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不爽】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天馬茶房 《幸福進行曲》誰接唱?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馬不爽】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天馬茶房 《幸福進行曲》誰接唱?

2014年02月04日
作者:賴品瑀

在2014春節上映的賀歲片「大稻埕」海報年假到了尾聲,又該面對那些新年新希望,雖然年前台灣依然風風雨雨到最後一刻,空氣污染、土地徵收、食品安全、有毒廢棄物、風機安全距離、e-tag爭議,甚至,罷免吳育昇,讓許多人們不停奔走,沒辦法只煩惱大掃除、辦年貨、該包多少紅包等等小確幸,但也許有人看了賀歲片《大稻埕》,跟著大堆頭的明星們穿越時空,在金黃色的台北城談了場熱血的戀愛。

相信在這部電影裡可以一窺百年風華,我更保證,「天馬茶房」也絕對會是片中重要的場景之一,放心,筆者沒有要爆雷,這篇文章寫在放假、上映之前,筆者也還沒看過,但是提起大稻埕、提起老台北,天馬茶房本來就會是不能遺漏的一塊拼圖。何況,導演葉天倫也曾在電影《天馬茶房》中有個角色呢。

咖啡廳裡的辯士

天馬茶房是一家咖啡廳,在日治末期和中日戰爭後初期的時光中,可是大稻埕最知名最熱鬧的交誼餐飲店,不但常有文藝人士聚集,更是相親地點的首選。老闆詹天馬是一代名「辯士」,負責在電影院幫觀眾講解黑白默片的劇情。

天馬茶房當年刊登的廣告大概可以拿目前廣受棒球迷喜愛的體育主播徐展元來比擬吧,觀眾的喜怒哀樂全掌握在辯士身上,辯士在電影螢幕旁一人轉換男聲、女聲、老人、兒童,替劇中人物發聲,幾乎成了電影裡最重要的一個角色,觀眾還會先打聽「今天的辯士是誰?」然後才決定要不要進戲院。

學問、口才都好的詹天馬,因此成為全台灣最著名的辯士之一,更因為替電影《桃花泣血記》填詞,甚至揭開了台語流行歌的序幕,之後鄧雨賢、李臨秋、周添旺等音樂家陸續創作了〈雨夜花〉、〈望春風〉、〈補破網〉等名曲。

如詹天馬這樣充滿才華的人們,有批作曲作詞家、以及標榜演出「新劇、新戲、新希望」的新劇劇團導演和演員都常聚集在天馬茶房,他們另闢密室裡,不但暢談自己的抱負,更共同關心當時的政局、戰爭,偷偷打探「祖國」的情形。

電影「天馬茶房」海報

台灣歌謠 暗暗傳唱 

當時天馬茶房最風光熱鬧的那幾年,剛好就是二次大戰結束前後。在日本人還在時,台語歌遭到禁演,但新劇團用改戲碼名、偷換曲目方式,找盡機會想要發表自己的創作曲、唱自己的歌。

但所謂「光復」後,這個期待還是難以圓滿,當時不但劇團為了慶祝回歸祖國,創作了《幸福進行曲》,作曲家們也打算以《台灣光復歌》來獻上祝福,慶祝台灣光復。但這些優美的台灣歌卻因為新來的管理者只想聽他們聽得懂的「國語」,而規定老百姓改說國語,而美麗的台灣歌,卻又只能暗暗的傳唱著。

從期待到失望,天馬茶房還沒適應新的不自由空氣,在1947年2月27日那天,天馬茶房門外賣香煙的老婦人林江邁遭專賣局緝查員盤問,拉扯間被槍托擊暈而引發了民眾群起激憤,進而全台北都陷入動亂,天馬茶房就這麼在混亂中熄燈關門,這天正好是2月28日。

天馬茶房原址已遭都更,取自維基百科而接下來就是歷史課本輕描淡寫,甚至將會再有刪減的部分,例如因軍警於臨時戒嚴令後開始大規模開槍射殺街頭民眾,使得各地憤起反抗、例如一波波的鎮壓、例如之後大量菁英份子神秘離奇的失蹤事件、例如之後的情治單位在校園裡進行反間。

關心社會的烽火 跨越世代傳承

「接下來,就是你們的事了。」留下這句話的鄭南榕,因為成功大學校方與學生對廣場命名的爭議,最近又被人提起。近年反核也好、洪仲丘案也好、拆政府也好,越來越多民眾將台灣土地上發生的事情放在心裡,甚至願意挺身而出,不僅在街頭,也在生活之間持續表態。

我們可以看到好多小店如同當年的天馬茶房,不但擺滿了關懷社會議題的小冊子,還持續辦著討論會,雖然規模也許不見得大,卻也是溫柔而堅定的力量,例如為了反核每週五晚間相約自由廣場的「五六運動」、例如正在各地擴散的「哲學星期五」、例如想捍衛家鄉的苗栗青年們的「竹南咖啡店」、例如洪雅書房等深植地方的獨立書店、例如在中原大學附近的voice唱片行舉行的深夜講堂,從音樂討論社會。

當年無法如願歌頌的《幸福進行曲》,如果能在這個年代繼續傳唱下去,那麼絕對是「我們的事」。

2013年在車諾比祭日當年,核四公投過一讀,「五六運動」數百人為此點蠟燭默哀

延伸看片(就算你已經要收假了)

  • 國片:天馬茶房
  • 國片:大稻埕
  • 公視劇展:歌謠風華-初聲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