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農地違章工廠的真相與衝擊 | 環境資訊中心

台灣農地違章工廠的真相與衝擊

2020年09月16日
轉載自地球公民通訊34期;文:吳其融、吳沅諭

我們以一個簡略的圖像描述台灣西部農地上的困局,違章工廠一路從新北、桃園、台中、彰化、台南以及高雄,在大大小小的農地蓋滿了違章工廠。

在新北市的五股、泰山、新莊塭仔圳到樹林柑園,我們見到了全然被抹去農田景色的農地,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農地違章工廠,這些工廠來到農地的原因很多,主要是因市地重劃而離開原先都市計畫裡工業用地的產業。這裡農地污染情況複雜,有烤漆業造成的強鹼水污染,有氰化合物超標排放,不過更大的問題是,為何政府沒有任何管理,讓這些產業在這裡違規使用?

在桃園,以中壢地區為放射核心,隨著道路開闢,就會有各型態的農地違章工廠伸入農業區,而在工業區旁的農業區也有著大量工廠,如龜山工業區與中壢工業區周遭。如果不以土地使用分區的手機檢索系統確認,幾乎難以辨認哪些地區的土地使用分區是農地,農地違章工廠伴隨著鄰近工業區多樣的產業類型,所造成農地污染的風險難以指認。

台中是農地違章工廠數量最多的縣市之一,主要聚集在舊台中市周遭的農地上,以潭子、大雅、神岡及大里、太平、烏日為兩個大區塊密集區。較為特殊的是,台中港工業區外有農地違章工廠群聚現象,但台中港都市計畫區和專區工業區內的使用率卻僅53%;大里夏田地區,該區農地遭遇了大量的電鍍業廢水污染,而許多需要電鍍處理製程的金屬業廠商,我們還不知道它們現在分布在哪裡。

北彰化農地違章工廠的情形也令人擔憂,高頻率發生農地重金屬污染,全台公告400公頃污染農地,彰化就佔了6成,近240公頃,北彰化遍佈金屬加工相關產業,頂番婆是生產水五金的聚落,2016年蔡英文政府更宣示,會以「田園式生產聚落」來特案處理,諷刺的是,周遭盡是插牌公告農地污染的區域,未來恐將變為佈滿「農地污染場址」插牌的田園式生產聚落。在北彰化,從彰化市向外移動,收進眼裡的盡是工農混合的地景。

台南似乎步上台中的後塵,有更多的廠房開始在舊台南市的外圍地區興建,在舊台南市的邊界,土地使用開始變得錯亂,目前還無法指認哪些工廠類型是大宗,但在隨機訪問過程中,得知有數家來自於原先都市計畫區內的工業區。而工業區周遭也都聚集許多農地違章工廠,如緊鄰仁德工業區的歸仁,就有愈來愈多的農地違章工廠興建。

北高雄則是另個課題,密集的鐵金屬鑄造業,大多是螺絲釘產業,遍佈在岡山地區,酸洗製程及切削油的工業污染,對週遭的農業生產環境造成極大威脅。南高雄則是金屬製造業與塑膠製品業等,這些農地違章工廠皆緊鄰著工業區與都市計畫區周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