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1.16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徵求編輯工作夥伴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黑潮電子報

台灣生態學會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推薦瀏覽

水患治理監督聯盟

台灣綠黨

綠色陣線協會  

生態工程入口網
 
  《2008世界現況》:環境雖惡化但漸朝永續邁進

丹麥哥本哈根西部外海2000公里處的風力渦輪機;圖片來源:DWIA

【相關連結】


全球暖化危機變商機 再生能源將成強力吸金機

碳揭露潛藏商機 企業齊呼環保宣言


百萬人力抓污染 台商心寒


歐盟將制定生物燃料指導原則

國際研究機構看守世界(Worldwatch Institute)每年發布世界現況報告極具權威,代表長期對國際環境情勢的觀察和預測。今年最新的報告指出,對環境惡化的擔憂已開始對於全球經濟造成影響,環境問題多半由全球經濟系統所導致,但是同時也發現某些證據證實世界正向永續發展的未來邁進。

這項報告詳細記錄傳統經濟系統是如何不可避免地自我毀滅,同時沒有考慮人類創造財富的過程中對環境造成的破壞 。但是改變正在發生。這份報告預估,每年已有超過1000億美元的投資直接與環境相關。各大企業已採取改善其環境表現的行動 ,大部分是因為他們了解到這是一個節省成本的方法。精彩內文

 
 
  各行各業:竹科工程師Showming 投身反鹿寮坑路砂開採案
投身環境運動的showming ;圖片來源:Showming

作者:Showming(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我從事半導體業中的電路設計工作已經十多年了,很多人乍聽我的職業,就會驚呼:「你是高科技的耶!」半導體業在美國絕對是科技業,很多公司主導業界的產品方向及規格,不斷創新及思考人的需求,發展出其他國家難以複製的體系。相反的在台灣雖然掛著「高科技」的名號,多半卻只是複製各項美國人的產品,導致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以毛利10%還可以活的驕傲,我不能說節省成本這樣的事情沒有創新,可是如果大多數的企業都以衝產能、衝營業額的方式在生存,甚至更多是犧牲了環境來換取,將化學物質直接倒入河川後,再說是為了生存,我不知道當地社區民眾會怎麼想? 精采內文: (上) (下)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陳誼芩

充滿藻類、螺類、魚蝦蚌蟹等等的潮間帶

面積只有3萬5千多平方公里的台灣,不論在人文、族群、物種、生態等方面都擁有豐富多元的面貌,但台灣的生物多樣性,也正面臨著外來入侵種、經濟開發造成棲地破壞、污染等危害,如何讓生態環境與經濟發展共存共榮?創造繽紛多樣的台灣特色,是未來該努力的方向。
 

【相關新聞】

中華白海豚 沿海數量越來越少


友蚋動植物多 生態觀光潛力足


原生植物快速消失 在地物種難見


面對外來入侵種挑戰 需有跨物種整合部門


從社區自覺出發 看見生物多樣性保育基礎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論壇:人民退場的選舉 社會運動的反省
票投給愛地球的人;圖片來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作者:陳威志(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執行秘書)

選舉只是民間力量展現的一種管道而已,而不是全部,環保運動應該檢討的是,20年來並沒有成功翻轉社會對於「環保/經濟發展」二元對立的看法,加上社運與民進黨的群眾在過往的歷史發展中有高度的重疊,在群眾把注意力從各個社運議題集結到民進黨身上後,這幾年來社運部門已經很難再號召大批支持者走上街頭,使政黨感到壓力而支持對環境友善的政策,在民進黨執政的這8年,環保界只能穿針引線運用「體制內的人脈關係」來促進對環境友善的政策,裡面有人當然好辦事,但議場外的戰場豈能輕易放棄?精采內文

 
  行動參與:搶救台東杉原海岸緊急行動
擁有世界級景觀的杉原海岸,因為財團的違法開發和粗暴施工,將大面積工程廢土棄置沙灘上,如今已面目全非。圖片提供:台東環保聯盟

發起單位:台東環保聯盟

台東環保聯盟為搶救杉原海岸、阻擋美麗灣違法開發案於1月22日的環評審查強行表決通過──企圖影響1月23日的行政法庭判決並為整個開發案就地合法化,我們決定聯合國內幾個主要環保團體於1月22日前展開一系列強力抗爭,希望能形成一股強大力量,讓台東縣政府和美麗灣財團的意圖無法得逞。

我們的系列行動如下:
一、1月17日下午1:30赴台北環保署陳情抗議,營造媒體聲勢
二、1月20日中午12:30「搶救杉原海岸」台東大遊行
三、發函環評委員,懇請他們勿淪為縣府和財團的背書工具
四、1月22 日上午9:00「決戰環評審查會場」遊行造勢活動

精采內文

 
 
  《2008世界現況》:環境雖惡化但漸朝永續邁進
摘譯自2008年1月10日ENS美國,華府報導;范仕穎編譯;蔡麗伶審校

根據一份國際環境研究團體的報告指出,對環境惡化的擔憂已開始對於全球經濟造成影響,看守世界中心列出一份冗長且令人沮喪的環境問題清單,這些問題多半由全球經濟系統所導致,但是同時也發現某些證據證實世界正向永續發展的未來邁進。

看守世界總裁法拉文(Christopher Flavin)於10日該中心發表一年一度的「世界現況」報告時,向記者表示,「一個創新且充滿生機的永續經濟正在萌芽。」

這項報告詳細記錄傳統經濟系統是如何不可避免地自我毀滅,同時沒有考慮人類創造財富的過程中對環境造成的破壞。

但是改變正在發生。

世界上知名的企業和投資人正在瞭解環境惡化與氣候變遷所帶來的「驚人危機」,法拉文表示,他們也開始以更為環保的政策和技術回應。

這份報告預估,每年已有超過1000億美元的投資直接與環境相關。

這份報告記載,各大企業已採取改善其環境表現的行動,大部分是因為他們了解到這是一個節省成本的方法。

「減少廢棄物即表示減少成本,企業已經漸漸發現到這個事實,」這份報告的主要作者之一格德納(Gary Gardner)表示。

綠色科技已經是第三大創投基金的投資標的,這份報告裡表示,同時中國及歐洲新的可再生能源法規和氣候政策「會保證這樣的投資仍會對未來幾年創造商機」。

《2008世界現況》報告是看守世界對於全球環境情況第25年的檢測,雖然這份報告提供了令人振奮的關於綠色創新的消息,但大部分內容還是呈現全球環境現況嚴肅與令人擔憂的一面,強調目前經濟指標並沒有充分反應出環境惡化的影響。

全文及圖片詳見:ENS

Top

 
 
  行行出狀元:竹科工程師Showming 投身反鹿寮坑路砂開採案(上)
作者:Showming(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綠色尖兵小檔案

投身環境運動的showming ;圖片來源:Showming姓名:Showming
行業: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年紀:40
環境關懷概述:芎林鹿寮坑路砂開採案,幫忙當地居民找資源。

6、7年前我開始跟團每年到國外騎單車,去(2006)年我終於組一個單車團到摩洛哥進行單車及生態旅遊。「很會玩、放得下」是我的標誌,不過受經歷白色恐怖的母親告誡的「政治不能管 」影響,阻止了我對社會的關懷。不過逐漸步入中年後,接觸的人多了,開始覺得我應該可以做一些不同的事,好像一個初學游泳的人在藍色的大海中,試著放開救生圈,開始游出去,有些害怕卻又充滿期待。

10多年從業經驗 看清高科技產業光環迷思

由上游看蘭陽溪,最近處為南山村,再往下看有不斷新開發的河階地。圖片來源:Showming我從事半導體業中的電路設計工作已經十多年了,很多人乍聽我的職業,就會驚呼:「你是高科技的耶!」半導體業在美國絕對是科技業,很多公司主導業界的產品方向及規格,不斷創新及思考人的需求,發展出其他國家難以複製的體系。相反的在台灣雖然掛著「高科技」的名號,多半卻只是複製各項美國人的產品,導致我們經常可以聽到以毛利10%還可以活的驕傲,我不能說節省成本這樣的事情沒有創新,可是如果大多數的企業都以衝產能、衝營業額的方式在生存,甚至更多是犧牲了環境來換取,將化學物質直接倒入河川後,再說是為了生存,我不知道當地社區民眾會怎麼想?

最近中國為了環保正要將高污染的PCB工業趕出中國,這些過去汙染台灣幾十年的工業如果回鍋台灣,大家怎麼想?歡迎,認為可以提高就業機會。還是提高防污標準希望業者提高產品價值。兩個不同的想法會很直接的影響台灣的競爭力,我們是要忍著點並努力提高附加價值,還是不動腦筋完全複製過去經驗,直到獲利越來越低,最後再驕傲的告訴人「毛利10%我一樣賺錢」,而忘了背後環境的成本。我想表達的是環保跟產業不一定會互斥,也有可能共生,端看我們怎麼想。

依據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發現,對應到每人GDP(人均所得),要素驅動國家每人GDP約在3,000美元以下;效率驅動國家,每人GDP介於3,000到17,000美元之間;邁向創新驅動國家,每人GDP超過17,000美元。台灣在2007年是16,886美元,白話一點說就是台灣過去的發展是靠效率,未來如果要進步就必須靠創新,也就是台灣的產業思維必須改變。創新跟環境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所有先進國家都在意他們自己生活的環境,工時比台灣短,競爭力卻維持不墜?英國人視減碳為有利潤的產業,德國人重環保,發展出很多衍生性產品,只因環保在他們眼中是高附加價值的產業。

從鹿寮坑自然農法實踐 看台灣產業升級

這些年的工作經驗,我愈來愈覺得如果要活得輕鬆,就必須思考今天所做的是否能成為未來的根基,然後跟別人區隔開,讓附加價值提高,這樣才可能從M型社會的下層轉到上層。從這角度來看我們的高麗菜產業,北台灣最大的高麗菜產地原在武陵農場及思源啞口,隨著國寶魚櫻花鉤吻鮭的棲息地及德基水庫的上游地區,最近終於用補助將農田休耕,不過沒多久,最近上武陵農場途經中橫支線旁的河階地,高麗菜田越來越多,河階地是完全沒有養份的土地,既然沒有養份那農民怎麼種呢?訣竅就是完全用農藥及肥料,整塊地鋪上厚厚的肥料,這樣的高成本遇上高麗菜跌價時那情況就很慘了,更何況還沒加上蘭陽溪下游的污染以及下游仰賴這條溪的農民損失。

由上游看蘭陽溪,最近處為南山村,再往下看有不斷新開發的河階地。圖片來源:Showming不斷新開發的河階地,這一帶看到挖土機一直在整地。圖片來源:Showming

我不是專家所以只是覺得有方法改善但不想多評論,只是想分享我們實作的經驗。我們一群朋友近年在鹿寮坑華龍村種有機蔬菜,村長家有很多地,因為不希望地沒用而荒廢,所以提供給我們利用,讓我們去實驗種植有機作物,方便未來的推廣。

我們的高麗菜完全沒給農藥也沒給肥料,結果卻都沒有蟲,而其他村民用肥料用農藥卻還是長蟲,原來是我們的地裡有地蛛,成為守候這個高麗菜的幫手。我相信自然農法對習慣傳統農業的人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過我深深的相信當我們了解大自然的運行規則去種上天給我們的禮物,那會變得很輕鬆而且有附加價值,這才是台灣最需要轉化的方向。

【延伸閱讀】

鹿寮坑農村自然生態文化協會

鹿寮坑驛棧

Top

 
   
 
  行行出狀元:竹科工程師Showming 投身反鹿寮坑路砂開採案(下)
作者:Showming(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2007年底新竹縣政府通過在華龍村開採路砂,要挖掉村莊邊緣的一座山,這件事我才真正了解客家族群,並且對他們崇敬有加。其實這座山在村莊的下游,這座山的施工影響最大的是他的下游村莊—五龍村,不過常年不團結的五龍村早已被工業區所佔據,更別談反對此路砂開採案。而華龍村以區區不到200人的居民,經過幾次的縣政府陳情抗議,對砂石廠的封路,直到2007年12月15日在華龍村召開村民大會,會中由客家電視台主持並錄影整個過程後,才成功的暫時阻擋砂石廠挖砂。

整個事件從2002年就由業主所找的顧問公司通過環評,後來因為居民的不同意而停工,這幾年業者也公開承認他們用每人6,000元,以各個擊破的方式又取得居民同意書,加上政府的路砂政策使得此事又死灰復燃,最後在居民的團結下才又使此事再歇。這些年幸好在前村長的帶領下成功的將社區營造做起來,讓河水變得清澈,有機柑橘、傳統建築及傳統技藝的再造以及社區居民的合資餐廳(鹿寮坑驛站)讓村民更團結,現任村長承接此重任,今年更得到環保署社區營造之最高榮譽-環保模範社區優等獎,面對砂石場的利誘及威脅而不區服,不過砂石場的黑影幢幢卻也讓前村長被毆,現任村長立刻得到警察24小時保護。

華龍村民團結捍衛自己的家園;圖片來源:Showming  華龍村民團結捍衛自己的家園;圖片來源:Showming

當時我們幾位夥伴聽到村長述說著村裡的一座山即將被砂石廠挖掉,從來沒有經驗的我們面對這個情況也只能聽聽,兩個月後村長用很急的口氣打電話給我說:「他們已經在挖了,怎麼辦?」,當時我心理想,面對縣政府與砂石廠的勾結,當一切程序都合法,當警察的轄區也正好被重新規劃時,我們怎麼有可能打贏這場戰,當然在那個時間點我不能說這些洩氣話,這時候的我只能幫忙找找以前的人脈,請一些這方面比較有經驗的人跟村長聊一聊,看能怎麼進行。

尋來資源未用上 見識在地直接阻擋力量

飛鼠部落的頂定牧師判斷他們挖土的用途,以及縣政府將責任推給中央的行徑,並建議我們要知己知彼,要拿到他們的環評資料。朋友朱幸一幫忙拍攝記錄片以及寫新聞貼到公民新聞及環境資訊網站,並在去(2007)年1208台北抗暖化大遊行,特別北上尋問可能的支援。

經由千里步道工作人員黃詩芳的引薦,我認識了文魯彬先生。他很熱心答應要幫忙,並且跟我說主要還是要當地居民有共識所形成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可是這些看似不錯的資源卻是一個都沒用上,但這也是我的學習──鄉下人不習慣走煩瑣的法律途徑,他們用的是抗爭,用的是封路等一些很直接的動作。時常我看到村長高舉右手呼喊「我要捍衛我們的土地」,最後竟然也阻擋成功,而我這位讀書人總是想很多,卻是一事無成。

只要願意 就有舞台的環保運動

我們在鹿寮坑沒有施農藥及肥料的高麗菜園;圖片來源:Showming其實這幾年來自己摸索關心環境議題,覺得環境運動並不簡單,它要讓人能靠自然過活,遇到不良法規或是既得利益者又要妥善去面對。過活需要經營規劃的能力,不良法規需要有人懂法規,面對既得利益者又要勇敢動員。當然,沒有一個人都擁有所有能力,時常需要團隊合作。要墮落只要放手就可以了,因人性的貪婪自然會摧毀一切,但是要變好卻要十八般武藝全會。不過願意面對就是一種成就,在公司裡往往要跟人搶破頭才有機會露頭,在環境運動堨u要願意就可以有舞台。套句我朋友說的:「投入環保,可以學東西、交很棒的朋友、又可以玩,實在一舉多得」──這就是我投身後就不出去的原因了。

最後,想以一段話作結,這是我的親身經歷,希望未來也有機會成為各位的體驗!「如果你曾經喝過甜美的水,呼吸著最新鮮的空氣,你會改變價值觀。如果你走過各地,深刻的了解別人的苦難,你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如果你曾聽說有些人對土地的感動及努力,你的內在動力會慢慢甦醒。」

【延伸閱讀】

華龍村開採路砂案相關報導:
原始版
報導版
文字新聞

Top

 
   
 
  中華白海豚 沿海數量越來越少
摘錄自2008年1月15日自由時報嘉義報導

嘉義縣生態環境保育協會訪談漁民後發現,愈來愈少見到中華白海豚活動蹤跡,希望國內專家、學者能進一步在嘉義沿海進行中華白海豚生態調查。

中華白海豚分佈常見於苗栗至嘉義的西部海域,又名「太平洋駝背豚」,嘉義沿海曾有漁民發現有母海豚帶幼豚活動,顯示嘉義沿海可能是中華白海豚的復育海域。

嘉義縣生態環境保育協會理事長蘇銀添表示,去年曾有研究人員南下嘉義縣與漁民訪談,也曾出海目睹中華白海豚的蹤影,研究人員原本計畫在嘉義海域展開中華白海豚生態調查,也有漁民願意協助,後因經費無著落,導致嘉義縣沿海中華白海豚生態調查計畫暫時擱置。

蘇銀添希望專家、學者能到嘉義縣海域,進行中華白海豚生態調查,一方面建立嘉義沿海中華白海豚數量及生態資料,另一方面也希望找出可能影響中華白海豚數量減少的原因,以釐清是否因棲息環境遭破壞或改變所致,有助於嘉義縣沿海生態環境的保育與保護。

Top

 
 
  友蚋動植物多 生態觀光潛力足
摘錄自2008年1月7日中國時報基隆報導

七堵區友蚋山區有三多,溪河多、土地公廟多、原生動植物多,更是基隆的後山,市府相中當地原生動植物多樣化,特別畫為生態園區,以帶動當地的生態觀光旅遊。

友蚋山區占地面積500多公頃,當地昆蟲種類和原生動植物多,溪河支流又多,便將「支」字的形意字改為「友」字;山內昆蟲多而將「虫」字加在「內」字成為「蚋」字,因而取名為「友」、「蚋」。

友蚋山區的溪河中,有台灣原生種的鏟頷魚、纓口鰍、吉利慈鯛、花鰍、羅漢魚等10多種,山林間的昆蟲有草蛉、蜻蜓、人面蜘蛛、火金姑、鍬形蟲等百餘種,動物有蝙蝠、台灣猴、松鼠、藍鵲、老鷹、白鷺鷥等3、40種,而農林植物則有竹筍、金盞花、野生苦瓜、柚子、山藥、相思樹、油桐、百香果等上百種。

Top

 
 
  原生植物快速消失 在地物種難見
摘錄自2008年1月2日公視新聞網報導

就在馬路旁,看似不起眼的植物,叫做埔鹽,名字裡有鹽,因為它的果實吃起來是鹹的,以前沒有鹽醃食物,可以摘埔鹽的果子來用,埔鹽的用處不只一種,它身上還會長出五倍子,可以拿來當中藥治咳嗽和腹瀉,五倍子和埔鹽,也可以用來做植物染。

埔鹽曾經是台灣常見的植物,彰化還有個鄉鎮,用它當做地名,可以想見,早期在彰化埔鹽鄉,種了很多埔鹽。不只埔鹽,很多地方也用植物命名,像是新竹的芎林鄉、雲林的莿桐鄉、還有彰化的楓坑村,從地名來看,一定有過大片的九芎、莿桐和楓樹,可是現在這些地方,卻不一定找得到拿來做為地名的原生植物。

一個地方,有過大片的原生植物,隨著開發卻什麼也不留,到最後只能透過地名,想像曾經有過的自然景象。

Top

 
 
 
面對外來入侵種挑戰 需有跨物種整合部門
作者:董景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理事長)

外來種早在我們對環境有記憶以前,就已充滿我們生活週遭,從蔬菜水果肉類,到日常生活常用的各種物品,幾乎都由外來種動植物或細菌真菌所貢獻。我們沒有辦法想像沒有國際貿易帶來這些有用的外來種的世界,沒有這些外來種,我們的生命不會變的如此方便美好。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外來種都如此良善有益於人類。

外來種生物是指跨越其自然分布區域,出現在原本不屬其生長的地區,以台灣島而言,即是來自台灣本島以外的物種,而嚴格的定義中,將一種只分布在台灣北部的原生種植物種植到南部去,也會使得這種原生種植物成為南部的外來種。

外來種的引入方式除了人為刻意引進(如商業、藥用、園藝、邊坡植生等)外,也會經由上列途徑,以土壤中種子、孢粉種種形式,夾帶進入,此外進口貨物或交通運輸使用的交通工具、甚至遠洋漁船的壓艙水,都可能成為外來種生物散播的媒介。

外來種在異鄉因為缺乏原生地的天敵,一旦逸出、歸化並在野外繁殖後,常會對當地原生種造成威脅,進一步影響生態系的平衡。某些外來種植物甚至會導致輸入地農業體系的莫大損失,因此諸如紐、澳、南非等農業生產大國,皆非常重視檢疫的工作。

當外來種具備入侵的潛能,進入生態系後,就成為危害本土生態系的大問題,通常我們稱這些具有強烈入侵能力的生物為外來入侵種,它們是一群在人類有心或無意的狀況下,引進非其自然分布地區,進而立足、入侵、淘汰原生種、佔領該新環境的物種。

外來入侵種由於橫跨動物、植物、細菌、真菌不同生物界,因此造成的問題也非常繁複難以解決。而外來入侵種對生物多樣性的威脅僅次於棲息地的喪失,此外,外來入侵種更藉由破壞全球、區域及本土生物多樣性,嚴重衝擊生態系所提供的財貨與服務。

台灣是一個封閉的島嶼,島嶼生態系十分脆弱,島嶼生物受到海洋的屏障,一旦因人類的運輸打破國界與海洋疆界的藩籬,就會很容易受外來入侵種生物的侵害。不幸的是,隨著全球化、貿易、交通、旅遊等途徑,外來入侵種正大肆佔領台灣,而台灣的經濟競爭力越高,全球化貿易越熱絡,也就提供外來入侵種更大的舞台。

如台灣早年經人為引入的菊科、禾本科、豆科種種外來種植物,目前早已遍布全島,成為平地或低海拔山區最主要的優勢植物,並且改變了生態系的結構,難能撼動根除,我們也只好將它視為歸化種,承認這些拓散能力強的外來入侵種植物的存在。而歷年來台灣的重大農林漁牧疫情,從福壽螺、木瓜輪點病、松材線蟲、水稻水象鼻蟲、綠殼菜蛤等等,這些每年持續造成數億經濟損失的疫病,也都與外來入侵種脫離不了關係。除了直接造成農業上的損失,早就被農政單位列入不受歡迎且須剷除的名單,而外來入侵的細菌或病毒,是衛生署疾病管制局的重要防治工作重點。

亞熱帶的台灣島上高山林立,留存許多冰河時期孓遺的珍貴物種,一座座高山猶如平地中的孤島,演化出許多獨特的植物,此外高山生態系代謝緩慢,相對使的山地植物更為脆弱而易受害。近年來由於人類活動及觀光發展,致使許多溫帶地區的外來入侵種植物進入台灣的高山區域,某些繁殖力強的外來植物若在野外歸化,將來勢必對高山生態系的保育造成極大困擾。這些問題在北美歐洲等國家都已經面臨,台灣的自然環境也早已經被迫面對,只是大部分人類還沒有察覺。而我們對於低地都市週遭的經濟危害性外來入侵種已經束手無策,遑論以更生態的邏輯去思考並處理問題。

由於外來入侵種不僅是區域性的問題,更是國與國間的國際議題,因此需要更加積極謹慎地面對物種入侵的挑戰。預防與減輕影響經常是我們必須慎重思考的策略,藉由公共資訊、風險評估、貿易法規建立、進口貨物管理等政策,我們能加以預防可能入侵的外來入侵種軍團;經由撲滅、封鎖、壓制,我們才能移除已經造成的危害。而防制外來入侵種,我們所擁有的工具,首先是一個健全且跟國際接軌的資料庫,進行預先的分析預測,若不幸外來入侵種已經造成危害,物理性、化學性以及生物性的防治就成了當務之急。

外來入侵種的處理,並不只是農政單位的責任,目前農委會的防疫檢疫局沒有能力處理農業害蟲以外的入侵外來種,很多新進出現的外來入侵種,比如說一種寄生在兩棲類被上的壺菌,它並不受現有的行政部門管轄,因此一旦爆發,我們又要看到不同政府機關互踢皮球的場景。

我們強烈呼籲台灣需要有整合的高階部門,能夠整合跨物種的外來種議題,並能迅速而有效率的處理,而外來入侵種是國際社會共同面臨的問題,我們也需要加強外來入侵種資訊的傳播與流通,經由全民運動,讓每個人都能協助減輕外來入侵種所造成本土生態系的損失。

問:董景生理事長提到外來種植物、動物的問題,其實周邊隨處可見。我們看到最嚴重的就是小花蔓澤蘭農的問題,農委會有處理,越處理越多,到底目前狀況如何?

董景生
:小花蔓澤蘭蔓延在林地,目前主要由林務局處理。對於外來種的態度有兩點,預防跟治療。遇到外來入侵種蔓延,如果來不及預防就必須要治療。其他國家面對外來種入侵後通常很難將之移除,只能讓他的影響減輕,在可控制的範圍裡,慢慢讓原來的生態環境能夠接受他。

小花蔓澤蘭也是這樣的做法,早期用藥物噴灑,英國人利用菌類殺死小花蔓澤蘭,但這仍有風險,需要充分的評估。我們常常為了防治A而引進B,結果B反而更喜歡選擇C。此外在國外尚有幾種雙翅目與鞘翅目昆蟲也被引入作為生物防制。

在以工代賑的時代,林務局雇用原住民移除小花蔓澤蘭。這在國際上仍很常見,如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參加英國國民信託的working holiday,花很多時間處理的外來種是彭土杜鵑,這本來是分佈在地中海沿岸的植物,入侵蘇格蘭後,造成很大的危害,因此英國運用大量的志工人力去處理它。無論如何,這是民眾意識的展現。雖然能夠做的很有限,仍必須要做,因為入侵種衝擊原生環境,將使得生物多樣性降低。

Top

 
 
  從社區自覺出發 看見生物多樣性保育基礎
本報2007年12月24日沙鹿訊,陳品潔報導

21日台中縣政府主辦的「以社區為基礎的生物樣性研討會」生物多樣性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中,全球也正與糧食危機、人類生存危機拔河。台灣雖位居世界一角,卻是自然資源與文化豐富多元之處,但是如何落實生物多樣性的保育?21日台中縣政府主辦的「以社區為基礎的生物樣性研討會」,學者、官方與社區,齊聚靜宜大學,進行生物多樣性保育如何從社區做起的經驗交流。

生物多樣性包括基因、物種、生態系三種層次的生物組織,和農、林、漁、牧、醫療、學術、社會、文化息息相關。當前生物多樣性的喪失的危機,令產、官、學、民擔憂,但是許多長期且直接的變化或破壞,透過團體、學術界或公權力關心,往往時效太慢。回顧台灣過往生態事件,可以發現社區是生物多樣性保育行動的最前線。那社區「生物多樣性的保育」到底該怎麼做呢?

靜宜大學生態所教授林益仁認為,生物多樣性不能脫離人的社會、文化單獨存在。當前動物分類學法則有普世皆知的拉丁學名,但是在不同文化、社會、語言中,會有不同的看法與說法,以青蛙為例,阿美族和泰雅族的說法就會不同。他更以司馬庫斯部落為例說明,「社區如何在自己的環境裡是認識動植物、昆蟲,這些經驗與知識和生態多樣性保育密不可分。」

人類學家與生態學家都對司馬庫斯部落使用與鴛鴦湖生態資源的模式和文化意義感到興趣。尤其人類學家對部落如何認識地方生態與資源利用感到興趣,「對科學家而言很平常的動植物,或許是社區的共同記憶。可以用這樣的角度,進一步看社區跟生物多樣性保育之間的關係,可以提供我們作為生物多樣性的保育的策略與想像。」

野FUN生態實業公司總經理賴鵬智分享阿里山光華社區、政府、與地方業者生態保育的合作經驗。社區、政府單位與地方業者共同簽署社區發展生態旅遊公約,社區所有的人有責任認識生物特性,並教育遊客。公約當中要求每個人都不得輕易破壞環境,民宿業者不唱卡拉OK、並提醒遊客不大聲喧嘩,也要求遊客自行準備環保餐具,不提供拋棄式盥洗用具。社區的志工也會進行遊憩衝擊、環境噪音監測,與核心資源調查(飛鼠、螢光菇),希望讓自己的社區能夠朝永續發展的路持續地走下去。光華社區目前不但是螢火蟲的重要棲地,也是白面鼯鼠和螢光菇的樂園。

我們如何營造一個可以居住的空間?如何營造出一個適合人居住的空間?為了這個目標,我們勢必必須妥善地運用週遭有限的生物多樣性。生物多樣性保育以社區為基礎立意良好,但是除了社區的努力之外,政府的政策規劃是否能夠與社區進行良好的交流,如何應用並尊重在地的經驗知識?這是施政部門在決策之前得更審慎思量的。

Top

 
  論壇:人民退場的選舉 社會運動的反省
作者:陳威志(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執行秘書)

立委選舉的那一夜,與關心環保運動的朋友們一起看開票,關心「第三勢力」各政黨的得票數,結果民進黨席次大減、國民黨掌握國會3/4的席次;眾多「第三勢力」小黨都沒跨越5%門檻,以環保為主訴求的綠黨雖然有5萬多票,但懸殊的差距仍讓人頗為失望。

席間大家對民進黨的慘敗感到驚訝,雖然在得票率上可謂維持平盤,但因為新選制造成席次上的重大落差,開始有人嘲諷民進黨「終於自嚐苦頭,訂定日本式的單一選區兩票制,而非德國式的,就是會造成這種結果……」;也有人開始擔心,原本關心環境議題會伸出援手的立委已經不多了,這次幾個指標性人物一一中箭落馬,而新選出的很多又是以地方派系出身的人為主,讓人覺得這彷彿不像是中央民意代表,是一場鄉鎮市長選舉,以後還有誰能在國會幫忙進步法案的推動呢?

民進黨選輸是該黨的事,我們要檢視的是,民進黨隨著那些進步的理念/運動,一起在社會上逐步壯大,而這些進步的議題有的跟著民進黨進入體制內,有的始終被排斥在外,令人憂心在這8年的消耗下,似乎連那些進步議題也一起被陪葬,那麼新的戰線要如何開展呢?如今面對改革倒退的種種,我們必須沉痛地反省20年來社會運動到底累積了什麼?

不管是民進黨背叛了理想或是從頭到尾都在騙,這再再顯示,運動並沒有翻轉箝制社會進步的既有價值,所謂民主運動、社會運動搞了這麼多年,為何國民黨還能這麼有效地控制大多數人的「精神軟體」?還能那麼細緻地運用地方派系的力量?黨國體制真的因換人執政而瓦解了嗎?以前民代的選舉是複數選區多席次時,掌握一定票數即可當選,所以民進黨歡迎各類運動人士帶槍投靠,讓自己沾染清新形象,然而碰到單一選區的縣市長、省長、總統選舉時,為了想選贏而不敢挑戰舊社會價值,怕因為進步議題拉垮自己,於是就逐步地往中間靠攏,具理想性的台獨、環保議題、社會改革議題就在民進黨內被消費,被邊緣化、樣板化。

選後,兩大黨開始散布西瓜效應或鐘擺效益,而這些說法都窄化了人民參與公共事務的可能性和形式。如果誠如阿扁所說「國會讓國民黨拿去,以後民進黨的總統隨時有被罷免的危機;而馬英九當選,台灣會被賣掉」就算真是如此,遇到政黨、政治人物侵害人民權益的作為時,人民只能接受而不能起身作為嗎?難道公民意見的表達是靜止在投票完的那一刻?

選舉只是民間力量展現的一種管道而已,而不是全部,環保運動應該檢討的是,20年來並沒有成功翻轉社會對於「環保/經濟發展」二元對立的看法,加上社運與民進黨的群眾在過往的歷史發展中有高度的重疊,在群眾把注意力從各個社運議題集結到民進黨身上後,這幾年來社運部門已經很難再號召大批支持者走上街頭,使政黨感到壓力而支持對環境友善的政策,在民進黨執政的這8年,環保界只能穿針引線運用「體制內的人脈關係」來促進對環境友善的政策,裡面有人當然好辦事,但議場外的戰場豈能輕易放棄?

民進黨在環保議題上屢屢棄守,甚至仍以拼經濟這類「建設一定帶來發展」的舊思維治國,卻仍有少數環保與社會團體始終無法與其切割,「假進步」的形象也未被完全揭穿,而使得他們還可以用「國會是少數,所以未能推動廢核四…等等社會議題」來當藉口,繼續訴求「一切攏是國民黨害的!」結果造成了環保運動逐漸虛弱,在議場內,沒有辦法逼迫各政黨重視環保議題,或是提名關心環保生態的候選人;在議場外,長期支持環保議題的群眾,連選票都沒有倒過來支持綠黨這個環保政黨,更糟的是,若民進黨若在總統大敗後,又回頭來「擁抱」社會運動,社運界能有辦法記取教訓,堅持運動的自主性嗎?

這場選舉的確是人民用選票教訓了民進黨,但這就是所謂人民的勝利嗎?國民黨並沒有呼應人民的期待,不是因為改革或者提出更前瞻的施政藍圖而贏得勝選;人民是因為唾棄民進黨的失職,而不出來投票或轉投國民黨,人民到現在還不能擺脫民進黨的「假進步」或國民黨的「沒進步」,這只是在兩個爛蘋果中間擺盪,當這個社會仍在說「投給小黨浪費了」、「小黨很有理想性,但又不會上,無效啦!」的時候,不就顯示我們的公民教育還十分低落?如果社會運動還不能讓人民醒覺,兩黨之外還有選擇,投票之外還有其他參與公共事務的道路,我們就不得不反省這場選舉是不是代表了人民的退場、進步力量的失敗。

就一個在NGO工作的人而言,這是一場令人高興不來的選舉結果,因為國民黨的勝選不是代表他多有理想性和改革性,反而是民進黨的亂作為,使得他們出線,在環保議題一向表現保守的國民黨,更讓人擔心未來蘇花高是不是一定會做了?核五廠是不是可能興建?選舉結束了,各個社會運動組織是否能體認到新的社會氣氛已在形成:以現今的選制及社會氣氛來看,要阻擋眼前的巨大怪獸,進入國會未必主要的戰場;於此時,體制外的基層扎根和組織才能凝聚下一波的進步力量。

本文轉載自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部落格

Top

  行動參與:搶救台東杉原海岸緊急行動
發起單位:台東環保聯盟

台東環保聯盟為搶救杉原海岸、阻擋美麗灣違法開發案於1月22日的環評審查強行表決通過──企圖影響1月23日的行政法庭判決並為整個開發案就地合法化,我們決定聯合國內幾個主要環保團體於1月22日前展開一系列強力抗爭,希望能形成一股強大力量,讓台東縣政府和美麗灣財團的意圖無法得逞。

我們的系列行動如下:
一、1月17日下午1:30赴台北環保署陳情抗議,營造媒體聲勢
二、1月20日中午12:30「搶救杉原海岸」台東大遊行
三、發函新任環評委員,懇請他們勿淪為縣府和財團的背書工具
四、1月22 日上午9:00「決戰環評審查會場」遊行造勢活動

我們能不能保住東海岸最美麗的海岸,全賴此役的奮戰成果,祈請各界一起參與或聲援上述四項緊急行動,讓美麗的杉原海岸不會在我們眼前淪陷。
求求你,拜託你,謝謝你。

附上新任環評委員名單,請點此下載

台東環保聯盟
連絡人:林雲閣
電話:0936-908-603;089-53-413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編輯:彭瑞祥、李育琴、彭郁娟、陳誼芩•網編:陳誼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