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新聞回顧
台灣國際

崔媽媽電子報

【設為首頁】

 

 

[讀者投書]

請高抬貴手,別再切斷達悟與海洋共存的臍帶!

作者:仙•迦友里

  隨著蘭嶼朗島簡易港防波堤的興建完成,童年的記憶從此深埋於人生片段的記憶。孩童時曾悠閒地提著竹竿在礁岸中垂釣,甚至在路上追逐滿載著飛魚返航的10人舟;但如今在防波堤的阻隔之下,已見不到自遠漸近、切割海面踏浪而來的10人舟,也看不到船上族人在划船時展現海洋子民特有的肌肉線條與滿載漁獲的喜悅。片段的記憶就像斷了線的風箏,慢慢遠離。

  曾幾何時,已延續百年的海洋文化在水泥的強行殖入之下被迫改變,人文生活所受到的影響遠遠超出官員們嘴埵R出的影響生態評估言論。但人們可曾細細聆聽千年珊瑚的低吟?在置入消波塊後,海浪的音符已轉化成一把未調音的吉他般粗糙。

  興建漁港不僅破壞了生態,亦影響了我們政府賴以向全球推銷的海洋文化──達悟民族特有的海洋祭儀隨著珊瑚的開挖一同陪葬。傳承這片海洋的飛魚子民,將遭受文化解體的命運,但有誰在乎?又有誰來關心?

  島嶼的空氣依然清新,天空的顏色依舊湛藍,只是人文生活已無法再與大自然的律動相融合。

  試著詢問,憑什麼水泥建設要凌駕在達悟民族世代傳承的海洋文化之上?

  一個漁港的興建,其為害之烈遠超出母語流失、地下屋水泥化等等,這不是危言聳聽,容我訴說漁港的罪狀吧:

  1. 「淨身地」被掩埋:依照達悟族的文化祭儀,於墓地處理完往生者後事、返回部落前,須至礁岸的泉水處洗淨身上的沙土後始能返回部落,但淨身地卻已被港口的土石掩埋。

  2. 「飛魚祭」變質了:招魚祭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由召喚飛魚靈魂改為召喚消波塊的靈魂。飛魚從船艙卸下運至沙岸時,需潑海水祈福,但當刮完魚鱗的飛魚或處理完內臟的鬼頭刀魚放進浮著油污的海面清洗,聞著千百條飛魚披著汽油的味道時,你作何感想?而達悟族男士傳承自祖先的禁忌,向來以沙岸為餐桌,品嚐鮮美的生魚片(飛魚),不可在家中食用,但如今要如何在滿是油味的沙岸中享用以浮著油污的海水所清洗的生魚片?達悟男人被迫失去海洋贈予的餐桌。原本在飛魚季必須取用海水煮食飛魚,但曾幾何時老人家卻都遠離家門前的沙岸,而走至更遠的地方取海水食用。

  3. 「兒童遊樂場」失蹤影:污泥的沉積,使得港灣裡的海水污濁,刺鼻的油污讓原本在港灣嬉水的兒童遠離了,海岸失去了孩童此起彼落的歡樂笑聲,也讓達悟孩子們個個成為遠離海洋的旱鴨子。

  高聳如雲的防波堤,剝奪了我們觀看族人與鬼頭刀在海中鬥智的情景。而漁港之興建,使全島唯一擁有8艘10人舟、5艘雙人舟、35艘獨木舟的朗島部落,因漁港不當的規劃與設計而空留回憶。

  請問這是我們自祖先傳承的港灣嗎?

  一切的一切,在漁港興建後已消失,延伸的問題將一一浮現!但這無可避免嗎?

  當初如能召開工程說明會,提出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及人文生活影響評估報告,還會演變成這種粗糙的工程設計嗎?一個核廢料儲存場已經狠狠蹂躪達悟族的靈魂,再聽聞明年又將編列2400萬預算為第二期蘭嶼朗島簡易港擴建工程,倘若是港外再擴建成另一個大港,我只祈求,請您高抬貴手,別再切斷我族與海洋共存的臍帶,將達悟文化趕盡殺絕。

  我也只能以最卑微的祈願,祈求朗島簡易港的興建能像道路旁豎立的警告標誌,提醒當局在評估島嶼的工程設計規劃之前,能以當地人文生活不受影響來作考量,留給蘭嶼海洋民族一個有尊嚴的生存空間。

‥網站地圖‥
‥資料檢索‥

結盟授權網站

訂/退閱電子報

 

草山工作假期


回首頁
   

最佳瀏覽環境:IE5.5以上版本,解析度800*600

 
版權皆歸原作者所有,非營利轉載請來信告知!
請支持環境資訊電子報,詳見 捐款方式捐款徵信 
 
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Association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Environmental Trust Foundation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
108台北市萬華區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