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
2009.7.28
近期活動


活動訊息 託播投稿

廣宣特區
編輯室小啟
推薦評論
 
 
推薦訂閱
快樂動物電子報
蝶會電子報
黑潮電子報
荒野電子報
永續公共工程電子報
推薦瀏覽
生態工作假期
台灣地球日
永續公共工程入口網
地球公民協會
美濃愛鄉協進會
中華鯨豚協會
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台灣環境行動網
小地方社區新聞網
  三鶯──在自己的土地上流亡
【相關連結】
「違反集遊,我要自首」 都市原住民抗議警察濫權
誰來詮釋河岸文化
掛在遠方的信箱 沒有地址的部落
撒烏瓦知開心重建 三鶯部落恐遭拆遷
鶯歌鎮三鶯路31巷16弄3號之7,那是Banai的家。雖然有戶政事務所發給的門牌,但Banai的家仍然被拆。1989年左右Banai來到台北,女兒畢業北上工作,加上鄉下農業沒落,Banai跟著女兒一起來到台北。

「那時候毛豬從一斤40塊掉到20塊,沒辦法生活,只好把農業放掉」Banai說著。

當時正值台灣農業邁向市場化轉型,導致從生產到銷售過程中,種子的取得、化肥的購買、銷售管道等等,全部需要經由「貨幣」交易。漢人使用貨幣交換商品的歷史比原住民久,在不熟悉資本主義市場運作邏輯的情況下,原住民族成了商品化的市場機制中相對弱勢的一群人。

精采內文

 
  透視中國環境:中國「限塑令」一周年

作者:中外對話

為了降低「白色污染」,中國於一年前開始限制超薄塑膠袋的售賣、分銷及生產。此舉是否取得預期成果?中外對話參與了在北京的討論。

中國《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膠購物袋的通知》(被社會簡稱為「限塑令」)自2008年6月1日正式生效,至今已過一周年。政策的執行狀況如何?遇到了什麼困難?今後如何改進?針對這些問題,「中外對話」與中國的搜狐綠色頻道、北京地球村環境教育中心共同舉辦了「限塑令一周年論壇」。

精采內文

 
  環境大事記 | 播報員:呂苡榕


雲林北港溝皂里因皮革公廠進駐造成嚴重污染,求助無門之餘居民組成自救會,決心靠自己的力量捍衛鄉里

雲林縣麥寮鄉台塑六輕廠隔離水道縮編已逾6年,兩側高灘地卻遲未完成治理,地方痛批政府、台塑未兌現營造「雲林冬山河」承諾,反而成為危害地方毒瘤。

為應對地區發展破壞自然環境的問題,肯亞正準備通過立法保護森林及河流。據肯尼亞《民族日報》日前報導,新法案將要求所有私人土地都必須有10%以上面積種植樹木。

過去25年,世界各國沿岸海域幾乎都觀測到因為全球暖化導致海水溫度上升,魚類資源明顯減少的現象。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要求各國,應該努力恢復沿岸海域的生態系統。

多種水果和堅果樹尾隨一段休眠期,需要經過特定時數的寒流洗禮之後,接著在春天開花。但全球暖化致使低溫的時數比過去少了近30%不利植物生長

【更多今日新聞】台灣新聞 | 國際新聞 | 中國新聞

 
  論壇:籲請環保署勿濫用行政資源打壓環保團體

發起單位:地球公民協會等19個環保團體

環保署在7月8日、7月10日、7月14日陸續發出三篇新聞稿,措詞激烈的打壓環保團體與地方環保機關,民間團體咸認此一作為有失中央環保機關之角色,分述如下:

一、歷來環保團體和高雄市議會、市政府關切台電大林廠擴建案,除了監督環評審查的程序正義及合理性外,主要都是在挑戰台電公司的能源規劃,以及空污、二氧化碳排放等課題。當民間對於台電公司報告的內容有所質疑時,理應由台電公司出面解釋說明,但近期之內環保署卻跳至第一線,接二連三代替台電公司回應爭議課題,並措詞強烈的打壓環保團體。

7月14日,環保署在未向高雄市環保局吳家安科長本人求證的情況下,更斷章取義地公開譴責其在媒體之發言。環保署「史無前例」的以中央機關龐大的人力、資源來打壓環保團體和盡責的公務人員,實有濫用行政資源之嫌,令人對我國民主政治與環保工作之推展感到憂心。

精采內文

 
  行動參與:「為幸福高雄 祈福」燭光晚會

發起單位:綠色公民協會

救人喔!高雄火燒厝啊......。高雄世運,才剛美麗地結束;高雄的幸福,才正要開始!但是,卻有人暗地放火燒高雄,放火的兇手是誰?沒錯,你沒看錯,就是「台電公司」!

台電大林電廠將在7月28日環評大會中闖關,一旦通過四座燃煤機組,將帶給高雄每年增加二氧化碳排放1,079萬噸!高雄世運的經驗,讓國際看到高雄城市的驕傲,大林電廠的蠻橫擴產,卻讓高雄在生態城市上的努力毀於一旦。
你,就是救火的人,是救高雄未來的人,請跟我們一同參與行動:「幸福高雄、不要骯髒的燃煤電廠」連署活動

精采內文

 
 
  三鶯──在自己的土地上流亡

本報2009年7月28日台北訊,呂苡榕報導

鶯歌鎮三鶯路31巷16弄3號之7,那是Banai的家。雖然有戶政事務所發給的門牌,但Banai的家仍然被拆。

1989年左右Banai來到台北,女兒畢業北上工作,加上鄉下農業沒落,Banai跟著女兒一起來到台北。

「那時候毛豬從一斤40塊掉到20塊,沒辦法生活,只好把農業放掉」Banai說著。

當時正值台灣農業邁向市場化轉型,導致從生產到銷售過程中,種子的取得、化肥的購買、銷售管道等等,全部需要經由「貨幣」交易。漢人使用貨幣交換商品的歷史比原住民久,在不熟悉資本主義市場運作邏輯的情況下,原住民族成了商品化的市場機制中相對弱勢的一群人。

為了生活,原住民不得不變賣農地,土地賣完之後,只好離開故鄉。

原住民特殊背景加上台灣農業困境,成為都市原住民形成的結構因素。許多原住民離鄉背井,到城市中出賣勞動力。

Marion Young在《正義與差異政治》(1990)中描述了壓迫的五種面貌(the five faces of oppression),包含:剝削(exploitation)、排斥(marginalization)、除權(powerlessness)、文化帝國主義(cultural imperialism)和暴力(violence)。

都市原住民的生命歷程,恰恰映證了這五種面貌。

「離開故鄉本來希望能有平等待遇,固定薪水、解決住的問題,但生活沒有明顯改善」

Banai的老公在花蓮採過大理石礦、當過南迴鐵路工人,來到台北後,做過模板工,但遇到老闆不給工資,加上年紀有些大,體力工作不容易找,夫妻倆開始以種菜維生。Banai也曾在新莊副都心附近種菜,後來因為副都心的開發,政府將土地徵收,因此被迫離開,來到三鶯。

「以前也聽說政府想解決原住民居住問題,可是條件一堆,我們不符合那些條件,那就算了。」Banai無奈的說。

三鶯是一塊沖積出的沙洲,鄰近大漢溪土地肥沃,只是縣政府並沒有開發的打算,而是把這裡當成垃圾場。三鶯自救會發言人江一豪,指著腳下滿滿的電路板垃圾說道,「縣政府沒有善待這塊土地,三鶯反而幫他們開墾和管理這個地方」。

Banai的田在三鶯部落的後方,據說有蛇出沒,那一天早上部落剛抓到一隻蛇,為午餐加菜。小小一方田。江一豪說,如果哪一天他們連賣菜都沒辦法支撐生活的時候,要怎麼辦?

「三鶯部落,其實早期在離河岸更近的地方」,江一豪指著三鶯大橋底下說。因為大漢溪截彎取直後,原本水道變短,造成流量變多,因此淹到河岸邊。三鶯逐漸往上遷移,全盛時期擁有5、60個住戶,房舍不是薄木板,而是用磚塊和水泥蓋的房屋。當時這裡聚集的原住民供應了台北急速發展所需的勞力需求,因此政府也默默承認這些所謂的違建,發給門牌,牽來水電。然而,1990年左右政府頭一次拆了三鶯的房子。

2008年2月,縣政府再度來到三鶯,他們提出的理由是三鶯部落建在行水區,下大雨淹水時會危及他們的生命安全。只是位於河川彎道沖積面的三鶯,怎麼會是行水區?江一豪指著河道對面的消波塊,他說,如果這邊會淹水,怎麼都沒有消波塊?30幾年來怪手陸陸續續來過三鶯七次,這是第八次,卻也是最激烈的一次,甚至連水泥地基也敲掉了。然而,短短一年半內拆遷3次,貼公告的頻率空前密集。「我想開發的腳步走到這裡了」江一豪感嘆的表示。

江一豪質疑,縣政府目前將三鶯規劃成壘球場。看起來促進社區互動的壘球場,其實隱藏商業利益,河邊大量的河沙能夠被挖走販賣,再將廢土回填,一來一往之間獲利的不知道是誰。更不用說將河岸規劃為新生地,成為新興住宅區之後,土地房價能夠翻幾倍。

商品化和資本主義邏輯作為一套虛構和抽象的過程,施加在社會生活上,卻為日常生活投下一抹陰影。土地作為商品可以任意買賣後,沒有土地擁有權的人,成為第一批受害者。有錢人有地方住,但面對買不起的人,政府卻甚麼都沒有做。

「就叫你們不要蓋房子,你們一直蓋、一直蓋」Banai說政府只跟他們說這個,她不懂失去這塊土地她剩下甚麼。

Banai說她小的時候到很遠的地方上學,有一天她回到家姊姊卻告訴她家裡的土地一半沒了,她的族人土地也被佔去。她不了解為什麼。後來有機會問問長輩才知道「因為我們不識字,也沒有去爭取,雖然曾經問過政府,但他反問我們有沒有土地權狀」。

2008年2月21日三鶯遭拆除,那一天Banai坐在家門口,怪手就立在她面前。「江一豪問我,阿姨你不走啊!」Banai說:「我不走,我是這個土地的主人!」她說:「以前我們不懂得抗爭,所以失去土地,現在我要抗爭到底。」

土地是原住民的根,政府用這種粗暴的方式切割她們和土地的關係,是她們抗爭到底的原因,「有把我們當人看嗎?沒有啊!」Banai難得激動的表示,連日本人都對原住民比較好。面對政府,Banai決定不再沉默。

2009年6月6日,縣政府原本預定這天要再度拆掉三鶯部落,後來又延期。「他們貼著玩的」Banai說 「這就像被宣告死亡時間一下,心裡七上八下不得安寧,在洪水淹沒我們以前,公權力已經先淹沒我們了。」

面對6日的拆遷公告,部落簽署一份切結書,表達抗爭到底的決心。這份切結書被當天到場的樂青戲稱為「投名狀」,切結書表明抵抗的決心,每個人都簽了。

江一豪表示,重建讓部落發展出集體意識。三鶯從前只是一群天涯淪落人聚集的地方,現在逐漸凝聚,「藉著居民共同建造的過程培養社區意識」,未來穩定後能夠做為集體抗爭的基地,也歡迎各個團體一起加入。

未建好的木板房上有幾個工人還在敲敲打打,屋頂一張「三鶯部落」的旗幟在飛揚,聚會所裡有江一豪從東菱電子廠帶回來的布條,上面寫著「抗爭到底」。旁邊的廚房一群婦女正在張羅晚餐,三鶯大橋上來來往往的車輛。

這裡是三鶯部落。

Top

 
 
  透視中國環境:中國「限塑令」一周年

作者:中外對話

為了降低「白色污染」,中國於一年前開始限制超薄塑膠袋的售賣、分銷及生產。此舉是否取得預期成果?中外對話參與了在北京的討論。

圖片來源:greenhem中國《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限制生產銷售使用塑膠購物袋的通知》(被社會簡稱為「限塑令」)自2008年6月1日正式生效,至今已過一周年。政策的執行狀況如何?遇到了什麼困難?今後如何改進?針對這些問題,「中外對話」與中國的搜狐綠色頻道、北京地球村環境教育中心共同舉辦了「限塑令一周年論壇」。

此次論壇邀請到中國國家發展與改革委員會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司副司長李靜、商務部商貿司標準規範處處長李嘉建、國際食品包裝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董金獅以及相關NGO和消費者代表。以下是論壇的主要內容:

「限塑令」帶來改變

主持人:當初為什麼會有限塑政策的制訂?怎麼理解限塑政策?

李靜:中國是生產、消費塑膠袋的大國,塑膠袋的過量使用以及處理不當,造成了大量浪費,特別是超薄塑膠袋。塑膠袋很難降解,進到土壤堶情A對土壤的透氣、吸收水分以及對農作物都是一種威脅,動物吃了將有生命威脅。

制訂這項政策,既有節約資源、保護環境的要求,同時也是中國在國際社會中負責任的體現。中國先後有十幾個省市發佈指令對塑膠袋進行禁止、限制,但在全國範圍內收效不是很明顯。在全國範圍內同時開展限塑行動,有利於政策的推廣實施。

主持人:「限塑令」已經實施一周年,您覺得達到預期效果了嗎?

李靜:我個人覺得效果是顯著的,主流是好的,特別是一些人環保意識的提高。商場和超市堶惇F策執行得比較好,但在一些集貿市場不是很理想。特別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似乎都忘了這個政策。我曾經以買菜者的身分去跟小販做一些探討,他們覺得現在也沒人管了。

李嘉建:集貿市場和一些偏遠地區的確做得不太好,情況發展不太平衡。但一個政策法令制訂到最後取得圓滿的成果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主持人:中國連鎖經營協會5月20號公佈的調查顯示,中國外資超市塑膠袋使用率下降80%以上,內資超市下降60%以上,平均下降66%,塑膠袋減少大概每年400億個。董先生也有一組自己的調研資料。

董金獅:我們一年多的調查顯示,垃圾中塑膠袋的含量減少了10%以上。北京市每天產生垃圾將近兩萬噸,塑膠袋含量占到10%左右,也就是兩千多噸。而減少10%意味著每天減少200多噸。

這一年多的政策取得的成效,得到了全社會甚至是國際社會的公認。很多環保方面我們中國學外國,現在塑膠袋方面外國要學中國。

主持人:汪捷女士是一位全職太太,「限塑令」給您的生活帶來了哪些改變?

汪捷:「限塑令」的確給我的生活帶來了一些變化。我現在出門買東西,必須想我帶沒帶包。有些不方便,但是這個不方便我覺得是值得的。我也有些鄰居和朋友覺得限塑令是為了奧運,奧運結束,限塑也該結束了。我個人認為還是應該養成一個好習慣,把這個事堅持下去。

「限塑令」遭遇執行難關

主持人:「限塑令」頒佈後,社會各界積極推廣替代的環保購物袋,絕大部分是不織布袋子。有民間環保組織認為,任何產品在生產過程中都會消耗資源,產生污染,只能通過減少使用量達到相對的環保,包括超市手撕袋和不織布袋子這些替代品。

李靜:手撕袋限於超市中買魚、水果等,屬於食品預包裝袋。由於購物袋需付費,免費的手撕袋用量加大。不織布不是塑膠袋,但比塑膠袋的石油消耗還多。而且不織布不能回收,大量的應用會產生一種潛在的危機,造成資源更大的浪費,環境更大的破壞。

主持人:除了手撕袋和不織布袋子的大量使用引起了質疑,「限塑令」中,餐飲行業用於打包外帶的塑膠袋不在收費之列,當初是怎麼考慮的呢?

李嘉建:餐飲企業方面,首先塑膠袋的使用量很少;第二,方便消費者把剩餘的餐食打包回家,也是一種節約,所以沒有把餐飲企業納入有償使用塑膠袋的範圍,醫院也沒有納入。但據我觀察,大部分醫院已開始有償使用塑膠袋。相信不遠的將來,餐飲企業可能也會做到有償使用。

主持人:我們5月初做了一個網路調查顯示,只有15%的集貿市場對塑膠袋收費,絕大部分還在無償提供超薄塑膠袋。原因是什麼?

李靜:「限塑令」有兩個要點,一是嚴格禁止超薄塑膠袋,即厚度小於0.025毫米的塑膠袋;二是對合乎國家標準的塑膠袋,鼓勵有償使用。在塑膠袋生產環節,超薄塑膠袋控制得不是很有效。塑膠袋生產工藝簡單,門檻低,小作坊的生產方式靈活,給執法造成一定困難。一旦有了來源,意識淡薄的邊緣集貿市場就會提供超薄塑膠袋。這一部分還有進步的空間。

主持人:關於集貿市場,董先生有沒有好的建議?

董金獅:集貿市場攤點比較多,管理起來有難度,但也是可以做好的。以北京東郊批發市場為例,東郊批發市場一年銷售額三十多個億,但是賣塑膠袋的商戶只有6家,進行特許經營。商戶繳納3萬元押金,如果被發現塑膠袋不合格,商戶將會受到沒收押金等不同程度的懲罰,最嚴重時可能被責令退出該市場;另外,對塑膠袋銷售進行明碼標價。這套管理措施實施後,沒有一家被沒收押金。

主持人:商務部遇到了哪些問題?

李嘉建:我們發現有一些流動商販,包括一些餐館在大量使用違規的塑膠袋。這跟監管的難度比較大、監管的成本比較高有一定關係。

廢舊塑膠袋的回收利用

主持人:今天董先生還帶了一塊塑膠袋做的磚。

董金獅:廢舊塑膠袋如果填埋會對土壤、地下水造成影響。我帶來的磚是由廢舊塑膠袋、粉煤灰、白泥製成的,強度很好,汽車碾壓都沒有問題。把廢塑膠袋變成一種資源、一種產品,不是簡單地填埋和焚燒。

主持人:在塑膠袋回收利用方面,發改委做了哪些工作?

李靜:回收方面也在做,有專門的再生資源回收管理條例,包括廢塑膠在內,要求回收企業有一個門檻。現狀是回收環節的門檻比較低,或者是沒有門檻,我們還在下力氣進行整合。

在發展迴圈經濟方面,特別是今年《迴圈經濟法》發布之後,我們在迴圈經濟試點堣]安排了這樣的專案。

李嘉建:商務部在26個城市做了第一批廢舊塑膠再利用試點,目前我們在做的第二批試點,將覆蓋所有省會城市和地級城市。同時,中央財政還要拿出錢來支持地方建設各種物資回收的分撿中心。隨著這些措施的實施,廢舊塑膠的再利用一定會有很好的效果。

李靜:我到了很多省份去看,有一些省市已經有一些規模了,像山東的臨沂,那個場面很紅火,資源的回收做得很好。現在我們把它當做城市堛瘧q山,不用一次資源,用二次資源,可以節約很多能源和減少環境上的破壞。

更多訪談內容,請點擊: http://green.sohu.com/s2009/may-forum/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09年7月10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

Top

 
 
  高污染皮革工廠進駐雲林 村民自組巡守隊捍衛健康

本報2009年7月22日雲林訊

雲林縣北港鎮溝皂里原本是一個以農業為主的村落,2007年因為高雄縣與台南縣政府嚴格取締,這些高度污染的鹽濕豬皮製造皮革(鞣革作業)開始進駐雲林當地。陸續引起附近里民呼吸困難、嘔吐、頭痛、困倦、頭昏眼花等症狀,其中一間工廠甚至跟東榮國小僅一路之隔,嚴重威脅學童的健康。居民表示「兩年來好多人都發生鼻血不止的症狀」。

在二年之前,當地原只有1家皮革生產業者,不過在近二年內,突然暴增為7家,而且雖然業主代表聲稱有設立汙污水處理設備,但是當地空氣受到污染的程度相當嚴重。根據專家學者指出,當地土壤中的鉻以及空氣中的硫化氫氣體含量均超過標準值。且以農舍為名義蓋在農業用地上的工廠幾乎都是非法營運,有間工廠的土地使用項目甚至是「孵雞場」,明顯違法。

當地居民指出,「這兩年來好多人都曾經發生鼻血噴出,流血不止的情況;小朋友的呼吸道感染、氣喘和過敏病例也大幅提高。醫生說,硫化氫會使得鼻腔黏膜變薄,所以才會造成鼻血不止。」另外一位居民則在旁強調:「鼻血真的是用噴的,不誇張。」並拿出數枚發黑的硬幣,證明空氣中存有高濃度的硫化氫:「硬幣放在外面兩天就全變黑了。」汙染程度令人吃驚。

由於工廠排出的氣體氣味難當,因此一年前地方民代、國小校長、居民與業者曾經開過協調會,業者允諾以一年的時間改善。「沒想到情況越來越嚴重,」當地自救會會長蔡大復表示「絲毫沒有改善跡象,甚至還有業者買地要繼續蓋。」原本排定在6月11日舉行的協調會,最後在業主召集人缺席的情況下流會。目前為止雙方仍無共識。

另外居民懷疑業者非但沒有投入資源改善工廠設備,甚至還私下擴大產能,並將汙水偷偷排放到溝渠。為此居民自發性的組成巡守隊,監測汙水排放狀況,然而每次通報環保局時,環保局人員表示必須在業者在場時才能將汙水取樣,而業者往往都要花上一兩個小時才抵達現場,無疑提供了業者緩衝的時間。
自救會成員曾經送陳情書給監察院與縣長蘇治芬的服務處,7月13日在監察院的命令下進行聯合稽查,但成效不佳。當雲林縣正積極發展農業之時,卻發生了如此重大的工業污染危機,無疑是對號稱「農業首都」的雲林縣打了一個巴掌。居民不滿的說:「同樣都是綠色執政的城市,為什麼高雄縣和台南縣不要的工業可以跑到我們這邊蓋工廠?」

Top

 
 
  六輕高灘地未整治 居民批如毒瘤

摘錄自2009年7月28日自由時報雲林報導

雲林縣麥寮鄉台塑六輕廠隔離水道縮編已逾6年,兩側高灘地卻遲未完成治理,不僅一片荒涼,每遇強風更刮起大風砂,影響週邊村落生活品質,地方痛批政府、台塑未兌現營造「雲林冬山河」承諾,反而成為危害地方毒瘤。

麥寮鄉海豐村長廖懋家表示,當年台塑、工業局提出計劃把隔離水道寬度由原來500公尺,縮編為250公尺,兩側預留高灘地,規劃包括親水公園、遊艇碼頭等休憩設施,強調把水道營造成媲美宜蘭冬山河的新景點,但至今連影子都沒有。

村長說,高灘地仍有部分地段未完成定砂,每遇大風就揚起風砂,讓居民得「吃飯配砂」,每天擦多次也無法卻除砂塵,而且其中高低起伏也有砂土被挖走留下坑洞情況,必須立即改善,否則不排除進行抗爭。 台塑、縣府則表示,高灘地屬防洪帶,依法不得種植高莖植物,更不能做任何的工程,他們只能盡力進行定砂防塵工作,而這幾年也投入3、4000萬元完成相關措施,並沒有放任不管。

Top

 
 
  肯亞擬立法保護森林河流

摘錄自2009年7月26日新華網報導

為應對地區發展破壞自然環境的問題,肯亞正準備通過立法保護森林及河流。

據肯亞《民族日報》日前報導,新法案將要求所有私人土地都必須有10%以上面積種植樹木。肯亞目前對私人土地所有者植樹面積的強制要求是2%。新法案還提出在肯亞距離所有河岸30公尺內不得從事農業活動。

肯亞農業部長威廉·魯托對當地媒體說,立法機構有望在一個月內通過上述新法案,該法案一經通過,相關部門將嚴格執行。

魯托指出,政府部門將盡一切可能保護森林。他說,肯亞著名的原始森林──「茂森林」由於經濟活動而日益縮小,從長遠看這會對肯亞的地區氣候造成嚴重影響。他希望將在「茂森林」地區從事經濟活動的人全部遷走,以恢復森林植被。

Top

 
 
  全球暖化海水升溫 漁業資源明顯減少

摘錄自2009年7月27日中廣新聞網報導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一項報告指出,在過去25年,世界各國沿岸海域幾乎都觀測到因為全球暖化導致海水溫度上升,魚類資源明顯減少的現象。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要求各國,應該努力恢復沿岸海域的生態系統,加強保護措施。 日本共同社報導,以日本海為例,從1982年到2006年,水溫上升了1.09度,東海則上升了1.22度,都被列為「上升傾向特別大」的六個海域之一。

漁業資源影響方面,日本近海「黑潮海域」、「親潮海域」和「日本海」三大海域的漁業資源減少嚴重,日本近海青花魚、鯡魚,乃至在歐洲的大頭魚,以及全世界的金槍魚、鯊魚等魚類資源都在減少。 據指出,除了暖化因素之外,人類活動導致海水優養化氮化物的流入量也很多,也影響到漁業資源。

Top

 
 
  氣候暖化危及加州水果和堅果作物

摘譯自2009年7月23日ENS美國,加州,台維斯報導;張桂芳編譯;蔡麗伶審校

根據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和華盛頓大學最近的調研結果顯示,多種水果和堅果樹尾隨一段休眠期,需要經過特定時數的寒流洗禮之後,接下來在春天開花。

加州福瑞士農(Fresno)縣的桃子果園。Michael Layland。圖片由 Fresno County Blossom Trail 提供。但全球暖化致使加州的氣候不利於這些高經濟作物的生長。但研究人員發現,部分農業發達的加州中部河谷平原(Central Valley)地區,面臨冬季暖化的問題,低溫的時數比過去少了近30%。他們還表示,暖化的現象會日益加遽。

研究人員利用氣候模擬得到的數據作爲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PCC)的最新評估並預測,以1950年爲基準,到本世紀中葉冬季寒流時數將減少60%,到2100年將低於80%。

該研究小組發現截至2000年,冬天低溫的時數已經少到一個程度,以至於加州中部河谷平原僅剩4%的地方仍適合種植蘋果、櫻桃、梨等作物。恰巧所有這些作物都需要寒流的加持。

研究人員預計到2100年,中部河谷平原可能不再適合種植核桃、開心果、桃、杏、李子、櫻桃等果樹。

該項研究為第一個對全加州的寒流時數做出詳細的預測。而寒流的洗禮對該地區近300萬英畝的水果和堅果果樹是必要的。根據加州食品和農業部(Department of Food and Agriculture),這些作物於2007年的總產值為78億美元。

為避免在冬季凍傷,大多數非熱帶水果和堅果樹在秋季落葉,爾後進入休眠狀態。而恢復生長之前,果樹必須歷經一定時數的寒流,一般的説法就是曝露於介於32和45華氏度的寒流時數。

為準確預測寒流的時數,研究人員大量使用了從1950年至2000年間的每個鐘點和每天的氣溫記錄,以及18個不同的氣候情境來預測未來本世紀的景況。

其中他們介紹了「安全寒冬時數」的概念,也就是90%的所有預測年份中,可安全預期的寒冬時數。他們計算了每個情境的安全寒冬時數,並量化特定作物因安全寒冬時數而產生的土地面積變化。

研究人員發現,所有預測的情境中,加州的寒冬時數呈現下滑的狀況。

資助這項研究的是加州食品和農業部和美國自然保育協會(Nature Conservancy)。該研究結果刊登於公共科學圖書館雜誌(PLoS ONE)。

全文及圖片詳見:http://www.ens-newswire.com/ens/jul2009/2009-07-23-095.asp

Top

 
  論壇:籲請環保署勿濫用行政資源打壓環保團體

發起團體:地球公民協會等19個環保團體

環保署在7月8日、7月10日、7月14日陸續發出三篇新聞稿,措詞激烈的打壓環保團體與地方環保機關,民間團體咸認此一作為有失中央環保機關之角色,分述如下:

一、歷來環保團體和高雄市議會、市政府關切台電大林廠擴建案,除了監督環評審查的程序正義及合理性外,主要都是在挑戰台電公司的能源規劃,以及空污、二氧化碳排放等課題。當民間對於台電公司報告的內容有所質疑時,理應由台電公司出面解釋說明,但近期之內環保署卻跳至第一線,接二連三代替台電公司回應爭議課題,並措詞強烈的打壓環保團體。7月14日,環保署在未向高雄市環保局吳家安科長本人求證的情況下,更斷章取義地公開譴責其在媒體之發言。環保署「史無前例」的以中央機關龐大的人力、資源來打壓環保團體和盡責的公務人員,實有濫用行政資源之嫌,令人對我國民主政治與環保工作之推展感到憂心。

二、對於硫氧化物、氮氧化物抵減粒狀污染物的增量,專家會議和專案小組的多位環評委員及學者都表達了高度的疑慮。專家會議更已作成「在主管機關相關的抵換規範尚未研議完備,量化之轉化率應再確認是否可逕予抵換,未達成共識」的結論。在此情況下,環保署卻在新聞稿中一再發表同意抵換機制,認同台電公司引述美國部分州政府的抵減策略有其學理依據及實務案例。實有失當。謹摘錄參與此案的環評委員與專家學者對抵換計畫的看法,提供社會參考:

屏科大林傑教授:台電公司以美國大陸型氣候條件,以及美國的電廠大都蓋在人煙稀少地區,與大林電廠鄰近鳳鼻頭社區、小港地區情境完全不同,而台電承諾要降低污染,卻沒提出具體可行方案,對於機組更新產生的污染物,也沒有檢驗的機制,此模式硬要套用在高雄,對高雄的空污並無實質改善。

環評委員林素貞教授:有關粒狀污染物排放量及其濃度之查核確認方式與數據仍有爭議,且衍生性粒狀之抵換機制之相關規範尚未研議完備,又量化之轉換率缺乏實測驗證,加上時空及演算方式之不確定性,是否可逕予抵換,仍有疑慮。

大林電廠環評專案小組專家詹長權教授:在粒狀污染物的排放量以衍生性粒狀物抵換機制的說明,因為所提美國經驗在1.空間尺度不同;2.排放成分差異;3.掃街車柴油微粒毒性較大;4.北高微粒污染情況和原因不同等因素,無法以目前的方式核准。

三、環保署認為環保團體引用核能延役、新增、再生能源等資料,與台電公司提出的報告書中事實不符。然根據「台電公司整體溫室氣體排放減量規劃報告書」第30頁:「本方案所列發電端主要的二氧化碳減量措施計有:......、既有3座核電廠延壽及新增核能機組。2009-2025年規劃期間再生能源新增發電容量合計為166.7萬瓩。」上述報告內容,同樣白紙黑字載明於專家會議的簡報資料中。因此,環保團體批評台電公司一方面大舉擴張燃煤電廠,然後主要靠核能機組延役、新增做為減碳方案,而再生能源僅為花瓶角色,此批評並無虛撰。

四、環保署一再主張台電公司可以到其他國家去買碳權,但是買碳權是否可行,尚存高度不確定性。同時,在國外買的碳權,除了種樹外,有些也是投資再生能源而產生的,如果以台灣的國家利益來看,為什麼要「先花一筆錢在台灣蓋燃煤電廠,排放二氧化碳及其它污染物,然後再花一筆錢到其他國家,種樹或蓋再生能源廠?」為什麼不「用第一筆錢在台灣推動有力的節約能源方案、投資智慧型電網、提升能源效率,蓋多個分散式的小型再生能源廠?」如此可確確實實減少一筆排放量,且讓台灣減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強化國家安全。

五、今日全球的碳排放已高達80億噸,遠超過地球碳吸存能力的48億噸,人類每年淨排放到大氣中的碳已達到32億噸,且二氧化碳濃度已經超過 IPCC專家諾貝爾獎得主韓森認為的安全濃度(350ppm),也就是說這個大氣層其實已沒有空間容許任何的二氧化碳排放了。人類必需從現在開始減量。台灣的二氧化碳人均排放量名列世界前茅,我們與其他工業國家長久以來大量排放二氧化碳所造成的氣候變遷,卻由許多無辜的落後國家一起來承擔,如果我們今日繼續增量,只會惡化這種不公平的現象。二氧化碳的減量人人有責,當全世界許多國家層級的減碳工作陷入牛步化之際,許多城市已組成「地方環境行動國際委員會(ICLEI)」,積極的推動城市減碳工作,目前,高雄市、台北縣市都加入了這個減碳聯盟,這不僅是為全球暖化採取負責任的行動,更是為城市的綠色競爭力加分。

生態城市是美國、加拿大、歐盟等許多城市努力的方向,高雄市致力擺脫幾十年來重工業、高碳排放、高污染的形象,蛻變成低污染、友善環境、可永續的進步城市,其中,二氧化碳排放是所有生態城市努力減量的項目。高雄市政府、市議員與民間團體,要求坐落於高雄市的大林電廠更新案不可增加碳排放,是達成生態城市的必要與合理的要求。然而,環保署一再表示:「在聯合國沒有強制要求時或中央政府已有長程的因應對策時,地方政府就其轄境內電廠改建,不應以增加的二氧化碳排放,做為抗爭與責難中央的論述。」否定了地方政府有權要求電廠的興建應採用潔淨能源的空間,企圖以落伍的中央霸權壓制地方進步的主張,實令人無法接受。

六、對於環保署確認了台電大林將增量1,000多萬噸二氧化碳的事實,同時在7月14日的電子報表示將要求台電大林電廠須朝向「傳統污染物」減半的方向努力,以改善高雄地區嚴重的空氣污染。在此表達肯定。
環保團體再次呼籲: 1.既有燃煤電廠之更新應以二氧化碳不增加為前提。 2.減碳政策應優先推動省電節能、提昇能源效率、增加再生能源的配比。 3.從源頭停止碳排放高速成長,停止擴張高耗能產業。停止新建燃煤電廠與核電機組,落實非核家園之朝野共識。 4.地方政府和居民有權要求電力公司於興建電廠時使用潔淨能源,以保障民眾健康、環境品質與綠色產業發展空間。 5.目前在環保署環評會專案小組下專家會議審查之「台電公司整體溫室氣體排放減量規劃」,層次太低,且欠缺民眾參與機制。本案涉及國家重大減碳政策,應依行政程序法舉辦多次聽證會,釐清各界爭議。

請環保署將回應、打擊民間團體的力量用在實質環保作為。

請台電公司站在第一線回應環保團體的各項質疑。

聲明單位:地球公民協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彰化縣海岸保育行動聯盟、反彰火聯盟、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生態學會、台灣溼地保護聯盟、看守台灣協會、台灣環境教育協會、台灣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財團法人淨竹文教基金會、綠黨、高雄市柴山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高雄市吳益政議員、高雄市理想城市促進協會、高雄市陳麗娜議員、高雄市綠色協會。

Top

  行動參與:「為幸福高雄 祈福」燭光晚會

發起團體:地球公民協會

救人喔!高雄火燒厝啊......。高雄世運,才剛美麗地結束;高雄的幸福,才正要開始!但是,卻有人暗地放火燒高雄,放火的兇手是誰?沒錯,你沒看錯,就是「台電公司」!

台電大林電廠將在7月28日環評大會中闖關,一旦通過四座燃煤機組,將帶給高雄每年增加二氧化碳排放1,079萬噸!高雄世運的經驗,讓國際看到高雄城市的驕傲,大林電廠的蠻橫擴產,卻讓高雄在生態城市上的努力毀於一旦。

你,就是救火的人,是救高雄未來的人,請跟我們一同參與行動:「幸福高雄、不要骯髒的燃煤電廠」連署活動!

時間:7月28日(二)晚上七點至九點半
地點:高雄市政府前廣場(四維路)

活動說明:當世界運動會成功落幕,全世界都看到高雄的美麗、希望,台灣的尊嚴時,台電公司卻堅持要在高雄大林蒲擴建4座燃煤電廠,每年燃燒840萬噸煤炭,燒掉152萬高雄人的健康。

2年多來陳菊市長、市議會、民間團體,在環評會上苦苦訴求,使用乾淨的能源「污染減半、CO2不增加」,但是台電公司理都不理,真正是吃人夠夠 欺負咱高雄人!

大林電廠擴建即將於7月29日環評大會定案!我們一定要大聲向台電公司、環保署說:「高雄人的肺 不是空氣清淨機」堅決反對高污染的燃煤電廠!請所有關心高雄.台灣發展的人民,共同行動!
採取行動:

●誠邀您於7月28日(二 )晚上7:00∼9:30,在高雄市政府前廣場為「幸福高雄 祈福」

●請打電話、寫信到總統府向馬總統表達高雄人的心聲。(02)2311-3731;傳真:(02)2331-1604;E-Mail:public@mail.oop.gov.tw

●請打電話到環保署(02)23117722,寫信到署長信箱http://forum.epa.gov.tw/EPASPS/SPSB/SPSB01001.aspx要求環評會否決大林燃煤電廠。
背景補充:

●大林電廠小檔案:大林電廠位於高雄大林蒲,要將五座舊機組(二座燃煤、燃油、一座燃氣,裝置容量共185萬瓩)全面擴建為4座燃煤電廠,裝置容量高達320萬瓩,比核四廠還要大。燃煤量將從每年160萬噸增加到840萬噸,是原來的五倍以上。

●CO2:大林電廠每年增加二氧化碳排放1,079萬噸,相當於高雄市152萬市民的住宅和商業用電的總碳排放量。每人平均增加7噸,增量是全世界人均的2倍。如此一來,高雄市的人均排放量將永保「世界第一」。

●PM(懸浮微粒):大林電廠每年增加341頓PM,相當於每位巿民的脯部每年多吸進227公克的PM,平均壽命已比台北人少4歲的高雄人,健康風險將持續增加!

Top

發行單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 環境信託基金會(籌)
Tel:+886-2-23021122• Fax:+886-2-23020101•台北市108艋舺大道120巷16弄7號
環境資訊電子報•投稿信箱: infor@e-info.org.tw訂閱 / 退閱
發行人:董景生•總編輯:陳瑞賓•副總編輯:夏道緣•編輯:彭瑞祥、高美鈴、易俊宏、呂苡榕•網編:李盈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