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歷史攏係假? 柯市長勿忘諾言! |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環境資訊中心

重視歷史攏係假? 柯市長勿忘諾言!

2015年04月28日
聲明團體:守護堀仔頭聯盟、好勁稻工作室、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24日下午北市文化局召開文資會審議堀仔頭、嘉禾新村文化景觀及文萌樓管理維護計畫等案,雖然民間團體於會前高聲呼籲文化局重視這些見證台北發展的文化資產價值,文資會卻仍做出令民間團體相當錯愕之決議:堀仔頭僅保留水井與古厝立面,且將配合建商計畫異地重組;嘉禾新村僅保留3戶將軍官舍,其餘盡數拆除;文萌樓案則讓投機客修正管維計畫後再審。

守護堀仔頭聯盟、好勁稻工作室與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發出共同聲明,控訴文化局完全無視文資保存與活化之精神,柯文哲「城市的進步不是犧牲歷史遺跡而來」之理念已徹底淪為空談。

文萌樓。

台北第一庄配合都更建案異地保存  加蚋仔300年自然聚落將消失

南萬華堀仔頭聚落是台北市大加蚋仔地區昔日五大漢人庄頭中,至今唯一僅存保有完整的水文、古厝、古井、老樹等歷史紋理之聚落。楊家第二十一代子孫楊忠穎指出,楊家來台開基祖譜可追溯至第九世祖楊天明(在台卒年為1710年),推算開基歷史超過300年,相較於文獻登載1709年陳賴章墾號為同一時期。祖厝公廳直至今年初都有楊家後代持續維護並祭拜先祖。而祖厝內象徵拓墾聚落源頭的活水古井,堀仔頭聚落是台北市目前僅存能見證台北開墾歷史的真實物理空間,更見證新店溪沿岸聚落拓墾的痕跡。若稱之「台北第一庄」、「台北第一井」當之無愧。

然而,這樣具有高度城市發展歷史價值意義的聚落因文化局與建商的忽視,在柯市長上任後初就以草率的態度進行文資審議決議。依據文資法施行細則第八條,主管機關須依法定程序,將團體提報具古蹟、文化景觀之文化資產進行現勘。原本提報審議時,文化局及文資委員僅進行「文化景觀」現勘,但後續追加提報百年以上古井登錄為「古蹟」,文化局卻不願安排委員到現地勘查,甚至便宜行事地說「看資料就好」!在「未現勘,就決議」古厝立面、古井僅登錄歷史建築、配合「現有」都更事業設計,遷移至街角開放空間的結論,這種「偷吃步」的敷衍作法,根本不符合文資法的法定行政程序!也導致古井作為古蹟之價值,在未現勘的情況下就被判了死刑!

文資審議決議以毫無規範性的歷史建築身份登錄楊家古厝立面、古井,並附帶條件將完全配合財團建商所提之現有方案。歷史建築身份既無任何罰則,甚至一旦如寶斗里青雲閤一般任由地主建商拆除,即可因登錄理由滅失而失去文資身份。聯盟提出質疑,離開水脈的古井如何異地「保存」?沒有公廳祭祀的祖厝立面保存的意義何在?這種文資保存自廢武功,全面配合都更開發的文資審查結果,根本是為建商量身訂做,讓文化資產淪為建案加值的附屬品。原有機會因此改寫台北史的漢人屯墾聚落的自然庄頭,自此將宣告全面滅失;亦象徵了台北柯市長新政將以財團開發支配文資的退守里程碑。

守護堀仔頭聯盟訴求:

  1. 文化局依文資法施行細則第八條落實文資審議程序,負起文化主管機關應有之責任。針對古井進行現勘、調查,以維續水脈為前提現地保留古井。
  2. 台北市文化局長期以來僅針對具有文資價值之資產進行列冊而坐視文化公共財遭財團技術性滅失,勿自廢武功,淪為財團背書附屬機關。
  3. 堀仔頭文化景觀暨古蹟文資審議,未經合法程序的歷史建築登錄,審議結論無效。

嘉禾已死? 強烈要求市府兌現選前承諾

嘉禾新村是全台極為少見反映居民與環境關係的自建型式列管眷村,且跨越日殖、二戰時期砲兵營、及戰後由聯勤通信修理廠轉變為眷村的80年台北水岸地區變遷,《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保護公約執行指導方針》將文化景觀分為三類,嘉禾新村屬於因自發性的社會需要,藉由與其自然環境之關聯和回應,發展而成的「有機地演變的景觀」。

此外,嘉禾新村的歷史脈絡亦完全符合我國《文資法》及《文資法施行細則》中「社群生活所定著之空間及相關連之環境」、「工業地景」、「軍事設施」、「人類與自然互動而形成之景觀」等文化景觀定義,並高度對應《文化景觀登錄及廢止審查辦法》中「表現人類與自然互動具有文化意義」、「具代表性或特殊性之歷史與文化價值」、「具時代或社會意義」、「具罕見性」等登錄基準。

嘉禾新村曾獲柯文哲支持全區保留。

嘉禾新村之保存價值早在2002年就由文化局評定為全市69座老舊眷村的第三名,去年前文化局長劉維公亦曾透過媒體肯定其為一座保存完整的眷村,豈料高舉「文化立市」的柯P新政團隊,竟完全無視嘉禾新村獨一無二的完整空間紋理,於24日文資會做出僅保留少數將軍官舍為歷史建築之荒謬決議,嘉禾新村的珍貴場所精神蕩然無存,無疑宣告「嘉禾已死」。

好勁稻工作室指出,前朝劉維公局長召開嘉禾新村第一次文資會勘時,除全程讓保存團體進行導覽解說外,尚提供充分之保存價值簡報時間,惟因當時大部分房舍尚未點交無法進入,而做出暫緩審議之決議。原以為主張「開放政府」、「公民參與」的柯文哲新政團隊對民團的態度會更加開放友善,豈料上月召開第二次會勘時,文化局竟禁止保存團體在旁向委員進行說明,甚至在國防部已備妥全數眷戶鑰匙的狀況下,未對文化景觀範圍進行完整充分的勘查,致使嘉禾新村案在委員未了解全區保存意義的情況下便倉促送審。

24日的文資會,文化局僅開放相關利害關係人入場發表意見,隨後即在不開放旁聽的狀況下進行閉門內部討論,全程亦不接受媒體紀錄,嘉禾新村全區之文化景觀保存價值,就在完全無從得知狀況的黑箱會議中,不明不白地遭徹底否決。好勁稻工作室質疑,常涉及利益衝突的都委會於扁、馬、郝3位市長任內早已全程開放民眾旁聽與媒體攝錄影,為何一再高舉「公開透明」的進步理念並成功當選之柯文哲市政團隊,上任後卻放任文資會延續長期遭民間團體所詬病之閉門黑箱積習?

好勁稻工作室控訴,柯文哲就任市長前一再主張要積極保存台北的文化資產,更曾於選前親自公開簽署「支持嘉禾新村全區完整保存」聯署書,如今似乎已與「公開透明」之政見共同淪為騙取選票之美麗謊言;而文化局長倪重華就任時曾於媒體專訪指出「舊的東西去了就沒有,但那是歷史與文化根基,你要重建不可能,應儘量把房子留下來,讓下一代能夠體會」,如今身為文資會主席的倪重華,竟做出否定其言論之荒謬決議,民間團體感到徹底的失望與痛心。

好勁稻工作室訴求:

  1. 文化局公開瑕疵重重的3/17會勘與4/24文資會完整具名會議記錄,向市民詳細交代判斷嘉禾新村不具文化景觀價值之依據與討論過程,並配合柯文哲已責成之專案小組時程,專案邀集全體文資委員進行會勘,重新評估嘉禾新村之「文化景觀」保存價值。
  2. 文化局回應柯文哲政見,開放日後文資會全程旁聽與媒體紀錄,杜絕程序黑箱弊病

文萌樓投機客高調索討贖金  日日春要求徵收未果

文化局迴避「買古蹟獲暴利」問題 力推以「代管」來解決爭議文萌樓案排第四案審查。日日春希望文化局能將文萌樓收歸公有。而投機客林麗萍的發言則大方將審議會當作是「討價還價」的拍賣場,林麗萍現場表明:希望朝向「有償捐贈」的方式來處理本案,並要求文化局進場協調地主台灣銀行來一起做「容積移轉」。

當天文萌樓審議結論是:投機客所提之計劃退回再修正,且文化局將與文萌樓買主研商「代為管理維護」事宜。本次審議雖然並未通過投機客所提之計劃,但顯示的卻是,文化局即便要處理爭議,卻處處為投機客留下三分餘地。計劃再修改,意味著未來仍可能過關?文萌樓現在已是投機客索討高額贖金的肉票,林麗萍直接提出要拿文萌樓獲利,用公益作為交換,來索討私利時,文化局又要如何接招?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投機客第一次公開表示,願意將文萌樓交給市府,只是,文萌樓究竟以何種方式收歸公有,仍是未知數。投機客本次會議中不避諱地拿文化喬利益,至少比惺惺作態誇稱「發心維護古蹟」來地直白,但當投機客已準備要開價,開出「有償捐贈」的條件,文化局即便不徵收,此時竟不直接要求「價購買回」?文化局目前顯然傾向以「將文萌樓加入公辦都更」的方式來解決文萌樓的「贖金」問題,都更前的管理維護,則協調由「文化局代管」。倪重華絕口不提徵收,不願意直接面對我們認為最根本、對公益傷害最小的解決之道,執意以「文化局代管」來說服林麗萍委託給文化局。

日日春協會擔心,當林麗萍帶著手中的肉票文萌樓要來跟倪重華談贖金多少的生意時,「文化」無可避免地就會淪為價格多少的秤斤論兩,而非本於文化的基本價值。也就是說,在還沒談妥贖金之前,林麗萍是否真會願意將文萌樓的管理維護權交付政府?我們高度懷疑!文化局現在背負「救援肉票」的重任,是否真能堅守立場,不讓公益淪落為讓投機客換取暴利的籌碼?警匪談判會不會淪為文化生意買賣?我們將持續密切監督。

3個團體共同訴求:

要開放政府,不要文資黑箱:針對長年以來文資審議閉門審查的陋習,我們認為,柯市府既然要推動開放政府,文化局就應從自己做起!面對外界對於程序不合問題、為都更開發量身打造審議結果等質疑,文化局應立即公開4/24文資會議之錄影錄音,直接以審議過程來說服市民接受片面的審議結論!日後文資審議也應徹底改革,讓市民全程參與審議過程,而不該讓市民僅能被動等待審議委員會「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