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7.20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永續公共工程入口網
地球公民協會
美濃愛鄉協進會
中華鯨豚協會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台灣環境行動網
小地方社區新聞網
 
 
漁業國 拯救兩大洋鮪魚
前瞻2009環境趨勢:集遊法愈修愈糟 公民要自主捍衛環境價值
【相關連結】
捕魚季節開始 地中海黑鮪數量銳減
捕撈限額忽視黑鮪魚瀕絕警訊 WWF痛批「羞羞臉」
過度捕撈黑鮪魚 歐盟計畫控管漁獲量
我們不願面對的事實:從混獲談海洋資源危機

各國政府意識到鮪魚過度捕撈造成全球魚群存量嚴重減少帶來的損害,有鑒於此,大西洋和太平洋沿岸各國共同加入支持保育的行列,以因應日益減少的鮪魚存量。法國總統薩科齊表示,「法國支持將黑鮪魚列入瀕絕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華盛頓公約,CITES)清單,嚴禁黑鮪魚在國際市場上販售。」

反觀地球的另一邊,隨著哥倫比亞政府響應每年禁止捕撈鮪魚二個月的決定,東太平洋未來的鮪魚存量因此有了復育的希望。經協商,各國同意2009年在東太平洋禁捕鮪魚的時間為59天,2010年為62天,2011年為73天。

精采內文

 
 
  我們的島:缺水的濕地樂園──無尾港濕地

採訪、撰稿:林燕如;攝影:張光宗

當年參與反火電自救會的成員大多三十出頭,到現在,平均年齡大多也有四十五歲左右,可以說是把青春最美好的時光,奉獻給了無尾港溼地。有人笑說,在溼地的時間比在家裡還長,對濕地的投入,往往冷落了家庭。或許就是因為這份傻勁與執著,讓他們大多數的人,從對生態的不了解,到現在暸若指掌,這次的缺水危機,他們希望能拋出保護區管理的議題,讓大家一起來思索,無尾港水鳥保護區的未來到底該要怎麼走...

在夕陽餘暉映照下,草地水澤間花嘴鴨、白鷺鷥自在悠游。這片占地102公頃的濕地,是宜蘭縣蘇澳鎮無尾港的水鳥保護區。原本台電計劃在此地興建火力發電廠,當地年輕人組成反火電自救會,長年抗爭下,宜蘭縣政府終於在1993年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將無尾港濕地劃設為全台灣首座水鳥保護區。保護區設立後,這一群人也轉而成立無尾港文教促進會,繼續為守護無尾港濕地而努力。

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呂苡榕


八月澎湖即將展開博弈公投,為了爭取保留澎湖樸實人文與自然美景,反對者趁著馬英九總統假日拼國民黨主席選舉前往離島之際到場抗議

新流感疫情方面,台灣出現首位重症病例,另國內新流感確定病例已達93例,社區病毒監測結果,新流感病毒已占社區流感的88%。

為改善環境土庫曼將在內陸建造一座人工海,這個名之為「黃金世代湖」 大型計畫,從千里之外導引水源進入沙漠深處,製造一片汪洋

同樣為改善環境,英國從去年底簽定自願減少塑料袋使用的協議。目前減少了48%;比2006年每月要少用4.18億個塑料袋

中國環境方面,三峽大壩即將完工,專家學者警告三峽大壩庫區的生態環境十分敏感、脆弱且易遭汙染破壞,當局必須及早採取必要手段,積極加強庫區生態環境的建設與保護。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論壇:縣市升格不應忽略地方自治

作者:彭渰雯(世新大學行政管理系助理教授)、吳勁毅(慕尼黑工業大學博士候選人)、溫炳原(台灣綠黨前秘書長)

這個(七)月初,我們拜訪了德國南部下巴伐利亞區一個名為Furth的小鎮,並且與綠黨籍的鎮長Gewies先生進行了長達七個小時的深度訪談和實地探勘。 Furth的面積約21平方公里,與台北的南港區或中和市差不多,但只有3500位居民。然而人口雖少,做為德國最基層的自治單元,鎮長仍擁有完整的自治權,包括立法、人事、都市計畫、財政、徵稅等自治權力;以及充沛的預算資源──每年光是稅賦所得就有約600萬歐元(將近2億8千萬台幣)。

精采內文

 
 
 
漁業國 拯救兩大洋鮪魚

摘譯自2009年7月16日ENS法國,巴黎報導;張桂芳編譯;蔡麗伶審校

黑鮪魚。Tom Puchner 攝。各國政府意識到鮪魚過度捕撈造成全球魚群存量嚴重減少帶來的損害,有鑒于此,大西洋和太平洋沿岸各國,于上週共同加入支持保育的行列,以因應日益減少的鮪魚存量。

針對法國未來可持續漁業和海洋政策所召開的國家利益相關者協商會議,在閉幕致辭中,總統薩科齊表示,「法國支持將黑鮪魚列入(華盛頓公約)瀕絕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清單,嚴禁黑鮪魚在國際市場上販售。」

摩納哥公國是第一個表態聲援此項提案的國家。同時也在同一週正式啟動了CITES協商進程,以尋求其他產地國的支持。

北方黑鮪魚的活動範圍在北大西洋和地中海一帶。該物種目前面臨瀕危的困境。

鮪魚漁獲。Deelsch 攝。導致該物種數量急劇下滑的原因包括了漁船船隊超捕、漁獲量遠超過法定限額、盜捕、非法使用偵察機圍攏群、漁獲量低報、禁捕季節期間進行捕撈、缺乏科學根據的管理措施等等。而奢華海鮮市場為供應全球貪得無厭的胃口,正是驅動這些行爲背後的推手。這也就是北方黑鮪魚價格屢創新高的原因。

反觀地球的另一邊,隨著哥倫比亞政府響應每年禁止捕撈鮪魚二個月的決定,東太平洋未來的鮪魚存量因此有了復育的希望。

經協商,各國同意2009年在東太平洋禁捕鮪魚的時間為59天,2010年為62天,2011年為73天。6月份召開的泛美熱帶鮪魚協會(IATTC)會議上,哥倫比亞成爲16個締約國中贊同採取此項提案的最後一個國家。該團體分別由10個拉丁美洲國家、美國、日本、西班牙、韓國、法國、萬那杜等國所組成。

根據IATTC的研究顯示,鮪魚在東太平洋的數量迅速下滑,特別是大眼鮪。此外,聯合國糧農組織(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數據也指出,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黃鮪魚遭到「大量過度捕撈,」也就是說,黃鮪魚存量嚴重枯竭。

哥倫比亞與國際保育聯盟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Colombia的阿爾霍納(Fabio Arjona)表示:「我們現在需要敦促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estern and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Commission),對該地區的鮪魚存量進行保育措施,尤其是遷徙經過太平洋,屬於共有的鮪魚群。」

全文及圖片詳見:http://www.ens-newswire.com/ens/jul2009/2009-07-16-03.asp

Top

 
 
  我們的島:缺水的濕地樂園──無尾港濕地

採訪、撰稿:林燕如;攝影:張光宗

當年參與反火電自救會的成員大多三十出頭,到現在,平均年齡大多也有四十五歲左右,可以說是把青春最美好的時光,奉獻給了無尾港溼地。有人笑說,在溼地的時間比在家裡還長,對濕地的投入,往往冷落了家庭。或許就是因為這份傻勁與執著,讓他們大多數的人,從對生態的不了解,到現在暸若指掌,這次的缺水危機,他們希望能拋出保護區管理的議題,讓大家一起來思索,無尾港水鳥保護區的未來到底該要怎麼走...

在夕陽餘暉映照下,草地水澤間花嘴鴨、白鷺鷥自在悠游。這片占地102公頃的濕地,是宜蘭縣蘇澳鎮無尾港的水鳥保護區。原本台電計劃在此地興建火力發電廠,當地年輕人組成反火電自救會,長年抗爭下,宜蘭縣政府終於在1993年依據野生動物保育法,將無尾港濕地劃設為全台灣首座水鳥保護區。保護區設立後,這一群人也轉而成立無尾港文教促進會,繼續為守護無尾港濕地而努力。

不過最近他們卻發現,無尾港水鳥保護區出現了危機...

潮水退去,露出飽含鐵離子的暗紅色土壤,這是以往無尾港濕地不曾出現的畫面,從小在無尾港長大的楊油然,說起第一次看到時的情景,情緒還是十分激動,水是濕地的命脈,如果水量持續減少,這片濕地的未來將岌岌可危!

無尾港濕地的水源來自湧泉、降雨和港口大排,促進會的成員認為,這一次水位的降低跟港口大排的工程施作很有關係。不過,想要確定缺水的原因,必須要有更多的研究與調查,宜蘭縣政府和無尾港文教促進會找來專家學者,試圖釐清無尾港濕地缺水的主要原因。

台大地理環境資源學系研究生鍾明光,除了將地理空間資訊的概念帶給當地居民,也利用水位高程測量,建立更完整的水文資訊,宜蘭大學阮忠信老師則是和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合作,透過水位儀,想要了解水位與潮汐的變化,學者們都希望掌握更多的水文變遷數據後,再來判讀缺水原因。

這次無尾港溼地缺水事件,更彰顯出現行的保護區制度,根本無法確保保護區不受干擾,無尾港文教促進會除了希望大家關注缺水議題外,也一併通盤檢討無尾港水鳥保護區的問題。無尾港水鳥保護區成立十六年來,核心區私有農地遲遲沒有徵收,造成農人與水鳥的衝突,到現在還是沒有終止。

現在無尾港水鳥保護區的經營,大多還是靠民間團體自己想辦法,從早期餵灑穀物的食源計畫,到今年四月無尾港文教促進會嘗試承租保護區鄰近三分地,用生態栽培的方式種植稻米,以實驗性質,看看是否能夠降低雁鴨去鄰田危害的機率。

努力嘗試不同的作法,替無尾港水鳥保護區找尋新出路,守護家鄉溼地的這一群人,大家都是來自不同領域,只是為了對故鄉的愛,一路陪伴著無尾港水鳥保護區走過十六個年頭。

政府過去設立保護區的思維,經常忽略保護區以外的事物。以無尾港水鳥保護區的案例來看,濕地的存在與否和社區發展緊密相依,保護區的規劃似乎也該把當地居民視為保護區系統裡的一環。當地居民保護濕地,濕地擁有豐富的生態帶進觀光效益,促進社區發展,這樣的話,或許就能減少居民和保護區之間的衝突。

回到溼地,水鳥還是優雅地整理羽翼,完全不知道人們為了牠們所面臨的將來,正在煩惱,在這一群人的努力下,無尾港水鳥保護區,這一次是否能安然度過危機?而未來,無尾港水鳥保護區又該往哪走?需要有更多討論與集思廣益,才能讓保護區的未來更美好。

採訪側記:

訪談結束後,宜蘭大學的阮忠信老師望著濕地說:『研究溼地久了,就會變成哲學家。』一時間很難體會他的意思,直到靜靜地從賞鳥亭往下看,整個無尾港水系,灘地、草澤、湧泉,各種層次的水匯聚在一起,與周邊的環境相互融合。水鳥在水面悠然自在。整個溼地水系就像是貫穿身體的氣流一般,水在某些我們看得見或是看不見的地方交互作用,形塑眼前這一片豐富的生態。突然間,有點懂得老師的意思了。

 

※節目內容及訂閱電子報詳見:我們的島節目網站

Top

 
 
 
澎湖民眾抗議遭架離 馬英九堅持賭場設離島

摘錄自2009年7月20日今日新聞報導

馬總統利用假日拼國民黨主席選舉,19日一連跑了澎湖、金門、馬祖三個離島,不過卻不斷遇到民眾嗆聲,反對賭場的澎湖民眾被強勢架離,馬總統接著重申博弈條款,「第一個適用對象一定就是澎湖,不會是本島其他縣市」。

知道馬總統要到澎湖,抗議民眾早就準備了布條,要向馬總統嗆聲,「拒絕在澎湖設立賭場」;不過在警力的隔絕下,抗議民眾無法當面向馬總統表達訴求。

澎湖民眾為了抗議拒絕設立賭場,與警方爆發激烈推擠,最後被警方強行帶走;澎湖抗議民眾大喊,「我們是百姓,憑什麼!你們憑什麼要抓我們!」

不過民眾的吶喊,要競選國民黨主席的馬總統似乎聽不到;馬英九指出,有這種東西(賭場),會幫助澎湖在風季冬天室內的活動,「增加它的趣味,增加它的競爭力,本島沒有這個問題,離島才有」。

Top

 
 
 
國內驚爆重症首例 社區感染新流感

摘錄自2009年7月18日中國時報報導

繼香港傳出第一例新流感死亡病例後,國內也出現首例重症個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17日發布國內首例H1N1新型流感重症確定病例,患者是一位卅四歲的男子,無旅遊史,卻出現重症,全身多重器官衰竭,目前住在加護病房,病情十分不樂觀。

疾管局發言人林頂指出,這名已婚男子是台灣第一個社區感染的新型流感重症病例,患者沒有旅遊史,也沒有潛在疾病。他的妻兒曾出現感冒症狀,但在服用藥物後已痊癒,另有二名密切接觸者確定遭到傳染,幸好都是輕症。

根據疾管局統計,截至7月17日中午,國內新流感確定病例已達93例,社區病毒監測結果,新流感病毒已占社區流感的88%,若依電腦模擬,國內曾感染新流感的病例數已超過1000例。

Top

 
 
 
沙漠奇蹟 土庫曼將在內陸造海

摘錄自2009年7月18日台灣醒報報導

沙漠造海可不可行?土庫曼正準備進行「黃金世代湖」 大型計畫,從千里之外導引水源進入沙漠深處,製造一片汪洋。

這項計畫可能是全球最具野心、也最大型的計畫之一,預計花上200億美元。土庫曼總統貝迪穆哈梅多夫聲稱這項計畫「將掀開歷史嶄新扉頁,迎接新世紀」,並有助於改善環境、吸引野生動物,進而保育生態。

不過,環境保育學者擔心,「黃金世代湖」可能成為另一個「死海」。運送的大部分水源可能會滲透至沙漠土壤、或因高溫蒸發,反而導致土壤鹽化。

水源一直是中亞地區的珍貴資源。土庫曼的此項計畫,可能將從位於邊界、烏茲別克賴以維生的阿姆河抽取水源,未來可能和烏茲別克起衝突。土庫曼為一回教國家,國內人口約500萬人,位於中亞地區西南邊,北鄰烏茲別克、哈薩克,南接伊朗、阿富汗,西邊為堮。主要輸出項目為天然氣、石油、棉花、紡織品等。

Top

 
 
 
英國超市每月少用4億多個塑料袋

摘錄自2009年7月18日路透社報導

英國7家主要超市自去年12月簽訂自願減少塑料袋使用的協議以來,塑料袋使用量已由8.7億個減至4.25億個,減少了48%;比2006年每月要少用4.18億個塑料袋。

英國環境、食品與鄉村事務部大臣希拉堙E本說:僅管差一點而未能實現減少一半塑料袋使用的目標,但是通過這半年的努力,我們發現通過商家和顧客的合作可以改變塑料袋使用習慣。

據今年4月份的一項調查顯示,一個消費者一生會使用約1.3萬個塑料袋,而塑料袋降解需要約1000年。英國首相布朗曾警告,如果商家不採取行動減少塑料袋使用,政府將禁止商家向顧客提供免費塑料袋。

Top

 
 
 
三峽工程將竣工 專家呼籲及早保護庫區生態

摘錄自2009年7月18日中央社報導

第10屆「海峽兩岸三地環境資源與生態保育會議」18日在中國大陸湖北武漢舉行,耗資數千億元人民幣、開工16年的三峽大壩工程成為會議討論焦點。

中新社引述參加會議的專家說,三峽大壩庫區的生態環境十分敏感、脆弱且易遭汙染破壞,當局必須及早採取必要手段,積極加強庫區生態環境的建設與保護。

三峽大壩工程是中共建政後的特大重點建設項目,經過多年的論證,於1994年開始動工。整個庫區涉及湖北省、重慶市20個縣區,幅員面積超過5.6萬平方公里,比整個台灣還大,庫區涵蓋總人口達1848萬人,其中,光是為工程興建而動遷的城鄉移民達124.55萬人。

然而,三峽工程庫區屬於中國生態環境的敏感區、脆弱區和易汙染破壞區。先前就有專家質疑,當三峽水庫達到175公尺滿水位標高時,將引發一系列的生態問題,例如誘發地震、滑坡和庫岸坍塌,若干支線河流易出現水域優養化現象,同時,超過124萬的移民安置活動也勢必給庫區生態環境造成巨大壓力。

專家也指出,儘管三峽大壩即將全面完工,但有關水庫管理的立法工作仍步伐緩慢,長效管理機制與專項經費都缺乏,生態移民也衍生諸多問題,這些都有待當局盡早動手解決。

Top

 
  縣市升格不應忽略地方自治

作者:彭渰雯(世新大學行政管理系助理教授)、吳勁毅(慕尼黑工業大學博士候選人)、溫炳原(台灣綠黨前秘書長)

圖片來源:台灣綠黨這個(七)月初,我們拜訪了德國南部下巴伐利亞區一個名為Furth的小鎮,並且與綠黨籍的鎮長Gewies先生進行了長達七個小時的深度訪談和實地探勘。 Furth的面積約21平方公里,與台北的南港區或中和市差不多,但只有3500位居民。然而人口雖少,做為德國最基層的自治單元,鎮長仍擁有完整的自治權,包括立法、人事、都市計畫、財政、徵稅等自治權力;以及充沛的預算資源──每年光是稅賦所得就有約600萬歐元(將近2億8千萬台幣)。

因為這樣有利於自治的制度性條件,加上Gewies鎮長透過充分的資訊公開和誠意的溝通,因此在1996當選後,成功營造地方生存的休戚與共感,進而贏得其他政黨的14位鎮代表的信任甚至分工協助,得以實踐其營造一個永續生態市鎮的承諾與政見。包括立法規定Furth全鎮的暖氣系統一律採用可再生能源;發展太陽能供學校用電;將一片已經被佔為農地耕作數十年的河川地逐步買回或換回,恢復河川地完整的生態棲地與滯洪功能等。Gewies的功績當然不僅止於生態保育,他在推動中學教育結合社區、營造友善的老人安養環境、提供邊緣居民工作機會等政策上,也都透過細緻的規劃和準確的執行,而獲得明顯成效。

誠然,並不是所有德國居民都像Furth小鎮鎮民一樣,可以在短短幾年內營造出令規劃專業界嘖嘖稱奇的綠色奇蹟。但是在同一套地方自治制度下,德國任何城市或鄉鎮的居民,至少對於自己居家附近的生活與活動空間會如何改變(不論是蓋入一顆大巨蛋、看守所或是農地突然被劃為科技園區),不會像台灣的社區居民一樣,因為無從干預而充滿無力感或疏離。

就在同一時間,台灣社會正因四個縣市升格改制案,引起一陣沸沸揚揚的討論。贊成者宣稱縣市升格有助於加強國家競爭力與行政效率,反對者批評升格改制的過程草率,且可能造成區域發展失衡、二等國民和國家財政夢魘等問題。而做為直接利害關係人的台南縣等鄉鎮市長與代表,則連署要求所謂「落日條款」,即改制直轄市之後仍暫時維持民選區長、區代表,並研擬退職金及轉任區諮詢委員等配套辦法。

在這麼多的討論中,很遺憾卻不意外地,我們並未看到升格案對我國地方自治可能產生的影響,受到應有的重視。「直轄市的區長就該官派」被視為理所當然,然而我們要問,當所有地方社區的發展與課題,全部轉移到直轄市議會層級才能溝通與做決定時,對於我國民主政治與社區發展難道不是一大危機?

當台灣各城鄉社區的居民,愈來愈感受到她們對於週邊環境的開發或改變完全沒有說話的資格時,我們有充分的理由質疑:一味迷信於大尺度才能「與國際競爭」,卻離居民生活愈來愈遠的國土規劃,究竟滿足了誰的利益?當人民在實然上對於日常生活周邊的事物無權過問,我們又何能抱怨大眾對於公共事物參與的冷漠,或冀望成熟的公民社會突然由天而降?

早在1996年所謂的國發會「共識」時,就一直有「鄉鎮市長官派」即可杜絕黑金政治的迷思。但是熟悉地方政治生態的人都可以想像,官派並無法改善地方黑金派系問題,只是讓這些官派位置成為大黨對地方派系的酬庸或利益交換籌碼。現行地方自治之所以有黑金特權等問題,與基層行政部門的資訊不公開(特別是各種評審與採購過程),社區居民則覺得自己永遠搞不懂也無法影響決策而乾脆不聞不問,有很大關係。我們需要的是貫徹地方治理的資訊公開,壯大社區監督的力量,讓有心地方事物的居民都可以成為「地方派系」,而非以黑金為門檻,這才是真的民主國家。

如果地方的發展沒有相應的民主授權與監督過程,而僅由缺乏自主權力與資源的官派區長來執行,不可能真正以社區需求為主體,並且接受社區居民究責。因此我們主張,趁這次縣市升格的地方制度法修正之際,應全面檢討直轄市區長官派的制度,讓「區」與「鄉鎮市」同樣成為最基層的民選自治單元,並且規劃提高地方自治的制度性條件,由下而上,拉近政治與人民生活的距離。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易俊宏、高美鈴•網編:呂苡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