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報報】儼然是小動物的公寓! 大潭藻礁生態調查實記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你來報報】儼然是小動物的公寓! 大潭藻礁生態調查實記

2018年08月28日
文:李彥輝

筆者曾經到過新北市石門、台東杉原的藻礁採集,但是尚未調查過桃園藻礁。今年的8月12~14日,感謝成功大學水科技研究中心的調查團隊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參與農委會計畫支持的桃園大潭藻礁潮間帶底棲動物調查,得以一探桃園藻礁的風貌。

我們的調查是趁著退潮去採集,時間多在早晨與傍晚,因此這幾天我們在天還未亮的時候起床直奔海邊作業,中午回來稍作休息後,又前往海邊,趁著天黑前結束採集。由於隨著漲退潮,潮間帶環境會有不同暴露在空氣或是浸泡在海水的時間,裡面的生物會因為適應不同潮位環境的能力而有不同的種類或分布,所以我們設計的採集區域亦分成高潮帶、中潮帶與低潮帶三個區塊進行採樣。

摸黑準備工具。
摸黑準備工具。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清晨的藻礁面貌
清晨的藻礁面貌。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藻礁跟珊瑚礁、牡蠣礁一樣,是碳酸鈣的結構,就生態的角度而言,會有很多生物侵蝕它,如軟體動物、多毛類、星蟲等,在上面鑽孔然後入住,隨著這些生物的生長與死亡,留下多孔隙與孔洞的結構,後續也會成為其他動物的棲所,這樣子反覆的過程,屬於生物侵蝕作用(bioerosion)。我們的調查目標,是要了解桃園藻礁裡面住著什麼樣的動物,我們會把在採樣點採集的礁石帶回到岸邊,把礁石仔細的敲碎檢視,並且挑出裡面的動物。

用樣框圍出取樣的大小
用樣框圍出取樣的大小。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帶到岸邊進行更細緻的敲碎
帶到岸邊進行更細緻的敲碎。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在敲碎的礁石裡挑取裡面的小動物
在敲碎的礁石裡挑取裡面的小動物。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幾天的採集下來,筆者有一些心得與想法。桃園藻礁給人的第一印象確實是黑色的沙灘與礁岩與混濁的海水,乍看之下沒什麼東西,很容易被認為是死寂、貧瘠的海岸環境。雖然桃園藻礁不像石門與杉原的藻礁,更別提小琉球、墾丁的珊瑚礁,有白色的沙灘、清澈的海水,有鮮明形象的海藻、五顏六色的珊瑚、顏色亮麗的雀鯛與豆娘魚等等吸睛的生物。但是仔細觀察,事實上,藻礁表面與潮池有很多活潑的兇猛酋婦蟹、短槳蟹類、寄居蟹類、珠螺與鰕虎在活動著;沙灘上也會有股窗蟹、沙蟹活動著。原來牠們外表(外殼)的顏色,幾乎跟藻礁環境的顏色相近,形成保護色,這些機警的動物也善於快速的躲藏,因此若不仔細尋找就會忽略而過。

其次,筆者從採集的生物中發現不少的小動物,除了小螃蟹、端足類、槍蝦與雙殼貝以外,其中多毛類跟星蟲數量是最多的。把藻礁撬開的時候,大大小小的星蟲就鑲嵌在藻礁裡面,還有會築碳酸鈣管的龍介蟲(Serpulid),在藻礁的內部有很多貝殼的空殼以及鑿洞生物住過的空洞,在這些空洞會躲藏著披著鱗片的多鱗蟲(Polynoid)與沙蠶(Nereidid),有些空洞雖然被泥沙填滿著,但是裡面有機會挑出棲息在泥沙灘的角吻沙蠶(Goniadid),藻礁儼然就像是這些小動物的公寓一樣,提供躲藏與覓食的地方。此外,從藻礁塊的剖面看,藻礁的結構是薄薄一層一層的,可以看到包覆著以前貝殼或是珊瑚的構造,想想採集這樣的一塊藻礁,形成年代就可能超過千年,如果從地質學的角度來看,肯定可以訴說豐富的故事。

鑲嵌在洞裡面的星蟲,會縮成像花生米一樣,所以英文稱為”peanut worm”
鑲嵌在洞裡面的星蟲,會縮成像花生米一樣,所以英文稱為「peanut worm」。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藻礁內部有很多鑽孔的痕跡,這是鑽孔性贻貝的棲孔
藻礁內部有很多鑽孔的痕跡,這是鑽孔性貽貝的棲孔。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一塊礁石的採集成果,滿滿的蠕蟲類與貝殼
一塊礁石的採集成果,滿滿的蠕蟲類與貝殼。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最後,筆者觀察桃園藻礁的海岸景觀,其實具備多樣的海岸環境,從高潮帶到低潮帶景觀變化通常有三種:消波塊與黑色的沙灘、沙與藻礁混合或是礫石與藻礁混合的區域、隆起的藻礁。

就生態解說的題材來看,桃園藻礁至少有沙灘與藻礁二種型態的環境,筆者認為可以做豐富的海岸生態解說與觀察,沙灘(礫石灘)與藻礁混合的環境,特別是藻礁有被沙灘覆蓋掩埋的危機跟疑慮,也是很好的環境演替研究題材。

特生中心人員帶領民眾進行藻礁環境的生態解說,這幾天工作亦有碰到中央研究院老師帶領學生、助理到藻礁進行生態研究
特生中心人員帶領民眾進行藻礁環境的生態解說。圖片來源:李彥輝提供。

從2007年開始,農委會物特有生物研究中心發現桃園有27公里(北起大園區竹圍漁港,南至新屋區永安漁港)、超過7500年歷史的藻礁海岸。但是由於過去注重經濟與工業發展,人們對藻礁地質與生態不了解,環境保護意識尚未建立,以及保育相關法規未制定完全等等的因素,桃園藻礁早已遭到工業污染、填海造陸的開發破壞。

根據調查研究結果,現存最完整與生長最好的一段藻礁僅存南邊約7公里的觀新藻礁。經過各界的努力與遊說,在2014年終於成立了「桃園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

但是在2017年,桃園大潭藻礁因為中油要興建觀塘工業港與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桃園在地聯盟、環保團體與學術界發起搶救桃園藻礁的活動。

桃園擁有綿延27公里的藻礁,應該視整體為天然紀念物加以重視。雖然27公里的藻礁只剩下7公里的藻礁還在生長,但是不代表北邊的20公里的藻礁就沒有動物生存。只要環境適合、礁體的結構存在,海洋生物的幼苗都會有機會降落並且發展成群聚,藻礁還是有機會生長的。

此外,河川污染防治方面更是需要投注心力,因為開發與積砂掩埋的物理性破壞可以立即阻止,也可以由材料學、工程學的演進而改善;但是排放污水、看不見的化學物質對藻礁生物的傷害更加深遠,也可能是台灣近海漁業資源枯竭的原因之一。

桃園藻礁與在地人生活息息相關,因此需要永續與長遠的眼光來看待這個歷史悠久的環境;在地的小生命雖然其貌不揚,也是默默的生活著、繁殖著,值得有興趣的人用心與細心觀察海洋生態的地方;此處也值得政府、學術界與民間共同努力,持續投入心力與研究,可以發展成桃園專屬的海洋特色。

後記

Q:採集完後的生物會如何處理?

A:採集到的底棲動物,具有硬殼的動物,如螃蟹、蝦子、貝殼等,會直接以70~75%酒精進行保存,多毛類、星蟲動物等,會先用薄荷腦進行麻醉鬆懈的處理,讓這些動物一些特徵會顯露出來,再以70~75%酒精保存,這些標本之後會進行鑑種的工作。

Q:採集完的藻礁礁體會如何處理?

A:由於我們會將藻礁敲成碎塊以採集底棲動物,採集完的藻礁碎塊,我們會倒回原地以回歸大地。

Q:要以什麼樣的價值觀來看待生物採集?

A:在筆者的概念裡面,這些小動物因為調查需要而犧牲生命製作成標本,其功能不僅僅只是變成撰寫調查報告的數據。這些標本還有更有價值的做法:可以作為教學的教材、學生上課學習的工具,譬如無脊椎動物學的顯微鏡觀察或是解剖材料。妥善保存這些標本,可以作為分類學、生物地理學等學術研究的探討,譬如比較桃園藻礁跟石門、杉原底棲動物相的差異,如果發現特殊的物種,可以更凸顯出桃園藻礁有獨特的環境;因為有進行生物採集,才能夠了解到原來藻礁的生態有這樣的豐富,也能夠完整的建構桃園藻礁的生態。擁有實體標本,能夠驗證桃園藻礁存在甚麼樣的動物,亦有助於國際學術交流,像是標本出借提供反覆的檢驗,提升桃園藻礁在國際的能見度。

筆者認為,力求每一件犧牲的生命能夠發揮最大的價值,是標本採集的意義。

Q:要以什麼樣的價值觀來看待破壞性的藻礁調查?

A:我們藉由鐵槌跟錐子取下藻礁的做法來進行調查,勢必需要破壞一些礁體才能達到目的,特別是居住在裡面的多毛類與星蟲。採集幾塊藻礁雖然無法立刻的復原,但是比起工程開發的規模,涉及到挖沙、鋪路、放消波塊、灌水泥等改變海岸景觀與海洋環境的工程,藻礁採集的影響可以說是輕微的。

筆者認為,倘若因為採集幾塊藻礁來研究而有巨大的收獲,進而影響相關單位與大眾對藻礁重視,可以達成永續的經營桃園27公里藻礁景觀,是藻礁採樣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