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皮封印記憶 華光在廢墟上告別 | 環境資訊中心

鐵皮封印記憶 華光在廢墟上告別

2013年09月16日
本報2013年9月16日台北訊,賴品瑀報導

「這是一場告別,但不是結束。」抗爭九個多月,華光社區僅有零星老樹與文化資產受保護,其餘民居遭到拆除。面對社區將陸續圍上鐵皮後,拆光夷平,當地居民與長期陪伴的學生、志工,於14日晚間在廢墟上舉辦告別晚會。曾經造訪、關切這地方的人們前往集會與告別,更相約繼續為了守護城市記憶與社會正義努力,將在29日支持全關連「包圍馬英九」的行動,再次向僵硬的公權力挑戰。

取自華光社區:金磚上的遺民臉書

以「華光是家」為名的晚會,辦在已拆除的房屋地基上,背後有著塗鴉,舞台則是一塊布,是來自日本與香港的藝術家,與居民一同畫下社區地圖,親手將記憶中曾在華光社區裡生養過的草木房舍人物,與最想留下的話語。導演阿飽也播放了在華光拍攝的短片《豬》,讓在場民眾從中回憶最想念的社區角落。現場播放著居民親口唸著自己的地址,訴說如何遭到敗訴判賠,與執行強拆的日期。

「政府拆人房子,我一個人倒楣;拆掉古蹟,後代都要倒楣。」居民王禹奇在強拆後每晚回到原地,守護著華光社區的精神象徵老梅樹,對住了50年家園的深情表露無遺。他向在場的年輕人喊話,「其實你們來,不光是幫忙華光,更是在幫你們自己。」「你們知道自己被奴役了嗎?」王禹奇感嘆,現在年輕人出社會後,只有22K、25K如何成家生子,而國土卻一塊一塊出賣給財團,國土利用的規劃出了大問題,他希望華光的遭遇可以化作一股悲壯但堅強的柔性力量,激起更多人在之後的迫遷案中發聲。

「是否台灣的發展已經無望,所以只剩下炒地皮一途?」面對台北境內同時有16個購物商城計畫在動,即將被趕出歷史建物「文萌樓」的人權團體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成員感嘆,公娼館、老社區彷彿就該應該在地圖上擦掉,遭到徹底的掩蓋。

紹興社區、樂生院、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都到場致意。他們在長期的互相支援中,深刻瞭解到在各地分別發生的,都不是單一個案,而是同樣的政府以陰謀與暴力對待,因此將繼續串連,最近的一個活動就是29日由全關連發起的「包圍馬英九」。當天國民黨將在國父紀念館開全代會,全關連成員表示,「幾乎我們的敵人都會在裡面,絕對要給他們好看。」

多次聲援社會議題的樂團「那我懂你的意思了」主唱陳修澤也到場演唱,「我們會長大,大家走著瞧吧!」陳修澤強調想改變社會、改變世界,最重要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輕易遺忘,他的作品《遺忘不是我們的專長》也唱出聲援者心情,日前便有學生在守護梅樹時,在牆壁上寫下當中歌詞。

作者

賴品瑀

新店溪下游人,曾在成大中文與南藝紀錄所練功打怪撿裝備,留下《我們迷獅子》、《我是阿布》兩部紀錄片作品。現為人類觀察員,並每日鍛鍊肌肉與腦內啡,同時為環境資訊電子報專任記者,為大家搭起友誼的橋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