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花東的信息】反反反行動聯盟行腳第13天 「不想被同一個價值觀改變」 | 環境資訊中心

【來自花東的信息】反反反行動聯盟行腳第13天 「不想被同一個價值觀改變」

2013年04月17日
作者:周富美

「一個反,不夠力量,三個反,反反反放在一起,就能夠成為一種能量」。

2011年,為了反對美麗灣渡假村在台東杉原海岸進行大規模的開發行動,東部的一群藝術家和音樂人,在杉原海岸搭起帳篷住了一個月,這個在外人眼中看似瘋狂的舉動,卻是人民用行動來保護家園的實際行動。

「在海邊搭帳篷,就是一種生活,我們在沙灘上煮晚餐,從海裡採集可以吃的食材,原來的生活文化和價值觀,就是要跟自然好好的生活共處」,這一群東海岸家園守護者,在沙灘上找回了生活的價值與初衷。

2013年4月4日,反反反行動聯盟,同樣是東部的藝術家和音樂人共同發想,大家要以步行的方式,從東海岸的杉原開始一路走到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

徒步行動團隊接受代巴塱族人以古禮接待,郭文吉攝

為什麼要走路?

因為美麗灣度假村一旦開始營運了,對於整個花東和東部海岸都會有不良的示範作用。

因為大家的心裡有那一分疼惜土地的感動與初衷。

「三個人走,跟三百個人走,其實都是一樣的初衷,就是要保護台東美麗的海岸。」反反反行動聯盟成員饒愛琴如是說,「因為想要大家看到我們願意用這樣最單純的方式,發出我們自覺的聲音,用身體最原始的能量,讓大家集結在一起」,饒愛琴說出了自己與台東結緣的過程。

「我嫁給原住民,十多年都是在部落生活,時間久了慢慢明白,有很多人民微弱的聲音,其實是很強大的,至於該如何一點一點連結這個微弱的聲音,所以我們就想要藉由走路的方式來串聯。」饒愛琴說,由於考量到安排住宿和行程的問題,原本反反反行動聯盟的團隊就有十個人要參與行腳的計畫,因此決定對外開放公開徵求十個名額。

「來報名的人來自全台各地,高雄、台北、嘉義、花蓮、彰化都有人報名,有些是大學生,也有社會人士,年齡層從20幾歲到60歲都有,有些跟我們一起走過兩、三天的人,就會被這一股能量感動,回到工作崗位開會處理完事情之後,就還要來繼續走」,饒愛琴說,還有很多人是臨時加入,因此行腳的團隊每天都是維持到25~35人左右,至於要住在哪裡,就邊走邊找,如果沒有朋友家可以住,就到國小搭帳篷睡一晚,或是到直接露營區搭帳篷過一夜。

特別的是,參與者對土地都有一個很強的熱情,有些從都市出發參與行腳的人,體會到自己對土地的感覺很陌生,因為從小生長在都市,對土地沒有連結,走了這一趟路,就可以深刻體會到,其實人跟土地的連結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但是在都市住久了,就容易遺忘,於是更渴望能夠對保留原始的大自然盡一點心力。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我們都不想被同一個價值觀改變。」

動輒二、三十人的行腳陣仗,只要人一多,就會開始出現各種意想不到的狀況,首先是每天要吃要喝的問題。「我們從三仙台走到豐濱的時候,開始下起大雨、刮大風,身體剛要適應走路節奏的時候,很多人全身的肌肉和腳都很痛,很多人走到腳都起水泡了,但是凝聚力卻很強。」饒愛琴回想,大家在天黑之前都能夠努力走到目的地,展現了無形的自覺力。

「我們走到第三天的時候,真的是很心痛,這次可以說是一趟『土地悲歌之旅』,你可以聽到岸邊的海浪一波接一波打上來的時候,是大自然沉痛且無言的控訴。」饒愛琴無法用言語完全形容出自己的心痛程度,那是只有親「腳」走過的人,才能夠聽見的大海與土地的哀鳴。

「雖然心痛,但是我們也在試圖用更多不同的形式,讓台灣人知道,我們也想說,用集體行動的藝術,和大家一起走路到凱道,用這樣行動藝術,而且是集體的藝術,試圖讓這一股能量可以和土地結合。」,饒愛琴說,這是一場結合所有參與者集體的行動藝術。

走路,可以用腳掌親吻土壤,聆聽土地的心跳聲。

「每當大家走到每一個部落的時候,聽了他們的故事,新加入的朋友們也給我們很多力量」,饒愛琴說,大家都很期待每個晚上的分享會,部落的朋友們更是熱情地迎接整個行腳隊伍的到來。

儘管如此,熱情相迎的背後,反反反行動聯盟聽到的卻是更多土地被人類撕裂的聲音。「東河,三仙台,一路上都是即將被開發BOT的案例,部落的人目前正面臨的最大困境,就是土地和文化消失的問題。」這些人民微弱的聲音,不容易被聽見,但卻一直存在。

饒愛琴說,當大家從港口部落走到豐濱時,有一位73歲的阿嬤,跟他們一起走了十幾公里,這一趟只要開車15分鐘就能到的路程,阿嬤卻默默陪著大家走了一個整個下午。

「部落的朋友們知道我們要來,前一天就特地到海裡射魚、撿海菜,煮晚餐給我們吃,知道我們還要繼續走,第二天又給我們準備了豐盛的午餐。」饒愛琴一路上都會遇到這種真誠且令人感動的支持者。

「有些人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看到我們在路邊煮飯吃,還有瓦斯行送我們瓦斯,半路下起大雨的時候,還有人特地開車去買雨衣,站在路邊等著發給我們。」這些看似小小的幫助,都可以讓行腳的成員們感覺自己並不寂寞。

「現在人的生活都太方便了,取得太自然了,反而忘了大地給我們的能源是有限的,所以人類就一直要、一直要……」,饒愛琴強調,「我們沿途經過那麼多的土地,他們的土地長期被政府掠奪,其實有很多部落,都是長期抗爭二、三十年下來,我們發現部落人們想要站出來發聲的意念非常強烈,除非這個問題發生在你的村莊,才會有感。」

歷史的教訓,就是人們不會從歷史的教訓中學到教訓,美麗灣度假村對於台東杉原海灘的破壞,正處於「現在進行式」的階段,在它還沒有成為「歷史的教訓」之前,反反反行動聯盟正在積極地為腳下的這片土地奔走請命。

不要告別東海岸—反反反行動聯盟行腳第13天,高政全攝

4月16日,反反反行動聯盟一行人走到了新北市貢寮的核四廠,「今天是走路的第13天,我幾乎是每天掉眼淚」,饒愛琴的淚水中,夾雜著許多感動與感慨,他們預計今天要走到核四廠去,和當地人一起表達反核的決心。

「核四問題困擾貢寮人太久了,大家為了這個議題努力了二、三十年,福隆人有很強烈的自覺心,大家都站在家門口,給我們加油。」饒愛琴說,「4月16日走到貢寮的時候,大家臨時決定去核四聲援,從我們住的地方到核四廠大約有七公里的路程,居民告訴我們,『你們已經走那麼多天了,已經很累了,我們派車來載你們好了』,但是我們的回答是:『我們還是走路過去好了』。」於是反反反行動聯盟一行人還是以步行的方式,和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的朋友們一起到核四廠前,清楚地表達自己的訴求。

「每個人的身體都有能量,還有自然對土地的愛的部份,大地也有很強的能量,但是都市的人很忙,一起床就要上班、打卡、賺錢,很多人被媒體洗腦,要買名牌,用好的東西,這個價值觀已經被扭曲很久了。」有多少人願意安靜下來,好好地透過安靜走路的方式,沉澱自己被扭曲已久的思緒呢?

饒愛琴自己心裡很明白,「我們一定要走到最後一天」,因為大家在行走的過程中都越來越清楚,「我們多走一天,我們的能量就更強。」

因為人少事多,反反反行動聯盟的「不要告別東海岸」行腳活動,是一個邊走路、邊創意發想的藝術行動。在為期半個多月的行程中,4月16日是大家唯一的「自由日」,饒愛琴和夥伴們終於可以好好地把衣服洗好、晒乾、整理信件,再找時間發想,到台北之後還要做些什麼,大家終於有時間可以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緒,順便思考一下4月20號遊行和音樂會的流程與相關細節。

「我們還會在現場販售『踩踩踩夾腳拖』、『拆拆拆T恤』、『拆拆拆毛巾』等周邊商品,然後我們是想要把凱道上的視覺意象,盡量複製成沙灘的感覺。」就算是自由日,饒愛琴的腦子還是沒有時間閑下來,裡面還裝著許多待辦事項,至於夾腳拖、T恤和毛巾要賣多少錢,還沒有時間想該如何定價。

「行程預定是4月17號到平溪、4月18號到溪洲部落、4月19號再到三鶯部落,然後4月20號當天直接到台北市東區的頂好市場集結,而且我們經過的部落朋友們,也都會親自北上出席這一場遊行暨音樂會」,饒愛琴再度說明了一次行程,4月20日下午1點,在頂好一起集結之後,大家會一起走,預計下午4點走到凱道,然後在4點舉辦『不要告別東海岸』的音樂會。」

很久很久以前,原住民部落裡不像現在這麼方便,沒有車子和電話,凡事都要靠傳訊者來傳遞訊息,當傳訊者每到一個部落,讓當地頭目收到訊息之後,就會召開會議轉告大家。

「我們只是一個傳訊者,一個報訊的人,政府長期漠視真正居住在這個土地上的人的聲音,我們不想只是吶喊或抗議,而是要希望政府可以聆聽人民的聲音,至於能否改變,只是一個起點」,這是反反反行動聯盟的心聲。

如今,傳訊者來報信了:「4月20號,我們需要你,請大家站出來。」饒愛琴說,「或許你可以說,一個人,就像是一顆沙子,我們希望有更多更多的人,一起到凱道聚集」。

一砂一世界,只要有一群沙子凝聚在一起,就有機會可以留下台東美麗的海岸。

傳訊者再度揚聲:4月20號,不要告別東海岸,大家凱道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