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8.12.25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20081211環境手札預購-讓我陪著你一起紀錄生活
2008拍賣冏新聞
921災後重建資料庫
編輯室小啟
牛年特刊、請您來稿!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塔山自然實驗室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

蛙蛙世界學習網

政治大學第三部門研究中心

蔬食抗暖化行動聯盟
 
 
保護鯨豚 巴西提倡劃設保護區

巴西外海的露脊鯨。攝影:Nigel Addecott

巴西外海的露脊鯨。攝影:Nigel Addecott

【相關連結】
國際捕鯨會議結果停滯不前
加拿大頭一遭 政府保護虎鯨不力遭公民訴訟
巴西在南美洲東部、東北部的海岸線,共約有8,000公里長。為了加強保護巴西領海內的所有鯨豚,該國總統魯拉上週簽訂一項聯邦法令,劃設「巴西鯨豚保護區」(Brazilian Whale and Dolphin Sanctuary),巴西駐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代表說,「這項計畫向國際社群傳遞一個清楚又強而有力的訊息,讓全世界知道巴西對於鯨豚保護的決心,並加強推動『南大西洋鯨豚保護區』〈South Atlantic Whale Sanctuary〉行動,讓保護區遍及整個海域。」

此行動源於國際捕鯨委員會的努力。該委員會目前正試圖中止捕鯨和反捕鯨國家間長年以來的爭端,像是原住民社群的捕魚量、「以科學為目的進行捕鯨」的法令漏洞,以及設立保護區等等問題。因此,IWC並須協調各方歧見,在鯨豚保育及捕鯨活動管理上,儘可能達成共識。精采內文

 
 
  生物多樣性:社會責任投資──讓錢為環境和群眾說話(上)
四川災民所住的帳棚。圖片提供:thenez

作者:唐昊(華南師範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市民》雜誌副總編輯)

中國南方發生嚴重地震的7個月後,倖存者面臨的是一個漫長又嚴寒的冬天。度過嚴冬的方法是相互合作。

地震已經發生7個月了,國內外對災區的關注有所降溫。但對於那些倖存的人來說,隨著冬天的來臨,最艱難的時刻其實才剛剛開始。10月底筆者再次來到這堙A所看到的是無論政府、災民,還是社工團體,都在忙於過冬的準備,其間有一些來自於物質條件或者制度上的困難,但每個人都在想辦法自救和救濟他人。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易俊宏

動保團體用行動劇反對以動物做外交

在貓熊來台之後,高雄也準備迎接廣州所贈的白老虎;暫且不論兩岸政治的議題,在興沖沖的熱潮之餘,不妨可以想想,活體動物展示的有多少娛樂效果、又有多少教育效果?而保育資源分配的正義公平原則是不是能再進一步討論?

有節儉習慣的家庭主婦都會「清菜尾」,捨不得浪費食物,而英國現在推行「吃剩菜」運動,主要是要推動將吃剩的食物當作隔天的午餐,在這個不景氣的時代,既能活得環保又節儉。而國際現況有多不景氣?以天然氣而言,俄國總理普京在「天然氣輸出國論壇會議」裡做出表態,他表示,廉價天然氣時代即將結束。也是節省能源方面,日本豐田汽車(Toyota)推出一款更環保的車款選擇,是電動概念車,即將首度展示於下個月的北美底特律車展

先前鬧的沸沸揚揚的三鹿毒奶粉事件,原本的董座田文華正步上法院,不但要接受公開審判的過程,也即將負擔中國這一聯串的污名黑鍋;但是在毒奶粉事件爆發之前,田文華在曾多次榮獲中國全國勞模、優秀企業家等稱號。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走山的人:走進瓦拉米古道 那段迴盪在山林裡的抗日史詩(上)

作者:阿紫

大正三年,西元1914年,日本人強勢地搜繳布農人賴以維生的槍枝,終於擦出了憤怒之火……

為了收繳槍枝,警察嚴刑拷打喀西帕南社的頭目,族人群情激憤。

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5月12日的下午5點……

近百名布農族壯丁悄悄包圍了喀西帕南駐在所,他們切斷電話線,一舉馘首了10名日本警察,並縱火燒毀屋舍,史稱「喀西帕南事件」。

我行走至此,彷彿聽到了蕃刀出鞘的嘎擦聲與此起彼落的步槍聲響,一絲硝煙、一抹血腥……

為您發表「走山的人」第八季的第13篇文章:八通關東段──瓦拉米古道(上)。精采內文

 
  論壇:什麼是公共?(採訪篇)

作者:Finimay

在公視工作邁入第9年,我很訝異我可以待得這麼久!

至今我還常常想起,當年面試我的柯金源導演(紀錄觀點製作人)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公共電視是一個很特別的工作環境,在這裡,你可以混水摸魚沒人管得了,也可以做得要死要活但是很快樂。看你要的是什麼?」 到底這是什麼樣的心情?我的體會又是什麼?我想,答案就在公共電視的「公共」二字上。


簡單來說,我在商業媒體跑新聞的時候,跟採訪組長的對話,常常是……

組長:「又是環評新聞喔,你跑這條有人要看嗎?」
記者:「我會做跟其他媒體不同的角度。」

組長:「不同的角度?畫面精彩嗎?」
記者:「現在都是開發至上,環境影響評估很重要,我會問更深入的訪問。」

組長:「你要怎麼做大?做辣?有爆點?」
記者:「這條不見得可以做辣,但我保證挖出更多訊息和分析!」

組長:「觀眾不要這個啦!看十秒就轉台了。」
記者:「可以試試看嗎?搞不好觀眾更想要知道更多的深入訊息。」

組長:「今天環評會吵架嗎?會有衝突嗎?」
記者:「不一定,不過環保團體會在場外抗議。」

組長:「抗議每天都有,找些有爆點的新聞啦!」
記者:「他們會演出行動劇,畫面應該還不錯,不過重點還是環評的程序過於草率,不做新聞出來,環保署不會有壓力啦!」

組長:「政策每天都在變變變,觀眾哪搞得清楚,做些簡單的、有爆點的!」
記者:「每條新聞都辣,搞不好觀眾會想要看清淡一點的。」

組長:「你不要想太多!」


然而,在公共電視台,我跟組長(或製作人)的對話,就有很大的不同…

精采內文

 
 
 
保護鯨豚 巴西提倡劃設保護區

本報2008年12月25日綜合外電報導,楊佳珊編譯,莫聞審校

巴西外海的露脊鯨。攝影:Nigel Addecott巴西在南美洲東部、東北部的海岸線,共約有8,000公里長。為了加強保護巴西領海內的所有鯨豚,該國總統魯拉上週(18日)簽訂一項聯邦法令,劃設「巴西鯨豚保護區」(Brazilian Whale and Dolphin Sanctuary),巴西駐國際捕鯨委員會(IWC)代表帕拉佐(José Truda Palazzo, Jr.)表示,「這項計畫向國際社群傳遞一個清楚又強而有力的訊息,讓全世界知道巴西對於鯨豚保護的決心,並加強推動『南大西洋鯨豚保護區』〈South Atlantic Whale Sanctuary〉行動,讓保護區遍及整個海域。」

帕拉佐表示,「巴西鯨豚保護區法令同時也是在倡導不具殺傷力的用途,並且和鄰國合作一起為鯨豚保育推行跨區域性行動。」

目前,巴西與智利等拉丁美洲國家組成一個「布宜諾斯艾利斯小組」,在國際捕鯨委員會中進行談判,來確保賞鯨活動納入合法的鯨豚管理方式之中,並且讓大部分海域只准許賞鯨這種非致命性的鯨豚利用方式。

智利在9月份間已頒布一項法令,宣佈將智利管轄水域劃設為鯨豚保護區,讓綿延在南美洲西岸、總長約5,500公里海岸線內的鯨豚受到保護。

巴西與智利的行動源於國際捕鯨委員會的努力。該委員會目前正試圖中止捕鯨和反捕鯨國家間長年以來的爭端,像是原住民社群的捕魚量、「以科學為目的進行捕鯨」的法令漏洞,以及設立保護區等等問題。因此,IWC並須協調各方歧見,在在鯨豚保育及捕鯨活動管理上,儘可能達成共識。

目前,國際捕鯨委員會未來行動小組分別在9月於美國佛州,以12月8-10日在英國劍橋,舉行第一次與第二次工作會議,會議主席同樣是由2007年之前擔任聯合國副祕書長一職的秘魯特使索托(Alvaro de Soto)所主持。

這一系列的協商會議均由國際捕鯨委員會6月智利聖地牙哥舉行的年度大會中授權。當時該項會議一致同意的程序包含兩項要點,其中一項是沒有觀察員出席的討論小組可隨時召開動腦會議,但會議結論不具決策性;第二則是由委員會召開的全體會議,觀察員可出席。

未來行動小組會議預計將在2009年3月間在羅馬召開一次國際會議,開放讓觀察員參加;在此會議之前,預計在2月間公告他們的討論成果。這些討論,都會在2009年6月間的全體會議中再進一步深化並作成決議。

【參考資料】ENS報導

Top

 
 
  透視中國環境:地震後的嚴冬

作者:唐昊(華南師範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市民》雜誌副總編輯)

中國南方發生嚴重地震的7個月後,倖存者面臨的是一個漫長又嚴寒的冬天。度過嚴冬的方法是相互合作。

地震已經發生7個月了,國內外對災區的關注有所降溫。但對於那些倖存的人來說,隨著冬天的來臨,最艱難的時刻其實才剛剛開始。10月底筆者再次來到這堙A所看到的是無論政府、災民,還是社工團體,都在忙於過冬的準備,其間有一些來自於物質條件或者制度上的困難,但每個人都在想辦法自救和救濟他人。

板房與帳篷

四川災民所住的帳棚。圖片提供:thenez作為災民主要居所的板房,其禦寒過冬的能力並不強,並且建築品質參差不齊。住在板房區的志願者晚上睡覺時會被凍醒很多次,早上一起身就會看到床鋪下面的一汪水。潮濕和陰冷使得住在這堛漱H們難以忍受。而現在還遠遠不到四川冬天最冷的時候。如何度過這個冬天成了人們憂心的問題。對此人們所能採取的對策非常有限。板房區電壓有限,用電取暖又涉及到安全問題,相比來說,屋外烤火倒是最現實的取暖手段,有些人甚至搬回磚石結構的老房子生火。現在一些NGO正在發起捐贈電熱毯的行動,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不過,住在板房堛漱H雖然不好過,但已算幸運,還有很多災民至今未住進板房。在映秀,這屬於人為的短缺:本地倖存4000多人,廣州援建的板房有1700座,完全可以很寬鬆地安置全部災民,但還是有800多人住在帳篷堙C帳篷和板房比鄰而居,災後的這種迅速分化嚴重影響當地人民抗災的心氣。

更離譜的是,兩個月後我再次來到這堮氶A板房旁邊的一排白色帳篷不見了。原以為這個村終於被安置進了板房,但聽當地人介紹才知道,由於要保證「映秀災民全部住進板房」這個諾言的實現,當地官員把這個村整體遷到山堙C果然,幾十分鐘後我們在走訪時就遠遠地看見了那排白色帳篷隱藏在山中。但山堛膘麮{在還是不安全的,一下大雨就有土石流傾瀉而下,社工和居民們進山都是要戴鋼盔。山堛漁薸聾韖限鴔顜C,所以他們的過冬條件其實更惡劣了。

除了取暖的問題,災區還面臨著生計、用水、應對次生災害等現實的問題。在生計方面,政府原本每人每月發放幾百塊錢,用於基本生活。現在大家都在想, 幾個月後停發救濟金後怎麼辦?由於經濟被破壞,災區的工作機會也不多,很多人終日無所事事,在屋前閒逛。年輕人要外出打工,但面臨經濟不景氣,找工作也不容易。用水則面臨水源不足的問題,乾淨的山泉水少之又少,淨化設備也不夠。山體滑坡和餘震也經常發生,威脅到人們的出行安全。

努力自救、維持生計

雖然面臨著種種不利甚至惡劣的條件,人們還是在頑強地過著自己的日子。最大的問題來自於生計方面,由於工作機會不多,救濟金也不是長久的解決辦法,人們就找出一切可能力圖自己養活自己。

就在離映秀板房區不遠的道路邊,一個老奶奶在路基的斜坡上開地鬆土。她跟我們說,現在種下去,幾個月後就可以收菜了。在這些屋前路旁的每塊不足幾平米、甚至只有半平米的「菜地」上,種著花生、白菜、土豆等等作物,也種植著人們改變生活的心氣。

不過,在比種菜更廣泛的生計問題上,人們卻沒有太多好的思路。在板房區,許多中年婦女在屋外打望聊天,手頭也在織著什麼東西。震後可供他們做的事情太少,很多人就拿起多年不用的針來做編織和刺繡,貼補一下生活。原本並不擅長此道的藏族婦女也開始幹起了這個。映秀有個94歲的老奶奶,地震5天後被當時救援的深圳特警背了下來。從地震後一直到現在,她都在繡鞋墊,不是用來賣的,而是準備送給那些特警。我們見到她的時候,她還在屋外繡著。講起當時的情景時她還是有些激動。她告訴我們已經繡了十幾雙了,正要寄到深圳去。

事實上,刺繡產品的市場需求量並不大,產品所能採用的花樣也太少,雷同的多,但這是當地婦女所能做的為數不多的工作之一。有好幾個社工組織都搞了類似的專案:把婦女組織起來刺繡。有個NGO的專案,組織當地人以災區受難兒童留下的畫作當藍本,進行刺繡。這個項目的本地牽頭人是位年輕婦女,她的兩個孩子都在地震中失去了,剛蓋好的新房子和老房子都在地震中塌了,現在是一無所有。但她還是努力工作,和其他人一起,試圖改變些什麼。當她描述自己的經歷時,非常平靜——這種平靜中蘊涵著很大的力量。

社區自治,抱團取暖

令人安慰的是,這個冬天,災區民眾的自治能力在增強。對於眼前的窘境,一些地方的災民除了依靠政府外,也力圖通過自我管理來解決問題。

龍門寶山礦區原先是一個國有銅礦,2002年倒閉。社區的幾千人基本是老人、婦女和小孩,青壯年人大部分外出務工。這堛漸|個志願者組織共同開展了一個名為「新家園」的計畫,幫助本地進行社區重建。志願者們在一所廢棄中學的院子媟f了帳篷,供周圍的居民看電視、聊天、喝茶——擺龍門陣是四川人最重要的業餘生活。此外,看小孩、支教、甚至飲用水服務也由他們提供,一切都是免費的。社區居民通過這些活動逐漸恢復了社交活動和心理平靜。

更深入的社區自治則是在社區公共事務的決策過程中體現的。震後當地缺乏飲用水資源,佛山一家企業捐贈了淨水設備。在投入運行前,社工們組織居民討論相關事宜,由參加會議的居民通過樸素的民主方式確定了送水的時間、形式等問題。而社區居民的方案也非全然從自身的利益出發,討論中就有居民說,時間上不僅要考慮社區居民自己的方便,也要考慮到給水的志願者自己的吃飯問題。這樣最終時間確定為上午10點到11點半,下午4點到5點。推動社區居民自己商討決定公共事務,這是培養社區自治能力的重要一步。

兩個月後,這堛漯幫洏薔D已經基本成型。在一次討論「浴室管理辦法」的會議上,會議主題是如何管理兩台熱水器,以解決冬天洗熱水澡難題。參加社區會議的人比上次多了幾倍,氣氛也更加熱烈和諧,開會和議事效率也大大提高。現在,他們在社區自我管理方面已經有了更多的經驗、培養了更好的習慣,精神狀態也更加活躍。抱團取暖能力的提高,是他們度過寒冬的重要精神支柱。

同時另外一個可喜的變化是,伴隨著社區自治的展開,地方政府本身也在進步,權力的行使方式更加靈活。「新家園計畫」就得到當地環保部門直接支持和參與。而在漢旺鎮,NGO在政府支持下融入社區,開展社區自治,還計畫在板房區建設上千平米的社區中心。在這些事例中,政府對公民社會扶持社區自治的支持力度前所未有,卻並不干涉 NGO內部事務,也沒有將NGO改變為政府附屬物的意圖。我想這應該是一個理想模版——度過這個漫長的冬天,甚至整個災後重建都太需要政府、NGO、當地民眾的抱團合作了。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8年12月12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

Top

 
 
 
大熊貓剛入台 高雄准備迎接廣州所贈白老虎

摘錄自2008年12月24日中廣新聞網報導

大陸贈送的熊貓團團、圓圓已經抵台,而廣州還打算送兩隻白老虎給高雄市。高雄市壽山動物園目前也在準備迎接白老虎,近期內將派飼養員前往廣州學習照顧白老虎。至於白老虎抵高雄的時間則可能是在明年中以後。

高雄市建設局副局長林英斌表示,壽山動物園飼養老虎相當有經驗,近期內也會派飼養員前往廣州學習。

目前壽山動物園正在進行白老虎欄舍的整建,工程已經發包﹔白老虎的欄舍預計明年6月就能整建完成,之後就會盡快與廣州接洽將白老虎接回高雄市壽山動物園。

Top

 
 
 
對抗不景氣 英國推吃剩菜運動

摘錄自2008年12月25日今日新聞綜合報導

雖然現在經濟不景氣,但很多人對食物還是不知珍惜。根據一項研究顯示,英國人一年要丟掉價值160億美元的、還能食用的食物,而美國人更將價值300億美元的食物丟到垃圾桶;英國目前已經有人在推動愛惜食物的活動,希望鼓勵民眾盡量將食物吃完,過節儉的生活。

英國雖然已經邁入景氣衰退,但英國人對於食物還是不知道珍惜,每年都有大量仍然可以食用的食物被丟到垃圾桶;愛惜食物組織菲莉亞表示,「在英國,我們浪費的食物,是我們買的食物的3分之1,這大約是一年有670噸的食物被丟到垃圾桶。」

根據一項研究顯示,英國人每年丟掉價值160億美元仍然可以食用的食物;而美國人更厲害,有四分之一的食物被倒掉,價值相當於300億美元,尤其是目前全球都面臨經濟不景氣,這樣的浪費行為讓人震驚。

針對這種現象,英國於是有人發起愛惜食物的活動,主要是要推動將吃剩的食物當作隔天的午餐,這樣做既環保又省錢,在這個不景氣的時代,只有回歸簡樸的生活才是生存之道。

Top

 
 
  普京:廉價天然氣時代已經結束

摘錄自2008年12月23日BBC中文網報導

俄國總理普京說,廉價天然氣時代即將結束。普京是在莫斯科召開的天然氣輸出國論壇會議上做出這一表態的。除俄羅斯以外,該論壇成員國包括伊朗、利比亞和委內瑞拉等國。此次會議的目的是討論如何加強各成員國間的合作。

一些分析人士說,在本次會議上,各成員國有可能朝著成立類似於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天然氣輸出國組織的方向邁進。不過,多數分析家認為,在不遠的將來成立一個天然氣輸出國組織的可能性不大,但生產國有可能會最終為天然氣訂價。

俄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出口國,因此普京總理的這一表態對世界各地的天然氣生產商和消費者來說都具有很大的影響。普京說,天然氣開採的性質已經發生變化,隨著天然氣資源越來越向偏遠地區延伸,開採成本就越來越高。

普京在講話中說,能源工業的生產成本急劇上升,這也就意味著,儘管世界金融危機給我們帶來了問題,儘管目前的全球經濟出現下滑,甚至儘管能源價格在某一時刻出現下跌,廉價能源包括廉價天然氣的時代即將結束。

僅管普京發出上述警告,但天然氣價格在短期內仍有可能下降。近來的經驗顯示,天然氣價格傾向於跟隨原油價格上下浮動,兩者之間有大約5到6個月的時間差。

Top

 
 
  底特律車展 更環保的車款 Toyota發表全新EV電動概念車

摘錄自2008年12月24日今日新聞綜合報導

日本豐田汽車(Toyota)宣佈,即將參加下個月的北美底特律車展中,將會首度展示一輛全新的電動概念車EV,但Toyota除了公佈一個全新的logo之外,尚未有其他關於這輛EV車的資料。

Toyota發展油電複合動力車不遺餘力,第三代的Prius已經決定將在2009年4月上市,並且可能還將開發出衍生車款,包括四門房車與單廂式車款;此外,高級車品牌Lexus的Hybrid車款250h也正積極開發中。

為了符合相當嚴苛的美國加州環保法規,電動車將是車廠研發的一個重要車款,因此在底特律車展中將發表的EV車,特別受到注目。不過Toyota目前僅公佈EV車的logo,金黃的底色有著渾圓的EV字樣,其餘的相關資訊完全沒有,更別說最重要的電動車的技術革新。

Top

 
 
  三鹿集團原董事長年底面臨刑事審判

摘錄自2008年12月25日BBC中文網報導

中國媒體報道,三鹿集團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田文華將在2008年最後一天走進法庭,接受審判,其罪名為生產銷售偽劣產品。中國財經網報道引述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公告說,將於12月31日8點在該院大審判庭「公開審理石家莊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三鹿集團及田文華等人生產銷售偽劣產品一案」。公告說,公眾「屆時可執證旁聽」。

三鹿集團的嬰幼兒配方奶粉是中國最早被曝光摻入三聚氰胺毒素的乳製品。隨後醜聞擴大到整個中國乳品行業,最終成為舉世震驚「毒奶粉事件」,造成全國範圍的信任危機。據中國衛生部統計,中國各地因食用三鹿牌奶粉和其他問題奶粉而導致腎結石等泌尿系統問題的患兒約30萬人,其中6人死亡。

田文華在「毒奶粉」事發前曾多次榮獲中國全國勞模、優秀企業家等稱號。2008年9月16日,三鹿集團董事會罷免了田文華的董事長職務,並解聘其總經理職務。此後兩天,她被石家莊市罷免了河北省第11屆人大代表職務。

中國媒體說,從法院的公告可以看出,三鹿集團涉嫌單位犯罪成為被告人,田文華等人則可能是作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而被起訴。田文華在被追究刑事責任的同時,還面臨著民事賠償訴訟。

2008年12月8日,受「毒奶粉」事件受害者的委托,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法律援助團部分志願律師已正式向河北省高級法院提起民事賠償訴訟。據報這63名受害者還向石家莊中級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訴訟,要求田文華本人承擔相應民事賠償責任。

持有三鹿集團43%股份的紐西蘭恆天然公司星期三(12月24日)透露,三鹿集團已經被石家莊當地法院宣佈破產。

Top

 
 
  走山的人:走進瓦拉米古道 那段迴盪在山林裡的抗日史詩(上)

作者:阿紫

戰死之碑。圖片提供:阿紫
戰死之碑

大正三年,西元1914年,日本人強勢地搜繳布農人賴以維生的槍枝,終於擦出了憤怒之火……

為了收繳槍枝,警察嚴刑拷打喀西帕南社的頭目,族人群情激憤。

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5月12日的下午5點……

近百名布農族壯丁悄悄包圍了喀西帕南駐在所,他們切斷電話線,一舉馘首了10名日本警察,並縱火燒毀屋舍,史稱「喀西帕南事件」。

我行走至此,彷彿聽到了蕃刀出鞘的嘎擦聲與此起彼落的步槍聲響,一絲硝煙、一抹血腥……

為您發表「走山的人」第八季的第13篇文章:八通關東段──瓦拉米古道(上)。

蕨之路。圖片提供:阿紫。
蕨之路

東段史詩

八通關越嶺警備道,西元1919年由日本警察率領日籍技工及台籍、原住民工人所組成的工程隊動工興建,於1921年3月31日全線貫通。

西起楠仔腳萬(今南投縣信義鄉久美村),經東埔後繞行陳有蘭溪北岸,經八通關草原,越過中央山脈大水窟池後,蜿蜒在拉庫拉庫溪兩岸,穿越大分、伊霍霍爾、喀西帕南、卓麓,抵達花蓮玉里,全長共124.6公里。

而其中古道的瓦拉米駐在所至南安這段,即今所稱「瓦拉米古道」。

 蕨之路。圖片提供:阿紫。
蕨之路

瓦拉米(Warabi),日語「蕨」之意,布農族語指:「跟著某人一起去做某件事」,而去做的這件事或許就是跟著頭目去「出草」,是故行走於此日據越嶺道,除了風景明媚的山澗水藍外,多少抹上了一層史詩式的悲傷。

古道從玉山國家公園南安登山口進至瓦拉米,全長共13.6公里,海拔從565m緩升至1060m。就台灣我所走過的古道而言,不管從水源、路況、吊橋、瀑布、人文、史蹟、視野,甚或山莊的居住條件來講,瓦拉米都是屬一屬二的優質路線。

 

 山風駐在所 。圖片提供:阿紫。
山風駐在所
 

山風駐在所

從登山口起登,不到五百公尺即遇見第一個駐在所,這是在日本文獻中被誤植為「嵐」的古道中繼站,當初設有巡查2名、警手7名,以此編制來講,算是蠻大的規模。

早期布農族阿桑魯崙社曾在此居住,當年日本警察來後並種植木瓜與桃子,聊解離鄉之愁,而今日的駐在所雖然已被大理石地基所取代, 但腹地之大,視野之廣,足以讓人遙想當年的抗日情懷。

駐在所的不遠處,即是山風一號橋,秋天暗紅的台灣欒樹點綴在翠綠的山巒間,行走至此,前方瀑布三層磅礡而下,一股沁涼貫穿旅人悠然的心。

山風一號橋。圖片提供:阿紫。
山風一號橋

而此吊橋,也甚是壯觀,全長達150m,跨越拉庫拉庫溪的上游,走過吊橋猶如通往一段未知的旅程。

這樣的壯闊,也是大冠鷲氣旋的地方,「山風鷹揚」一直是瓦拉米著名的觀賞景點。

 山風二號橋陰刻大字 。圖片提供:阿紫。
山風二號橋陰刻大字

不同於一號橋,山風二號橋則顯得短小許多,僅約25公尺,但日治時代採用鋼筋水泥的本不多,那陰刻的「山風橋」三字,流露出一種思古幽情,尤其蕨類從橋身鋼索迸然而出,展現出強韌的生命力。

佳心駐在所

古道一路走來大多是緩坡而上,但每到一個駐在所前,路就會呈陡上,這或許也是日本人預防被原住民擊殺的自我保護,以發揮登高望遠、居上制敵的效果。

佳心駐在所 。圖片提供:阿紫。
佳心駐在所
 

而佳心駐在所便是一例,尤其如神社般的表參道更顯清楚,日治時期這配置有巡查5名、警手6名,除監視原住民外,更是同時身兼乙種蕃童教育所、蕃產交易所跟療養所等功能。

最主要這也有一條通往阿桑來嘎支線的古道,所以編制也較其他駐在所為多。

佳心,布農族語Kashin,意指展望良好,惟今日附近的杉林以掩蓋,反倒是國家公園在此設立公廁、洗手台、涼亭等措施,並提供營地供登山客過夜紮營之用。

滿山的蓪草。圖片提供:阿紫
滿山的蓪草

這一路走來,蓪草開滿了瓦拉米山區,遠遠望去,山頭一撮一撮的白花,這數大之美的花,古代除用來製紙外,其白色的莖幹更是美術勞作的材料,而玉管處沿途也製作許多自導式的解說牌。

行走古道除豐富的人文體驗外,也是一趟生態教育的洗禮。

被霍香薊蔓延的黃麻駐在所 。圖片提供:阿紫。
被霍香薊蔓延的黃麻駐在所

黃麻駐在所

設有巡查2名、警手7名,主要是監視的性質居多,早期這因種植黃麻而得名,但今日的駐在所腹地已完全被外來種所掩蓋,紫花霍香薊遍佈全區,入口處的台灣桫欏獨自的佇立兩旁,彷彿再往前走,就將要進入一段流傳在山裡的悲壯史詩。

不只是黃麻駐在所已被焚毀,那往前八百公尺的「喀西帕南紀念碑」,更是影響台灣日據越嶺道的開闢至為深遠,尤其此抗日事件也埋下日本政府耗費鉅資興建八通關越嶺道的遠因。(下週待續)

喀西帕南紀念碑。圖片提供:阿紫
喀西帕南紀念碑

Top

 
 
  論壇:什麼是公共?(採訪篇)

作者:Finimay

在公視工作邁入第9年,我很訝異我可以待得這麼久!

至今我還常常想起,當年面試我的柯金源導演(紀錄觀點製作人)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公共電視是一個很特別的工作環境,在這裡,你可以混水摸魚沒人管得了,也可以做得要死要活但是很快樂。看你要的是什麼?」 到底這是什麼樣的心情?我的體會又是什麼?我想,答案就在公共電視的「公共」二字上。


簡單來說,我在商業媒體跑新聞的時候,跟採訪組長的對話,常常是……

組長:「又是環評新聞喔,你跑這條有人要看嗎?」
記者:「我會做跟其他媒體不同的角度。」

組長:「不同的角度?畫面精彩嗎?」
記者:「現在都是開發至上,環境影響評估很重要,我會問更深入的訪問。」

組長:「你要怎麼做大?做辣?有爆點?」
記者:「這條不見得可以做辣,但我保證挖出更多訊息和分析!」

組長:「觀眾不要這個啦!看十秒就轉台了。」
記者:「可以試試看嗎?搞不好觀眾更想要知道更多的深入訊息。」

組長:「今天環評會吵架嗎?會有衝突嗎?」
記者:「不一定,不過環保團體會在場外抗議。」

組長:「抗議每天都有,找些有爆點的新聞啦!」
記者:「他們會演出行動劇,畫面應該還不錯,不過重點還是環評的程序過於草率,不做新聞出來,環保署不會有壓力啦!」

組長:「政策每天都在變變變,觀眾哪搞得清楚,做些簡單的、有爆點的!」
記者:「每條新聞都辣,搞不好觀眾會想要看清淡一點的。」

組長:「你不要想太多!」


然而,在公共電視台,我跟組長(或製作人)的對話,就有很大的不同。

記者:「我想去拍農地休耕的問題。」
組長:「好啊!很多人不了解問題的嚴重性,應該要去拍。」

記者:「可是我不想只拍蟲蟲危機,我想探討農地休耕背後的農業困境。」
組長:「有哪些困境呢?」

記者:「在全球化的潮流下,農民失去務農的動力,因為務農,賺不了錢。」
組長:「是喔!那就會談到WTO對農業的衝擊囉?」
記者:「是的。可是一定會帶到,政府面對WTO的態度過於消極,最後就是犧牲農民。」
組長:「那你要怎麼處理?」
記者:「試著把休耕政策講清楚,再搭配幾個農村的案例來說明政策施行現況。」

組長:「畫面可能要注意一下!」
記者:「休耕農地上,有些是種綠肥、有些是種能源作物,也有種像波斯菊那種的景觀作物,再加上農家的故事和農民的現身說法,應該還可以。」

組長:「好啊!政策題材比較硬,不容易吸引觀眾,可能要想一下場景畫面怎麼處理會比較好。」
記者:「好,我來規劃一下,再跟你討論。」


這就是我、一個小記者的實際體會,商業媒體與公共電視的確存在很大的不同。

以採訪的新聞選擇上來說,不同之處是:
商業媒體關心的,是辣、是大、是爆點,是衝出收視率的廣告收益。
公共電視期待的,是說清楚、是讓更多人知道,還有試著對政策提出批判。
商業媒體在乎的,是吵架、是衝突,是吸引觀眾的精彩畫面。
公共電視努力的,是底層的心聲、人民的互相了解,以及整個大環境的現況分析。

於是,我越來越努力、越來越有成就感,因為,我充分真切地感受到我的投入,有助於這個社會內部的彼此理解。宜蘭的農民會跟我分享,他很高興透過報導看到了,美濃的水圳和當地的社造經驗;屏東的稻農會對我說,看了報導後他才知道,原來新竹的二期稻可以不灑農藥;而南投的有機農民在求助無門時,會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我說:「縣政府要收回我們的農地了,怎麼辦?地方記者幾乎都是縣政府的人,沒有人要來關心我們,只有公共電視會來。」

我不太喜歡說,在公共電視跑新聞,做得要死要活但是很快樂的那種心情。我也知道,正邁入第十年的公共電視,還有不少行政效率低落、公共服務不足等等尚待加強的問題。

可是,只要想到公共電視預算被凍結、立法委員拿監督之名企圖介入公共電視運作的種種紛擾,我就不斷地回憶起,當年柯金源導演跟我說的那些話,以及我在公共電視體會到的「公共精神」。

最後,想給國民黨立委諸公們一些建議:監督問政可以稍微進步一些嗎?用最笨的方法,至少透過立法院的討論空間,廣納學者專家意見,協助建立一個全民的、理性的、專業的、具有公共討論性質的監督機制,讓公共電視的價值與運作,回到公共領域來處理,也讓更多民眾的意見,可以系統化地進入公視。這樣很難嗎?

如果立委堅持凍結預算、又欲修法增加董監事人數,一再以監督之名直接影響公視的獨立性,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因為此例一開,國民黨可要保證永遠執政,免得一不小心變成在野黨,反而製造了執政黨左右公共電視的機會,到時候再嚷著說政治力介入公視,一切就來不及了!更慘的是,公共電視只要忙著在各政黨之間求生存、要預算就夠了,哪還有獨立自主的機會?

以新聞部目前的幾個節目來看,或許「我們的島」要改名為「我們的好」,專門吹捧政府德政;「獨立特派員」更名為「統一特派員」,符合兩岸高層期待;「紀錄觀點」可以換換口味叫作「只紀錄沒觀點」,還有那個最讓立委討厭的call in節目,乾脆就從「有話好說」改成「無話可說」好了!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陳誼芩•網編:易俊宏
感謝智邦生活館協助發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