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口突破70億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世界人口突破70億

2011年11月03日
作者:利奧•希克曼

嬰兒今年的10月31日,一名男孩將會在印度的北方邦的一個小山村降生。儘管他的父母並不知道,但是他的出生將會被證明是我們人類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時刻,因為他的到來將標誌著地球上的人口總數將達到70億。

當然,我們沒有辦法確切地知道這個男嬰的身份。但是根據人口統計學家的說法,這個日期、這個地點、這個性別是最有可能的。印度每年出生的人口數量是最多的,達2700萬,大約占全球新出生人口的1/5。作為印度人口最多的州,北方邦有將近2億人口,如果北方邦是一個國家的話,它將是世界上人口第六多的國家。該州絕大多數人口均出生在農村地區,其新生兒男女比例為男孩稍微高於女孩。

我們不需要一盞指路明燈來向我們指明這名男孩出生的象徵意義,全世界多年前就都已經知曉這一即將到來的歷史時刻。畢竟,距離地球人口達到60億才僅僅過去了12年。而僅僅100年前,人類人口數量保持在16億。1798年,湯瑪斯•馬爾薩斯牧師出版了《人口原理》,在書中他指出「人口增長的能力無限大於地球為人類提供生存條件的能力」。自那時起,為人口增長急切地尋求解決方案就一直是一個熱點話題,而且每一代都會出現一個預言家預言如果我們不降低人口數量,對人類來說就意味著滅亡。然而人口數量依舊不為所動地倍數增長。

但是,隨著人們對溫室氣體排放增加和資源耗盡問題越來越關注,人口數量增長今年逼近另一個里程碑這一話題在環境問題的討論中已經變得棘手甚至是不受歡迎的。沒人喜歡討論這一問題,因為這個問題沒有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案。即便是簡單提到這個問題,也會有質疑者站出來指責你有種族歧視、殖民主義、憤世嫉俗的傾向。越來越多的諸如賈德•戴蒙、 喬治•蒙比爾特 、弗雷德•皮爾斯等環境思想家已經指出人口增長事實上並非是個真正的問題(聯合國預計到本世紀中葉,人口數量將穩定在90億左右,然後開始緩慢降低),而消費的迅速增長才是我們所面臨的最緊迫的環境問題。

他們說,即便到了2050年,這個一月中旬由法國的國家農業和發展研究機構聯合發佈的一份報告中提出的人口總數達到峰值的時間點,地球也有充足的資源為全世界的人類提供食物。問題是在消費方面,客觀存在著巨大的不平衡。例如:平均每個美國人的碳足跡相當於250個伊索比亞人的總和。法國發佈的報告明確地指出「富人必須停止過度消費。」

如果每個人肩並肩站著,那麼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容納在洛杉磯市內。我們所擁有的土地總和遠遠能夠滿足我們生存的需要,只是我們需要更明智、更公平地使用它們。但是,鑒於全球不平衡的現象如此難以消除,我們不禁要問:是否人口太多了,才導致我們無法擁有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由英國機械工程師協會於一月份發佈的另外一份報告在標題中以醒目的方式提出了這一問題:「一個星球上是否有太多的人了?」報告給出的回答是否定的,但是,前提條件是要通過生物技術、機械化、食品加工和灌溉技術來大幅度提高食品的產出。從根本上說,報告指出我們需要進行創新,並利用科技手段找出解決「人口爆炸」問題的方法。

1968年時全球人口總數為35億,自保羅•埃利希於那一年出版了那本至今仍飽受爭議的《人口爆炸》之後,這位斯坦福大學的人口研究教授就一直是這場爭論的傀儡領袖。該書以其赤裸裸的、類似《舊約全書》式的預言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他在書中預言到20世紀七八十年代饑荒將會給人類帶來怎樣的劫難,以及在我們的海中「所有重要的動物生命」將會如何因過度捕撈和污染而滅絕。埃利希呼籲道,人口增長必須停止,「如果靠自覺的方法不能奏效,那麼就採取強迫手段。」

1971年,他公開表示他甚至願意用金錢打賭英國到2000年將不會再作為一個國家存在,他補充說即便存在,英國也將是一個有著7億人口的赤貧小島。

當被問及他對2000年的預言,他承認他輸了,但是他補充道:「如果你仔細觀察英格蘭,你能看到什麼呢?跟其他所有人一樣,他們正遭遇著各種各樣的問題。」

埃利希仍舊堅信他自己的很多預言,但是同時指出,許多他未曾料想過的創新使得他預言實現的時間推後了。例如:農業進行的所謂 「綠色革命」令全球糧食產量比他預想的有了大幅提升。科技創新能夠幫助我們持續增長嗎?

他說:「按照非常簡單的標準判斷,我們已經超過了地球所能承受的範圍。」「我們不是在利用自然資產的利息生活,我們是在利用自然資產本身。同過去千百萬年的標準相比較,我們的生命維持體系中的有效部分正在以幾千倍的速度被消耗掉。」

埃利希說,你不能將消費與人口增長這兩個問題分開看待。「在某種意義上,是消費破壞了我們的生命維持體系,而不是人口數量的實際增長,但是這兩方面會產生疊加效應。」

他說,比起抑制人口增長,減少消費是一個容易很多的工作。他說:「我的許多同事與我分享的一個觀點是,我們希望看到人口逐漸降低,但消費是迅速降低。1941至1945年間,我們在美國徹底改變了我們的消費習慣和經濟發展模式,然後又改變回來。如果你能找到有效的激勵機制,你就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改變消費模式。」

因此,假如你接受地球人口過多的觀點(對許多觀察者來說這都只是「假如」),我們有什麼解決方案呢?同控制消費水準相比,解決人口增長問題我們有兩個巨大的優勢。首先,我們知道要做什麼。如果你向婦女普及避孕知識,那麼你將有機會看到出生率的降低。其次,每個人都明白這個問題:你不可能在一個有限的星球上無限制地增加人口。

「但是許多經濟學家仍舊希望人們更多地消費以幫助我們的經濟回暖,但是這只能導致更多的資源被破壞。我們也沒有我稱為「消費避孕套」的東西。我的一個同事曾經開玩笑說政府應該在你瘋狂購物的第二天派一輛卡車到你家門口,主動提出把你購買的所有東西運回商店。這就等同於消費事後避孕丸。」

70億這個數位很引人注目,但是在這個數字的背後卻有著錯綜複雜的人口統計的現實情況。例如:發達國家的人口增長基本上是停滯不前的。即便是孟加拉等有著人口迅速增長傳統的國家,出生率比上一代也有了明顯的下降,但是仍高於每個婦女兩個孩子的自然比例。唯一一個生育率保持在工業時代之前的比例,即每個婦女有6個或者6個以上的孩子的地區是撒哈拉以南非洲。

埃利希說,每個地區都應該有它自己的解決方案。「在美國,主要由於移民的到來,人口數量在過去的十年內增長了10%,對我們來說抑制人口增長至關重要,因為我們是超級消費者。但是,總的來說,在人口零增長甚至負增長的富裕國家,我們應該集中降低人均消費水準。」

埃利希說,他現在比他寫《人口爆炸》的時候要悲觀很多。他說,不斷增加的移民是人口增長所帶來的必然結果,而且這個問題將會「變成一個不斷嚴重的政治夢魘。」

他也為失去的機會感到惋惜:「我們做過的唯一一件有益的事情就是「綠色革命」,但是從長遠看這或許是致命的錯誤。從魔法帽中變出來的高科技兔子通常會帶來令人不快的後果。坦白地說,我認為大多數人還遠沒有意識到我們需要做些什麼才能讓我們的世界到了⋯⋯比方說2050年還是一個能夠令人愉快生活的地方。」

另外一位傑出的環境思想家,首先提出蓋亞假說的英國獨立科學家詹姆斯•拉夫洛克也認為如果人口繼續無限制地增長,人類只會有暗淡的未來。他現在建議人們「及時行樂」,因為我們的後代的前景在他看來將是非常荒涼的。

他說:「如馬爾薩斯所說,我們確實一直在等待地球的崩潰,但是科技或者是什麼別的東西介入了,把整個遊戲改變了。但是它也有自身的局限:它不可能無限地發展下去。我覺得我們可以勉強應付接下來這50年,但是崩潰遲早還是會來臨。」

拉夫洛克相信諸如英國之類的國家現在就象一艘救生艇:「在英國,我們的人口增長緩慢,還處於可控制的範圍之內。我們的食物供給增加了相當多,所以我們應該還過得去,只要我們的氣候不發生嚴重的變化。我們可以降低我們的卡路里攝取量而不影響我們的健康。事實上,正如我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所做到的一樣,我們已經改善了我們的健康狀況。

「但是我認為我們應該叫停所有移民,也不應該鼓勵人們出國。平均每個美國人所擁有的土地是我們的10倍。我們這裏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區之一。在某些方面,英格蘭像是一個大的城市。如果你想不斷地往這裏塞人,你將會付出代價。我把我們看成一個救生船,船長說:『我們沒法再接納任何人了,否則我們都會沉下去。』而美國則可以接納更多的移民,這並非從政治意義上說,而是從資源分享和土地共用的角度來說的。」

【相關文章】

※文章來源:www.guardian.co.uk
衛報新聞傳媒有限公司2011年版權所有
※本文轉載自中外對話網站,原發表日期2011年10月31日
※看中英文對照,並和中外讀者一起討論,請點此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