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本能賦予的技能〉 | 環境資訊中心

讀〈本能賦予的技能〉

2011年03月06日
作者:楊家旺

【讀〈本能賦予的技能〉】2008.07.12 攝於霧峰

親愛的法伯:

讀完《昆蟲記》第一冊第11章後,想起過去您介紹黃翅飛蝗泥蜂時,曾做過的一個實驗。您當時搶走黃翅飛蝗泥蜂正拖著的、已被麻醉的蟋蟀獵物,然後又趕緊送上一隻活蹦的蟋蟀給黃翅飛蝗泥蜂。祂撲上去,發現是隻活蟋蟀,趕緊再補上一劑螫針,您,如願地,觀察到了一隻蟋蟀如何被黃翅飛蝗泥蜂麻醉的過程。這一回,您想故計重施,看看隆格多克飛蝗泥蜂是如何麻醉一隻短翅螽斯的。

當您搶走隆格多克飛蝗泥蜂正拖著的那隻短翅螽斯並送上一隻活蹦的短翅螽斯時,您發現,隆格多克飛蝗泥蜂竟對這隻獵物無動於衷,不願表演螫刺麻醉術給您看,您不明所以,直到檢視許多放置獵物的洞穴後才終於明白,隆格多克飛蝗泥蜂要的是雌蟲,而非雄蟲。這一點,隆格多克飛蝗泥蜂非常堅持,所以,您送上的短翅螽斯雄蟲,祂一點兒興趣也沒有。

即使您終於明白隆格多克飛蝗泥蜂要的是短翅螽斯雌蟲也沒用,因為您根本找不到短翅螽斯雌蟲。這項實驗一等,竟等了20年。您寫道:「進行昆蟲學研究真是命運多舛:你拼命追求時往往碰不到;一旦你忘記了牠,牠卻來敲你的門。為了看看隆格多克飛蝗泥蜂怎樣把短翅螽斯當作祭品,我已經多少次徒勞無功地奔波,多少次因一無所獲而煩心!20年過去了......」

「隔了20年,埃米爾給我3隻短翅螽斯。我用鑷子把隆格多克飛蝗泥蜂的獵物取走,立即用我的短翅螽斯換上,這些短翅螽斯的腹部末端跟偷走的獵物一樣帶著刀。隆格多克飛蝗泥蜂衝向新的獵物,用大顎咬住獵物馬鞍狀的前胸,橫跨在上面,然後拱起腹部,用腹部在末端掃過昆蟲的前胸,無疑是在那上面刺了幾下;可是因不易觀察,我無法知道究竟刺了幾下。」

法伯,您終於如願了,恭禧您。您還發現,被麻醉的螽斯,雖然無法動彈,但是大顎和跗節仍有力道,這除了會給泥蜂帶來危險,同時也增加了拖行時的阻力。大顎可能咬傷泥蜂,跗節則可能緊抓草莖致使難以拖行。進一步,您發現隆格多克飛蝗泥蜂會用顎尖壓迫螽斯的腦袋,讓螽斯的腦神經節受損,但又不會腦死,因為一旦腦死,獵物便會真正地致命,如此,出生的下一代就無法享用新鮮的肉食了。對隆格多克飛蝗泥蜂的高明手術,您無比地敬佩,您說:「我深信,很少有人能夠跟這些靈巧的生物比試靈巧。」法伯,您知道嗎,我想到的卻是一部電影:《人魔》。

您在這一章還提到一個實驗,讓一隻活的螽斯不給食物地活在暗處,與一隻被麻醉的螽斯相比較(當然牠也無法進食)。結果,「嚴重受傷的昆蟲,在同樣條件下,比完好無損的昆蟲存活的時間長了4倍如此看來,似乎應該造成死亡的原因,事實上卻成了生命延續的原因。不斷活動的昆蟲身體器官因運作而耗損,癱瘓的器官則因休息而得以保存。」

這一章,由於您提到事隔20年才得以擁有雌螽斯重做昔日未竟的實驗,且您在文章中說過這些短翅螽斯的腹部末端跟偷走的獵物一樣帶著刀。我知道,「帶刀」正是雌螽斯的特徵。在台灣的野地,有許多螽斯,帶刀的雌螽斯不難見到,由於您提到的這種螽斯,中譯名稱為短翅螽斯,於是我找了一種中文名類似的螽斯,叫作短翅細蟴(Conocephalus japonicus),茲將這種昆蟲的照片分享給您(就是信件開頭的那3張照片)。

在尋找我拍過的這種螽斯照片的過程裏,我產生了一些思考。(這都得感謝寫信給您這一舉動,因為寫信給您的過程,往往引發我更多的思考,所以,請容許我繼續寫信打擾您。)我發現我所拍到的3隻短翅細蟴很可能都是雌性若蟲。首先,是左上角那一張照片,我不確定祂是雌是雄,因為我覺得早齡的若蟲即使是雌性,刀一般的產卵管性徵也許尚未顯現,因此,說祂是雌性也有可能。而上圖的若蟲,很明顯地看見了產卵管,只是長度不及身體的一半。而左圖的產卵管,已和身體一般長,我想,祂應該是終齡若蟲了吧!我很希望能在網路上找到從一齡到終齡若蟲而後成蟲的雌雄短翅細蟴的連串照片,可惜我並沒有找到這樣的照片。我相信,這樣的一連串生活史照片將可以幫我解謎一些問題。

我會將這一希望擺在心裏,像您將短翅螽斯的實驗擺在心裏一樣,不過,我非常不希望自己也像您一樣需要等上20年才有答案。但我不得不說,您這20年的等待,正是令人佩服之處,那是一種耐心與毅力的堅持,一種真正的昆蟲觀察家所應該具備的人格特質。

註:文中所引內容,摘錄自《法布爾昆蟲記》遠流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