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科學工作者的苦口婆心:海嘯一定會再來!(下) | 環境資訊中心

地球科學工作者的苦口婆心:海嘯一定會再來!(下)

2012年03月22日
作者:李昭興(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應用地球 科學研究所教授 )

經過超大地震後的台灣:如果惡夢來了,以核一和核二為中心(假設核四尚未裝填核料棒),20公里的淨空區將包括基隆和部份的新北市,50公里的人口有735萬之多,包括台北、新北市和宜蘭,這都將是一級災害區。如果這場災難發生在冬天,東北季風南下,核輻射沿著中央山脈的侵入,100公里內的新竹和桃園是我們電子工業的經濟命脈,也將遭殃。另外,冬天的烏魚和鯖魚都將毀於一旦。200公里外的台中和彰化,醫生將勸導父母不要用地下水泡奶粉,來餵食嬰兒。那將是什麼樣的福爾摩莎--台灣?反之,如果核三出事,它的影響也正好由南向北。這麼大的風險,而且又有日本311活生生的教訓,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深思,再深思?

非核家園:我國環境基本法第23條:「政府應訂定計畫,逐步成非核家園目標;並應加強核能安全管制、輻射防護、放射性物料管理及環境輻射偵測,確保民眾生活避免輻射危害」。它已經是經過立法程序,而且總統公佈的法律條規,為什麼我們的政府還不「遵守」?試問我們現在的核能政策能「確保民眾生活避免輻射危害」嗎?

圖片來自公視我們的島沒有地震/海嘯威脅的德國,都能進行「非核家園」的理想,為什麼我們不能?同樣有地震/海嘯威脅的日本,也積極減核(到目前已經廢除54個機組),為什麼我們不能?94%的義大利人民公投反對核能,為什麼我們不能公投表達我們的意見?台灣位於亞熱帶濱海地區,有豐富的「再生能源」(包括太陽能、地熱、風力、波浪、潮汐和海洋深層水),為什麼我們卻放著它們,不積極去開發?

太多的「為什麼」,我們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日本、印尼和智利的超大地震和海嘯都是萬顆原子彈的巨大威力。1999年,集集大地震(規模7.6)重創台灣中南部,我們記憶猶新。它是陸上的隱沒帶地震,所以沒有發生海嘯。而它的威力也只有日本、印尼和智利的1/500而已。萬一未來碰上超大地震,加上海嘯,再加上核災,國人恐怕無法承受。

把核電廠蓋在30公里內有700萬以上人口的首都區,基本上就是一個錯誤。加上海底火山和斷層的威脅,實在是很不對的政策。再加上無法處理的核廢料,我們怎能「安心」使用核電?

希望沒事最好。希望台灣早日進入「非核家園」!天佑台灣!

本文簡版刊載於自由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