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  虹 | 環境資訊中心

彩  虹

2001年05月06日
作者:郭哲言

今天下班,開車上建國高架橋,碰到塞車,車速只能慢慢地移動。已經是傍晚,因為車流緩慢,無意之間抬頭張望......

「哇!好美的彩虹。」自己驚嘆。

只見東南方的天空掛著一道彩虹,色彩鮮明,足足掛滿半邊天。我好興奮。

小時候看彩虹的心情,是驚奇它顏色的美麗;我記得只要是畫圖,總喜歡在天邊加一道七種顏色的彩虹,因為彩虹的緣故,選蠟筆時總不忘記要買二十四色的,著色的時候一定要每一種顏色一層一層地、很仔細地上完七種顏色,對彩虹的認識很真實。

記得每一個小朋友畫圖......太陽公公紅紅的臉、蒼綠的山、藍色的天空、白色的雲,還不忘有幾隻飛鳥,地面上一定是綠油油的草坪、點綴鮮紅的小花,像這樣的圖畫,在每一孩子的眼裡和心裡都是真實的。小河裡的游魚、飛翔的蜻蜓、愛跳舞的蝴蝶、樹上的蟬兒......,都是兒時的玩伴。

我在鄉下唸國中,就讀剛成立的新學校,上學途中走的是田間路,每逢收割季節,路旁都是農人堆放的稻草,這些草通常會堆放到隔年春天。每天上學、放學總是和同伴邊走邊玩,也經常遇見蛇先生和蛇小姐在草堆中穿沒,有時候同伴會趁你不注意,突然惡作劇對你喊一聲:「蛇!」,被嚇者一定是跳起來大叫,接著是一陣叫罵聲追跑著回家;現在回想起來,還真刺激。

每到夏耕之前,田裡總先灌滿水,等到土裡的草和根都腐爛成肥料時,農夫會駕著水牛在一片汪洋的田中犛田,這時候的田埂會有一種很奇特的景象,所有田裡的蚯蚓全爬上田埂,也許牠們受不了泡水之苦吧!而必須上學的我可慘啦!唯一的道路不僅未舖柏油,甚至連舖個石頭都沒,學校又規定必須穿著白布鞋,新路泥濘,只好繞行走田埂,但是要從那一條條蠕動的東西上走過可需要勇氣,年少時最怕雨季上學,想到腳上一雙薄薄的白布鞋,腳底一陣癢,恐怖極了。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怕蚯蚓,就是年少時的記憶不曾褪的緣故。

曾幾何時,世界變了。農藥的濫用,讓所有的生機都走了樣。魚是人工飼養的、河裡游的是垃圾、青山變成黃土高原、要不就是一幢幢的別墅,想看蝴蝶、蜻蜓......得遠走深山,才能偶見芳蹤,要不然就得到蝴蝶生態館去看人工繁殖的蝴蝶。小時候常因為挖土時見到蚯蚓而大呼小叫,現在翻開泥土已很少見了。

最近連續兩次遇見蚯蚓,一次是在三峽附近的山路,因為和朋友出遊,在路邊停車稍做休息,就在一座寺院山門口的水泥路上,一條又粗又胖的蚯蚓約一尺長有食指那麼粗,看牠蠕動在水泥地和砂上,我看了實在害怕,但總覺得牠很痛,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山上突然下來一部計程車,我立刻揮手去攔住車子,我怕車子把牠壓了,這時朋友一言不發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輕輕地把那大蚯蚓移到山邊的土堆,我們希望牠趕快回到泥土裡,因為行程的關係,我們只能幫牠這一點點的小忙,我們更不知道牠還會不會遇到其它的危險,看牠的造化了。

第二次,在台大男四舍門口的柏油路上,那天下著毛毛細雨,本來準備去找朋友的,那隻蚯蚓也有一尺長,和在三峽遇見那隻差不多大,天色已黑,下著雨,看牠痛苦的蠕動著,因為小時候的陰影還在,心裡還是很怕,我站在那兒不知如何是好,很想幫牠卻不知所措。忽然有人喊我,原來是朋友的學弟,二話不說我一伸手把他拉過來:「趕快幫我!把牠弄到草地上,快點!」

他的手腳也俐落,一下子就把蚯蚓移到草皮上,我希望濕濕的泥土能讓牠好回到地裡,這位朋友卻告訴我:「這是因為酸雨造成牠在泥土裡待不下去的原因。」我聽了好難過,因為不管我怎麼幫牠都是不對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可以讓牠不要死。

由於要趕著去上課,我的同情心也只能用到這裡,我不知道我們的生態環境已經到了連蚯蚓都在地裡待不下去了,而地球會在甚麼時候也會讓我們也待不下去了呢?看現在的兒童畫,內容已變成高樓大廈、煙囪、工廠、無敵鐵金鋼、忍者龜、蠟筆小新、美少女戰士......。有一天,我對一個讀書不專心的小學五年級小孩開一個玩笑,我跟她說:

「你連最基礎的書都讀不好,我看乾脆叫爸爸買一頭牛給你,回鄉下去放牛好了。」

「阿姨,甚麼是放牛?」她問。

我費好多唇舌對她解說,以前窮人家的小孩,為幫助家計去替有錢人家放牛的事,說了半天她仍似懂非懂。

文明使我們獲得許多方便,使生活更舒適,但也使我們失卻不少懷舊和警惕,沒有這些懷舊的事物,道德感降低了,社會自然出現亂象,我懷疑我們在教育上是不是缺了些東西呢!

今天的一道彩虹,喚起我童年的許多記憶,彩虹很短暫,卻能深植心中,一輩子都不遺忘。現在的孩子何其無辜,連擁有彩虹的美麗幻想都困難。

大自然所帶給人類的,除了物質之外,精神上的資源更是源源不斷的,自古偉人、名人、詩人都留下許多的見證;而這些卻只能成為後人學習的意境,不能成為身歷其境。

李白曾經有一段這樣的故事:

當年唐玄宗逐漸老邁,耽於宴樂,無心朝政時,李林甫恃寵讒害忠良。李白進謁李林甫,他以「海上釣鰲客李白」之封板轉呈謁見,引起李林甫的興趣,他接見李白。

「先生臨滄海,釣巨鰲,以何物為線?」李林甫用調侃的語氣問。

李林甫的眼中,李白只是一介江湖中人,與他並無直接的利害關係,所以他的態度是好奇而輕鬆的。

「以風浪逸其情,乾坤縱其志,以虹蜺為絲,明月為鉤。」李白答道。

「那麼,以何物為餌?」

「以天下無義丈夫為餌!」

當時李林甫聽了不覺後退三步,茶杯自手中落地,成為碎片。不知他是不是被李白那種包含乾坤、役使萬物的豪邁氣勢所震嚇,還是被他正義凜然的語氣所驚嚇。李白把這種反躬而失的情景看在眼裡,他暗示這位宰相:天下的正義和太平,是所有像他這樣的人都會奮不顧身去維護的。李林甫當時對這位懷著四海豪情、俠氣沖天的李白,又懼又慚,因為他看出世人對自己的評價。然而,李林甫自此並未改正自己,導致惡行到死後仍然禍及子孫。(錄自中國文學家傳記)

從李白的言語中,我們可以看到那種與天地共萬物的胸襟,乾坤、虹蜺(彩虹)、明月....與我們共存但不能為私,風浪可觸但不可抗,宇宙浩瀚、人類渺小,知其警惕者方能在天理的軌道上,謀其正途。

古人對山川、明月、雁飛、雲湧、海闊、天高、流水、游魚..... 多有詩文讚頌,諸如: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還...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江水流春去欲盡,江潭落月復西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 、木落雁南渡,北風江上寒...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這些不只是詩人的吟詠,更是他們與大自然的共鳴、對天地的懷抱、對宇宙的體認、對生命的警惕。

由於生態環境的破壞,彩虹已不多見,心中美麗的夢快消失了;我很擔心,如果我們再不積極做環保,將來失去的恐怕要更多。