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的管耐草藥基改不可信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政府的管耐草藥基改不可信

2014年04月06日
GMO面面觀2014年4月6日報導

農藥殘留量是食物品質的指標,不過基改作物在1996年上市18年來,抗除草劑作物產品到底累積了多少除草劑,幾乎沒有任何研究報告。然而因為種這些基改作物勢必増用除草劑,不但生產國調高除草劑的殘留允許値(最高殘留値maximum residue level,MRL),連進口國也一樣。巴西在2004年將黃豆的嘉磷塞MRL由0.2 ppm提高到10 ppm,不過僅限於基改黃豆,非基改者維持原規定。歐盟在1999年將黃豆嘉磷塞MRL由0.1 ppm提高到20 ppm,美國亦同。(我國在1996年定為乾黃豆為10 ppm,毛豆(黃豆未乾就採收者)為0.2 ppm,稻米0.1 ppm)。這樣的提高並沒有基於人體健康的科學試驗,而是迫於不提升嘉磷塞MRL,無法「合法地」採用基改黃豆的現實,因為種抗除草劑勢必提高黃豆種子內的 嘉磷塞殘留在北美洲以及南美洲都已經得證實。

孟山都在1978到1981所作的結論是 嘉磷塞對大型蚤無害;該公司的結論左右了主管機關的審核標準。但各國政府低估了除草劑的毒性。因為主管機關在審查除草劑的安全性時,都只是檢討除草劑的主要成份,然而除草劑除了主成份外,還添加不少其他化學物質,如佐劑、界面活性劑等,這些都可能具有毒性,或者可能加強主成份的毒性,但都未列入官方審核的考慮。不過現在已有試驗指出對大型蚤而言,年年春的毒性比 嘉磷塞更大。佐劑、界面活性劑的不良作用也在這兩年紛紛被試驗證實。這樣的科學證據顯示,政府把食物中農藥的每日容許攝取量(ADI,Acceptable Daily Intake)訂的太高了,沒有考慮食品通常含多種農藥殘留,吃下後的加成毒性(註,俠醫林杰樑的學生,顏宗海醫師早就這樣講過,但政府仍無動於衷,還未重新進行評估)。

作者表示缺乏食物中除草劑殘留量數據是嚴重的知識落差,可能很不利人體動物的健康。近20年的忽視怎能令人相信政府的把關。若其原因乃在於政府的瞭解不夠,這很糟糕;若其原因是受到廠商的影響,那更糟糕。

訊息來源

※ 本文轉載自GMO面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