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版「永不妥協」:跨國汙染企業與中國大娘的環保戰爭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現實版「永不妥協」:跨國汙染企業與中國大娘的環保戰爭

2014年05月01日
作者:林吉洋(中國環境運動志工)

劉玉英手持刊載清理前污染現場照片的新京報頭版,與突襲清理過後的現場對比。

2000年上映的美國電影《永不妥協》,改編自真實事件,描述了一個沒有法律背景的單身母親,歷盡艱辛,以永不妥協的勇氣和毅力打贏了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宗民事賠償案。在中國首都北京,也有一個堅毅的大娘正在和跨國汙染企業持續纏鬥。

唯一的差別是,這位中國大娘還需要更給力的司法與環保體制!

家住密雲縣十里堡的劉玉英退休後以經營網咖維生,2010年4月她決定花去畢生積蓄,承包了鄰鎮大辛莊村的一筆農地作為養老退休事業。但農地上經常被傾倒不明垃圾讓劉玉英感到不堪其擾,經查明後確認廢棄物具有重金屬汙染特性,而且就來自附近的一家製造煞車零件的韓國企業,幾經波折劉玉英提出汙染求償訴訟,在2012年的年底,密雲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劉玉英敗訴。

一個年近60歲的大娘,兩個孫子的奶奶,並不甘心就此放棄。今年3月,她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二中院)重新提出上訴,3/28日的第一次開庭後,一度讓劉玉英女士心中重新燃起希望。

一場突襲式的危險廢棄物清理事件

新京報於4月1日大篇幅披露這起韓企汙染農田事件後,引發外界關注。4月3日清晨7點不到,北京二中院專員在4名法警陪同下來到劉玉英家中送交判決劉玉英敗訴的判決書,並告知她申請的「證據保全」即刻失效。同時間,二中院人員尚未踏出劉女士家門,友人即來電告知,密雲縣環保局在大批警力支援下,僱請大批民工正在汙染農田裡清理危險廢棄物。

劉玉英回憶起這一段經歷仍憤恨猶存,她怎麽樣也沒想到,第二人民中級法院才開過一次庭,在媒體大篇幅披露後,居然可以不顧程序與司法獨立性,判決她敗訴。而密雲環保局在完全不顧她的受害事實與求償權利,以「突襲」的方式解決令當地政府顏面無光的汙染事實。

根據新京報後續報導,在劉玉英承包農田清理出來的廢棄物高達500噸以上。

馮學敏是劉玉英的表親,也是劉玉英一路維權、訴訟過程中最堅定的支持者,從一個普通人也變成這次劉玉英對抗汙染企業的戰友與半個農地汙染法規的專家。他回顧4/3的「突襲」清理事件,僱用的民工都由汙染企業自順義區僱用來清理廢棄物。這些民工一開始根本不知道要清理的居然是汙染性廢棄物,一開始在毫無防護的情況之下進行清理。在馮學敏等人告知廢棄物具有汙染性後,工人懼怕危險廢棄物的揚塵紛紛怠工,待追加工資增加防護之後,民工才開始動手清理。

馮學敏帶著志願者前往鄉道南面查看同樣受到污染的農田,自從去年事件爆發以來被清理過後,仍留下許多大坑,這些大坑已經成為當地村民露天焚燒的垃圾場。馮學敏帶著志願者前往鄉道南面查看同樣受到污染的農田,自從去年事件爆發以來被清理過後,仍留下許多大坑,這些大坑已經成為當地村民露天焚燒的垃圾場。

「他們(韓商)根本沒把中國人的人命跟中國的法律放在眼裡!」馮學敏激憤的說。馮先生告訴志工,這一場戰爭已經不是賠錢了事的問題,而是要「挺直腰桿,把中國人的志氣打出來。」

劉玉英承包的農田汙染事證確鑿,環保局也對該韓企開罰十八萬罰款,專家與環保局都知道這塊土地被埋了汙染危險廢棄物。然而劉玉英不能理解,她以一個汙染受害者的身份,對一家韓國企業提出汙染求償訴訟居然如此困難?

汙染企業背景實力雄厚

事實上,根據劉玉英與環保團體的了解,該韓企凱比公司專門製造煞車片,供應包括北京現代汽車集團在內的汽車零件。志工從廢棄物裡面找出一張物料單,上面顯示為「北京現代摩比斯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用」的字樣(英文字樣BMOBIS就是該公司的簡稱)。「摩比斯」公司就是北京現代集團的關係企業(跟韓國現代集團子公司摩比斯合資)為北京現代生產汽車零配件,顯示汙染企業韓商凱比公司與北京現代汽車關係緊密,也是現代汽車集團引引進中國的重要零件供應商。

在該污染農田裡,志工仍可以找到足以證明該污染企業產品供給北京現代集團的物料單號。在該污染農田裡,志工仍可以找到足以證明該污染企業產品供給北京現代集團的物料單號。

針對這個非法掩埋汙染物進基本農田的韓國企業與北京現代汽車集團的關聯?如果汙染企業正是北京現代汽車的零件供應商,那麽北京現代汽車集團勢有無負起對供應鏈的連帶監督責任?針對一連串的疑問,目前北京環保團體「自然大學」已經向北京現代汽車集團提交一封名為《就凱比公司環境違規問題致北京現代汽車有限公司一封信》。正在等候現代汽車集團的官方回應。

「我雖然文化低,但我自認沒做錯任何事,做錯事的是汙染企業!」

劉玉英認為這一次的「突襲式」的清理,是「釜底抽薪」之計,將對她最有力、最能夠持續引發媒體與外界關注的唯一證據抹煞。時日一久,外界自然遺忘這件企業汙染農田事件,種種粗暴的作法就是要讓劉玉英罷手。

劉玉英對志工透露,自從汙染事件上報之後,公安單位頻繁臨檢她的網吧,有些親近的朋友也警告她出入要注意安全,甚至也有親友勸阻反對她繼續執著在這件事情上「計較」。

但是劉玉英不依,仍執著的要繼續找到司法上訴的空間,劉玉英認為這件事情的結果讓她不能接受,這4年來她沒有一天睡得好覺,她不只要向汙染企業討個公道,更要向政府討個說法。

劉玉英總說她自己沒什麽文化,複雜的大字識不得幾個,但在4年的時間裡她默默的堅持,展現無比的堅毅與勇氣。

當志工好奇的追問劉玉英是什麽原因,讓她在消耗這麽巨大的時間與精神壓力之下,堅持去跟一個這麽大的跨國企業搏鬥?「我一輩子做小生意,我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雖然我文化低,但我自認沒做錯任何事,做錯事的是汙染企業!」劉玉英堅定的說。

「我是汙染受害者,我不是神經病,也不是勒索詐欺犯!」

自從這起訴訟開始以來,不時有謠言暗指劉玉英是想藉由汙染事件向韓企業敲詐勒索,更抹黑她過去曾經「詐欺」、「精神異常」、「前科累累」等等汙衊。劉玉英認為這是企圖對她人格抹煞的陰謀,藉此讓輿論媒體質疑她的動機說詞,也讓她的主張失去正當性。

劉玉英透露,過去韓企業曾經透過私下渠道企圖花錢私了,也曾透過管道暗示願意把劉玉英承包的土地買回去,解決問題。但是劉玉英並不願意正好坐實謠言的指控,她認為若不是法院判決賠償或者公開協商的賠償,不清不白的錢她寧可不拿。

土地不語,但受汙染的基本農田仍亟待修復

劉玉英帶領志工到其承租之184畝地查看,該地仍隨處可見清理過程遺留下的黑色粉末,且該地緊鄰盲牛河不足10米,雖說現在並無水流,但鄰近離京密飲水渠直線距離約3公里,一旦下雨或從地下水滲流對京密引水渠或當地水源,志工質疑可能對河流水源以及鄰近居民生活與耕作放牧已造成威脅。

在清理過的農田裡面,仍可見到殘存的黑色粉末。

劉玉英在該區基本農田地圖上指出污染地點與京密飲水渠的相對位置。就在污染農田的同一塊土地北面,就有牧羊人正在放牧羊群。

就在附近652鄉道南面的農地,也有遭廢同樣來源汙染的基本農田,雖已經被人清理過,但就近觀察土壤中仍有大量殘餘黑色粉末與煞車廢片,因清理汙染物過程並未回填,導致樹木傾斜,現在廢棄的土坑已經成為村民露天焚燒垃圾的垃圾廠。因為這屬於村所有的集體土地,如果沒有有關單位介入,恐怕要恢復這一片基本農田的生產力,基本上遙遙無期。

志工於四周觀察,村民仍照常於鄰近放羊,村民及婦女正在準備種植作物,兒童仍照常於當地活動嬉戲,且鄰近之處即有某企業之大型養雞場。由於該可疑汙染廢棄物具有粉末揚塵特性,可能透過農作物與水源又會進入人體,潛在的風險與健康危害無法評估。

村民正在鄰近污染地點的農田裡種下新一季的農作物受污染的農田的數百米外即有農家畜牧,以及一家大型養雞場

面對這基本農田存在高度的汙染危害風險,志工向劉玉英詢問當地村委會的態度,劉玉英搖搖頭說,當地村委會根本不管這事情。

輸了環保,贏了一個劉玉英又如何?

現在的劉玉英除了繼續對汙染企業討個說法之外,劉玉英對政府的作為更是絕望,只能寄望於重新啟動司法訴訟能夠重新還她一個公道,現在劉玉英主張至少也得把受汙染的基本農田修復。

在劉玉英的案例中,我們更看到現行的司法體制對汙染事件受害者保護不足,法院要求汙染受害者自行舉證農田汙染的損害程度。在本案例中,現行法律訴訟體制非但無法保護弱勢一方,更形​​同對汙染事件受害者劉玉英造成二次傷害。

她決定用自己的力量討回公道,這也是大多數汙染事件受害者最後的選擇。在整起事件當中,劉玉英的損失與基本農田汙染已經造成,政府更失去了民眾對於環保法規體制的信心。表面上看來汙染企業與官方暫時解決了頭痛的難題,但事實上,這起事件輸掉的東西可能是更多。

標示有凱比公司的物料單號。凱比公司就位於西田各莊鎮鎮上的工業區。

受汙染農田裡隨處可撿到煞車片,這是一塊標示MANDO公司的煞車片MANDO公司位於西田各莊鎮內工業區內的一家汽車製動零件場,門口也掛上韓國國旗,應該也屬於韓國企業

【密雲大辛莊農田修復事件說明】
作者簡介:
林吉洋1980年生,清華大學社會所畢業,關注環保、社區、鄉土精神與兩岸公民社會交流。2012.10~2013.12接受浩然基金會資助,於中國(北京)環保組織--自然大學服務。

※本文原刊於志願者林吉洋

作者

林吉洋

原籍滬尾現移居打狗,台灣NGO工作者,關注風土人文與城鄉環境變遷,以寫作紀錄人群的抵抗。曾任職於社區大學,2012-13年獲浩然基金會國際志願者計畫支持,於北京一所中國本土環保組織服務,現在仍是一位關注中國公益/環保發展的觀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