓在離子調節功能上也有分化的現象。但這樣的特化及分化現象,是否包含所有的攀鱸亞目呢?

型態變化各有不同

因此我們接著針對此亞目下共三科七屬十二種魚種,進行鰓部型態與功能的系統性檢視。在型態部分發現,只有三種魚隻的鰓部具有上述的顯著變異。前鰓與後鰓有顯著差異者,如珍珠馬甲(Trichogaster leeri)與銀馬甲(Trichogaster microlepis)。前後對鰓間型態無顯著差異者,如電光麗麗(Trichogaster lalius)。部分物種則只有第四對鰓明顯小於其他三對鰓,如蓋斑鬥魚(Macropodus opercularis)與泰國鬥魚(Betta splendens)。(請見以下圖一)

圖一:多物種比較下所觀察到的魚鰓型態變化。珍珠馬甲與銀馬甲具有顯著差異的前後對鰓(1st:代表前鰓;4th:代表後鰓)。電光麗麗則無顯著差異。蓋斑鬥魚與泰國鬥魚的鰓部變異介於上述兩類型之間。

相類似的結果亦出現在離子調節功能的觀察中,鰓部功能的變異程度與型態變異呈正相關性。藉由多物種比較後發現,不是所有的攀鱸亞目魚種皆具有前後對鰓的型態變異與功能分化。那麼,到底有何演化上或是生態上的壓力,導致此亞目有如此多樣的鰓部型態與功能變化?這是個難以詳述並值得延續的觀察。

變異跟早期發育有關?

這不禁令人產生另一個極具有趣的假設,這些觀察到的型態變異,是否可能由早期發育過程所導致的?於是我們分別收集不同孵化天數的數代幼魚來進行觀察,並利用組織切片與掃瞄式電子顯微鏡來檢視鰓部結構上的變化,試圖從不同的角度來檢驗魚鰓的發育過程。我們發現到蓋斑鬥魚與泰國鬥魚,四對鰓間皆有不同的發育過程模式(圖二)。在這兩個物種中,第一對到第三對鰓的生長發育比第四對鰓來得快也來得早,而第四對鰓會在特定時間內快速生長到完整的型態。因此,推測鰓部之間的型態變異是由早期發育過程所導致的現象。不過為何第四對鰓會在特定時間內快速生長,有何生理或分子機制影響,則尚未清楚。此外,藉由鰓部長度量化的結果,亦可以觀察到鰓部在發育早期階段具有異速成長的趨勢,暗示著鰓部在早期階段對魚體無論呼吸或是離子調節功用,皆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圖二:蓋斑鬥魚與泰國鬥魚在孵化後不同天數下的四對鰓發育過程。

生物個體具有型態、功能或是行為上的改變,以應付外在環境的急速變動,否則就會面臨受傷或死亡的壓力。那麼具有型態變異的水生型呼吸空氣魚種,其鰓部是否還具有型態改變的能力,以應付生存上的壓力?我們選擇了銀馬甲來進行下一場實驗,利用不同的溶氧壓力與限制進行水表面呼吸行為(限制迷器進行氣體交換的功能),並藉由鰓部型態與功能的變化,來討論此物種是否具有型態改變的能力。

隨環境生存壓力改變型態

我們觀察到在限制進行水表面呼吸的處理組中,第一與第四對鰓的鰓薄板長度有增加的情形,以藉由長度的增加進而擴大鰓部進行氣體交換的表面積,彌補輔助呼吸空氣器官功能減弱後的氣體交換能力(圖三)。另一方面從與氣體交換有關的蛋白質生理資料也觀察到,魚隻處在低氧壓力下,輔助呼吸空氣器官會增加其氣體交換的效能,在溶氧較低的環境中進行更多的氣體交換功能。無論是從型態或是生理的證據,都可以支持水生型呼吸空氣魚類鰓部具有型態改變的能力,來面臨環境的變動並藉以提高物種的生存率。

圖三:銀馬甲在限制進行水表面呼吸處理組下28天後,型態與對照組顯著不同,具有明顯的鰓薄板以增加氣體交換的表面積。

在本文所介紹的水生型呼吸空氣魚類──攀鱸亞目,因為長期處於低溶氧環境下,導致這類物種皆具有特化的輔助呼吸空氣器官(迷器)與特殊的似雙循環血液循環模式。我們已經發現到下列幾個特殊的現象,首先,並非所有的攀鱸亞目魚種皆具有前後對鰓型態與功能上的變異。其次,若物種已有型態變異,大都也都具有離子調節功能的分化。第三,在成魚觀察到的鰓部型態變異,也證明是由早期發育過程所導致。最後,鰓部型態變異顯著的魚種,在不同的環境壓力下亦保存著鰓部型態改變的能力來應付生存上的壓力。

總而言之,在特殊的緩流低氧環境下,造就了一群特別水生型呼吸空氣魚類,其鰓部型態與功能與一般硬骨魚類大不相同。在多樣性的生態環境中,也讓我們看見了許多不同與棲地互相依存、彼此適應並演化出特有型態的關係(本篇完)。

※本文與合作刊登

Top

 
 
  台鐵高港站 文史團體種油菜花籽

摘錄自2009年10月13日自由時報高雄報導

為了催生台鐵高雄港站的鐵道文化園區,「打狗驛古蹟聯盟」等多個文史團體,12日在鐵軌間播種油菜花籽,象徵百年鐵道生生不息,希望打造一座「曼哈頓天空的鐵道花園」。

暫定古蹟的台鐵高雄港站,因市府與地主台鐵的協商進度緩慢,幾乎無人聞問,鐵軌間如今滿是棄置的保麗龍便當盒與雜草,滿目瘡痍,讓文史團體心疼不已。

為了喚醒更多人注意台鐵百年鐵道的未來,包括打狗驛古蹟聯盟、南方野盟、哈瑪星文化協會、豆皮文藝咖啡館等多個文史團體,12日攜帶大批油菜花籽,走在鐵軌間播種,他們說,「就從小小一把油菜花籽開始,讓我們回到高雄的起源,看見屬於高雄的公共文化財,城市慢活的起點!」

百年歷史的台鐵高雄港站,10多公頃腹地原規劃為特文區,文史團體主張市府及台鐵應保留全區的房舍倉庫、場站軌道、老樹及土地公廟等,建立一個文化與教育功能的「鐵道文化園區」。

Top

 
 
  博弈發展 澳門政府踩煞車

摘錄自2009年10月13日東森新聞報導

靠博弈興起、被稱為是「亞洲拉斯維加斯」的澳門,傳出將限制博弈發展。澳門特區宣布將限制博弈無限制發展,首先是要求在未來的兩三個月內,高達1萬5千台吃角子老虎機必須遠離住宅區,另外也將立法限制賭桌的數目,以及將賭客與賭場工作人員年齡從18歲提高到21歲。

澳門開放博弈2008年博彩收入,是2006年的一倍之多,不過今年1到8月,卻比去年同期縮水7%,旅客人次也減少約10%,一是因為北京當局去年開始管制前往澳門簽證發放,另一個原因是金融風暴。

澳門特區政府以多元化、經濟發展為名,限制博弈發展,Wynn永利執行長Steven Wynn表示樂觀其成,不過要通過立法局立法程序,還有一段好長的路要走,博弈產業分析師指出,限制賭場桌數無法提高,博弈業的獲利,澳門政府要釜底抽薪,必須限制新賭場設立。

Top

 
 
  非洲深受全球暖化危害 要求富國賠償

摘錄自2009年10月12日大紀元報導

非洲官員表示,非洲國家將在討論全球暖化對非洲大陸影響的聯合國氣候高峰會上,要求造成汙染的富裕國家賠償數十億美元。 非洲聯盟委員會主席平恩(Jean Ping)向第七屆永續發展世界論壇(World Forum on SustainableDevelopment)的與會者表示:「非洲各國將首度立場一致。我們決定(於12月高峰會上)同聲要求補償及賠款。」

專家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是受全球暖化影響最嚴重的區域之一。世界銀行(World Bank)也估計,即使開發中國家排放到大氣中的溫室氣體約只佔1/3,它們將受到約80%的氣候變遷損害。

平恩舉美國德州為例,「3000萬(德州)人製造的溫室氣體,與全非洲10億人口的總量相當」。出席論壇的非洲六國領導人在最終聲明中宣布,他們支持工業國家2020年之前,比1990年降低至少40%的碳排放量。

Top

 
 
  氣候暖化 遼寧海平面30年上升100公釐

摘錄自2009年10月13日中時電子報報導

受全球氣候暖化影響,中國最北部沿海省份遼寧近50年來年平均氣溫升高攝氏1.4度,近30年來遼寧沿海海平面已上升約100公釐。

新華網報導,遼寧省政府最近發布的「應對氣候變化實施方案」指出,2004年至2007年,遼寧海平面上升平均高度高於常年。預計未來10年,當地沿海海平面將比2007年上升約35公釐。

由於沿海海平面上升,加重沿海地區的海水入侵災害。2007年,遼東灣北部及兩側的濱海地區海水入侵面積已超過4000平方公里。盤錦地區海水入侵最遠距離達68公里,遼東灣北部海岸鹽土區向陸地入侵最遠距離逾20公里;錦州、葫蘆島、營口等地鹽漬災害十分嚴重。

氣候專家說,海平面上升與極端氣候事件共同作用,將加重風暴潮、鹹潮入侵和赤潮等海洋災害,加劇海洋生物量減少和海洋生態系統退化,加大濱海濕地生態系統的侵蝕程度。

Top

 
 
  聯合國糧農組織:產量「必須增七成」

摘錄自2009年10月12日BBC報導

聯合國糧農組織說,現在必須下決心在未來40年內將糧食產量增加70%,否則將無法應對日益增長的人口對糧食的需求。

聯合國糧農組織的一份報告警告說,如果不將更多地土地轉為農田,到本世紀中可能有近四億人面臨飢荒的威脅。該報告說,氣候變化和越來越少的人務農將使情況更加嚴峻。

今年初公開的研究結果顯示,受影響最大的地區將是熱帶和亞熱帶地區,目前這些地區總人口約30億。未來50年,這一人口數字將增加一倍。

聯合國糧農組織召開了為期兩天的會議,討論世界糧食安全問題並發佈了這份報告。根據這一報告,到2050年,世界總人口將增加到90億,比現在多23億。聯合國說,即使各國政府加大農業投資,但是仍然可能出現近四億人口缺糧的危險。

Top

 
  論壇:種樹60年 毀壞2小時

作者:東門護樹志工隊

 

台北市徐州路,是條只有兩個街塊的「短路」,卻有台北市許多重要地標,從內政部、台大醫院、台大公共衛生管理學院、台大法學院、市長官邸等,有很多台北人的回憶,最特別的是,該條路有台北市少見的「樹海」,這是高玉樹市長時代在該條路大量種植樟樹所移留下的重要資產。

該社區的資深居民、前東門國小校長說:「我住在東門里快50年,徐州路的樹海之所以能夠保存得這麼完善,與位於市長官邸旁很有關係,因為高市長很重視行道樹,所以每天出門都會看一眼,自然而然這堛瑣藆i以長得高又大。」

但這塊樹海,在國有財產局大量出售國有地後,接連面臨「缺角」的危機。最新的案例是在徐州路十號,正好在台灣首富郭台銘「起家厝」的旁邊,因為新建房屋所需,原本以美麗樹海為訴求的賣屋廣告暫放一邊,執意要移樹。

當地東門里居民為了保護特有都市景觀,某位台大醫師更找出日據時代的空照圖等,不斷向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申訴,希望以保護老樹的條例,禁止建商移樹。但文化局、台北市老樹保護委員會以「難以證明該樹有50年歷史」為由,在公文往返至少半年之久以後,依然准許建商移樹。

另根據台北市文獻會的資料顯示,高玉樹市長在民國四十四、四十五年時,在台北市大量種植樟樹。老樹專家吳志慶也告訴當地居民說,樟樹一定是高玉樹種的,因為繼任者不喜歡樟樹,就不再種樟樹;另根據他多年的研究這些樹一定超過五十年,如果移走真的很可惜。

由於市政府已經批准,建商在9月21日上午準備移樹到對街的台大生衛生管理學院,建商代表還對居民說:「其實我跟你們一樣愛樹。」並宣稱一早還去找地下水源,因為移植後需要大量的灌水,並且還說,要不是你們一直阻擋,我們早在春天就可以移了,而且,有時候,「先要破壞,才有建設。」

那麼,老樹會不會繼續活下去呢?綠黨秘書長潘翰聲說,樟樹最好移植的時候是在春天,現在移樹,樹木馬上就要進入冬眠,加上樹齡又那麼高,恐怕不利未來命運。公園處的官員也坦承,現在不是移植樟樹的好時機。

由於事出突然,經居民抗議,21日的移樹工作暫時告停。潘翰聲也居中協調,認為建商應把預定移植的樹穴培養好土後,再移植。

在某次建商與居民的說明會上,建築師郭旭原告訴當地居民,原本移樹是要移基地前的三棵樹,但現在只移一棵,算是釋出善意。但為何一定要移走一棵樹呢?為何同條街的大樓都不用移樹就可蓋屋呢?郭旭原說,因為該處是豪宅,居民習慣開大車,若以機楔式停車位,居民停車恐怕不方便,因而在人行道下改採全挖式的施工法來做平面停車位的車道,將影響行道樹的根部,因而一定要把樹移走。

這家建商是來自新竹建商,以建築廠辦起家,曾獲選天下雜誌千大企業,負責設計的郭旭原建築師據網路資料顯示,是建築與生態融合傳為美談的「泰安觀止」建案的建築師,他與妻子黃惠美則同為慈濟志工,曾經參加浴佛節大典,黃惠美並提及:「希望藉此喚起人人的環保意識,重視地球暖化的嚴重性,進而開啟每個人的善心,期待可以幫北極熊找到冰原、找到回家的路。」

建商還跟當地居民說,他們以2.7億買下了這塊地,是要跟朋友一起合住,朋友因是台大法學院畢業,很喜歡當地環境。這塊建地一百坪的土地原本是公家宿舍,最早是以2億元標下,轉賣獲利7000萬元,現有建商是第二手接手人。

在居民與公務機關交涉的過程中,職司保護台北市行道路的公園處等基層官員曾告訴居民:「你知道2億元利息要多少錢嗎?而且那是私有土地,人家愛幹什麼就幹什麼。」然而,停車管理處,就曾經在這號稱私人土地上,劃上機車停車格。

※ 本文轉載自東門護樹志工隊部落格

Top

  社論:請問這樣•有公民參與嗎?

作者:朱淑娟﹝本報特約記者﹞ 

八八水災後,各界對治山防洪提出很出建議,原本預期水利署11日舉行的「2009年全國治水會議」會有精彩辯論,然而一天會議結束了,南部縣市首長、學者把預先準備好的簡報念了一遍(時間不足還跳著帶過),隨後現場開放10分鐘發言。在行禮如儀、完全沒有火花的情形下,會議結束了,然後神奇地出現一份「治水會議結論」。

這種場景其實一點都不意外,甚至應該說相同的戲碼不斷上演中。全國能源會議、永續會、國土計畫法草案公聽會等等,全都打著「公民參與」的旗幟登場。

但往往會議舉行前,行政機關早有定見,即便討論再熱烈、官民歧見有多深,最後總會有一份早已擬好的結論。會議,只淪為行政機關跑完「公民參與」程序的工具而已。而官員也總不忘在會議結束後宣布,「這次會議是公民參與的典範」。

請問這樣•有公民參與嗎?

例如「治水會議結論」,一眼看去就非常眼熟,包括疏濬7000萬立方公尺、2010年治水預算近800億、水利署將提報「曾文溪整治實施計畫」以及「高屏溪流域整治計畫」等等,原來全在水利署長陳伸賢的會議簡報中,他還是全場第一個報告的。

至於開放發言時,與會學者、環保團體提出的包括治水方法、預算、水資源等質疑、要求調查小林滅村真相,甚至還有人抗議中途離席。這些,全都不必理會,灰飛煙滅。

請問這樣•有公民參與嗎?

今年4月能源會議開了兩天,倒是開放各界充份討論、意見交鋒也頗精彩,但各界對國家未來是否應發展核能僵持不下,行政院長劉兆玄卻在閉幕會議中說出「核能是邁向低碳社會的過渡手段」,全場譁然。

請問這樣•有公民參與嗎?

還有,八八水災過後,營建署又將陳年老案「國土計畫法草案」端出來,同樣為了公民參與,9月在北中南總計舉行三次公聽會,會中砲砲隆隆。但新揆上任後,營建 署又辦了三場沒有邀請環保團體、指定出席學者、而且消息不公開的「公聽會」。有環保團體四下打聽到消息,到了現場卻發現連個位子都沒有。

而且,營建署在舉行第一輪的三次公聽會後,於10月1日起再舉行第二輪公聽會(新揆上任後)的台北場時,提出來的草案內容跟最初一模一樣,當場被環保團體質疑公聽會玩假的,之前三場各界提出的意見全都未納入。

而且,公聽會開完後,10月8日行政院就通過了國土計畫法草案。公聽會上各界的意見有被好好討論了嗎?

請問這樣•有公民參與嗎?

不談這些大型會議,平常行政機關內的會議,公聽會、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會、區域計畫委員會等等,表面上有公民參與機制,但官方還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選擇性的公民參與。想給你聽時就給你聽,不想給你聽時就不給你聽。

環保署還精心設計了「旁聽要點」抗拒民眾參與,甚至發明所謂「延續會議」,意思是一個會議如果第一次開不成,擇期再開叫做「延續會議」,民眾只能在一個會中發表一次意見,因此「延續會議」是不開放發言的。

然而,就算有開放民眾發言,或限制人數、或限制發言時間、不准帶旗幟等「危險物品」、不得拍照等等。而當民眾把意見說完,官員、開發單位不必回答,採不採用全憑官員意思。

請問這樣•有公民參與嗎?

所以,請不要再打著「公民參與」的口號,欺騙參與的公民。

※ 本文同步刊載於作者部落格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呂苡榕•網編:詹子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