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新聞回顧
台灣國際

崔媽媽電子報

【設為首頁】

 

 

[專欄作家]

樹緣 (下)

作家:賈福相

看樹還是樹

  再被樹吸引的時候,我已是二十七歲了。住在美國的西雅圖,那堛瑣薴S高又大,黑壓壓的氣勢凌人,不看是不行的。有杉樹、闊葉楓、法國梧桐、橡樹、馬核桃、浪八迪楊樹。後來去了星期五港,每天就像住在森林堙A被樹日日夜夜的包圍著,有些怕。

  因為怕,就不停地讀它,晨昏四季地讀,樹皮、樹根、樹葉、花和果實、年齡、生活,獨有的昆蟲、鳥和寄生植物等等。因為了解,而生尊敬,因為尊敬而成了朋友。

  我們在星期五港買了十畝地,有幾千棵樹,最老一棵杉樹已五百年高齡了。剛買了地,又回到農家的童年,我是地的主人,地是我的,但是在林地上走了幾年以後,才知道地不是我的,它已在這堶Y干億年了。比起地,我的生命只是短短的一小截。樹也不是我的,那棵高齡杉木比我們故鄉賈氏的家族還老,據說我們村中的第一代是三百年前山西移民來的,那時,這棵杉樹已快兩百歲了。樹和地就這樣謙然,從不吹噓我們這些自稱地主的人是屬於它們的。

  站在大樹旁,令我自謙,有時也會覺得像樹一樣的高昂,一樣的沉默,與霧與雲與鳥為件,風來時,自由地舞蹈。

  有一次去南佛羅里達,那埵酗@種巴西辣棘樹,結一種紅紅的小櫻桃,這些櫻桃很快地會在鳥胃中變成酒,把鳥兒們灌醉了,醉鳥的飛翔,把樹惹得沙沙大笑,我也笑。

  來到加拿大二十多年了,地理偏北,冬天酷寒,生長季短,樹的種類少,也長不大大。我開始在自已的院子媞媥臐A若它們冬睡春醒,夏天拚命地長,每一吋每一呎都帶給我驚奇。

  我教書的大學校園埵野|十多種樹,很多樹都是由不同的地方運來的,譬如說中國的銀杏、西伯利亞的落葉松、美國東部的小葉菩提、美國西北部的波爾橡。有的嫵媚多姿,有的枯瘦蒼硬,有的樹不可以描寫,它們每天都在變。文學院後門的一棵大楊樹,一百多尺高,像個多產的蘇聯胖母親,每年五月底,她就開始把花絮送出去,六月中達到高潮,七月堙A還有最後幾片落下,大風起時,這些楊花會飛過校園北邊的薩氏河,飛過城中心的旅館和銀行的大廈,飄呀飄的,它們會旅行多遠呢?

  我家後院子堛瑣臐B大學校園的樹、河邊郊野的樹、星期五港的森林古樹,都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許多日子不見就會想念,我知道它們也想念我,有機會相訪,像是老友重逢,有說不完的話。

  看樹還是樹。

補記

  人的身體和生理有一定的規律,緣著年齡在變,思想和心靈也在變,形而上形而下的,無規可循。我對樹的感情,可是心靈上下遊晃的結果?看樹還是樹的時候,心境就恬然了,人恬然,樹也恬然。

‥網站地圖‥
‥資料檢索‥

結盟授權網站

訂/退閱電子報

 

草山工作假期


回首頁
   

最佳瀏覽環境:IE5.5以上版本,解析度800*600

 
版權皆歸原作者所有,非營利轉載請來信告知!
請支持環境資訊電子報,詳見 捐款方式捐款徵信 
 
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Association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Environmental Trust Foundation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
108台北市萬華區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