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度管理苦撐旱情 高雄仍須三階限水 南水局:盡力了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調度管理苦撐旱情 高雄仍須三階限水 南水局:盡力了

2015年04月25日
本報2015年4月24日高雄訊,特約記者廖靜蕙報導

全台水情吃緊,繼8日北、桃等縣市進入供五停二的三階段限水,經濟部24日討論高雄地區進入三階段限水日期,初步決議5月4日再由中央抗旱小組做最後確認。

雖然仍得採取三階限水,但對旱澇極度不均、苦等不到降雨的南部縣市來說,究竟是如何「撐」到現在?早於去(2014)年9月,南水局就意識到旱象,並提早將高屏溪的水北送,得以在關鍵時刻回供,再加上嘉義一期水稻停灌,得以將限水日期一延再延;如今,因雨量不足高雄即將進入三階段限水,卻足足比中北部晚了將近1個月。

高屏溪攔河堰提供高雄市每天130萬噸民生用水。

依據水利署資料顯示,台灣年平均雨量約2500毫米,是世界平均值的2.5倍。雖然每年雨水豐沛,卻常來得又急又短暫,78%的降雨集中在每年5到10月,每年約900億噸的降雨中,大約有500億噸逕流迅速入海;又因降雨時空分布不均,豐枯期差異極大,北部的旱澇比約6:4,中部和東部約8:2,南部則為9:1。

觀測旱象 端賴多年監測經驗

水利署南區水資源局雖建議高雄市5月1日進入三階段限水,但工作人員仍然等待來一場雨解渴;按照過去南部的經驗,清明、5月中旬,都可能為南部帶來雨水解渴。長期處於水資源旱澇比極度不均的南水局人員,抗旱早有經驗,只是今年更加艱鉅。尤其是沒有蓄水空間的高屏溪,更需與老天爺打好關係,但這也不過是用來自我嘲解,遇到長期未雨,端賴綿密的調度管理。

南水局經管課課長黃信融表示,高雄市每天用水量平均為160萬噸,其中30多萬噸來自東港溪,進入自來水公司管理的鳳山水庫,由於東港溪上游受畜牧養殖業影響,水質差專供工業用水,如林園、大發、臨海工業區,還有一些小工廠;其餘124萬噸全靠高屏溪流域,95 %以上取自高屏堰地面水及伏流水。

另外,台南民生用水每日約92萬噸(含南科、永康、柳營等工業用水),依賴兩大供水系統:曾文烏山頭串聯系統以及南化水庫,其中尤以南化水庫每天供應55萬噸最為吃重。

去(2014)年9月,天兔颱風在全台蹦蹦跳跳,卻沒有帶來預期中的雨水,過去颱風過境就能蓄滿的南化水庫,一直到9月仍未滿庫;10月,高屏溪水位立線已經到達1月水平,也就是說,枯水季提早兩個月報到。

高屏溪水北送 緊要關頭回供來救

南水局意識到旱情比以往嚴苛,於是趁著高屏溪還有豐沛的川流水之際,從12月1日起,每日沿著河岸引4萬噸水到南化水庫,一直到今年4月7日,高屏溪水位急遽下降前,共儲存了500萬噸水。

流域最大的高屏溪沒有水庫。

這個決定不容易,濁水溪是台灣最長的河川,但流域面積最大的卻是高屏溪。黃信融解釋,高屏溪無論上游農業用水或民生用水全靠川流水供應;上游農業用水由水利會分配,其餘則交由自來水公司使用,為了移撥農業用水,水公司每年以2000多萬經費做為水權移轉費用。

由於缺乏蓄水空間,遇到缺水,就需透過由水利會、自來水公司以及南水局等單位組成的高屏溪流域委員會,每天密集的溝通,南水局更需以公益立場決定水資源分配,維持不同縣市及管理單位間的平衡。

到了4月4日高屏溪攔河堰測得流量僅約每秒10.4立方公尺,為營運15年同期最低水量,相較歷年同期平均流量每秒17立方公尺,短少許多。清明連假那幾天,高屏堰上游因取水行為改變,河川流量直線下降,除了停止北送,並緊急調度3萬噸南化水庫的水,解決高雄市用水的燃眉之急。

困境中激發管理彈性

除了北送、回供紓解用水需求,另外還搭配停灌措施。有別以往一停就是整個嘉南地區,此次只停灌嘉義全部以及一部分白河灌區一期水稻,共8493公頃,但仍讓春季雜作得以順利澆灌。此一決定,共減少一期作8800萬噸用水,使得嘉義得以維持一階限水,並惠及台南、高雄等地。

不過,雖然已有第一口傍河取水的輻射井,南水局監測過程發現,伏流水的水位是隨著高屏溪變化,當高屏溪水位降低,輻射井能使用的水,比預期水量腰斬了一半。而對於伏流水可能造成地層下陷的疑慮,水文課課長林美香解釋,地層下陷是當含水層水抽乾了,將土地壓密而形成;但是輻射井是傍河取水,就在河道旁邊,水源補注速度快,就沒有地層下陷的機會。

目前高雄可能進入三階段限水,台南市二階限水仍在苦撐,如果南化水庫再不進帳,到6月底前勢必得研議進一步限水;工作人員都繃緊神經,因為影響民眾生活,絕非任何人所樂見。

大旱以來雖充滿挑戰,不斷與各方溝通,屢屢化險為夷,過程中承受的壓力更難以言盡。就像八八風災前,南水局還忙著抗旱,只是好不容易盼到水來,卻用3天的時間給足了一年份,造成慘重的災情,隔年一期作又休耕,下一步會遇到什麼挑戰,只能靠監測、經驗,且走且戰。

節水、多元利用 不蓋水庫也成

隨著季節流轉,水利署一邊抗旱,另一邊也沒有停止防汛演練。為了蓄水空間,南水局經歷了美濃水庫、高屏大湖興建計畫,以及曾文水庫越域引水計畫停擺種種挫敗。「如果不蓋水庫,就要節約用水,在水資源運用上更多元。」黃信融說,例如伏流水輻射井建置、工業用水中水回收以及汙水廠、再生水利用等,分攤缺水風險。

高雄人均每日用水量是273公升,台南則為256公升,但依據國際水協會(International Water Association, IWA)世界幾個文明都市,如倫敦154公升、荷蘭128公升、哥本哈根120公升,民眾用水似乎仍有節省空間。

「經過多年來的磨練,水利署的警覺及應變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中研院地球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汪中和肯定南水局表現,例如展現了收集水情基本資料的重要及基本功夫,而這正是所有決斷的基礎。

他說,台灣的降雨極端性會日趨惡化,未來的挑戰及壓力還會更高;而解決中南部的儲水能量遠遠趕不上需求唯一良方,就是海綿化我們的家園,把可以使用的道路、公園、綠地都變成透水性鋪面儲水空間,只要下雨就可儲水,有如增加一個曾文水庫,「這件工程越早做越好。」

作者

廖靜蕙

環境記者/自由撰稿人,致力於生物多樣性主流化。從事社工10餘年,認知到再弱勢的人都可以為自己發言,決定轉投生態保育,為無法以人類語言發聲的生命與土地寫報導。現居台北市,有貓、有龜,以及一些過客。個人粉專「小麻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