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耀的精靈 | 環境資訊中心

閃耀的精靈

2001年04月29日
作者:郭哲言

數週來的陰雨,每天斷斷續續的下著,時大時小、偶爾稍停片刻,不過被洗滌過的群山,令人的呼吸感覺特別清甜。每回去看過母親,我都會順路到山上去用餐,享受山林和有機蔬菜的原味。有時獨行,偶爾偕伴同往,今天和小姪女去看過母親後,我們便驅車往山上行。

繞行於沒有路燈的山路,視線很差,偶有對面來車,總覺得蜿蜒的路有點擁擠,不得不踩剎車讓對方先行,雖然這段山路很熟悉,但仍然小心翼翼前進。突然之間,一陣陣地閃光,速度快得像流星一般,就在眼前,眨眼即逝,瞬間的念頭閃過腦際----

「哇!螢火蟲耶!」我和姪女同時驚呼。

「好美喔!」一連串地大呼小叫聲,我將車速放慢,仔細瞧瞧......

「天啊!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螢火蟲!」我驚叫。

「小姑姑,我也是呀!」

兩旁的草叢,像星星一般地閃閃發亮,我把車燈熄了,讓車子在黑暗中緩緩地前進,牠們的數量多到像馬路兩旁裝設的警示燈,只是牠閃的是點點白光,很迷人,很美。我對姪女說:「妳知道嗎?我這輩子見過的螢火蟲不到三次哩!」,以前在蕙蓀林場見過兩隻,而那兩隻螢火蟲讓我印象深刻的寫了一篇文章,而今夜的驚奇是數以萬計閃耀的精靈出現在我的眼前。

打開車窗,我仰頭望向左側的山上,「哇!老天爺!真心感謝您,給我這樣的奇蹟!」黑暗中的樹林就像夜空中的星星故鄉,牠們實在太美了,也太神奇了,就連馬路中央也有少數幾隻,像是仙女遺落的鑽石,有股去撿拾的衝動,那是上天遺落的幸運寶石啊!

想起竹子湖的夜晚,和T共享的寶石之美是--傑克從巨人那裡偷來的珠寶盒,在情急之間所遺落的,那寶石至今依然靜靜地躺在竹子湖的山腳下,只要天氣好的夜晚,都還可以看得到。而今夜的寶石卻是會呼吸、有生命的。不一樣的景、不一樣的心情,因為這次的奇蹟是畢生的第一回。

抵達目的地後,向主人借支手電筒,我和姪女趁夜與精靈們做更接近的接觸,我們在馬路邊撿拾天使遺落的星鑽,將牠輕輕握在手心,它的璀燦是我見過最美的寶貝,牠是會呼吸的寶石,在最純淨的地方孕育出來的活寶貝。我將牠也放在小姪女的手心,看著指縫間一閃一閃地光芒,她和我一樣地興奮,小姪女問我:「可不可以把牠裝在罐子裡帶回去觀賞?」我反問她:「牠本來就住在這裡,妳忍心嗎?」她聽了把手張開,那螢火蟲還在手掌心發亮了一會兒才輕輕飛走。我們能見到難得的美就很滿足了,何況螢火蟲的壽命很短,欣賞牠的美之外,更應尊重牠的生命。

小姪女問我:「小姑姑,為甚麼以前只有在墳墓區才能看到螢火蟲?」這樣的問話觸動我的思考,當我年紀小的時候,大人總會說螢火蟲是鬼火,說那是鬼魂的化身。過去因為螢火蟲會出現在墳墓附近,所以人們便附與它和亡靈有關,說是死人的磷火.........,日本人的傳說也和我們差不多,他們也說是戰死的亡靈所化。

其實,這問題很簡單,昆蟲繁衍下一代,牠們逃避天敵的方法都是一樣的,墳墓是人類最避諱去的地方,螢火蟲在那裏繁殖下一代也是最安全的。而現在的環境破壞日趨嚴重,螢火蟲也瀕臨滅種到要靠溫室復育(在桃園縣有一處花園的主人也在為這件事做努力)。

這世界上一定有許多人,從來沒見過螢火蟲,當然他們也一定無法體會那種欣喜和興奮。雖然自己不是小氣的人,但我卻不敢告訴別人,看到奇蹟的地點,因為我擔心,若是讓太多人知道,螢火蟲繁衍下一代的環境,可能會毀於我的多言。

難忘的驚奇體驗,讓我加深了對環境保護盡一分心力的決心,希望這群閃耀的精靈們,能繼續守護山林,為我們的生存空間保有一份綠意,我相信,只要這群精靈存在,後世子孫還會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