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音樂也愛吃飯-好客樂團愛吃飯合作社的可能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愛音樂也愛吃飯-好客樂團愛吃飯合作社的可能

2007年11月02日
作者:柯智豪(好客樂團電吉他手)

去年冬天將來臨的時刻,好客樂隊應邀前往台東池上鄉萬安演出,聽冠宇(好客樂隊團長)說我們即將有一些關於有機稻米的計畫要在當地執行,希望大家提出想法,一起完成好客的下一個計畫。按照慣例,我們載著大大小小的器材與樂器,開了一個整天的車,從台北沿著東岸的景色南下,抵達萬安時已經是黑鴉鴉的夜晚,沒有路燈的道路被月色照出輪廓,雖然深夜裡只剩皎潔月光,但空氣中依稀透露出廣大的氣息。

已經不知道是凌晨幾點,下完器材的我們竟然興奮的前往稻田中拍照紀錄,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下,開了閃光燈也於事無補,很近的距離下拍了一張,數位相機預覽視窗中出現的是不清楚又結實累累的黃金稻穗,那種感覺就像用相機捕抓到尼斯湖水怪一樣的興奮莫名,我一連拍了這樣無用的照片好幾張,而當時濕冷空氣中土壤的氣味卻深刻的印在我的記憶中。

圖片來源:好客樂隊圖片來源:好客樂隊圖片來源:好客樂隊

我們在農田中演出,下田插秧除草,替稻米拍攝紀錄片,攥寫文章,攝影,寫歌,製作唱片,甚至將我們種的有機米,在台北女巫店演出時實地煮給來看演出的觀眾們一起享用,透過各式各樣我們熟悉的方式,盡可能的與萬安的生活做連結,傳遞訊息。我們想做的是藉由好客愛吃飯合作社摸索出一張關心農業的草稿,一張能牽引更多朋友關心土地的草稿。

經濟行為與情感教育

圖片來源:好客樂隊.愛吃飯創作合作社關於好客的農夫直購,最表面最直觀的部份,應該就是所謂的經濟行為,生產者與消費者直接完成供需行為,仲介者被跨越,生產者與消費者可以從被跨越的仲介者獲得較多的選擇,生產者與消費者間的溝通管道也會直接許多,也就是說,供需關係可以更有效的建立,我們並沒有不相信市面上賣的米,即使是有機認證的。

我們相信健全的市場機制是提供較多的選擇,可以使整個市場更強韌與增加彈性,生產者不再只有藉由仲介者來進行行銷,甚至可以選擇一半透過仲介者,另一半自己直購,這中間當然還可以架構出許多購買行為的措施,甚至可以產生承擔風險的保險機制

事實上,除了表面的經濟效益之外,我們想做的是一種情感的建立。在透過農夫直購方法的運作過程,能產生出較多的訊息溝通,達到學習與教育,進一步的將心比心,關心農業,關心土地,相對的得到跟多關於自己食用的稻米資訊,我在今年的九月吃到第一批好客愛吃飯合作社自己下田生產的米,我也將它分享給我一些親朋好友,甚至進了當代美術館成為藝術家李明維先生晚餐計畫所使用的米,很不好意思,我真的覺得意義非凡。

一年間,我們的人來來回回到萬安,生活,耕種,紀錄,創作,當地的農民們起先還會虧這些毛頭小子都市來的,工作辛苦你們站一邊看就好,漸漸的我們也受到土地的感染與教育,土地餵養我們的方式是消耗性的,如何用較有利的方式來取得共生平衡的觀念,那是一種對環境尊重與感謝,而吸收學習實作關於其中細節與技術面,就是建立情感的一種過程。自然資源的有限,似乎已經是麻木的口號,貼近自然的生活方式,可以重新整裡想法與價值,再次檢視自己與環境間密不可分的關係,建立起屬於自己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