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崎刈羽核電廠已經不適合再度運轉!--專訪矢部忠夫議員 | 環境資訊中心

柏崎刈羽核電廠已經不適合再度運轉!--專訪矢部忠夫議員

2007年12月31日
譯者:陳炯霖;文字整理:羅敏儀(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矢部忠夫議員;圖片提供: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初次見到矢部忠夫議員的人,很難不被他的炯炯目光與明確果斷的發言吸引,進而感到尊敬與信賴。精幹結實的身形與鷹隼般的雙眼,透露出他不輕易妥協的信念。這位日本柏崎市議會的議員,從事當地的反核運動長達30年,更早在23年前就因為擔憂核電廠在亞洲的擴散狀況,親自來到台灣訪問、交流;這次接受來自台灣的訪問時,除了積極詢問台灣狀況之外,對於柏崎市歷經地震後電力公司漏洞百出的處理措施,與地方的監督方向與立場,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問:地震發生時人在哪裡?感受如何?

答:那時我在北海道爬山,跟市政府的人一起共15位,當時大家的手機突然都同時響起來,但又同時都被切斷,訊號沒了,可能是因為忙線也打不通。過了一會後,其他地方的朋友打電話進來,我們才知道發生地震了。趕緊回到飯店看電視,一開始看到核電廠有黑煙冒出來,想說應該跟原子爐沒什麼直接關係,應該不要緊才對;但是火災卻一直持續,不光是黑煙還看到熊熊火光都冒出來,才開始覺得很擔心,直到隔日17號才有辦法回柏崎看。

問:地震發生後,核電廠的安全處理措施如何?

答:事發時我不在柏崎,但即使在這裡也沒辦法得到即時資訊!回來以後四處奔走蒐集情報,一直到3天之後,帶人去東京電力公司及市政府抗議時,綜合所有情報才知道東京電力在事發當時的處理措施非常糟糕。

地震時東京電力雖然緊急停止反應爐,但事後馬上覺得沒問題可以繼續運轉,我聽到這個消息就到市政府抗議,去了市政府才知道,連海中也有放射能物質外洩、大氣也有排氣筒排出的放射能氣體,民眾完全不知情。我質問東京電力公司既然放射能已經排出外界,現在是還在外洩還是已經沒有了?東京電力竟然回答:「我們也不知道」。這種處理方式不禁讓我感到非常恐懼。

於是我要求東京電力公司把放射能外洩的狀況完全公開,不得有所隱瞞。那時地震的指數尚未公佈,所以我也要求東電要公佈完整數值,不能將地震指數刻意報低。由於這在日本也是第一次因為地震讓電廠內所有原子爐全部停機的事件,所以東京電力是否有辦法處理這個危機?是很大的問題。

問:東京電力對外宣稱已認真檢討,並且有信心恢復運轉,您認為如何?

答:東京電力一直跟外界說明自己的安全處理做得很好。但實際上,此次地震是超過電力公司最大預設值S2三倍以上的地震。事發之後,應該打開原子爐的蓋子進行檢查,才能確保是否安全無虞;然而,共有7個機組的刈羽電廠,卻只打開1號機的蓋子進行檢查!所以在這樣未做徹底檢查的狀況下,對於此次地震到底造成核電廠什麼損害?東京電力連自己都還不是很清楚就對外宣佈他們處理得很妥適,使我覺得十分憤怒。

當時東京電力與日本政府對外宣稱,已安全地終止運轉,並且已將不小心外洩的放射能封住了,事後證明,這樣的說法根本不值得採信!在市議會裡也聽聞東京電力將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在7個機組裡選1組先行再度運轉。這是絕對無法允許的事情,我要嚴正地向東京電力抗議,他們不該對不知實情的人發布這些虛假的消息!

問:柏崎居民與地方政府對此次事件的看法?

答:地方報紙在此次事件之後,曾作過600份的問卷調查,其中表示「電廠安全無虞前,不得再運轉」的民眾佔了60%以上。且在柏崎市、刈羽村的政府或議會中,無論原先是擁核還是反核派都有一個共識,那就是在安全性確認之前,電廠不得再度運轉。

尤其像我這種反對派的議員,根本認為核電廠內部構造已經整個毀壞了。發生超出最大預期S2的三倍地震,就算外部沒有發生裂痕,但內部金屬配管等等也有可能已經變形。打個比方,如果把彈簧用力拉扯不放的話,會因為金屬疲勞失去原有的彈性,以致無法復原。而現在的核能電廠正是處於這種現象,因此我不可能同意再度運轉。我的任務就是要告訴市民,這座電廠若不是打掉重做,要不就成為一個廢爐,沒有第三條路可走。

就算有些御用學者表示核電廠在做過安全檢查後(約2~3年),還是可以再度運轉,我也絕不會跟這種主張附和。我的主張很清楚,就是柏崎刈羽電廠已經不適合再度運轉。

問:您如何以安全性問題主張電廠不適合再度運轉?

答:除了我剛剛講的,不能再度運轉的原因是內部金屬已經有損傷之外,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是—「斷層」。33年來,地方反核團體就一直在講斷層帶上不能蓋核電廠的問題,現在已經證明並非危言聳聽,而是確有其事。所以從今以後,我們會再對此問題加以研究討論,相信這會讓核電廠導往不能再度運轉的方向。

過去地方針對核電廠安全性進行法律訴訟案,一審、二審之所以失敗都是因為「地層學說」不被採納,然此次地震已證明此說不假,所以最高法院會再重新檢視這個訴訟案。不過,我認為只透過訴訟並不能將核電廠停下來,司法歸司法,未必能撼動目前的局勢,運動的戰場還是在民間。努力讓市民瞭解「核電廠因地震的損傷已經不能再度運轉」,使之形成輿論壓力,那麼電力公司和中央、地方政府就不敢妄下決定重新運轉了。這是我們反對派今後要面對的重要課題。

問:針對台灣民眾是否還有需要補充說明?

答:東京電力是個不知道教訓的組織!在三年前發生「中越地震」時,核能電廠並未緊急停止,當時造成居民相當不安,東電卻未做出適當的處置;同時,在事發時理應立刻向市政府報告,但卻沒有。而這次也是一樣,一再企圖隱瞞災情。

三年前發生地震後,東電在核電廠內設置了一個緊急對策室,但在這次地震時對策室大門被震歪到連打都打不開,市政府也是在地震一小時後才總算收到災情報告的書面資料。更離譜的是,一開始東電根本絕口不提放射能外漏的事,不知道他們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刻意隱瞞。還有許多擔心害怕的民眾只好自行服用碘素。

東京電力已經不是第一次說謊,這次他們的態度使人不得不懷疑他們還在隱瞞事實。現在他們批評日本媒體將災情過度擴大報導,但真的是這樣嗎?身為受害地區居民,我們更有必要將東電的不當危機處理公諸於世,讓更多人來瞭解核電管理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